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10月1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12:西湖副刊 上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座城
京杭国道(上)
CHENG JI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京杭国道(上)
2016-10-14
杭莫路上行驶过的柴油车
莫干山路景观
小河直街风貌
拱宸桥

1916年,浙江省级干线公路计划浮出水面。又过了13年,以小河站为起点的京杭国道通车。从此,千年大运河畔又多了一条蜿蜒于中国大地上的交通要道。它们仿佛两条经线从拱墅穿境而过,也给这片传统的水乡带来了新的社会文化体系,使拱墅发展成拥有发达之水运和陆运的杭城北部枢纽。

公元七世纪至二十世纪初,中国大运河一直担当着最重要的运输角色,被称为“国之命脉”。水运发达的江南因而成为封建社会时期中国最富庶之地。1916年,浙江省级干线公路计划浮出水面。又过了13年,以小河站为起点的京杭国道通车。从此,千年大运河畔又多了一条蜿蜒于中国大地上的交通要道。它们仿佛两条经线从拱墅穿境而过,也给这片传统的水乡带来了新的社会文化体系,使拱墅发展成拥有发达之水运和陆运的杭城北部枢纽。京杭国道所穿越的颠簸曲折之近代公路修筑史,也从另一个侧面见证了运河南端走向近代社会的蹒跚步履。

1.百年前修建公路之不易,款项难筹固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人的观念

1929年9月29日上午9时,浙江省公路局车务处长吴琢之带队,一行二十部小汽车、五部客车,从杭州出发,朝湖州方向鱼贯而驶。车队到达德清三桥埠时,停下休息。没多久,张静江、杨子毅等十余人分乘的三辆车也到了。11点15分左右,28辆车抵达湖州。11点30分左右,“杭长公路通车典礼”举行。杭长公路乃京杭国道浙江段之名称。京杭国道横跨两省,建设之事也由两省分别负责。浙江方面修筑杭州至长兴段,江苏负责宜兴至南京段。因此,1929年,京杭国道的通车典礼也搞了两回。浙江在湖州举行通车仪式的时候,江苏段并未完全竣工,所以通车仪式还不能冠以全线之名。10月25日,江苏方面在南京举办通车典礼,因浙江段事先已通车,所以就称“宁杭公路通车典礼”。

倘若现在从新闻上看到何处又新开通公路,除了多得到了一样交通信息之外,人们已很难为此感到真切的兴奋。因为公路在当代早已是司空见惯之物。在搜集京杭国道资料的时候,我曾有过几回,专门开着车走莫干山路,却丝毫也想像不出“杭长公路通车典礼”那一天,从杭州到湖州的人们一路上的兴奋心情。但历史资料告诉我,当年这条路的修成十分不易,当年浙江省公路的建设,也历经波折。

百年前修建公路之不易,款项难筹固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人的观念。在至少有两千多年以水系为主要通道的传统中国社会里,突然要修公路,人们的观念还不是一下子就能扭过弯来。为此,孙中山先生在民国之初就四处奔走呼吁,向公众阐释建设公路、发展交通的重要性,乃至在其地方自治思想中将建筑道路列为六大要目之一。1916年8月17日,孙中山先生在吕公望的宴会上发表了关于交通的演讲。同年10月,时任浙江省主席吕公望所提出的修筑6条省道干线的规划,便是孙中山先生之思想在浙江获得认可之具体体现。吕公望“规划”中的浙皖副线,后来于1928年经过调整,就成了京杭国道之线路。

重视公路建设,既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与其共识之处,也是当时的国情和全球发展趋势所使然。早在1920年9月28日,孙中山先生的另一位追随着,浙江奉化人王儒堂(字正延)就在当晚的各国领事聚餐会上发表了修筑公路在中国之重要性的演讲。大意是说,马路就像人身上的血管,关系到一个国家兴盛与稳定的各方面,而相比较修筑铁路而言,公路耗费更少,修筑更便捷,根据经济实情路之长短可以灵活处理,至于提倡率先修筑沪杭宁公路的有四大优势,分别为:江浙各界人士均较开通,商业亦稍发达,杭宁风景甚佳,所住中外人士有汽车者颇众。1926年,孙传芳拟筹办五省长途汽车路,王儒堂便是沪杭线勘测顾问。由于北伐战争,沪杭汽车路直到1931年才建设。

