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5年6月25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11:收藏鉴赏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石渠宝笈》和皇帝的临摹
书画鉴定学: 古老与全新的交融
皇后题名的《水图》十二幅
古今鉴藏文献摘录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书画鉴定学: 古老与全新的交融
2015-06-25
米芾《淡墨秋山诗帖》著录于《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续编》

文/林如

中国古书画鉴定是一门古老而全新的学科。中国古书画鉴定研究,从有著述记载的魏晋南北朝开始,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历朝历代都不乏在书画领域和鉴定领域中左右当世与影响后世的大家,也不乏直至今日书画鉴定界还奉为金科玉律的鉴定著述、鉴定方法与鉴定理念。如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宋代米芾《书史》、《画史》、黄长睿《东观余论》、明代张丑《清河书画舫》、董其昌《画禅室随笔》、清代顾复《平生壮观》、安岐《墨缘汇观》等等,这些著述中涉及的鉴定方法、思想与对某一书画作品的评判和鉴定结论,一直影响着当代鉴定家的鉴定思维。古代书画鉴定研究的随笔札记方式,与今天书画鉴定理论研究的体式之间,是一种互为衔接、上承下启的关系。书画鉴定的理论研究从古代的依附于书论与画论,演进为独立的研究门类。在方法上,不少从事书画鉴定的专家学者以辩证唯物论作为鉴定方法论的指针,引进了美术史学中的“风格”概念,文献学中的考证方法等,运用较为综合的理论叙述模式和研究方式,进而发展为对书画鉴定家的各种书画鉴定研究模式和方法论的再深入研究。这些成果不仅推进了书画鉴定实践的深入研究,而且吸引了更多的人开始重新关注中国书画鉴定史学这个新的学科。

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天我们认为中国古书画鉴定是一门全新的学科,是站在建设现代学科的立场上来说的。其实,当代有不少鉴定家早就提出“鉴定学”这一概念,只不过对鉴定研究的“鉴定方法”之为学,和“鉴定学科”之为学之间,尚难以清晰地理清罢了。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张珩先生最早提出了“书画鉴定学”的概念:“我们今天所提出的书画鉴定之学,是试图以科学的方法来分析、辨别古代书画的真伪、高低、粗细、美恶,来为文物和博物馆工作以及美术史研究打下比较有据的材料基础。”(张珩《怎样鉴定书画》,《文物》,1964年,第3期)可以说,张珩先生将原本是个人经验性的学问提升到讲求科学的一门专业,是提出“书画鉴定学”概念的第一人。薛永年先生对张珩先生的书画鉴定理论研究成果是这样评价的:“张珩在大量过目公私书画收藏的过程中,系统梳理古来鉴定理论,认真学习哲学方法和深入开展鉴定研究,开始把古代偏重直观把握的书画鉴定技能发展为讲求科学理论和科学方法的书画鉴定之学。” (薛永年《书画鉴定与鉴定名家要论》,《故宫博物院院刊》,2002年,第2期)随后,杨仁恺先生在《书画鉴定学稿》第一章第一节对书画鉴定学做了一个界说:“书画鉴定学既包括美学和历史两种内涵,正如本书序言中所提出的观点那样,最终目的在于判断书画作品的真赝,要求做到准确,即科学性。至于美学所起的作用,始终是在宏观上发挥它的功能……但是,无论审美的主观所产生的任何效应,它只能协助鉴定工作达成第一步的感性思维阶段,并不可能代替鉴定学的最终判断作品真赝的目的。”( 杨仁恺《书画鉴定学稿》,辽海出版社,2000年,第2页)“鉴定学的任务,就是要排除一切外界干扰,消除它表面上的各种假象,探究书画艺术作品本身的内在实质。它既与美学有关,但不隶属于其范畴之内;它又与美术史紧密相接,而美术史本身从历史的演进阐明各自时代的特征、轨迹,不可能就每一件作品本身,具备鉴定的功能。可是,作品却是研究历史的基础,对它的真赝在未摸清底蕴之前而贸然据之作出结论,将会出现大厦基石动摇的险情。由此观之,鉴定学的职能算是得到初步了解……”

张珩先生与杨仁恺先生提出鉴定学这一概念是有先见之明的,相比于原有的随感、札记式的理论形式,和以经验为主导各自为政的理论方法,他们的思路和叙述已具有相当的合理性和引导性。并且杨先生特别清晰地指出美学(审美)与鉴定真伪的差异,极为精到。但是,张珩先生、杨仁恺先生在关于“鉴定学”概念的阐述中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鉴定学作为理论思维学科概念,和鉴定作品真赝研究作为方法的差别。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