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电商史现最大罚单 “花生日记”被罚没7456万

贝店、云集微店、环球捕手都有类似“前科” 小心传销披上互联网外衣

2019-03-21

分享到:

花生日记的宣传话术

商报记者 祝云燕

3·15晚会才过去没几天,各电商正窃喜“侥幸过关”时,一则重磅消息在电商行业“炸开了锅”——国内电商智能导购App“花生日记”因涉嫌传销,受到广州市工商局行政处罚,罚款15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7306万元,共计7456万元。

这是社交电商史上最大一笔罚款,却不是第一笔涉嫌传销的罚款。在此之前,杭州企业“云集微店”和“达人店”等平台就已经有过涉嫌传销被处罚的“前科”。

纵使有那么多前车之鉴,花生日记依旧以身犯险,背后支持它的“动力”是什么?社交电商的正常裂变和传销的界线在哪?而身处这些平台的用户,又是如何想的……

被优惠券吸引的他们 怎么就成了“拉人头”的?

昨天,记者下载了花生日记App,发现需要邀请码才可注册,而使用了谁的邀请码,也就成了谁的“下线”。如此目的明确的裂变门槛,让人不禁怀疑其中是否有“猫腻”。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通过朋友找到一位花生日记运营商夏夏(化名),输入她给的邀请码之后,才顺利登录该平台。

从界面上看,花生日记和一般的电商平台很相似,不同的是点开产品页面后,底部会显示分享和领券按键。夏夏说,这些券都是淘宝商家提供的,领券之后再购买淘宝上的产品会便宜很多。

领优惠券省钱购物,这正是花生日记吸引人加入的第一步,而接下来的第二步就是让你“拉人头”。当记者以想加入花生日记为由,向夏夏了解要怎么在花生日记上赚钱时,夏夏回答:“你在花生日记产品页面上看到的‘预估收益’就是你的佣金。在花生日记上成功购物后,这个佣金会在隔月25号打入你的账户。”

夏夏特别提醒记者:“如果其他人用你的邀请码注册了花生日记,并且完成购物,平台还会把他们部分佣金给你,这些都是可以提现的。”

说到这,夏夏向记者讲述起自己的经历。“我是2018年1月份接触花生日记的,那时候还要交99元会费才能加入。一开始我是为了优惠券,后来分享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发现真的能赚到钱,然后就慢慢从超级会员(新注册的用户)做到了运营商(发展共计300人后可升级)。现在我底下的运营商就有30多个。”

也就是说,花生日记最初对外宣传的业务是优惠券,但实际上是以“入会费”、“人头费”起家的。从警方披露的情况来看,截至花生日记停止收取会费,平台已从中获利717453元。另外,截至2018年9月25日,花生日记会员总数达21534555人,其中组织结构达到三级及三级以上层级的会员共有21496085人,占了全部会员人数的99.82%,层级最多的链条已经发展至51层。会员遍及全国各省市,收取佣金超过4.5亿元。

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

在“传销”边缘徘徊的不止一家

花生日记巨额罚款并非没有先例。2017年,社交电商“云集微店”因以“交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行为开展运营,涉嫌传销,被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58.4万元。2018年7月6日,社交电商“达人店”也因模式被认为是传销,并被处以不菲的经济处罚。此外,2017年8月,环球捕手官方微信公众号“环球捕手”被微信官方永久封禁,理由是“涉及多级分销”。

无论是花生日记,还是云集微店、环球捕手,被查的这些社交电商平台,都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了传销的特征:首先是交入门费,然后是拉人头,最后是提供计酬方式。

事件发生后,有疑似花生日记内部人士在朋友圈回应,“学费有点天价,不过,现在我们一切往正轨上走,往IPO努力”。看上去,此次处罚对花生日记的影响不大。在与夏夏的交谈中,她也提到,这点钱对总部来说不算什么。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前车之鉴,花生日记还是要“以身犯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社交电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花生日记这样的社交平台深知自己在打法律的“擦边球”,只不过等到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慢慢改变方式去“洗白”。

“传销有3个要素,发展下线,交入会费和佣金。有些平台在发展一段时间后就会换一种形式去做,比如不收取入会费,或者把佣金换成积分,而积分同样可以变现。”该工作人员说。“这些平台完全可以在交完罚款后,洗白转型,毕竟拥有了会员和流量,已经做起来了,所以一个个‘后辈’才敢继续冒风险。”

社交电商分销没有危害? 网友: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

近几年,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花生日记、贝店(贝贝网旗下网店)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然而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

就拿当下很火的社交电商贝店来说,其模式曾被质疑是传销——只要购买398元的商品,就可以在贝店开店,每卖出一笔商品就有佣金,不需要自己囤货和发货,招募新人还能返佣。

因此,贝店的店主们往往不是拼搏在第一线赚取商品推广返佣,而是活跃在微博、百度贴吧、知乎等各种平台推广自己的贝店邀请码,或者着力渗透自己的亲友圈,逼得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吐槽自己的亲友自从加盟贝店之后就像是进了传销组织。

这些社交电商平台究竟是不是传销,业内对此一直很有争议。比如这次花生日记被罚,网上也有各种声音,有人觉得罚得好,有人觉得花生日记实质是帮助卖家推广商品,实际没有危害。

然而究其本质,花生日记确实违背了零售的利益逻辑。记者从夏夏那里了解到,其在花生日记平台上的收益主要来自下级的返佣,而非销售产品的返利。在夏夏的新人培训群里,记者也看到运营商的培训以如何“招粉”为主,并没有涉及如何经营商品销售技巧和策略。

显然,花生日记会员的利益着眼点并非通过销售商品赚取差价获得利润,而是通过发展下线获得返佣。而放眼云集微店、贝店、环球捕手,都是类似模式。

而且,像花生日记、云集微店、贝店这样的App用着真的放心吗?记者看到,淘宝上原价79.9元的小龙虾,在花生日记上只要19.9元,还能获取7.19元佣金,其中缘由实在让人无法理解。有网友说:“天上哪有白掉的馅饼,这些便宜买来的谁知道有什么问题。贪小便宜最容易出事啊!”

避免入坑 律师建议用户:

观察平台是否超出直销范畴

可以说,传销披上互联网的外衣后会变得更为隐蔽,让许多人看不清是营销手段,还是传销骗局。作为普通互联网用户的我们,要如何避免落入传销的“坑”呢?

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给出了建议,他希望消费者面对拥有直销牌照的企业时,也要具体剖析其模式是否超出直销的范畴。不同于传统传销采取拘禁等人身限制手段,部分社交电商通过互联网渠道发展传销,往往通过商业利益吸引和说服等形式“捆绑”下线。

消费者在怀疑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时,也可以通过以下几个判断标准来辨别: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

也有专家认为,随着近几年社交电商发展迅猛,打着社交电商名头但涉嫌传销行为的项目也逐渐增多,监管的逐步加强,能打擦边球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请图片作者与本报联系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