1928年4月,浙江省道局改名为浙江省公路局,公路的名称自此开始。以此为分水岭,浙江省内公路的建设,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期。1928年11月,张静江复任浙江省主席。次年,浙江省政府先后颁布了《浙江省各县修筑道路暂行章程》及《公路建筑法规》,1929年10月底,京杭国道建成。尽管此时还只能算是表明了在地理意义上,中华大地从此有了这样一条公路而已,该公路全线完全投入民用客货联运还得在两年以后。

1916年至1929年,整整13年的努力对浙江人来说,实属不易。回望历史,在那个特殊的年月里,浙江搞交通建设虽然困难重重,但在民智民风、金融、舆论等方面的基础还是良好的。因此,以杭州为中心的省道公路建设起步较晚的浙江才得以后来居上,在全国率先修成了以省会杭州为中心的全省公路交通网,成为当时全国的典范。

2.京杭国道1929年建成,却到1931年10月20日才完全投入于民用客货联运

在今天,即使第一次漫步西湖边的人们,也会被浓郁的历史气息牵动。荡漾的湖水,不仅展现着自然的魅力,有时候也像个故事讲到紧要处却要你明天再来“听下回分解”的说书先生。环湖皆有故事,但只能感兴趣者自己去探寻。我就是这样,又了解到了一件事情。

1929年10月27日,晨六点半,杭州南山路,三辆小汽车载着浙江省建设厅厅长程文勋,浙江省公路局车务处处长、总工程师、技匠等人朝城北驶去,大约9点钟,抵达长兴。有四个人早就在此恭候,分别是江苏省建设厅的两位科长、一名技师和宜兴县县长。引擎再次发动,目的地南京。江苏四人同乘一辆车在前引导,杭州三辆车紧随其后。程文勋等人此行之目的,乃在于亲自验证京杭国道全线的路况。当他们抵达南京时,已是下午六点半,车也只剩两辆。除了杭州至长兴的路程比长兴至南京短,程文勋一行在江苏段上耗时之多的原因主要在于路况不好。从杭州到长兴,路极坚实,车行其上,稳而速。过父子岭,一入苏境,路面变得浮松,车行其上,颠簸不堪,非但车速上不去,还发生了两次事故。一次在距离宜兴城不远的一个涵洞,因为泥块浮起,导致江苏建设厅科长和宜兴县长所乘之车翻车,所幸只有一科长面部受伤,但江苏方面的车却摔坏无法继续前行,程文勋仍率原来之车继续前进。第二次是在句容界,浙江方面损了一辆车。

由于江苏段路况有问题需要改善重修,因此,京杭国道1929年建成,却到1931年10月20日才完全投入于民用客货联运。这不难理解,即便是当今,路未能按计划修成通车,甚至屡次改期竣工之事也常有发生。关于联运之事,双方也谈了一年多。早在1930年6月23日,浙江和江苏二省之建设厅就在南京市政府开了京杭长途汽车联运的协商会议。但两省联运的办法,直到1931年10月份才正式公布实施。

1931年10月16日,浙江方面在《申报》上公布了京杭国道联运办法,江浙两省约定将夹浦与汤渡作为联运站。因为当时长途汽车司机少,尤其长途跋涉对于司机而言,十分辛苦而危险。所以,采用分段转运的方式便是最理想的办法。联运站,就是换车的地方。发车时间,杭州上午七点开,十一点到夹浦。南京方面,汤渡上午十点二十分开,十八点五十分到杭州。票价在江苏境内六元六角,在浙江境内三元五角,全路通票九元八角一分。

