考研考公考证减肥,自律太难! 专治拖延症的监督师行业兴起

销量靠前的店铺年入30万元

2021-05-26

分享到:

商报讯(记者 茹雪雯)90后姑娘小方最近正在家中准备考公务员,但每天早起很困难、学习效率也不高。她花了396元,在淘宝上买了一个月的人工监督服务,从早到晚监督她学习。

“从每天叫我起床、抽查到备考注意事项、考前心理疏导,几乎全能了。”她说,一个月后明显感觉自己的拖延症有所改善,不用监督也能自觉学习了。

最近,监督师这个新兴行业引发众多关注,被称为“拖延症的克星”。记者采访了相关从业者,发现市场需求不小,入行早的监督师收入已相当可观。

有店铺招了300多个研究生

除了监督还能辅导答疑加陪聊

在淘宝平台上搜索关键词“监督”,就能看到几十家主营相关业务的店铺。记者观察到,它们提供的服务主要是通过微信、视频、语音等方式,人工监督消费者学习、工作或减肥。如果消费者完不成任务,就要接受一些小惩罚,比如背诵、倒立、跑步、俯卧撑等;还可以选择向店铺支付押金,完成任务才能返还。

监督一天的价格基本在5-10元,一周的价格从38元到上百元不等,包月的价格一般在200元到500元之间,一季度套餐就要上千元了。

记者联系了一家销量靠前的店铺“子皮教育”,店长小米是个90后女生。她介绍说,下单的消费者主要以考研、考公、考证为主,店铺的监督师不仅仅是机械化地定时催促他们,还会提供力所能及的辅导答疑。

“我们店里的300多个监督师都是研究生,可以给用户匹配相关专业和相同经历的监督师,帮他们制订更有针对性的计划。”小米表示,正因为如此,子皮监督的收费会比别家高一些,魔鬼监督一周108元,强度更高的炼狱监督一周168元。

记者在售后评论区看到,大部分消费者都给出了好评,还有不少续单的回头客。比如有一位购买“炼狱监督一月”的女生说:“通过监督早起,我每天能多做好多事,慢慢地生活掌控感也回来了。”还有一位给孩子购买监督服务的妈妈说:“再也不用担心他起床困难、不做作业,孩子也乐意接受。”但也有消费者表示,监督师的作用不大,更多时候还是要看自己的内在驱动力。

还有一家名为“知浦友人”的店铺,在监督的基础上主打温情的陪伴,消费者还能选择“小迷妹、大管家、诛心者、鞭策师”四种不同人设的“友人”。店长Jim告诉记者,下单的消费者年龄跨度很大,从18岁到45岁不等,他们面对压力与孤独偶尔会情绪崩溃,这时候监督师也会耐心倾听,给予他们鼓励与安慰。

疫情期间订单增长明显

早入行的从业者年入30万元

市场有需求、前期近乎零投入、入行门槛又不高,监督师是一个赚钱的好生意吗?小米告诉记者,她从大三开始进入监督师行业,经过四年的运营,目前店铺月销500多单,去年的年收入达到了30万元。

“最初我跟几个同学一起搭伙开店,只是想赚点零花钱,当时做这行的人也很少;去年疫情期间店铺销量增长明显,现在同行也越来越多了。”她透露,目前她是全职在运营“子皮教育”。

疫情对于监督师行业的积极影响,Jim也感受到了:“大家在居家隔离期间,特别需要有人能够陪伴自己,帮助自己过自律的生活,这对于我们行业来说是正向刺激。”

Jim入行相对较晚,运营“知浦友人”近两年时间,监督师团队达到15人,粉丝仍在缓慢增长阶段。他坦言,店铺的营收不是非常稳定,平均月收入很难超过一万元。

面对生活的压力与家人的不理解,他还是想坚持把店铺开下去:“我自己以前也经历过困难的阶段,和一个朋友互相监督、互相鼓励才顺利渡过,所以我觉得监督师这个行业赚钱是其次的,能帮助到大家才是更大的价值。”

从事监督师行业的人,一般有什么特质?Jim认为,同理心很重要,需要能洞察他人的心理需求,再提供适合对方的监督和激励;同时还得严谨,制定和执行计划的过程中,每一个步骤和细节都要考虑周全。小米则认为,监督师本人首先要自律,同时要具备沟通力和责任心,“来应聘的监督师我们都会在线模拟面试,还有试用期,如果用户反馈不好就直接淘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