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4月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8:经济·消费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海博学习社”开学
民宿规模化:方向还是幻象?
系列报道
杭绣大师金家虹请你“玩玩”刺绣
魅力惠奢品闪购频道入驻天猫
肯德基推个性订制版早餐袋
扫一扫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民宿规模化:方向还是幻象?
2016-04-01

记者 齐航

吕晨担任杭州“桂居游多多”客栈店长已经一年多了。他所在的这家民宿原本是自有品牌,不过后来改换了招牌,成为“游多多”品牌旗下的加盟民宿之一。

在民宿这个以小众、独特、精致著称的非标准化住宿领域,单门独户仍然是主流。不过随着民宿投资的快速升温,这一领域已然激发了大公司、大资本的兴趣,进而转化为实质性的投资布局。民宿的规模化、品牌化、连锁化运营,似乎成为新趋向。

然而民宿的个性化、人格化特质,与品牌规模复制所要求的标准化,却存在着内在的紧张关系。到底是拒是迎,民宿经营者们莫衷一是,理解并不统一。民宿规模化之后,是否会离本源渐行渐远,也让一些民宿经营者不无忧虑。

民宿规模化,到底是方向还是幻象?

资本推动的扩张

吕晨所在的“桂居游多多”客栈位于虎跑路和满觉陇路交叉口。它所在的四眼井区域是杭州民宿扎堆聚集之地。

“2014年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用自有品牌经营,但说实话入住率不高,大概30%—40%,经营压力很大。”吕晨告诉记者。不过在2014年末,一种新的可能性展现在眼前——加盟。彼时,上海的游多多科技有限公司从OTA转型,筹划推出游多多客栈品牌,以此切入线下。他们寻找热门旅游城市的民宿主人,邀请成为旗下加盟商,统一使用游多多品牌,然后每年支付一定品牌加盟费。

截至2015年12月,全国各地已有近100家客栈民宿加盟游多多品牌。在杭州,游多多品牌的民宿也已开出3家。据吕晨介绍,他们在与游多多的合作中,对方主要负责远程协同信息平台的搭建、品牌整体的宣传推广,基本不干涉民宿装修、人员聘用等细节。“对于我们线下的民宿经营者来说,单独做品牌推广的话精力有限、资源不足,选择加盟之后,可以专注做好民宿的服务和体验。”

在这种加盟模式下,品牌方事实上采用一种轻资产方式实现了规模扩张。如今在民宿业内,规模化已然成为一股风潮。除游多多外,2013年3月,浙江国大雷迪森旅业集团推出了微型酒店品牌眷舍;如家今年3月正式启动民宿项目,以免费加盟形式将民宿业主纳入旗下品牌“云上四季民宿”。

自下而上的生长

传统酒店普遍业绩增长乏力的背景下,民宿已然成为大公司、大资本眼中的新蓝海。民宿规模化扩张浪潮之下,那些单门独户的民宿主人们何去何从?

从记者采访所获得的反馈来看,在根基稳固的前提下,他们大多对品牌化、规模化扩张并不抗拒,不过更倾向于做大自有品牌,而非成为加盟商。

民宿品牌“大乐之野”非常具有代表性。2014年,吉晓祥与大学同窗杨默涵在莫干山联手创立“大乐之野”品牌,最初只有一栋农宅。由于经营得当,又陆续吸引了多位朋友加入充当合伙人。于是在2015年,“大乐之野”迎来井喷,又在原来那栋房子附近连开5家,事实上已呈现出往品牌化、规模化方向发展的态势。新增的5栋农宅中,有些是朋友自己建造,有些委托代建,最后统一由吉晓祥的团队运营管理。

“楼一旦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餐饮这块必须集中供应,包括我们的咖啡馆也是这样。因为来自各地的员工很多,我们还特地搞了一个员工房,每天晚上,一群小年轻一起打牌看电影聊天。”吉晓祥说。这样适度的规模经营,也摊薄了集中供应的单位成本。对于未来,吉晓祥坦言品牌输出、规模扩张是一条必须走的路。这样员工可以在不同地点转换,有利于减小职业倦怠感,增强团队稳定性。