3.京杭国道在浙北的走向,实际上串起了中国大运河水系所哺育出的繁华地区

1936年11月17日,天未亮,拱三路上以小河车站为中心展开,马路两边约百米,军警笔挺挺地站立。8点钟左右,陆续有好几辆小汽车到达小河站,从车上下来的人包括时任浙江省主席黄绍竑,浙江财政厅长徐青甫、浙江省教育厅长许绍棣、浙江省建设厅长伍廷飚等。大约过了一刻钟,又有几辆小汽车从北面开来在小河站停下。黄绍竑等人迎向主车,几位西北大汉下了车。主宾寒暄一阵之后,便又上了车,向省府办公楼驶去。第二天,人们从报纸上得知为首的西北大汉原来就是杨虎城。当然,此时谁也想不到“下个月”杨虎城会和张学良合起来发动“西安事变”。

此时,南京到杭州已可以直接开进市区,不仅直通武林门总站,就是要开进省府大院都没问题。为什么黄绍竑等人不在省政府大门口搞个更大的排场迎接杨虎城,却跑到小河站沐寒风?因为小河站是京杭国道的起点,在具有此类性质之处迎接贵宾,自古就是隆重与尊敬之礼的表达。设若在省政府门口迎接,排场再大,恐怕也难免被人视为傲慢。

小河直街我是常去的。在改造之前,我就不止一次去过。改造之后就去得更多了,并且还给小河周边的八处景致分别取了名称,统称“小河八景”。只是当时并未知道小河还是京杭国道的起点。京杭国道浙江段,从小河到父子岭,又称杭长线。这是一段先中间后两边,分段筑成的公路。马头关至彭公岭段,1925年7月竣工通车,彭公岭至良渚段,1926年6月修成通车。换言之,1928年10月动工的杭长线,是小河至良渚,上柏至长兴两段公路,以及路线上的一些桥梁和路面的改造。

早在1923年,已有民间士绅发起修筑杭县县道湖墅至瓶窑公路的倡议。遗憾的是这一愿景之实现,到1928年才有眉目。1928年5月,浙江省政府委员会第111次会议通过《浙省修筑公路计划大纲(修正案)》,杭长线被列入第一期,明定小河站作为七点。半年后,杭长线升格为国道线:1928年11月19日,南京政府电令江苏、浙江两省政府修筑京杭国道,并限于1929年3月前竣工。为此,浙江省政府也开始调整关于杭长线的预算,提高路面规格。1928年11月29日,浙江省政府委员会第182次会议通过了杭长线工料预算案。1928年12月,浙省公路局布告沿途居民“限十日内将路线所经之处的墓和房屋等障碍物一律谦让。”同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沿途混凝土桥梁、涵洞工程公开招标。1929年1月,浙江省建设厅以杭长公路为京杭国道,关系浙江省的面子,提出路面工程应改铺石子路面,并在原预算经费八万九千余元的基础上追加了三万一千多元的预算。

京杭国道浙江段都是沿着京杭大运河水系而行。小河站到瓶窑,所沿之水系为小河,在北宋时期又称为新开运河,至瓶窑与东苕溪交汇,流入太湖,乃历史上杭州至太湖经宜兴、溧阳至芜湖与长江相连的重要水道,是下塘河在浙北的重要支流,堪称“漕运副线”。而瓶窑,就是这条河流上的一个重要的商业重镇,有着枢纽之意义,也是杭州历史上有名的鱼米之乡和桑蚕产地。因此,京杭国道在浙北的走向,实际上串起了中国大运河水系所哺育出的繁华地区,也恰恰是因为有着繁华的商贸和社会经济基础,京杭国道这一段的前身:县道,才能得以由民间率先修成。在此基础上设问京杭国道为何把起点设在小河,而非武林门客运总站,便不难理解了。其一,小河站乃三水汇聚之处,有利于水陆之间的客货转运。其二,小河站靠近拱宸桥和江墅铁路拱宸桥站,当时杭州运河北上或南下的所有轮船公司的码头均设在拱宸桥,闲林、瓶窑方向到小河站的客货运输都可以在此地便捷地实现与轮船和铁路的联运。因此,摊开当时的地图,会发现京杭国道的线路在与拱三段衔接后往杭州城里去的同时,又有一段一直延伸到三水交汇口。当时的小河车站,应该就在今会安桥与长征桥之间。

