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7月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7:倾听·人生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最亲密的陌生人
有病的婚姻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口述:守望春天 整理:叶全新
最亲密的陌生人
2016-07-06

1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轻易离婚,可是人到中年我却有了两个前夫。

现代家庭很像一座医院,里面有各种病人,像大家都知道的抑郁症、躁郁症、同性恋等各种生理心理疾病。

第一次婚姻是我任性的结果,男方是工人,比我大十几岁,但是青春叛逆,家长越反对越要坚持。结果验证了妈妈的预言,两个人没法生活下去,几年后离婚,我带着两岁的女儿又回了娘家。

第二次离婚,我内心崩溃得一塌糊涂,只想找出答案:我的婚姻到底得了什么病?

第二段婚姻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看杭州日报中缝刊登的征婚启事,看中了一个人,也是婚后数年离异,一子判给女方,研究生学历,在杭州一家外企工作,老家在绍兴,比我大5岁。这些信息中最看中的是他学历高,我是中专,九十年代的研究生就是现在高大上的代名词了。我赶紧给他写信,那时还没有手机电脑,很快收到了回信。双方热情洋溢、文采斐然地通信了一段时间后,他开始用大哥大给我家打电话,有一天约我到大厦商场门口见面。

“我五分钟就能到,可是不认识你呀?”“你来,保证五分钟内门口只有我一个人。”

是有一个人,穿一套运动服,戴眼镜,个子很矮,长相很老,满脸皱纹。我想都没想就从这个人身边走了过去,怎么可能是他?跟想的完全不一样,比我大15岁也不止,并且穿着不正式,像小区出来散步的。他看着我走过去,也没搭话。这时有两个人过来跟他问路,哦,天哪,真是那个人,我认得那声音。

没想到命运送来的就是他。

我只得让自己的脚走回去。两个人都笑了,他还掏出身份证证明自己的年龄。我问他为什么离婚,他回答说,因为两地分居,她说我人不好。第一印象觉得这个人很坦率,真诚,两个人就开始交往。

我们算闪婚吧,认识不到半年时间。谈恋爱那几个月,永远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温暖的回忆。我庆幸自己,遇到了神一样发光的男人。

我对钱和外表都不是特别在意,真正在意精神上的沟通。他给我带来的冲击力是前所未有的,他的朝气与活力让我迷恋,他喜欢登山、音乐、书籍,现在还有一堆磁带,几千册书在楼上书房里。他的沟通能力有特色,陌生人在他面前很快就没有陌生感,特别会赞美女人,比如他会说,“漂亮只是外表,你是美丽!”

外貌的缺陷弱化了,感觉这么小的身体内蕴藏着这么多的能量,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几个月,除了兴奋、激动、冲击,还有从未有过的踏实。一切都太美好了,终于找到了此生的归宿。那是我真正的初恋,并且在阳光下,得到了父母的祝福。

他也喜欢我女儿。记得第一次见面他就说,我是先爱上你的字了,每次看你的信就想,写这么漂亮字的人一定长得也好看。我喜欢书法,他的字也很好看,文采更美,这是谈恋爱时他写的卡片,我一直珍藏了16年。

粉色的心形卡片两张,在心中央写一个“我”,一个“你”,下面各一段文字——我的目光是灵魂的触须,感知你所有的喜乐哀乐……你的爱如同珍珠,在人生的海滩上我找到了这颗珍珠,于是我成了天下最富有的人……

2

我对他的以往和人品连一个问号都没打过,只是想过可能生活习惯有所不同,不过这些也都是能包容磨合的。于是我们租了房,欢天喜地裸婚。他有很多书搬来,其中有一个木箱子,整理这个箱子时无意中翻到一些东西。

一些笔记本和信件。他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写过记过,以后放在哪里都会忘记。所以在一堆书山中,他完全不知道我会发现它们,也可能根本忘记了那些记录与证据。

为什么他会忘记这些重要的私人物品,并且把它们带进第二次婚姻?现在我才知道,这是一种选择性的遗忘。

当时犹豫,挣扎过,我要不要看他的东西?其中还有一摞叠得很整齐的信,信封上小女生的字迹,像一笔笔细小而致命的线索,让好奇瞬间变成猜忌。抽出薄薄的信纸那一刻,好像有一座山在手上,才看几行字,整个人开始发抖,发冷,从心里往外冷。

就是天翻地覆了,好像听到一个巨大的玻璃球发出碎裂的声音。又发现一本相册,每张照片都是一个不同的女人,有十几个。我像疯了一样继续翻找,信件、日记、人名、照片甚至日期全都对上了,每个情人在他的日记里都有详细记录,包括姓名、经过……

其实那天,婚姻的玻璃球已经在我心里粉碎了。除了后悔还是后悔,我出身干部家庭,清白与名声就跟性命一样要紧。不管他是有才还是有钱,人品不好我是决不会交往的。当时冷静清醒后,就想着三个字:怎么办?

