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7月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5:文化新闻·融媒体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杭州,成了他未完成的 最后一部作品
指南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经典电影展映
浙江胜利剧院
周六,跟我们一起登山看古迹赏美景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患癌症辞世 享年76岁 他用镜头凝视人间
杭州,成了他未完成的 最后一部作品
2016-07-06

记者 张磊

昨天上午,噩耗传来,曾经凭《樱桃的滋味》赢得金棕榈奖的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7月4日因癌症逝世,享年76岁。

据报他今年3月被诊断出患有胃肠癌,曾多次接受手术,但不成功,上周前往法国巴黎治疗,延至昨晚逝世。他的遗体将运回伊朗安葬。

他是一位用电影治病的导演,却没能用在杭州拍的电影治好他的“病”,这一部未能拍成的《杭州之恋》成为一个永远的省略号,他只能把未能完成的“杭州故事”藏在心里。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就像不完美才是完美一样。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

(1940.6.22-2016.7.4)

1940年出生于德黑兰,是一位伊朗导演。18岁那年,阿巴斯获得一项美术奖而被德黑兰美术学院录取,学习绘画。由于不按学校规定修课而无法按时完成学业,拖了13年才毕业。与此同时,他却为交通警察部门作平面广告的设计,和拍摄影视广告短片。1969年,阿巴斯应邀为卡伦青少年教育学院创建电影系,这成为他艺术生涯的转折点。阿巴斯从此有机会利用系里的设备和条件拍电影,该系后来也成为伊朗电影复兴的基地。从那时一直到1992年,阿巴斯在那里拍摄了22部电影,包括纪录片和剧情片。1997年,阿巴斯凭借作品《樱桃的滋味》收获一座金棕榈奖杯。

2016年07月04日,阿巴斯因癌症在巴黎去世,享年76岁。他的遗体将运回伊朗安葬。

导演阿巴斯:不止是电影大师,也是伊朗电影复兴大师

前几周,导演阿巴斯刚刚过完自己76岁的生日,上一周,阿巴斯和683位电影人一起入选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获得了奥斯卡的投票资格。从3月被诊断出罹患胃肠癌后,在德黑兰和巴黎接受了一系列的手术,之后他选择回家治疗。

即便死亡是人生的归途,阿巴斯的辞世也让人觉得突然。导演泽维尔·多兰则引用了阿巴斯《樱桃的滋味》中的台词:“‘你想要放弃这一切吗?你想要放弃这樱桃的滋味吗?’永别了,基亚罗斯塔米。”

和很多成名人士一样,阿巴斯的入行也是源于一次意外,在18岁高考失败后到交通警察部门谋了份差使,有一次一位朋友借了他一双皮鞋,然后一起去见另一个朋友,然后意外地参加了补习,再次参加高考就被录取了。“我总共花了13年时间才完成学业,获得学位。上学期间,我还一直在交通警察部门从事道路管理工作。”阿巴斯在回忆文中这样说。

毕业后从平面设计入行,然后一步步拍广告片到电影片头设计,再到拍电影。阿巴斯电影里最大的特点就是“问答体”,在他的电影里,如《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生命在继续》里,角色总是在不断地提问,观众也是在不断地自问自答,让电影更像是一个“谜语”。

阿巴斯自称“一生中看过的影片不超过50部。也从来没有把一部影片看过两遍,这样我也就不受任何电影家的影响”,这大约是他电影风格独树一帜的理由。

到了上世纪90年代,阿巴斯拍出了名作《特写》,描述一个男人冒充电影制作人,之后遭到警察逮捕及审判的故事,由莫森·玛克玛尔巴夫主演。英国电影学院将《特写》 名列史上50大经典电影第42位,随后他的作品在欧洲展映。

1997年,《樱桃的滋味》入围戛纳电影节,影片延续了阿巴斯以小见大、大巧若拙的美学风格,讲述一个绝望的男人在自杀之前的心路历程,最终因品尝樱桃的滋味而重燃对生命的渴望,影片获得金棕榈大奖,标志他的电影生涯达到了顶峰。

阿巴斯的成功不只是他个人的成功,同时还推动了伊朗电影的进步,促使伊朗电影在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第二次复兴。伊朗在1995年出品影片62部,到2004年则达到83部。像《小鞋子》《白气球》这些为全球观众熟知的电影,在背后也有阿巴斯的扶持提携。