4.十多年前初闻莫干山路之名,便直觉地认为此路定与干将莫邪之传说有关,于是心里对此路也就有了莫名的文化好感

莫干山路,初至杭时我便已知道,因它是杭城十分有名的南北主干道。随着在杭年数之增,逐渐了解到它又是一条老工业路:沿线有着许多老工厂。但直到今年,我才知道它在民国时曾是京杭国道之一段。京杭国道乃当时杭州至南京的汽车路,因而又称杭宁公路,杭州的起点在杭州运河、小河、余杭塘河三流交汇处的陆地。

十多年前初闻莫干山路之名,便直觉地认为此路定与干将莫邪之传说有关,于是心里对此路也就有了莫名的文化好感。因而今年在查找这条百年国道的资料时,便有一种希望,希望能在哪看到这条路上出土过干将或镆铘剑的信息。这样的信息,终究我是没有遇见。但在京杭国道支线杭莫路上倒是出土了一把宋代宝剑。故事发生在1931年7月。由于连日暴雨又山洪暴发导致埭溪段路面受损,湖州水利局决定将上下埠至观石村的河道加阔改深。拆除斜江桥之时,便有位工人在桥下挖到一把刻着“大宋杨忠宝”的古剑。观石村当时的居民都姓杨,村里还有一个杨家将庙,因此这把剑的真实度显得更加可信,挖到古剑的人工作也不要了,连夜带着剑到上海去找买家。

话说在修筑道路,挖土削山的进程中出土点什么东西,本就寻常之事,何况杭长线所经之地又是历史积淀深厚的江南重镇。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赶筑京杭国道工期内。一日,在瓶窑反山,路工徐某挖土方的时候,挖出了一个金釜,直径约八寸,重达六斤六两,底部有款:庆元丙辰铸。这个时间是宋宁宗庆元二年,即1196年。由于金釜外面涂着火漆,所以出土时徐某并不知道釜是金的,只是觉得分量那么重不像铜铁之器。徐某拿刀子轻轻一刮,这一刮不得了,金色灿然,把他给乐坏了。当日跟徐某同在一处挖土方的共有六名工人,其他人看到徐某挖到了金釜,纷纷表示既然这地方是大家一起在挖的,这意外之财也应该人人有份。但是徐某不同意,六个人争执了半天,路也没法修了,工头知道后也搞不定,只能向上级报告。公司立即派人出面调解,金釜被分作十分,徐某得五分,其余五人各得一份,约定次日拿到杭州城内兑换现金,这件事到此才算了结。

杭长线所经之地,穿山越水,路面受雨水山洪毁坏之事几乎每年都有。以致还发生过大鱼跃入小包车的趣闻。时间是1931年7月下旬,当天由于杭长公路因连日大雨,山洪暴发,瓶窑至彭公岭一带水涨出路面二三尺,一辆车路过此地,机器受潮故障,司机只好停车检修,突然一尾尺把长的大鱼跃入车中。后来这条大鱼被载到了杭州,成为坊间一时之趣谈被登到了报纸上。

如今,拱墅区境内莫干山路两侧,与时代环境之需不符的工厂迁出了。从大关路到登云路,现在的这一段莫干山路,分布着一些公共艺术品。有大大的只露出路面一半的剪刀,有工业废零件拼制而成的雕塑、时钟。旧工厂机器的废件与当前的文创思维得到组合,折射出这是一个拥有不断创造与革新之传统的区域。人们看到了一条历史与现实交相辉映的人文景观大道。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京杭国道(上)
2016-10-14
杭莫路上行驶过的柴油车
莫干山路景观
小河直街风貌
拱宸桥