一想起要再次面对离婚的世俗压力,面对父母的再次绝望,我宁肯自己去死。理智告诉我,只能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让外表继续光鲜,但我心里知道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女人总是靠希望活着,我希望他相信他能尊重我们的感情。但一切都在改变,谈恋爱的那个男人消失了,不是他的秘密改变了我的视觉,是对这个人真正的失望与落空。

谈恋爱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还是个赌徒,为他打麻将的事整整困扰了12年。结婚后天天晚上出去打麻将,半夜都不回家,开始说还管用回家早一点,后来一说就大怒,“你不要管我!你知道我压力有多大吗?放松一下还要逼我!”我也会针锋相对激化矛盾:“那你要结婚干什么?要这个家干什么?我嫁你是为了独守空房吗?”

他把工资卡的副卡交给我,平时我也不用的,有一次看看卡上只有几百块钱,问他花哪里去了?他说你不要管,我不会乱花。他的观点就是我过问就是管他,想控制他,越问越不说还叫我放心好了。一气之下我没忍住,把那本女人的相册甩在了他面前,“怎么放心?你能告诉我,她们是谁吗?”

他一脸无辜的样子,这是同学同事朋友的照片,能代表什么?他不知道我早已查到了相册里每个女人的信息,我把她们的名字,身份一个个报出来。他呆了一会,然后若无其事地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你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你注定要痛苦一辈子。”

面对真相,他的镇静,他的评价和预言,震惊的不是他而是我。此后他再也不理会这件事,但他曾经形容从那以后,头上时刻都像悬着一把剑。

这就是打开潘多拉盒子的后果吧,其实我是嫁给了一只潘多拉盒子,即使没有发现那只木箱子里不可告人的东西,他也已经从神一样的男人变成了恶魔、双面人、矛盾体。我在他眼里这一秒是天使,下一秒就成了魔鬼,他随时都会暴跳如雷,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甜言蜜语变成了谎言欺骗,家里的事从不过问,孩子成长不关心不参与,就像一个隐身人,除了每月交固定的生活费,我们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为打麻将撒谎说加班,出差啊,我也讽刺他是不是跟×××加班。到这时两个人之间撑着的东西早已轰然倒塌,双方本性流露,婚姻成了一件被虫子蛀得千疮百孔的外衣。

3

我一直想这样的男人有与没有区别在哪里?区别就是表面上的家还是完整的,至少儿子学费有保障,那么离婚对我没有意义,这个家还是要尽力维护、修复。为了调整婚姻状态,我去学了家庭婚姻指导师,找自己的问题,修正自己的言行。比如认可他的能力,比如尝试把孩子留给他管,可是等我回家时只剩下孩子一个人,我都尽力包容避免矛盾。他出去打麻将我再也不打电话,孩子我自己管,东西坏了自己修……结果呢,婚姻还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

最后一根稻草本来是可以救命的,那就是婚姻的底线——道德。

4年前他突然不玩麻将了,每天晚上都在家,但是吃完晚饭就睡觉。等我11点做完家务准备睡觉时,他起床到楼上书房,说是晚上工作脑子清醒。有天早上我上楼晒衣服,看见电脑开着,人在床上睡着了,电脑桌面上有一个文件“个人资料包”,我想想还是把它拷了下来。

这个资料包是会杀人的,里面都是他几年来与周边各地十几个女网友,网上网下的战绩……感觉自己第二次被杀了。那一个月中暴瘦20斤,没有食欲,整天就像着了魔似的放映各种画面。内容太多,休息时间根本看不完,每天伤口上又加新伤,我都能感觉心已经是血淋淋的。整个人就想发疯,就是想不通,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

战争爆发。没想到我还是输家,他竟然连保证不再与这些女人来往的承诺都不肯写,还是我行我素。并且说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是不要骚扰她们,她们都是好女人……

彻底死心。我可以等待一个幼稚的男人成熟,可以宽容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贪玩,但我不能容忍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男人践踏婚姻。

只剩下离婚一条路了,至少还有尊严。

我是教师,一直喜欢心理学,从婚姻噩梦中慢慢脱离出来后,痛定思痛,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就是把对方当成正常人对待,所以自己越来越痛苦。为什么他一直游离在家庭之外?为什么外人都说他好,却长期给家人带来痛苦与折磨?为什么他经常行为怪异,反复无常,并且越行越远?这一切是否说明对方并不是个正常人?他是不是病人呢?