和蔼老头阿巴斯:他喜欢走在杭州街头拿着DV拍

其实,如果没有癌症的困扰,大概前几个月,不少杭州人都会看到这位喜欢拿着DV到处拍来拍去看素材的老先生,他就和所有的游客一样,来了杭州后,就被美景吸引,并把这种喜爱融入他最擅长的影像表达中去。

定下的名字也很好听,叫做《杭州之恋》。

这几年阿巴斯一直在全球各地拍电影,遗作《杭州之恋》原定今年4月开机,因为查出癌症,开机时间推迟到9月。据了解,影片剧本和选景已经全部完成,主创团队也已经准备就绪,戛纳电影节甚至早早对这部影片发出了参与70周年庆典的邀请,但最终这成为未完成的遗憾。

影片制片人王平听到阿巴斯去世的这个消息时觉得来的太突然了,在阿巴斯写给他的最后一封邮件中,老人表达了希望尽快推进项目的想法,“我已经出院了,很遗憾之前我们没有按计划推进我们的项目,但我一直在想你们,我的朋友,还有我们的项目。我希望能快速康复并继续推进我们的项目。”

在当年的媒体报道中,阿巴斯永远是个带着小DV走到哪拍到哪的可爱老头,应酬也是能推则推,高效率的工作让人印象深刻。白天在白堤上、法喜寺里,还有运河边,他和游客们一起拍拍拍,晚上在房间里做剪辑、记笔记,这些风景在他脑中已经变成了电影的原始脚本。当时为了搜集故事,还在酒店里拍了一位清洁工阿姨的一家,这段轶事还广为流传。

为了这个项目,阿巴斯好几次来杭州拍摄,越拍越有感情。题材也从原本受中方邀请拍摄的一部以杭州为背景的微电影,变成了一部完全“阿巴斯风格”的长片。阿巴斯曾在不同的场合介绍过关于《杭州之恋》的计划,可见他心中对这个故事的满意。

如今,杭州美丽依旧,但错失了一次在国际导演镜筒下展现别样风采的机会。制片方表示,整个故事的剧本已经完成,未来可能会找合适的导演来继续完成项目,但目前仍无定数。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患癌症辞世 享年76岁 他用镜头凝视人间
杭州,成了他未完成的 最后一部作品
2016-07-06

记者 张磊

昨天上午,噩耗传来,曾经凭《樱桃的滋味》赢得金棕榈奖的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7月4日因癌症逝世,享年76岁。

据报他今年3月被诊断出患有胃肠癌,曾多次接受手术,但不成功,上周前往法国巴黎治疗,延至昨晚逝世。他的遗体将运回伊朗安葬。

他是一位用电影治病的导演,却没能用在杭州拍的电影治好他的“病”,这一部未能拍成的《杭州之恋》成为一个永远的省略号,他只能把未能完成的“杭州故事”藏在心里。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就像不完美才是完美一样。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

(1940.6.22-2016.7.4)

1940年出生于德黑兰,是一位伊朗导演。18岁那年,阿巴斯获得一项美术奖而被德黑兰美术学院录取,学习绘画。由于不按学校规定修课而无法按时完成学业,拖了13年才毕业。与此同时,他却为交通警察部门作平面广告的设计,和拍摄影视广告短片。1969年,阿巴斯应邀为卡伦青少年教育学院创建电影系,这成为他艺术生涯的转折点。阿巴斯从此有机会利用系里的设备和条件拍电影,该系后来也成为伊朗电影复兴的基地。从那时一直到1992年,阿巴斯在那里拍摄了22部电影,包括纪录片和剧情片。1997年,阿巴斯凭借作品《樱桃的滋味》收获一座金棕榈奖杯。

2016年07月04日,阿巴斯因癌症在巴黎去世,享年76岁。他的遗体将运回伊朗安葬。

导演阿巴斯:不止是电影大师,也是伊朗电影复兴大师

前几周,导演阿巴斯刚刚过完自己76岁的生日,上一周,阿巴斯和683位电影人一起入选了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获得了奥斯卡的投票资格。从3月被诊断出罹患胃肠癌后,在德黑兰和巴黎接受了一系列的手术,之后他选择回家治疗。