1916年,浙江省级干线公路计划浮出水面。又过了13年,以小河站为起点的京杭国道通车。从此,千年大运河畔又多了一条蜿蜒于中国大地上的交通要道。它们仿佛两条经线从拱墅穿境而过,也给这片传统的水乡带来了新的社会文化体系,使拱墅发展成拥有发达之水运和陆运的杭城北部枢纽。

公元七世纪至二十世纪初,中国大运河一直担当着最重要的运输角色,被称为“国之命脉”。水运发达的江南因而成为封建社会时期中国最富庶之地。1916年,浙江省级干线公路计划浮出水面。又过了13年,以小河站为起点的京杭国道通车。从此,千年大运河畔又多了一条蜿蜒于中国大地上的交通要道。它们仿佛两条经线从拱墅穿境而过,也给这片传统的水乡带来了新的社会文化体系,使拱墅发展成拥有发达之水运和陆运的杭城北部枢纽。京杭国道所穿越的颠簸曲折之近代公路修筑史,也从另一个侧面见证了运河南端走向近代社会的蹒跚步履。

1.百年前修建公路之不易,款项难筹固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人的观念

1929年9月29日上午9时,浙江省公路局车务处长吴琢之带队,一行二十部小汽车、五部客车,从杭州出发,朝湖州方向鱼贯而驶。车队到达德清三桥埠时,停下休息。没多久,张静江、杨子毅等十余人分乘的三辆车也到了。11点15分左右,28辆车抵达湖州。11点30分左右,“杭长公路通车典礼”举行。杭长公路乃京杭国道浙江段之名称。京杭国道横跨两省,建设之事也由两省分别负责。浙江方面修筑杭州至长兴段,江苏负责宜兴至南京段。因此,1929年,京杭国道的通车典礼也搞了两回。浙江在湖州举行通车仪式的时候,江苏段并未完全竣工,所以通车仪式还不能冠以全线之名。10月25日,江苏方面在南京举办通车典礼,因浙江段事先已通车,所以就称“宁杭公路通车典礼”。

倘若现在从新闻上看到何处又新开通公路,除了多得到了一样交通信息之外,人们已很难为此感到真切的兴奋。因为公路在当代早已是司空见惯之物。在搜集京杭国道资料的时候,我曾有过几回,专门开着车走莫干山路,却丝毫也想像不出“杭长公路通车典礼”那一天,从杭州到湖州的人们一路上的兴奋心情。但历史资料告诉我,当年这条路的修成十分不易,当年浙江省公路的建设,也历经波折。

百年前修建公路之不易,款项难筹固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人的观念。在至少有两千多年以水系为主要通道的传统中国社会里,突然要修公路,人们的观念还不是一下子就能扭过弯来。为此,孙中山先生在民国之初就四处奔走呼吁,向公众阐释建设公路、发展交通的重要性,乃至在其地方自治思想中将建筑道路列为六大要目之一。1916年8月17日,孙中山先生在吕公望的宴会上发表了关于交通的演讲。同年10月,时任浙江省主席吕公望所提出的修筑6条省道干线的规划,便是孙中山先生之思想在浙江获得认可之具体体现。吕公望“规划”中的浙皖副线,后来于1928年经过调整,就成了京杭国道之线路。

重视公路建设,既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与其共识之处,也是当时的国情和全球发展趋势所使然。早在1920年9月28日,孙中山先生的另一位追随着,浙江奉化人王儒堂(字正延)就在当晚的各国领事聚餐会上发表了修筑公路在中国之重要性的演讲。大意是说,马路就像人身上的血管,关系到一个国家兴盛与稳定的各方面,而相比较修筑铁路而言,公路耗费更少,修筑更便捷,根据经济实情路之长短可以灵活处理,至于提倡率先修筑沪杭宁公路的有四大优势,分别为:江浙各界人士均较开通,商业亦稍发达,杭宁风景甚佳,所住中外人士有汽车者颇众。1926年,孙传芳拟筹办五省长途汽车路,王儒堂便是沪杭线勘测顾问。由于北伐战争,沪杭汽车路直到1931年才建设。