这个思路帮我找到了一个精神疾病名称,“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前夫的许多行为都符合这个病的诊断标准。有一本书《最亲密的陌生人》,就是讲述患有这种病的病人及亲属之间所发生的事,所承受的痛苦,内容和症状跟他非常相似。比如:用淫乱来减轻内心的压力、没有羞耻感、不能体会他人的感受、害怕被抛弃而先发制人攻击伤害对方、喜怒无常、希望从他人这里获得认同、用帮助别人等积极的形象来掩盖另一个卑鄙的自己等等。

这本书真是相见恨晚,许多事情都有了答案,终于找到了婚姻病症,相处16年的丈夫原来是一个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我是跟一个病人在斗智斗勇,而且毫无意义。“当亲属认为不可思议的指责时,他们却感觉理所当然。不能用你自己的怒气去回应患者的怒气。以怒制怒只会加剧敌意,以牙还牙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

我和前夫就生活在这样糟糕透顶的循环模式中,我回忆起很多事情,有一次他妈妈做饭前,我听到他说炒这种日本南瓜不用削皮的。吃饭时他妈端来了南瓜,他忽然大怒,指责他妈妈为什么不削皮,并矢口否认:“我什么时候说过日本南瓜不用削皮?”

4

为了他想要自己的孩子,我做了高龄产妇,九死一生地生下儿子,当天婴儿还在监护室里,他就丢下我一个人,说要帮一个朋友谈项目。我爬下来站在床边拉尿无法再回到床上,只能站着等人来,直到医生发现大惊,说你老公简直不是人。

有一次给几个月的儿子洗澡,我伸手去拿水龙头上的毛巾,忽然水龙头断裂掉下来,水在喷,他却冲进来骂人,说是我坐在龙头上面才会压断掉。他妈从来都帮儿子说话,那次也傻了,可是我们俩怎么说他都不信,一直发飙。

有一年去台湾旅游,同行的还有我同事。早上都想吃台湾美食,可是儿子饿了,正好路边有家便利店,我就进去买了一个汉堡。这时他在小巷里找早餐店出来,看见儿子在吃汉堡,马上跳脚骂我有病,大吼“来台湾是吃汉堡的吗?”我很尴尬,想着只要有好吃的,你骂就骂吧。结果他把我们带到巷子里一辆三轮车边上,分给每人一个汉堡!大家都傻眼了,同事说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他把家人永远排在外人后面,有同学来杭州他全程陪同,老师去上海他开车接送,老师的孙子生病他送医院。有一年儿子晚上突然发高烧,他当时在陪同学朋友一家游西湖,其实都不认识。我赶紧打电话叫他回家送儿子去医院,猜他怎么说:怎么这时候发烧?我客人还没走,你打车送。

有个星期六上午,我要带儿子去上钢琴课,让他送不肯,说别人找他有事。天又下雨,出租车也打不到,只好走到老师家,孩子棉袄都湿透了。后来儿子每周去一次上海学琴,我们都是坐火车赶地铁,经常飞奔在路上,做爸爸的也从来没有开车送过一次。还有更过分的,儿子晋级杭州全国少儿声乐大赛,我制作了一个大屏风做背景,怎么求他都不肯到台上扶着为孩子鼓劲加油。星期天一大早,我们自己拖着布景出门,他就在家里睡大觉……

所有这一切怪异的行为,都符合边缘型人的特点。他们对亲人冷漠,是因为得不到赞扬和崇拜,又害怕被抛弃,就会采取极端方式首先逃离,如自残、语言攻击、性乱交等;他们否认问题,是为了获得控制权,控制是为了逃避内心的恐惧与黑暗;如果边缘型人刚毁掉了一段感情,他们会不停地开始一段新感情;如果因为自己的不当行为而失业,他们会指责老板然后不停跳槽。这些都是我前夫曾经做过的事。

