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5年9月1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4:国际·区县(市)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澳大利亚总理又将易人
德国安排难民入住纳粹集中营
埃及军警误杀12名游客
村规民约“约”出美丽风情
五大活动助力全民阅读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今年预收80万人 多地不堪重负!
德国安排难民入住纳粹集中营
难民: 环境好,有钱发,不介意
2015-09-15
▲ 入住布亨瓦特集中营的难民(右上图为该集中营现存建筑)。

“对于安置地点过去用途的敏感性我们非常清楚,未来那里会建成纪念碑,但目前它仍需要有现实的用途。”

——德国奥格斯堡市长格里布尔

难民安置告急怎么办?德国的解决办法是:安排入住纳粹集中营。

巨型帐篷还没搭起

纳粹集中营派新用

上周末,预计有4万名难民涌入德国。慕尼黑市长称接收容量接近极限,计划设立巨型帐篷。当局又安排难民入住威玛市附近的布亨瓦特(Buchenwald)集中营。该集中营是德国纳粹建立的首个集中营,也是德国二战中最大的劳动集中营,1937年至1945年8年间,预计共有5.6万人遇害。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这里被用作多种用途。如今,集中营的主体建筑已不复存在,原址上仅有几处简易棚屋。

德国政府这个举动,惹来当地难民组织的批评,指政府安排难民入住集中营令人感到不安。当地媒体则评论称,这种做法或许对避难者来说有失尊重。

然而,难民可没有心情如此“玻璃心”,目前获安置在集中营的21名难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集中营以往的事,并称这里比起其他难民现在栖身的地方已好得多。

来自阿尔及利亚的迪亚奥雷说,集中营内环境很不错。而入住的难民每月将会获发135欧元(约合975人民币),以购买食物及生活必需品。

德国政府并非第一次因为安排难民入住集中营而招来争议。

据德国《明镜》周刊今年1月31日报道,德国南部小城奥格斯堡决定在本地安置约90名境外难民,而地点则是一处前纳粹集中营遗址。二战期间,2000多人被关押在此从事强制劳动,为飞机制造零件。

此外,德国北威州的施韦尔特市也有安置难民的类似打算。但不同的是,那里的建筑是在二战后建成的,并非原来集中营的旧有房屋。

接收能力逼近极限

德国启动临时边检

德国警方13日警告,难民涌向德国的规模和速度已经让地方的接收能力逼近极限。当天,德国政府发布声明,启动临时边境检查,以限制难民的大批涌入。

作为难民抵达德国的主要集散地,慕尼黑市仅12日一天就接收了1.3万余名难民。在《星期日图片报》13日一篇题为《慕尼黑濒临崩溃》的报道中,上巴伐利亚地区官员希伦布兰德称,他不知道当地“该怎么应对”这股汹涌而来的难民潮。

分析人士称,德国13日重启边检措施,意味着暂停履行申根协定的“免检”规定。根据大部分欧盟国家1985年签署的申根协定,成员国公民在申根国家之间往来不需接受边境检查。申根协定眼下有26个成员国加入,德国是缔约国之一。

德国计划今年总计接收80万难民。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警告,如果欧盟不联合应对难民潮,实行“免检”政策的申根国家将受到威胁,她敦促尽快落实分摊难民方案。

面对汹涌而来的难民,默克尔上周已停止执行“都柏林二号规章”。1999年欧盟“都柏林二号规章”作出规定:难民第一步踏进哪个欧盟国家,那个国家就要负责接收、处理、审核。

综合新华社、央视消息

解读

印象中,这是个排外气氛浓厚的国家

难民为何首选德国?

在当前冲击欧洲的难民危机中,为什么在人们印象中排外气氛浓厚的德国俨然成了希望和新生的代名词?

事实上,德国长期以来都是难民进入欧洲后的首选国家,也是欧盟成员国中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欧洲政治室主任赵晨说,大批难民首选德国作为目的地,因为他们在那里能够获得良好的待遇和保障,包括免费的住宿、一些现金补贴和更好的就业机会。

更重要的是,德国在难民管理方面比较规范,出台了《德国:难民申请程序法案》和《寻求庇护福利法案》等专门法案,做到了有章可循。

按照规定,难民抵达德国后可以在接待中心申请庇护,登记个人信息、指纹和照相,获得临时居留权,成为“申请庇护者”。随后,德国当局将逐一审查庇护申请,在大约5个月后做出是否给予难民身份的决定。其间,德国将为“申请庇护者”提供免费住宿,发放基本生活费和零花钱。

“申请庇护者”在头三个月内禁止工作,此后在获得移民局和联邦就业局允许后,可以工作,但受到一定限制。

赵晨认为,德国此次表现出愿意接受难民,首先是因为德国深受社会民主主义影响,认为人们应该享有基本的生活条件,不仅是德国人,也包括外国难民。其次,德国总理默克尔来自东德,而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批东德人曾经绕道匈牙利从奥地利进入西德,因此,包括默克尔在内的许多德国人能够理解难民的处境,感同身受。