1928年4月,浙江省道局改名为浙江省公路局,公路的名称自此开始。以此为分水岭,浙江省内公路的建设,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期。1928年11月,张静江复任浙江省主席。次年,浙江省政府先后颁布了《浙江省各县修筑道路暂行章程》及《公路建筑法规》,1929年10月底,京杭国道建成。尽管此时还只能算是表明了在地理意义上,中华大地从此有了这样一条公路而已,该公路全线完全投入民用客货联运还得在两年以后。

1916年至1929年,整整13年的努力对浙江人来说,实属不易。回望历史,在那个特殊的年月里,浙江搞交通建设虽然困难重重,但在民智民风、金融、舆论等方面的基础还是良好的。因此,以杭州为中心的省道公路建设起步较晚的浙江才得以后来居上,在全国率先修成了以省会杭州为中心的全省公路交通网,成为当时全国的典范。

2.京杭国道1929年建成,却到1931年10月20日才完全投入于民用客货联运

在今天,即使第一次漫步西湖边的人们,也会被浓郁的历史气息牵动。荡漾的湖水,不仅展现着自然的魅力,有时候也像个故事讲到紧要处却要你明天再来“听下回分解”的说书先生。环湖皆有故事,但只能感兴趣者自己去探寻。我就是这样,又了解到了一件事情。

1929年10月27日,晨六点半,杭州南山路,三辆小汽车载着浙江省建设厅厅长程文勋,浙江省公路局车务处处长、总工程师、技匠等人朝城北驶去,大约9点钟,抵达长兴。有四个人早就在此恭候,分别是江苏省建设厅的两位科长、一名技师和宜兴县县长。引擎再次发动,目的地南京。江苏四人同乘一辆车在前引导,杭州三辆车紧随其后。程文勋等人此行之目的,乃在于亲自验证京杭国道全线的路况。当他们抵达南京时,已是下午六点半,车也只剩两辆。除了杭州至长兴的路程比长兴至南京短,程文勋一行在江苏段上耗时之多的原因主要在于路况不好。从杭州到长兴,路极坚实,车行其上,稳而速。过父子岭,一入苏境,路面变得浮松,车行其上,颠簸不堪,非但车速上不去,还发生了两次事故。一次在距离宜兴城不远的一个涵洞,因为泥块浮起,导致江苏建设厅科长和宜兴县长所乘之车翻车,所幸只有一科长面部受伤,但江苏方面的车却摔坏无法继续前行,程文勋仍率原来之车继续前进。第二次是在句容界,浙江方面损了一辆车。

由于江苏段路况有问题需要改善重修,因此,京杭国道1929年建成,却到1931年10月20日才完全投入于民用客货联运。这不难理解,即便是当今,路未能按计划修成通车,甚至屡次改期竣工之事也常有发生。关于联运之事,双方也谈了一年多。早在1930年6月23日,浙江和江苏二省之建设厅就在南京市政府开了京杭长途汽车联运的协商会议。但两省联运的办法,直到1931年10月份才正式公布实施。

1931年10月16日,浙江方面在《申报》上公布了京杭国道联运办法,江浙两省约定将夹浦与汤渡作为联运站。因为当时长途汽车司机少,尤其长途跋涉对于司机而言,十分辛苦而危险。所以,采用分段转运的方式便是最理想的办法。联运站,就是换车的地方。发车时间,杭州上午七点开,十一点到夹浦。南京方面,汤渡上午十点二十分开,十八点五十分到杭州。票价在江苏境内六元六角,在浙江境内三元五角,全路通票九元八角一分。

