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7月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2:要 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打好“三张牌” 杭州综试区释放“引力波”
电影大师阿巴斯的杭州之恋
110家青年集体获市级“青年文明号”新命名
中共杭州市委机关刊物
市燃气集团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
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 无论是否产生后果都要受党纪处分
Sit down, please. 请坐。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阿巴斯与杭州,那是认知上有共识,行动上有共振。
电影大师阿巴斯的杭州之恋
本报评论员 徐迅雷
2016-07-06

浙江新闻名专栏

因为罹患癌症,伊朗著名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于7月4日不幸去世,享年76岁。阿巴斯曾先后4次来到中国,为他的下一部电影做准备,这部电影名叫《杭州之恋》,原定4月来中国开机,可是在3月查出癌症,不得不暂时搁置;到了5月,阿巴斯出院了,他期待能快速康复并继续推进这个项目。然而,踌躇满志、精力充沛、充满能量的他,最终还是不幸被死神捕获。

作为当今影坛大师,阿巴斯的作品中融合了记录和虚构两种风格,镜头始终在真实与虚幻间摇摆;他凭借探寻自杀主题的《樱桃的味道》,曾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年逾七旬的阿巴斯不断探索,除了《原样复制》与法国女演员朱丽叶·比诺什合作,还有《如沐爱河》在日本东京拍摄,起用了全日本演员的班底。法国电影大师让·吕克·戈达尔曾对他推崇备至,说过一句业内名言:“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阿巴斯本人就是个大帅哥,极富明星气质;他安静、优雅、谦虚、细心、口齿伶俐,极具绅士风度;他平素喜欢戴着有色眼镜,透过镜片,目光深邃而睿智。

阿巴斯原本是要把《杭州之恋》作为他的最后一部电影的。最初,阿巴斯是受央视之邀,来拍摄一部以杭州为背景、展示杭州文化风情的微电影;但随着来中国、来杭州次数的增多,他真的在这里找到了创作的灵感。为筹备《杭州之恋》,阿巴斯4次来华,剧本业已完成,电影讲述一个伊朗女学生在杭州的一段历程。业内人士说,“他的电影剧情很难去概述,还是非常内心化和诗意的。”中方制片人曾推荐汤唯和桂纶镁来担纲,阿巴斯则在北京接洽过陈道明、李立群等演员。戛纳电影节为迎来70周年庆典,也早早“预订”了《杭州之恋》。杭州是“人间天堂”,可是想不到,阿巴斯抛下摄影机,放弃了真实与虚幻,走向了真正的天堂。

阿巴斯与杭州,那是认知上有共识,行动上有共振。原因就在“杭州恰如一部历史人文的经典藏书,有着千年古都的独特韵味、东方文化的别样精彩”。在杭州勘景期间,阿巴斯的目光爱抚过西湖,扫描过市井里巷,他特别喜欢运河旁边的一条街,还有上天竺法喜寺,他说那些弯弯曲曲的回廊很适合拍电影。他一下子就彻底爱上了杭州美食,比如葱包桧、炒二冬、地衣、松鼠鳜鱼……这些与中国民俗文化有关的名菜,倒是菜名让同行的翻译感到“无从下口”。

不仅对特别的景致、特别的美食有着特别浓厚的兴趣,阿巴斯还特别关心关注特别的人。他第一次来杭州,住在杭州洲际大酒店,发现酒店的一个保洁员——一位来自农村的妇女,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故事,他立刻决定拍她的纪录片。这位保洁员心地淳朴善良,同时又有着矛盾,而她“天生就是一个演员”,不惧怕镜头,阿巴斯取消了原定要去拱墅区看“丝绸是怎么织出来”的行程,一路去跟拍这位保洁员回家……这种创作激情,是源自人对本心的发现。