作为边缘型人的配偶,生气、哭泣、指出对方的错误、讲道理、推断、乞求、辩解等方法常常都适得其反,他们会更加发怒——你才是那样的人。然后造成亲属无穷无尽的自责……

哦,这简直就是我的亲身经历,一模一样地感受。

5

离婚是一种保护自己和子女的选择,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不同于任何一种疾病,患者不仅确诊难,承认这个病更难。

我是在离婚之后才知道这种病人的存在,一方面在精神上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方面又非常难过。那么多年我不知道丈夫是病人,他需要的不是针锋相对,而是帮助;他需要的不是制造危机,而是专业的爱护与正确的相处之道。作为妻子,如果早知道这种病症,我肯定不会和他离婚,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行为绝不是冲着你来的。”我会理解并且学习如何帮助对方和自己。

首先请记住三要三不要:不是我造成的,不是我能控制的,不是我能治愈的;要停止找他们的麻烦,要避免成为他们的主人,要过自己的生活。

我也咨询过医院专家,他们的建议和一些专业书籍都指出,离婚是一种保护自己和子女的选择。这是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不同于任何一种疾病,患者不仅确诊难,承认这个病更难。你想,一个人如果不承认自己是病人,谁能治好他?

有一天前夫回来拿东西,我说有本书很适合你看,就把《亲密的陌生人》这本书递给他。他说:“谢谢,书就不拿了,我会到网上去看的。”我感觉他其实是清楚自己的病的,只是不愿面对和承认,更不会去治疗。

现在我们俩不是亲人关系,我成了他眼中可以获得认可的外人,他就对我很好。而他现在身边的女人则代替了我的位置,忍受煎熬,那些女人还跟我联系,怀疑我和他会不会旧情复燃。

不知多少家庭都有这种潜在的患者,而他们的亲人还在经历着我曾经的磨难,希望我的叙述能让他们用科学的态度去解救生活。

我讲出自己的故事,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也许你正是过去的我(即使你是男人,也有更多的女性边缘型人),也许你正处于无助的痛苦中,也许漫长的婚姻中你也像我一样,只剩下当初电话相约的那一句——我不认识你。

那么,开始认识对方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口述:守望春天 整理:叶全新
最亲密的陌生人
2016-07-06

1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轻易离婚,可是人到中年我却有了两个前夫。

现代家庭很像一座医院,里面有各种病人,像大家都知道的抑郁症、躁郁症、同性恋等各种生理心理疾病。

第一次婚姻是我任性的结果,男方是工人,比我大十几岁,但是青春叛逆,家长越反对越要坚持。结果验证了妈妈的预言,两个人没法生活下去,几年后离婚,我带着两岁的女儿又回了娘家。

第二次离婚,我内心崩溃得一塌糊涂,只想找出答案:我的婚姻到底得了什么病?

第二段婚姻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看杭州日报中缝刊登的征婚启事,看中了一个人,也是婚后数年离异,一子判给女方,研究生学历,在杭州一家外企工作,老家在绍兴,比我大5岁。这些信息中最看中的是他学历高,我是中专,九十年代的研究生就是现在高大上的代名词了。我赶紧给他写信,那时还没有手机电脑,很快收到了回信。双方热情洋溢、文采斐然地通信了一段时间后,他开始用大哥大给我家打电话,有一天约我到大厦商场门口见面。

“我五分钟就能到,可是不认识你呀?”“你来,保证五分钟内门口只有我一个人。”

是有一个人,穿一套运动服,戴眼镜,个子很矮,长相很老,满脸皱纹。我想都没想就从这个人身边走了过去,怎么可能是他?跟想的完全不一样,比我大15岁也不止,并且穿着不正式,像小区出来散步的。他看着我走过去,也没搭话。这时有两个人过来跟他问路,哦,天哪,真是那个人,我认得那声音。

没想到命运送来的就是他。

我只得让自己的脚走回去。两个人都笑了,他还掏出身份证证明自己的年龄。我问他为什么离婚,他回答说,因为两地分居,她说我人不好。第一印象觉得这个人很坦率,真诚,两个人就开始交往。

我们算闪婚吧,认识不到半年时间。谈恋爱那几个月,永远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温暖的回忆。我庆幸自己,遇到了神一样发光的男人。

我对钱和外表都不是特别在意,真正在意精神上的沟通。他给我带来的冲击力是前所未有的,他的朝气与活力让我迷恋,他喜欢登山、音乐、书籍,现在还有一堆磁带,几千册书在楼上书房里。他的沟通能力有特色,陌生人在他面前很快就没有陌生感,特别会赞美女人,比如他会说,“漂亮只是外表,你是美丽!”