3.京杭国道在浙北的走向,实际上串起了中国大运河水系所哺育出的繁华地区

1936年11月17日,天未亮,拱三路上以小河车站为中心展开,马路两边约百米,军警笔挺挺地站立。8点钟左右,陆续有好几辆小汽车到达小河站,从车上下来的人包括时任浙江省主席黄绍竑,浙江财政厅长徐青甫、浙江省教育厅长许绍棣、浙江省建设厅长伍廷飚等。大约过了一刻钟,又有几辆小汽车从北面开来在小河站停下。黄绍竑等人迎向主车,几位西北大汉下了车。主宾寒暄一阵之后,便又上了车,向省府办公楼驶去。第二天,人们从报纸上得知为首的西北大汉原来就是杨虎城。当然,此时谁也想不到“下个月”杨虎城会和张学良合起来发动“西安事变”。

此时,南京到杭州已可以直接开进市区,不仅直通武林门总站,就是要开进省府大院都没问题。为什么黄绍竑等人不在省政府大门口搞个更大的排场迎接杨虎城,却跑到小河站沐寒风?因为小河站是京杭国道的起点,在具有此类性质之处迎接贵宾,自古就是隆重与尊敬之礼的表达。设若在省政府门口迎接,排场再大,恐怕也难免被人视为傲慢。

小河直街我是常去的。在改造之前,我就不止一次去过。改造之后就去得更多了,并且还给小河周边的八处景致分别取了名称,统称“小河八景”。只是当时并未知道小河还是京杭国道的起点。京杭国道浙江段,从小河到父子岭,又称杭长线。这是一段先中间后两边,分段筑成的公路。马头关至彭公岭段,1925年7月竣工通车,彭公岭至良渚段,1926年6月修成通车。换言之,1928年10月动工的杭长线,是小河至良渚,上柏至长兴两段公路,以及路线上的一些桥梁和路面的改造。

早在1923年,已有民间士绅发起修筑杭县县道湖墅至瓶窑公路的倡议。遗憾的是这一愿景之实现,到1928年才有眉目。1928年5月,浙江省政府委员会第111次会议通过《浙省修筑公路计划大纲(修正案)》,杭长线被列入第一期,明定小河站作为七点。半年后,杭长线升格为国道线:1928年11月19日,南京政府电令江苏、浙江两省政府修筑京杭国道,并限于1929年3月前竣工。为此,浙江省政府也开始调整关于杭长线的预算,提高路面规格。1928年11月29日,浙江省政府委员会第182次会议通过了杭长线工料预算案。1928年12月,浙省公路局布告沿途居民“限十日内将路线所经之处的墓和房屋等障碍物一律谦让。”同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沿途混凝土桥梁、涵洞工程公开招标。1929年1月,浙江省建设厅以杭长公路为京杭国道,关系浙江省的面子,提出路面工程应改铺石子路面,并在原预算经费八万九千余元的基础上追加了三万一千多元的预算。

京杭国道浙江段都是沿着京杭大运河水系而行。小河站到瓶窑,所沿之水系为小河,在北宋时期又称为新开运河,至瓶窑与东苕溪交汇,流入太湖,乃历史上杭州至太湖经宜兴、溧阳至芜湖与长江相连的重要水道,是下塘河在浙北的重要支流,堪称“漕运副线”。而瓶窑,就是这条河流上的一个重要的商业重镇,有着枢纽之意义,也是杭州历史上有名的鱼米之乡和桑蚕产地。因此,京杭国道在浙北的走向,实际上串起了中国大运河水系所哺育出的繁华地区,也恰恰是因为有着繁华的商贸和社会经济基础,京杭国道这一段的前身:县道,才能得以由民间率先修成。在此基础上设问京杭国道为何把起点设在小河,而非武林门客运总站,便不难理解了。其一,小河站乃三水汇聚之处,有利于水陆之间的客货转运。其二,小河站靠近拱宸桥和江墅铁路拱宸桥站,当时杭州运河北上或南下的所有轮船公司的码头均设在拱宸桥,闲林、瓶窑方向到小河站的客货运输都可以在此地便捷地实现与轮船和铁路的联运。因此,摊开当时的地图,会发现京杭国道的线路在与拱三段衔接后往杭州城里去的同时,又有一段一直延伸到三水交汇口。当时的小河车站,应该就在今会安桥与长征桥之间。