民宿规模化的悖论

规模化扩张浪潮之下,依然有人不希望被裹挟着前进。

在青芝坞“蓝莲花开”民宿主人“段王爷”看来,民宿这个业态本身就不适合大规模的品牌输出和扩张。因为民宿天然需要差异性和个性化,而品牌本身就是特定风格、价位、标准的集中化展现,只有规范化、标准化,品牌形象才更可控。而一旦采用统一品牌规模化扩张,民宿的区位、价位、风格、服务不同,无助于形成统一的品牌形象;若是对设计、管理、服务把控过细过严,又难免走向民宿的反面。

为了做出特色同时又避免品牌认知混乱,“段王爷”在莫干山新开的一家民宿就没有承袭“蓝莲花开”的品牌,而是另取了一个名字“从前慢”。他也不希望大规模扩张,担心数量过多后民宿主人无法兼顾,从而切断了民宿主人与住客有温度的联系。

“民宿其实更适合那些真正有兴趣、有情怀的人去做,不一定需要多大资本量的投入。现在国内民宿市场有很多商业资本涌入,而且希望把资本回报周期缩短,这容易让民宿蒙上过浓的商业色彩。”杭州八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骞说。他管理运营的“乡途网”是一个为农家乐、乡村民宿导流的平台。

“段王爷”则对他五年前去台湾旅游住过的一家民宿难以忘怀。民宿主人每天在家门口放电影,五年后他的一位友人去台湾旅游,入住同一家民宿,仍然是那个民宿主人,仍然每天在家门口放电影。“能像这样投入耐心和热情,几年如一日地把一家民宿经营好,不也很好吗?”

结语

民宿一业深似海,冰火交织使人愁。本周以来,“民宿业:暖春还是寒冬”系列报道连发四篇,聚焦民宿业者,描摹行业生态,洞察未来趋势。在这曲“冰与火之歌”中,多元化、互联网化、规模化是其中跃动的音符。专注与多元,线上与线下,守成与扩张,能否处理好这几组辩证关系,或将成为左右民宿业未来发展的核心和关键。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民宿规模化:方向还是幻象?
2016-04-01

记者 齐航

吕晨担任杭州“桂居游多多”客栈店长已经一年多了。他所在的这家民宿原本是自有品牌,不过后来改换了招牌,成为“游多多”品牌旗下的加盟民宿之一。

在民宿这个以小众、独特、精致著称的非标准化住宿领域,单门独户仍然是主流。不过随着民宿投资的快速升温,这一领域已然激发了大公司、大资本的兴趣,进而转化为实质性的投资布局。民宿的规模化、品牌化、连锁化运营,似乎成为新趋向。

然而民宿的个性化、人格化特质,与品牌规模复制所要求的标准化,却存在着内在的紧张关系。到底是拒是迎,民宿经营者们莫衷一是,理解并不统一。民宿规模化之后,是否会离本源渐行渐远,也让一些民宿经营者不无忧虑。

民宿规模化,到底是方向还是幻象?

资本推动的扩张

吕晨所在的“桂居游多多”客栈位于虎跑路和满觉陇路交叉口。它所在的四眼井区域是杭州民宿扎堆聚集之地。

“2014年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用自有品牌经营,但说实话入住率不高,大概30%—40%,经营压力很大。”吕晨告诉记者。不过在2014年末,一种新的可能性展现在眼前——加盟。彼时,上海的游多多科技有限公司从OTA转型,筹划推出游多多客栈品牌,以此切入线下。他们寻找热门旅游城市的民宿主人,邀请成为旗下加盟商,统一使用游多多品牌,然后每年支付一定品牌加盟费。

截至2015年12月,全国各地已有近100家客栈民宿加盟游多多品牌。在杭州,游多多品牌的民宿也已开出3家。据吕晨介绍,他们在与游多多的合作中,对方主要负责远程协同信息平台的搭建、品牌整体的宣传推广,基本不干涉民宿装修、人员聘用等细节。“对于我们线下的民宿经营者来说,单独做品牌推广的话精力有限、资源不足,选择加盟之后,可以专注做好民宿的服务和体验。”