外貌的缺陷弱化了,感觉这么小的身体内蕴藏着这么多的能量,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几个月,除了兴奋、激动、冲击,还有从未有过的踏实。一切都太美好了,终于找到了此生的归宿。那是我真正的初恋,并且在阳光下,得到了父母的祝福。

他也喜欢我女儿。记得第一次见面他就说,我是先爱上你的字了,每次看你的信就想,写这么漂亮字的人一定长得也好看。我喜欢书法,他的字也很好看,文采更美,这是谈恋爱时他写的卡片,我一直珍藏了16年。

粉色的心形卡片两张,在心中央写一个“我”,一个“你”,下面各一段文字——我的目光是灵魂的触须,感知你所有的喜乐哀乐……你的爱如同珍珠,在人生的海滩上我找到了这颗珍珠,于是我成了天下最富有的人……

2

我对他的以往和人品连一个问号都没打过,只是想过可能生活习惯有所不同,不过这些也都是能包容磨合的。于是我们租了房,欢天喜地裸婚。他有很多书搬来,其中有一个木箱子,整理这个箱子时无意中翻到一些东西。

一些笔记本和信件。他有写日记的习惯,但是写过记过,以后放在哪里都会忘记。所以在一堆书山中,他完全不知道我会发现它们,也可能根本忘记了那些记录与证据。

为什么他会忘记这些重要的私人物品,并且把它们带进第二次婚姻?现在我才知道,这是一种选择性的遗忘。

当时犹豫,挣扎过,我要不要看他的东西?其中还有一摞叠得很整齐的信,信封上小女生的字迹,像一笔笔细小而致命的线索,让好奇瞬间变成猜忌。抽出薄薄的信纸那一刻,好像有一座山在手上,才看几行字,整个人开始发抖,发冷,从心里往外冷。

就是天翻地覆了,好像听到一个巨大的玻璃球发出碎裂的声音。又发现一本相册,每张照片都是一个不同的女人,有十几个。我像疯了一样继续翻找,信件、日记、人名、照片甚至日期全都对上了,每个情人在他的日记里都有详细记录,包括姓名、经过……

其实那天,婚姻的玻璃球已经在我心里粉碎了。除了后悔还是后悔,我出身干部家庭,清白与名声就跟性命一样要紧。不管他是有才还是有钱,人品不好我是决不会交往的。当时冷静清醒后,就想着三个字:怎么办?

一想起要再次面对离婚的世俗压力,面对父母的再次绝望,我宁肯自己去死。理智告诉我,只能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让外表继续光鲜,但我心里知道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女人总是靠希望活着,我希望他相信他能尊重我们的感情。但一切都在改变,谈恋爱的那个男人消失了,不是他的秘密改变了我的视觉,是对这个人真正的失望与落空。

谈恋爱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还是个赌徒,为他打麻将的事整整困扰了12年。结婚后天天晚上出去打麻将,半夜都不回家,开始说还管用回家早一点,后来一说就大怒,“你不要管我!你知道我压力有多大吗?放松一下还要逼我!”我也会针锋相对激化矛盾:“那你要结婚干什么?要这个家干什么?我嫁你是为了独守空房吗?”

他把工资卡的副卡交给我,平时我也不用的,有一次看看卡上只有几百块钱,问他花哪里去了?他说你不要管,我不会乱花。他的观点就是我过问就是管他,想控制他,越问越不说还叫我放心好了。一气之下我没忍住,把那本女人的相册甩在了他面前,“怎么放心?你能告诉我,她们是谁吗?”

