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走出的三位独臂将军⑶

晏福生:被王震开了追悼会

2020-07-25

分享到:

1936年9月,红二方面军长征走出了草地,到达甘南。10月4日,以六军团为右纵队,二军团、三十二军为左纵队,北渡渭河同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十六师作为右纵队的前卫,在师长张辉、政委晏福生带领下,为军团开辟前进通道。5日进至天水娘娘坝镇,张辉不幸牺牲。晏福生率十六师继续北进,7日在罗家堡与胡宗南的主力遭遇,十六师顽强抵抗,但敌军越打越多,六军团陷入腹背受敌的险恶境地。晏福生率十六师经过浴血奋战,成功掩护主力转移到安全地带。

任务完成后,晏福生指挥部队边打边撤。此时,他的右臂被敌机扔的一枚炸弹炸伤,鲜血直涌。警卫员把他扶到一个隐蔽处包扎伤口,出来发现与部队失散了。这时追兵将至,晏福生命令警卫员带着文件包和武器快去追部队,警卫员不肯,晏福生严肃地说:“文件包里有密电码本和党的机密文件,绝不能落到敌人手里!我命令你,立即离开我去追赶部队!”警卫员含泪向追敌投了两颗手榴弹,乘着硝烟冲了出去。

六军团政委王震得知晏福生负伤下落不明的消息,立即派出一个营打回罗家堡,营救晏福生。他们边打边找,寻遍整个阵地,也没找到他。军团长陈伯钧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十六师政委晏福生同志阵亡。”六军团渡过渭水到达目的地后,为晏福生开了追悼会,王震沉痛地说:“向晏福生同志默哀三分钟。”

其实,晏福生并没有牺牲。警卫员走后,他觉得藏身的地点很危险,就挣扎着爬到山下躲进一眼破窑洞里。天黑后,他才出来敲开了一间茅屋的门。房主是穷苦人,他见晏福生负了伤,便把他扶进屋,给他做饭、铺床。第二天,晏福生用身上仅有的两块银圆找房主换了一身旧便衣穿上,将右臂用布带吊在胸前,左手拄棍,艰难地向北追赶部队。

4天后,晏福生来到渭水河畔的五十里铺附近。这里被国民党军控制着。归心似箭的他迎着湍急的河水淌去,负伤的右臂经水浸泡,针刺般地疼痛,他咬紧牙关,顽强地向对岸游去。接近北岸时,被南岸巡逻的敌兵发现。他冒着弹雨,奋力爬上北岸,摆脱了敌人。

由于伤口进水感染,溃烂化脓,更加疼痛难忍。但晏福生以惊人的毅力,经过半个月的千里跋涉,终于在通渭县境内追上了四方面军三十一军的一支部队。该军军长萧克原是六军团军团长,是晏福生的老上级。战友重逢,格外激动,萧克见他的伤势很重,就派人送他到四方面军总部医院治疗。

不久,四方面军主力两万余人组成西路军,沿河西走廊西征。晏福生随总部医院踏上了西进之旅。由于战事频繁,医院天天转移,他的臂伤未能得到有效治疗,伤势恶化,必须截肢。到山丹县后,四方面军总部卫生部长苏井观为他做了截肢手术。

1937年初,西路军在马步芳、马步青十余万军队的围追堵截下,损失惨重。伤未痊愈的晏福生担任总部教导团政委,他与团长杜义德率领教导团和其他兄弟部队一道,同敌人展开了殊死战斗,但由于众寡悬殊,未能摆脱困境。总部决定将剩余人员改编为三个支队,分散深入山区打游击。晏福生和杜义德等30余人随西路军副总指挥王树声进入祁连山。

祁连山脉绵亘千里,荒无人烟。30多人在雪中跋涉,没有东西吃,也没有地方住。他们吃野菜,嚼草根,睡土洞,喝雪水,以顽强的斗志,与敌人周旋在雪山野林之中。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饿死、冻死随时都可能发生。于是,他们改变计划,折头东移,伺机出山。

为了躲过敌人的追击,他们只能昼伏夜行。一天天亮后,他们在一个较宽敞的山沟里休息。一股马家军的骑兵突然向他们飞驰而来。他们边打边撤,虽然甩掉了敌人,但晏福生和警卫员与王树声、杜义德等被打散了。

晏福生又一次感到自己成了失去娘的孤儿,但他心中的信念坚定不移: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到陕北找到党,找到红军。

凶残的马家军从酒泉到凉州,沿着整个河西走廊设置了许多关卡,搜捕流散红军。为躲过敌人魔爪,晏福生带着警卫员沿河西走廊北侧向东行进。在永昌县西边的一个村庄,晏福生和警卫员又被一股骑兵冲散了。

晏福生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孤身一人在岩石裸露的山地和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踽踽独行。他沿途乞讨,艰难跋涉一个多月,终于来到宁夏中卫县的黄河边,望着冰凌开始消融的黄河,他有说不出的高兴。过了黄河,离陕北就不远了,一个多月来的艰辛和苦难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过黄河后,晏福生加速向东南方向前进,在宁夏与甘肃交界的李家集被民团拦住了去路。民团中队长见他只有一只胳膊,顿生疑心,严加盘查。晏福生是湖南人,一开口就会露馅。于是他假装哑巴,不管敌人怎样盘问,只装作什么也听不见,从嗓门发出沙哑的“啊啊”声。民团对他又打又骂,他一边哇哇大哭,一边指着自己的断臂不停地比画,意思是说他的右臂是在山上砍柴摔断的。敌人见盘问不出头绪来,就真的把他当作哑巴给放了。

1937年3月底,晏福生终于在甘肃镇原县找到了红军援西军总部。又见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战友,他像久别的孩子又见到母亲一样,百感交集,泪如泉涌。

抗战开始后,晏福生任一二〇师三五九旅团政治委员,独臂参加南泥湾大生产,他带的团生产成绩名列全旅、全边区之首,晏福生被推选为“生产英雄”,毛泽东亲笔给晏福生题词:“坚持执行屯田政策。”

其后,晏福生历任八路军南下第二支队政治委员、三五九旅政治委员、四野四十七军副军长、湖南军区第二政治委员、广州军区副政治委员。1984年4月7日在广州逝世,终年80岁。(全文完)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原载党史纵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