即便死亡是人生的归途,阿巴斯的辞世也让人觉得突然。导演泽维尔·多兰则引用了阿巴斯《樱桃的滋味》中的台词:“‘你想要放弃这一切吗?你想要放弃这樱桃的滋味吗?’永别了,基亚罗斯塔米。”

和很多成名人士一样,阿巴斯的入行也是源于一次意外,在18岁高考失败后到交通警察部门谋了份差使,有一次一位朋友借了他一双皮鞋,然后一起去见另一个朋友,然后意外地参加了补习,再次参加高考就被录取了。“我总共花了13年时间才完成学业,获得学位。上学期间,我还一直在交通警察部门从事道路管理工作。”阿巴斯在回忆文中这样说。

毕业后从平面设计入行,然后一步步拍广告片到电影片头设计,再到拍电影。阿巴斯电影里最大的特点就是“问答体”,在他的电影里,如《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生命在继续》里,角色总是在不断地提问,观众也是在不断地自问自答,让电影更像是一个“谜语”。

阿巴斯自称“一生中看过的影片不超过50部。也从来没有把一部影片看过两遍,这样我也就不受任何电影家的影响”,这大约是他电影风格独树一帜的理由。

到了上世纪90年代,阿巴斯拍出了名作《特写》,描述一个男人冒充电影制作人,之后遭到警察逮捕及审判的故事,由莫森·玛克玛尔巴夫主演。英国电影学院将《特写》 名列史上50大经典电影第42位,随后他的作品在欧洲展映。

1997年,《樱桃的滋味》入围戛纳电影节,影片延续了阿巴斯以小见大、大巧若拙的美学风格,讲述一个绝望的男人在自杀之前的心路历程,最终因品尝樱桃的滋味而重燃对生命的渴望,影片获得金棕榈大奖,标志他的电影生涯达到了顶峰。

阿巴斯的成功不只是他个人的成功,同时还推动了伊朗电影的进步,促使伊朗电影在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第二次复兴。伊朗在1995年出品影片62部,到2004年则达到83部。像《小鞋子》《白气球》这些为全球观众熟知的电影,在背后也有阿巴斯的扶持提携。

和蔼老头阿巴斯:他喜欢走在杭州街头拿着DV拍

其实,如果没有癌症的困扰,大概前几个月,不少杭州人都会看到这位喜欢拿着DV到处拍来拍去看素材的老先生,他就和所有的游客一样,来了杭州后,就被美景吸引,并把这种喜爱融入他最擅长的影像表达中去。

定下的名字也很好听,叫做《杭州之恋》。

这几年阿巴斯一直在全球各地拍电影,遗作《杭州之恋》原定今年4月开机,因为查出癌症,开机时间推迟到9月。据了解,影片剧本和选景已经全部完成,主创团队也已经准备就绪,戛纳电影节甚至早早对这部影片发出了参与70周年庆典的邀请,但最终这成为未完成的遗憾。

影片制片人王平听到阿巴斯去世的这个消息时觉得来的太突然了,在阿巴斯写给他的最后一封邮件中,老人表达了希望尽快推进项目的想法,“我已经出院了,很遗憾之前我们没有按计划推进我们的项目,但我一直在想你们,我的朋友,还有我们的项目。我希望能快速康复并继续推进我们的项目。”

在当年的媒体报道中,阿巴斯永远是个带着小DV走到哪拍到哪的可爱老头,应酬也是能推则推,高效率的工作让人印象深刻。白天在白堤上、法喜寺里,还有运河边,他和游客们一起拍拍拍,晚上在房间里做剪辑、记笔记,这些风景在他脑中已经变成了电影的原始脚本。当时为了搜集故事,还在酒店里拍了一位清洁工阿姨的一家,这段轶事还广为流传。

为了这个项目,阿巴斯好几次来杭州拍摄,越拍越有感情。题材也从原本受中方邀请拍摄的一部以杭州为背景的微电影,变成了一部完全“阿巴斯风格”的长片。阿巴斯曾在不同的场合介绍过关于《杭州之恋》的计划,可见他心中对这个故事的满意。

如今,杭州美丽依旧,但错失了一次在国际导演镜筒下展现别样风采的机会。制片方表示,整个故事的剧本已经完成,未来可能会找合适的导演来继续完成项目,但目前仍无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