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11月1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8:动漫之都·产业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十问中国漫画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十问中国漫画
2016-11-10

如今,国内IP大热,泛娱乐也成了行业热门话题。

11月5日上午,正值新星杯十周年之际,翻翻动漫集团主办了一场泛娱乐时代漫画行业投资高峰论坛。

漫画家巴布、网易漫画运营经理杨仲伟、《圣斗士星矢》责任编辑松井荣元、传媒梦工场CEO蒋纯、漫行文化传播总经理张莉、知名漫画家幽·灵、翻翻动漫集团副总裁陈晓东、咪咕动漫主编徐小丽、爱奇艺战略投融资副总裁王姝文等人,围绕“互联网+泛娱乐”时代漫画创作新方向、漫画商业运营新挑战和泛娱乐语境下漫画版权运营新趋势三部分展开了深入的探讨,为今后中国漫画行业的发展出谋划策。

其中,十个关于中国漫画的疑问,很多人应该很关心。

1

疑问

当前中国漫画受众的题材偏好?

少年热血漫画、悬疑或者社会热点漫画

南派三叔《藏海花》同名漫画作者家巴布认为,国内还是以年轻人为主,一般比较喜欢激动人心的题材,比如战斗漫或者比较搞笑的日常漫,对他们来说也是调剂生活很好的一个题材。

网易漫画运营经理杨仲伟从移动互联网平台方观察的角度表示,年轻人除了看的一些少年漫画、热血王道漫画之外,他们也想要接触更多跟社会有关的漫画内容,所以,悬疑或者是一些跟社会议题、热点有关的作品,可能算是另外一块漫画创作的蓝海。

2

疑问

平台青睐何种作品?

受到大众喜爱的作品

杨仲伟说,对平台而言,作品的爱好应该由用户来决定,网易漫画的大数据显示,恐怖和悬疑、搞笑,这三个类型比较受到大众的喜爱。但编辑部自己内部谈漫画,对于提供给女性用户读者群阅读的作品,我们也比较有兴趣做。

3

疑问

中国漫画的劣势和优势?

原创漫画接地气,但讲故事不太够

杨仲伟说,中国的漫画不管是创作的内容或者环境等等,已经走出了另外一个属于它自己的风格。中国现在比较流行条漫,就比较符合移动互联网。从内容上说,中国自己的创作者创作的漫画是接地气的,画者也有很好的画技,但是缺乏的是不会说故事,编剧能力有再进步的空间。

《圣斗士星矢》责任编辑松井荣元也认可这样的说法,他说,自己这十年和中国漫画家合作的过程中,经常遇到画风很漂亮,但讲故事不太够的问题。其实,比起故事角色更重要,创作一个好角色,让这些好角色在作品里面任意地玩耍,这样好故事就诞生了。

4

疑问

互联网和纸质媒体的差异?

互联网阅读已颠覆了纸本阅读

杨仲伟说,互联网阅读已经把纸本阅读方式完全颠覆掉了。首先速度快,大部分用户在移动互联网,在手机阅读漫画时间非常短。

松井荣元介绍说,其他国家已经提前迈入了数字时代,但日本对数字方面并没有像其他国家发展这么快。但日本去年网络漫画利益也已超越了1000亿日元(约70亿人民币),超越了纸质媒体,超越了纸张漫画。

5

疑问

作者和编辑如何平衡创作和商业化

双方之间互相协调

巴布认为,作者和编辑会有商业跟艺术之间的分歧和斗争,但很多时候最终作者也许会选择向商业那块去做改变,承认那块。

杨仲伟则认为,站在商业化平台的立场,编辑的身份肯定必须要求作者来进行商业化。

松井荣元说,最重要的还是一开始编辑要让作者画他想画的,如果实在不行了再提出各种各样好的点子让他们来参考。

6

疑问

单兵作战与公司化运营,哪种好? 团队作战更有发展前景

漫行文化传播总经张莉说,她的搭档是慕容引刀先生,他创作的IP叫做刀刀狗,正好2017年是刀刀狗的15周年。他们团队的状态现在是把团队一分为二,运营部分真正去实施商业上的思维,创作的人好好创作。

漫画家组合幽·灵姐妹说,以后目标肯定是做工作室,毕竟个人单打独斗是比较难的事情,如果有一个团队,可以有一个人稍微分心一点,做一些运营商新的想法或者拓展一些别的项目的业务。

翻翻动漫集团副总裁陈晓东说,应该由团队跟漫画家沟通好题材,再开始全面做,这样做的作品第一是符合漫画家的心愿,第二这个作品也是符合背后经济团队利益的,这些作品同时也是符合了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想看的作品,这样子就会形成一个多赢的格局。

7

疑问

中国漫画产业链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好技术问题,很关键

张莉说,中国读者对于新技术接受程度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如果你不关注到整个社会在技术推动的情况下发生的新的变化,而固执到自己的内容创作形式上,你会错失很多好的机会。但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利用好技术的力量,或者引进了新的合伙人,一方面是大型企业的战略顾问,另外一方面可以解决技术问题。