在这种加盟模式下,品牌方事实上采用一种轻资产方式实现了规模扩张。如今在民宿业内,规模化已然成为一股风潮。除游多多外,2013年3月,浙江国大雷迪森旅业集团推出了微型酒店品牌眷舍;如家今年3月正式启动民宿项目,以免费加盟形式将民宿业主纳入旗下品牌“云上四季民宿”。

自下而上的生长

传统酒店普遍业绩增长乏力的背景下,民宿已然成为大公司、大资本眼中的新蓝海。民宿规模化扩张浪潮之下,那些单门独户的民宿主人们何去何从?

从记者采访所获得的反馈来看,在根基稳固的前提下,他们大多对品牌化、规模化扩张并不抗拒,不过更倾向于做大自有品牌,而非成为加盟商。

民宿品牌“大乐之野”非常具有代表性。2014年,吉晓祥与大学同窗杨默涵在莫干山联手创立“大乐之野”品牌,最初只有一栋农宅。由于经营得当,又陆续吸引了多位朋友加入充当合伙人。于是在2015年,“大乐之野”迎来井喷,又在原来那栋房子附近连开5家,事实上已呈现出往品牌化、规模化方向发展的态势。新增的5栋农宅中,有些是朋友自己建造,有些委托代建,最后统一由吉晓祥的团队运营管理。

“楼一旦多了之后,你就会发现,餐饮这块必须集中供应,包括我们的咖啡馆也是这样。因为来自各地的员工很多,我们还特地搞了一个员工房,每天晚上,一群小年轻一起打牌看电影聊天。”吉晓祥说。这样适度的规模经营,也摊薄了集中供应的单位成本。对于未来,吉晓祥坦言品牌输出、规模扩张是一条必须走的路。这样员工可以在不同地点转换,有利于减小职业倦怠感,增强团队稳定性。

民宿规模化的悖论

规模化扩张浪潮之下,依然有人不希望被裹挟着前进。

在青芝坞“蓝莲花开”民宿主人“段王爷”看来,民宿这个业态本身就不适合大规模的品牌输出和扩张。因为民宿天然需要差异性和个性化,而品牌本身就是特定风格、价位、标准的集中化展现,只有规范化、标准化,品牌形象才更可控。而一旦采用统一品牌规模化扩张,民宿的区位、价位、风格、服务不同,无助于形成统一的品牌形象;若是对设计、管理、服务把控过细过严,又难免走向民宿的反面。

为了做出特色同时又避免品牌认知混乱,“段王爷”在莫干山新开的一家民宿就没有承袭“蓝莲花开”的品牌,而是另取了一个名字“从前慢”。他也不希望大规模扩张,担心数量过多后民宿主人无法兼顾,从而切断了民宿主人与住客有温度的联系。

“民宿其实更适合那些真正有兴趣、有情怀的人去做,不一定需要多大资本量的投入。现在国内民宿市场有很多商业资本涌入,而且希望把资本回报周期缩短,这容易让民宿蒙上过浓的商业色彩。”杭州八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骞说。他管理运营的“乡途网”是一个为农家乐、乡村民宿导流的平台。

“段王爷”则对他五年前去台湾旅游住过的一家民宿难以忘怀。民宿主人每天在家门口放电影,五年后他的一位友人去台湾旅游,入住同一家民宿,仍然是那个民宿主人,仍然每天在家门口放电影。“能像这样投入耐心和热情,几年如一日地把一家民宿经营好,不也很好吗?”

结语

民宿一业深似海,冰火交织使人愁。本周以来,“民宿业:暖春还是寒冬”系列报道连发四篇,聚焦民宿业者,描摹行业生态,洞察未来趋势。在这曲“冰与火之歌”中,多元化、互联网化、规模化是其中跃动的音符。专注与多元,线上与线下,守成与扩张,能否处理好这几组辩证关系,或将成为左右民宿业未来发展的核心和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