4.十多年前初闻莫干山路之名,便直觉地认为此路定与干将莫邪之传说有关,于是心里对此路也就有了莫名的文化好感

莫干山路,初至杭时我便已知道,因它是杭城十分有名的南北主干道。随着在杭年数之增,逐渐了解到它又是一条老工业路:沿线有着许多老工厂。但直到今年,我才知道它在民国时曾是京杭国道之一段。京杭国道乃当时杭州至南京的汽车路,因而又称杭宁公路,杭州的起点在杭州运河、小河、余杭塘河三流交汇处的陆地。

十多年前初闻莫干山路之名,便直觉地认为此路定与干将莫邪之传说有关,于是心里对此路也就有了莫名的文化好感。因而今年在查找这条百年国道的资料时,便有一种希望,希望能在哪看到这条路上出土过干将或镆铘剑的信息。这样的信息,终究我是没有遇见。但在京杭国道支线杭莫路上倒是出土了一把宋代宝剑。故事发生在1931年7月。由于连日暴雨又山洪暴发导致埭溪段路面受损,湖州水利局决定将上下埠至观石村的河道加阔改深。拆除斜江桥之时,便有位工人在桥下挖到一把刻着“大宋杨忠宝”的古剑。观石村当时的居民都姓杨,村里还有一个杨家将庙,因此这把剑的真实度显得更加可信,挖到古剑的人工作也不要了,连夜带着剑到上海去找买家。

话说在修筑道路,挖土削山的进程中出土点什么东西,本就寻常之事,何况杭长线所经之地又是历史积淀深厚的江南重镇。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赶筑京杭国道工期内。一日,在瓶窑反山,路工徐某挖土方的时候,挖出了一个金釜,直径约八寸,重达六斤六两,底部有款:庆元丙辰铸。这个时间是宋宁宗庆元二年,即1196年。由于金釜外面涂着火漆,所以出土时徐某并不知道釜是金的,只是觉得分量那么重不像铜铁之器。徐某拿刀子轻轻一刮,这一刮不得了,金色灿然,把他给乐坏了。当日跟徐某同在一处挖土方的共有六名工人,其他人看到徐某挖到了金釜,纷纷表示既然这地方是大家一起在挖的,这意外之财也应该人人有份。但是徐某不同意,六个人争执了半天,路也没法修了,工头知道后也搞不定,只能向上级报告。公司立即派人出面调解,金釜被分作十分,徐某得五分,其余五人各得一份,约定次日拿到杭州城内兑换现金,这件事到此才算了结。

杭长线所经之地,穿山越水,路面受雨水山洪毁坏之事几乎每年都有。以致还发生过大鱼跃入小包车的趣闻。时间是1931年7月下旬,当天由于杭长公路因连日大雨,山洪暴发,瓶窑至彭公岭一带水涨出路面二三尺,一辆车路过此地,机器受潮故障,司机只好停车检修,突然一尾尺把长的大鱼跃入车中。后来这条大鱼被载到了杭州,成为坊间一时之趣谈被登到了报纸上。

如今,拱墅区境内莫干山路两侧,与时代环境之需不符的工厂迁出了。从大关路到登云路,现在的这一段莫干山路,分布着一些公共艺术品。有大大的只露出路面一半的剪刀,有工业废零件拼制而成的雕塑、时钟。旧工厂机器的废件与当前的文创思维得到组合,折射出这是一个拥有不断创造与革新之传统的区域。人们看到了一条历史与现实交相辉映的人文景观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