不过,随着难民大量涌入,德国排外事件时有发生。本月7日凌晨,德国东部3处预定安置难民的设施遭人纵火。排外情绪抬头将给难民融入德国社会带来更多障碍。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今年预收80万人 多地不堪重负!
德国安排难民入住纳粹集中营
难民: 环境好,有钱发,不介意
2015-09-15
▲ 入住布亨瓦特集中营的难民(右上图为该集中营现存建筑)。

“对于安置地点过去用途的敏感性我们非常清楚,未来那里会建成纪念碑,但目前它仍需要有现实的用途。”

——德国奥格斯堡市长格里布尔

难民安置告急怎么办?德国的解决办法是:安排入住纳粹集中营。

巨型帐篷还没搭起

纳粹集中营派新用

上周末,预计有4万名难民涌入德国。慕尼黑市长称接收容量接近极限,计划设立巨型帐篷。当局又安排难民入住威玛市附近的布亨瓦特(Buchenwald)集中营。该集中营是德国纳粹建立的首个集中营,也是德国二战中最大的劳动集中营,1937年至1945年8年间,预计共有5.6万人遇害。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这里被用作多种用途。如今,集中营的主体建筑已不复存在,原址上仅有几处简易棚屋。

德国政府这个举动,惹来当地难民组织的批评,指政府安排难民入住集中营令人感到不安。当地媒体则评论称,这种做法或许对避难者来说有失尊重。

然而,难民可没有心情如此“玻璃心”,目前获安置在集中营的21名难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集中营以往的事,并称这里比起其他难民现在栖身的地方已好得多。

来自阿尔及利亚的迪亚奥雷说,集中营内环境很不错。而入住的难民每月将会获发135欧元(约合975人民币),以购买食物及生活必需品。

德国政府并非第一次因为安排难民入住集中营而招来争议。

据德国《明镜》周刊今年1月31日报道,德国南部小城奥格斯堡决定在本地安置约90名境外难民,而地点则是一处前纳粹集中营遗址。二战期间,2000多人被关押在此从事强制劳动,为飞机制造零件。

此外,德国北威州的施韦尔特市也有安置难民的类似打算。但不同的是,那里的建筑是在二战后建成的,并非原来集中营的旧有房屋。

接收能力逼近极限

德国启动临时边检

德国警方13日警告,难民涌向德国的规模和速度已经让地方的接收能力逼近极限。当天,德国政府发布声明,启动临时边境检查,以限制难民的大批涌入。

作为难民抵达德国的主要集散地,慕尼黑市仅12日一天就接收了1.3万余名难民。在《星期日图片报》13日一篇题为《慕尼黑濒临崩溃》的报道中,上巴伐利亚地区官员希伦布兰德称,他不知道当地“该怎么应对”这股汹涌而来的难民潮。

分析人士称,德国13日重启边检措施,意味着暂停履行申根协定的“免检”规定。根据大部分欧盟国家1985年签署的申根协定,成员国公民在申根国家之间往来不需接受边境检查。申根协定眼下有26个成员国加入,德国是缔约国之一。

德国计划今年总计接收80万难民。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警告,如果欧盟不联合应对难民潮,实行“免检”政策的申根国家将受到威胁,她敦促尽快落实分摊难民方案。

面对汹涌而来的难民,默克尔上周已停止执行“都柏林二号规章”。1999年欧盟“都柏林二号规章”作出规定:难民第一步踏进哪个欧盟国家,那个国家就要负责接收、处理、审核。

综合新华社、央视消息

解读

印象中,这是个排外气氛浓厚的国家

难民为何首选德国?

在当前冲击欧洲的难民危机中,为什么在人们印象中排外气氛浓厚的德国俨然成了希望和新生的代名词?

事实上,德国长期以来都是难民进入欧洲后的首选国家,也是欧盟成员国中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欧洲政治室主任赵晨说,大批难民首选德国作为目的地,因为他们在那里能够获得良好的待遇和保障,包括免费的住宿、一些现金补贴和更好的就业机会。

更重要的是,德国在难民管理方面比较规范,出台了《德国:难民申请程序法案》和《寻求庇护福利法案》等专门法案,做到了有章可循。

按照规定,难民抵达德国后可以在接待中心申请庇护,登记个人信息、指纹和照相,获得临时居留权,成为“申请庇护者”。随后,德国当局将逐一审查庇护申请,在大约5个月后做出是否给予难民身份的决定。其间,德国将为“申请庇护者”提供免费住宿,发放基本生活费和零花钱。

“申请庇护者”在头三个月内禁止工作,此后在获得移民局和联邦就业局允许后,可以工作,但受到一定限制。

赵晨认为,德国此次表现出愿意接受难民,首先是因为德国深受社会民主主义影响,认为人们应该享有基本的生活条件,不仅是德国人,也包括外国难民。其次,德国总理默克尔来自东德,而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批东德人曾经绕道匈牙利从奥地利进入西德,因此,包括默克尔在内的许多德国人能够理解难民的处境,感同身受。

不过,随着难民大量涌入,德国排外事件时有发生。本月7日凌晨,德国东部3处预定安置难民的设施遭人纵火。排外情绪抬头将给难民融入德国社会带来更多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