咪咕动漫主编徐小丽说,可能在接下来的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咪咕动漫将来做的是一个复合型的、多维度的画像,希望能够做到中国原创平台至少前端的一个平台。

8

疑问

漫画是否会过时? 大家对漫画的发展充满信心

张莉说,针对下一代的受众,漫画当然是基础,但在进行漫画创作的时候,漫画创作者的思维一定要跟上这个时代。

幽·灵姐妹说,出版、纸媒这块和互联网联动性非常大,其实两边是互相带动的,所以并没有很影响纸媒这一块。

陈晓东说,他要给漫画家鼓动充足的信心,只要人对美好的追求还在,图文的表现会越来越年轻化,用图文来表达的语言一定是有价值的。

徐小丽认为,从80后开始基本上是读图时代,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漫画当然是将来的朝阳产业。所谓纸媒跟互联网是伪命题,只是对应背后你这个人在接受知识时候各种各样的形态。

9

疑问

怎样更好地运营一部作品? 针对不同受众群做不同的作品

LM动画制作负责里见哲郎认为对于动画来说应该先把角色给塑造起来,当角色塑造完之后我们再来进行接下来的剧情讨论。同时,因为动画的优点也在于它曝光出去之后可以比其他媒体会吸引到更多观众,所以曝光会影响到动画资金流入整个环节的过程。

MF董事三坂泰二:因为我之前经历过很多漫画、小说作品的编辑,我认为把一部作品体现出来并不是说一定要所有的平台、所有的媒体都是非常忠实地体现出来,而是可以针对不同的一些观众、不同的一些受众群做一些特定的改编。

云莱坞CEO吴又说,运营一个IP的时候,他最看重的永远是人物。在一个产品在运营过程里面,他觉得所有产品都是同样一个路径,就是从最低纬度的产品获取最大的流量,比如像图书、漫画这些,它的成本风险最低,这样在金字塔底部能够非常安全去创作。

10

疑问

什么样的漫画作品适合改影视? 要有一个让人非常着迷的人物

吴又说,怎么孵化一个IP就像投一个公司一样,好的IP投资回报率是非常非常高的,比如《藏地密码》,之前极低的成本签过来。

从制作层面,他觉得第一是故事本身,尤其是人物,其实就是在虚构一个个人物,孙悟空也好、西门庆也好,其实都是在虚构一个人物,任何创作都是这样的,漫画创作也是这样的,就像《海贼王》永远会记住路飞。

从故事最本质的角度去看,创造了让人非常着迷的人物以后,拍成一部电影也好或者做成剧也好,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本文报道综合《三文娱》消息 记者 任彦 通讯员 张哲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十问中国漫画
2016-11-10

如今,国内IP大热,泛娱乐也成了行业热门话题。

11月5日上午,正值新星杯十周年之际,翻翻动漫集团主办了一场泛娱乐时代漫画行业投资高峰论坛。

漫画家巴布、网易漫画运营经理杨仲伟、《圣斗士星矢》责任编辑松井荣元、传媒梦工场CEO蒋纯、漫行文化传播总经理张莉、知名漫画家幽·灵、翻翻动漫集团副总裁陈晓东、咪咕动漫主编徐小丽、爱奇艺战略投融资副总裁王姝文等人,围绕“互联网+泛娱乐”时代漫画创作新方向、漫画商业运营新挑战和泛娱乐语境下漫画版权运营新趋势三部分展开了深入的探讨,为今后中国漫画行业的发展出谋划策。

其中,十个关于中国漫画的疑问,很多人应该很关心。

1

疑问

当前中国漫画受众的题材偏好?

少年热血漫画、悬疑或者社会热点漫画

南派三叔《藏海花》同名漫画作者家巴布认为,国内还是以年轻人为主,一般比较喜欢激动人心的题材,比如战斗漫或者比较搞笑的日常漫,对他们来说也是调剂生活很好的一个题材。

网易漫画运营经理杨仲伟从移动互联网平台方观察的角度表示,年轻人除了看的一些少年漫画、热血王道漫画之外,他们也想要接触更多跟社会有关的漫画内容,所以,悬疑或者是一些跟社会议题、热点有关的作品,可能算是另外一块漫画创作的蓝海。

2

疑问

平台青睐何种作品?

受到大众喜爱的作品

杨仲伟说,对平台而言,作品的爱好应该由用户来决定,网易漫画的大数据显示,恐怖和悬疑、搞笑,这三个类型比较受到大众的喜爱。但编辑部自己内部谈漫画,对于提供给女性用户读者群阅读的作品,我们也比较有兴趣做。

3

疑问

中国漫画的劣势和优势?

原创漫画接地气,但讲故事不太够

杨仲伟说,中国的漫画不管是创作的内容或者环境等等,已经走出了另外一个属于它自己的风格。中国现在比较流行条漫,就比较符合移动互联网。从内容上说,中国自己的创作者创作的漫画是接地气的,画者也有很好的画技,但是缺乏的是不会说故事,编剧能力有再进步的空间。

《圣斗士星矢》责任编辑松井荣元也认可这样的说法,他说,自己这十年和中国漫画家合作的过程中,经常遇到画风很漂亮,但讲故事不太够的问题。其实,比起故事角色更重要,创作一个好角色,让这些好角色在作品里面任意地玩耍,这样好故事就诞生了。

4

疑问

互联网和纸质媒体的差异?

