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5年6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11:收藏鉴赏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石渠宝笈》和皇帝的临摹
书画鉴定学: 古老与全新的交融
皇后题名的《水图》十二幅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2015-06-25

编/蔡思超

古画若得之,不脱不须背裱。若不佳,换裱一次,背一次,坏屡更矣,深可惜。盖人物精神发彩,花之秾艳蜂蝶,只在约略浓淡之间,一经背多,或失之也。

——宋·米芾《画史》

以著名的“宣和装”来说,故宫博物院藏的梁师闵《芦汀密雪图》是个较典型的例子:玉池用绫,前、后隔水用黄绢,白麻笺作拖尾,连本身共五段。玉池和前隔水之间盖“御书”葫芦印,前隔水与本身之间盖双龙玺及年号玺各一,本身与后隔水之间盖年号玺二,拖尾上盖“内府图书之印”,共用七玺。“宣和装”虽有例外,但这是比较标准的格式。不少赝迹上的伪宣和玺,往往是漫无规律,乱打乱盖。金章宗也用七玺,梁清标常在前、后隔水上用两印,乾隆用五玺、七玺、八玺、十三玺不等,也各有他们的习惯。裱工的一般情况是清中叶以前卷子拖尾短,所以比较细,嘉、道以后拖尾长,卷子就粗了。民间裱工南北传授不同,手法亦异。熟悉了以后,几种有特点的装潢不用打开书画便能知道是何时、何地的裱工,乃至是哪一家的藏品,从而为鉴定提供了线索。

——近代·张珩《怎样鉴定书画》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