他一脸无辜的样子,这是同学同事朋友的照片,能代表什么?他不知道我早已查到了相册里每个女人的信息,我把她们的名字,身份一个个报出来。他呆了一会,然后若无其事地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你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你注定要痛苦一辈子。”

面对真相,他的镇静,他的评价和预言,震惊的不是他而是我。此后他再也不理会这件事,但他曾经形容从那以后,头上时刻都像悬着一把剑。

这就是打开潘多拉盒子的后果吧,其实我是嫁给了一只潘多拉盒子,即使没有发现那只木箱子里不可告人的东西,他也已经从神一样的男人变成了恶魔、双面人、矛盾体。我在他眼里这一秒是天使,下一秒就成了魔鬼,他随时都会暴跳如雷,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甜言蜜语变成了谎言欺骗,家里的事从不过问,孩子成长不关心不参与,就像一个隐身人,除了每月交固定的生活费,我们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为打麻将撒谎说加班,出差啊,我也讽刺他是不是跟×××加班。到这时两个人之间撑着的东西早已轰然倒塌,双方本性流露,婚姻成了一件被虫子蛀得千疮百孔的外衣。

3

我一直想这样的男人有与没有区别在哪里?区别就是表面上的家还是完整的,至少儿子学费有保障,那么离婚对我没有意义,这个家还是要尽力维护、修复。为了调整婚姻状态,我去学了家庭婚姻指导师,找自己的问题,修正自己的言行。比如认可他的能力,比如尝试把孩子留给他管,可是等我回家时只剩下孩子一个人,我都尽力包容避免矛盾。他出去打麻将我再也不打电话,孩子我自己管,东西坏了自己修……结果呢,婚姻还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

最后一根稻草本来是可以救命的,那就是婚姻的底线——道德。

4年前他突然不玩麻将了,每天晚上都在家,但是吃完晚饭就睡觉。等我11点做完家务准备睡觉时,他起床到楼上书房,说是晚上工作脑子清醒。有天早上我上楼晒衣服,看见电脑开着,人在床上睡着了,电脑桌面上有一个文件“个人资料包”,我想想还是把它拷了下来。

这个资料包是会杀人的,里面都是他几年来与周边各地十几个女网友,网上网下的战绩……感觉自己第二次被杀了。那一个月中暴瘦20斤,没有食欲,整天就像着了魔似的放映各种画面。内容太多,休息时间根本看不完,每天伤口上又加新伤,我都能感觉心已经是血淋淋的。整个人就想发疯,就是想不通,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

战争爆发。没想到我还是输家,他竟然连保证不再与这些女人来往的承诺都不肯写,还是我行我素。并且说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是不要骚扰她们,她们都是好女人……

彻底死心。我可以等待一个幼稚的男人成熟,可以宽容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贪玩,但我不能容忍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男人践踏婚姻。

只剩下离婚一条路了,至少还有尊严。

我是教师,一直喜欢心理学,从婚姻噩梦中慢慢脱离出来后,痛定思痛,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就是把对方当成正常人对待,所以自己越来越痛苦。为什么他一直游离在家庭之外?为什么外人都说他好,却长期给家人带来痛苦与折磨?为什么他经常行为怪异,反复无常,并且越行越远?这一切是否说明对方并不是个正常人?他是不是病人呢?

这个思路帮我找到了一个精神疾病名称,“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前夫的许多行为都符合这个病的诊断标准。有一本书《最亲密的陌生人》,就是讲述患有这种病的病人及亲属之间所发生的事,所承受的痛苦,内容和症状跟他非常相似。比如:用淫乱来减轻内心的压力、没有羞耻感、不能体会他人的感受、害怕被抛弃而先发制人攻击伤害对方、喜怒无常、希望从他人这里获得认同、用帮助别人等积极的形象来掩盖另一个卑鄙的自己等等。

这本书真是相见恨晚,许多事情都有了答案,终于找到了婚姻病症,相处16年的丈夫原来是一个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我是跟一个病人在斗智斗勇,而且毫无意义。“当亲属认为不可思议的指责时,他们却感觉理所当然。不能用你自己的怒气去回应患者的怒气。以怒制怒只会加剧敌意,以牙还牙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

我和前夫就生活在这样糟糕透顶的循环模式中,我回忆起很多事情,有一次他妈妈做饭前,我听到他说炒这种日本南瓜不用削皮的。吃饭时他妈端来了南瓜,他忽然大怒,指责他妈妈为什么不削皮,并矢口否认:“我什么时候说过日本南瓜不用削皮?”