《杭州之恋》,正是阿巴斯的杭州之恋。未能完成《杭州之恋》成了一个巨大的遗憾。过去,阿巴斯与杭州,是永远的顾客临时的家;今后,阿巴斯与天堂,是永远的顾客永远的家——杭州将记住《杭州之恋》的阿巴斯,愿阿巴斯在天堂安息!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阿巴斯与杭州,那是认知上有共识,行动上有共振。
电影大师阿巴斯的杭州之恋
本报评论员 徐迅雷
2016-07-06

浙江新闻名专栏

因为罹患癌症,伊朗著名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于7月4日不幸去世,享年76岁。阿巴斯曾先后4次来到中国,为他的下一部电影做准备,这部电影名叫《杭州之恋》,原定4月来中国开机,可是在3月查出癌症,不得不暂时搁置;到了5月,阿巴斯出院了,他期待能快速康复并继续推进这个项目。然而,踌躇满志、精力充沛、充满能量的他,最终还是不幸被死神捕获。

作为当今影坛大师,阿巴斯的作品中融合了记录和虚构两种风格,镜头始终在真实与虚幻间摇摆;他凭借探寻自杀主题的《樱桃的味道》,曾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年逾七旬的阿巴斯不断探索,除了《原样复制》与法国女演员朱丽叶·比诺什合作,还有《如沐爱河》在日本东京拍摄,起用了全日本演员的班底。法国电影大师让·吕克·戈达尔曾对他推崇备至,说过一句业内名言:“电影始于格里菲斯,止于阿巴斯。”阿巴斯本人就是个大帅哥,极富明星气质;他安静、优雅、谦虚、细心、口齿伶俐,极具绅士风度;他平素喜欢戴着有色眼镜,透过镜片,目光深邃而睿智。

阿巴斯原本是要把《杭州之恋》作为他的最后一部电影的。最初,阿巴斯是受央视之邀,来拍摄一部以杭州为背景、展示杭州文化风情的微电影;但随着来中国、来杭州次数的增多,他真的在这里找到了创作的灵感。为筹备《杭州之恋》,阿巴斯4次来华,剧本业已完成,电影讲述一个伊朗女学生在杭州的一段历程。业内人士说,“他的电影剧情很难去概述,还是非常内心化和诗意的。”中方制片人曾推荐汤唯和桂纶镁来担纲,阿巴斯则在北京接洽过陈道明、李立群等演员。戛纳电影节为迎来70周年庆典,也早早“预订”了《杭州之恋》。杭州是“人间天堂”,可是想不到,阿巴斯抛下摄影机,放弃了真实与虚幻,走向了真正的天堂。

阿巴斯与杭州,那是认知上有共识,行动上有共振。原因就在“杭州恰如一部历史人文的经典藏书,有着千年古都的独特韵味、东方文化的别样精彩”。在杭州勘景期间,阿巴斯的目光爱抚过西湖,扫描过市井里巷,他特别喜欢运河旁边的一条街,还有上天竺法喜寺,他说那些弯弯曲曲的回廊很适合拍电影。他一下子就彻底爱上了杭州美食,比如葱包桧、炒二冬、地衣、松鼠鳜鱼……这些与中国民俗文化有关的名菜,倒是菜名让同行的翻译感到“无从下口”。

不仅对特别的景致、特别的美食有着特别浓厚的兴趣,阿巴斯还特别关心关注特别的人。他第一次来杭州,住在杭州洲际大酒店,发现酒店的一个保洁员——一位来自农村的妇女,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故事,他立刻决定拍她的纪录片。这位保洁员心地淳朴善良,同时又有着矛盾,而她“天生就是一个演员”,不惧怕镜头,阿巴斯取消了原定要去拱墅区看“丝绸是怎么织出来”的行程,一路去跟拍这位保洁员回家……这种创作激情,是源自人对本心的发现。

《杭州之恋》,正是阿巴斯的杭州之恋。未能完成《杭州之恋》成了一个巨大的遗憾。过去,阿巴斯与杭州,是永远的顾客临时的家;今后,阿巴斯与天堂,是永远的顾客永远的家——杭州将记住《杭州之恋》的阿巴斯,愿阿巴斯在天堂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