互联网阅读已颠覆了纸本阅读

杨仲伟说,互联网阅读已经把纸本阅读方式完全颠覆掉了。首先速度快,大部分用户在移动互联网,在手机阅读漫画时间非常短。

松井荣元介绍说,其他国家已经提前迈入了数字时代,但日本对数字方面并没有像其他国家发展这么快。但日本去年网络漫画利益也已超越了1000亿日元(约70亿人民币),超越了纸质媒体,超越了纸张漫画。

5

疑问

作者和编辑如何平衡创作和商业化

双方之间互相协调

巴布认为,作者和编辑会有商业跟艺术之间的分歧和斗争,但很多时候最终作者也许会选择向商业那块去做改变,承认那块。

杨仲伟则认为,站在商业化平台的立场,编辑的身份肯定必须要求作者来进行商业化。

松井荣元说,最重要的还是一开始编辑要让作者画他想画的,如果实在不行了再提出各种各样好的点子让他们来参考。

6

疑问

单兵作战与公司化运营,哪种好? 团队作战更有发展前景

漫行文化传播总经张莉说,她的搭档是慕容引刀先生,他创作的IP叫做刀刀狗,正好2017年是刀刀狗的15周年。他们团队的状态现在是把团队一分为二,运营部分真正去实施商业上的思维,创作的人好好创作。

漫画家组合幽·灵姐妹说,以后目标肯定是做工作室,毕竟个人单打独斗是比较难的事情,如果有一个团队,可以有一个人稍微分心一点,做一些运营商新的想法或者拓展一些别的项目的业务。

翻翻动漫集团副总裁陈晓东说,应该由团队跟漫画家沟通好题材,再开始全面做,这样做的作品第一是符合漫画家的心愿,第二这个作品也是符合背后经济团队利益的,这些作品同时也是符合了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想看的作品,这样子就会形成一个多赢的格局。

7

疑问

中国漫画产业链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好技术问题,很关键

张莉说,中国读者对于新技术接受程度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如果你不关注到整个社会在技术推动的情况下发生的新的变化,而固执到自己的内容创作形式上,你会错失很多好的机会。但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利用好技术的力量,或者引进了新的合伙人,一方面是大型企业的战略顾问,另外一方面可以解决技术问题。

咪咕动漫主编徐小丽说,可能在接下来的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咪咕动漫将来做的是一个复合型的、多维度的画像,希望能够做到中国原创平台至少前端的一个平台。

8

疑问

漫画是否会过时? 大家对漫画的发展充满信心

张莉说,针对下一代的受众,漫画当然是基础,但在进行漫画创作的时候,漫画创作者的思维一定要跟上这个时代。

幽·灵姐妹说,出版、纸媒这块和互联网联动性非常大,其实两边是互相带动的,所以并没有很影响纸媒这一块。

陈晓东说,他要给漫画家鼓动充足的信心,只要人对美好的追求还在,图文的表现会越来越年轻化,用图文来表达的语言一定是有价值的。

徐小丽认为,从80后开始基本上是读图时代,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漫画当然是将来的朝阳产业。所谓纸媒跟互联网是伪命题,只是对应背后你这个人在接受知识时候各种各样的形态。

9

疑问

怎样更好地运营一部作品? 针对不同受众群做不同的作品

LM动画制作负责里见哲郎认为对于动画来说应该先把角色给塑造起来,当角色塑造完之后我们再来进行接下来的剧情讨论。同时,因为动画的优点也在于它曝光出去之后可以比其他媒体会吸引到更多观众,所以曝光会影响到动画资金流入整个环节的过程。

MF董事三坂泰二:因为我之前经历过很多漫画、小说作品的编辑,我认为把一部作品体现出来并不是说一定要所有的平台、所有的媒体都是非常忠实地体现出来,而是可以针对不同的一些观众、不同的一些受众群做一些特定的改编。

云莱坞CEO吴又说,运营一个IP的时候,他最看重的永远是人物。在一个产品在运营过程里面,他觉得所有产品都是同样一个路径,就是从最低纬度的产品获取最大的流量,比如像图书、漫画这些,它的成本风险最低,这样在金字塔底部能够非常安全去创作。

10

疑问

什么样的漫画作品适合改影视? 要有一个让人非常着迷的人物

吴又说,怎么孵化一个IP就像投一个公司一样,好的IP投资回报率是非常非常高的,比如《藏地密码》,之前极低的成本签过来。

从制作层面,他觉得第一是故事本身,尤其是人物,其实就是在虚构一个个人物,孙悟空也好、西门庆也好,其实都是在虚构一个人物,任何创作都是这样的,漫画创作也是这样的,就像《海贼王》永远会记住路飞。

从故事最本质的角度去看,创造了让人非常着迷的人物以后,拍成一部电影也好或者做成剧也好,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本文报道综合《三文娱》消息 记者 任彦 通讯员 张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