4

为了他想要自己的孩子,我做了高龄产妇,九死一生地生下儿子,当天婴儿还在监护室里,他就丢下我一个人,说要帮一个朋友谈项目。我爬下来站在床边拉尿无法再回到床上,只能站着等人来,直到医生发现大惊,说你老公简直不是人。

有一次给几个月的儿子洗澡,我伸手去拿水龙头上的毛巾,忽然水龙头断裂掉下来,水在喷,他却冲进来骂人,说是我坐在龙头上面才会压断掉。他妈从来都帮儿子说话,那次也傻了,可是我们俩怎么说他都不信,一直发飙。

有一年去台湾旅游,同行的还有我同事。早上都想吃台湾美食,可是儿子饿了,正好路边有家便利店,我就进去买了一个汉堡。这时他在小巷里找早餐店出来,看见儿子在吃汉堡,马上跳脚骂我有病,大吼“来台湾是吃汉堡的吗?”我很尴尬,想着只要有好吃的,你骂就骂吧。结果他把我们带到巷子里一辆三轮车边上,分给每人一个汉堡!大家都傻眼了,同事说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

他把家人永远排在外人后面,有同学来杭州他全程陪同,老师去上海他开车接送,老师的孙子生病他送医院。有一年儿子晚上突然发高烧,他当时在陪同学朋友一家游西湖,其实都不认识。我赶紧打电话叫他回家送儿子去医院,猜他怎么说:怎么这时候发烧?我客人还没走,你打车送。

有个星期六上午,我要带儿子去上钢琴课,让他送不肯,说别人找他有事。天又下雨,出租车也打不到,只好走到老师家,孩子棉袄都湿透了。后来儿子每周去一次上海学琴,我们都是坐火车赶地铁,经常飞奔在路上,做爸爸的也从来没有开车送过一次。还有更过分的,儿子晋级杭州全国少儿声乐大赛,我制作了一个大屏风做背景,怎么求他都不肯到台上扶着为孩子鼓劲加油。星期天一大早,我们自己拖着布景出门,他就在家里睡大觉……

所有这一切怪异的行为,都符合边缘型人的特点。他们对亲人冷漠,是因为得不到赞扬和崇拜,又害怕被抛弃,就会采取极端方式首先逃离,如自残、语言攻击、性乱交等;他们否认问题,是为了获得控制权,控制是为了逃避内心的恐惧与黑暗;如果边缘型人刚毁掉了一段感情,他们会不停地开始一段新感情;如果因为自己的不当行为而失业,他们会指责老板然后不停跳槽。这些都是我前夫曾经做过的事。

作为边缘型人的配偶,生气、哭泣、指出对方的错误、讲道理、推断、乞求、辩解等方法常常都适得其反,他们会更加发怒——你才是那样的人。然后造成亲属无穷无尽的自责……

哦,这简直就是我的亲身经历,一模一样地感受。

5

离婚是一种保护自己和子女的选择,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不同于任何一种疾病,患者不仅确诊难,承认这个病更难。

我是在离婚之后才知道这种病人的存在,一方面在精神上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方面又非常难过。那么多年我不知道丈夫是病人,他需要的不是针锋相对,而是帮助;他需要的不是制造危机,而是专业的爱护与正确的相处之道。作为妻子,如果早知道这种病症,我肯定不会和他离婚,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行为绝不是冲着你来的。”我会理解并且学习如何帮助对方和自己。

首先请记住三要三不要:不是我造成的,不是我能控制的,不是我能治愈的;要停止找他们的麻烦,要避免成为他们的主人,要过自己的生活。

我也咨询过医院专家,他们的建议和一些专业书籍都指出,离婚是一种保护自己和子女的选择。这是因为边缘型人格障碍不同于任何一种疾病,患者不仅确诊难,承认这个病更难。你想,一个人如果不承认自己是病人,谁能治好他?

有一天前夫回来拿东西,我说有本书很适合你看,就把《亲密的陌生人》这本书递给他。他说:“谢谢,书就不拿了,我会到网上去看的。”我感觉他其实是清楚自己的病的,只是不愿面对和承认,更不会去治疗。

现在我们俩不是亲人关系,我成了他眼中可以获得认可的外人,他就对我很好。而他现在身边的女人则代替了我的位置,忍受煎熬,那些女人还跟我联系,怀疑我和他会不会旧情复燃。

不知多少家庭都有这种潜在的患者,而他们的亲人还在经历着我曾经的磨难,希望我的叙述能让他们用科学的态度去解救生活。

我讲出自己的故事,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也许你正是过去的我(即使你是男人,也有更多的女性边缘型人),也许你正处于无助的痛苦中,也许漫长的婚姻中你也像我一样,只剩下当初电话相约的那一句——我不认识你。

那么,开始认识对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