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3年6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8:“临安城遗址保护规划”特别报道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南宋临安,不是传说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几乎每一个与南宋相关的考古发现,均被列为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录
“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南宋临安,不是传说
2013-06-20
  宋画中的随驾将士
  宋画中着男装的宫女和女官
  南宋砖雕上的杂剧人物(出自《图说南宋京城临安》,傅伯星著)
柴立青/制图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临安城遗址保护总体规划图
  南宋皇城道路遗址
  南宋太庙遗址散水遗迹
  三省六部建筑遗址
  严官巷南宋御街遗迹
  南宋临安府治遗址厅堂遗迹
  皇后宅遗址踏步遗迹
  德寿宫遗址水渠遗迹
  老虎洞官窑窑址瓷片坑

  记者 边晓丹 王倩

  

  南宋史,是一部最让人九曲回肠的朝代史。

  一方面,烽火征战始终是悬在南宋王朝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给这个朝代所有的故事都抹上了一层悲剧色彩;另一方面,南宋经济、文化、科技都闪耀出前所未有的光辉,商品经济和对外贸易都达到了古代中国的顶点。

  最痛的莫过于,历史在这里拐了一个弯。

  因为南宋的地面遗存极为罕见,一切繁华与落寞都归于尘土,所以杭州几乎每一个与南宋相关的考古发现,如南宋太庙遗址、南宋临安府治遗址、老虎洞南宋窑址、恭圣仁烈皇后宅遗址、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等均被列为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录。

  当青砖砌成的四通八达的古排水沟、曾经鬼斧神工的太湖石假山、有“横看成林侧成峰”韵致的香糕地砖等等古建筑“语言”,从地底下汩汩而出时,才知道那些在书本中的金戈铁马、奢华繁荣、园囿林立、文墨风流,果然都有真实的注脚。

  “临安城”,这座城市的前世,长眠于地下数米。厚重的泥层,掩不住那百年跌宕的真实故事,反而像精装书的封面,小心翼翼地珍存着这座城市的南宋记忆。就待你掀起一角,800多年前的绝代风华便如泉涌,代代相传的史书仿佛开启了实景模式,穿透时间的屏障,那些铅字与眼见为实的砖瓦雕镂一拍即合:

  被马可·波罗赞叹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南宋临安,不是传说。

  史上最精美的自然山水式花园皇城

  南宋临安城皇城

  发掘时间:1983年—2004年

  发掘地点:凤凰山麓

  古来今往,这么多皇城,南宋皇城算得上特别——多数皇城大多是“北宫南市”,或者宫殿就在城中央,四四方方。南宋皇城反其道行之,“南宫北市”,宫殿在南面,市集在北面。

  其实,也不是宋高宗赵构想玩特立独行,这实属无奈之举。北宋皇帝被掳,金兵大举南侵,宋军经常被动挨打。宋皇室一路南迁,当时也想过为了鼓舞士气、定都建康(南京),但终究觉得不够安全,于是,绍兴八年(1138年),定都杭州。

  哪些建筑可以做现成的皇城?当时位于凤凰山麓的临安府治(差不多现在的杭州市政府),就成了不二之选。一开始,赵构还想着励精图治,万事节俭。大庆殿就是一个例子。投入使用后,一直就是一座“多功能厅”。譬如,遇到皇帝做寿的时候,换上“紫宸殿”的匾额。遇到大祭祖先时,则改成“明堂殿”了。在《宋史·舆服志》中,还多了一个“讲武殿”的匾额,在宫中“讲武”,看得出来,那时候赵构心里还是想着收复失地的。

  不过到后来,战事稳定后,这位能诗善画,带有点浪漫气息的南宋皇帝还是改不了老毛病,江南的美景,依山傍水的皇城,让赵构醉心于打造一座花园式的皇宫,所以,这座皇城在中国古代众多皇城中又有了不一样的研究价值。

  南宋临安城皇城不大,东墙在馒头山东麓,南墙在宋城路北侧,西墙大部分是利用了凤凰山的自然山体,北墙在凤凰山北侧的山脉之上。整个皇城东西距离约为800米,南北直线距离大约600米——从后人制作的现代推测复原图来看,那是一座“身材窈窕”的宫殿。

  皇城的南大门叫丽正门,掩藏在现在的上城区少年军校总校内。“大内正门曰丽正,其门有三,皆金钉朱户,画栋雕甍,覆以铜瓦,镌镂龙凤飞骧之状,巍峨壮丽,光耀溢目,左右列阙,待百官侍班班阁子。”《梦粱录》如此描述,豪华地让人震撼。

  南宋皇城内部的样貌到现在还是个谜,因为人们对于它的了解,大都是来自于历史文献。但是,写书的人多数没进过皇城,所以,不同的历史文献,对于皇城的描述也各有不同,史界对于皇城内部宫殿分布也有诸多争议。

  皇城外皇帝去得最频繁的地方

  太庙:皇帝佬儿的家庙

  发掘时间:1995年—1998年

  发掘地点:现太庙广场

  太庙是帝王祭祀祖先的地方,重要性仅次于南宋皇城,也是皇帝到皇城外最多的地方。

  1995年,紫阳社区要进行旧城改造,在改造前,考古人员对这里实施了抢救性发掘。一开始,考古人员挺失望的,因为只发现了明清时期的水池,没想到,再发掘下去,发现了砌得相当考究的围墙,后来被证实是太庙的东围墙。接着,东门门址和大型夯土台基相继现身。这次考古发掘也被列入199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据《朝野杂记》载:“太庙奉神一岁五飨,朔祭而月荐所,五飨以宗室诸王,朔祭以太常卿行事。”这告诉我们,太庙的祭祀活动隆重而且频繁。

  每季的第一个月和冬季都要举行祭祀活动。每逢三年一次的孟冬之日,皇帝还要亲自主持举行一次盛大的祭祀。此外,皇帝登位,也要去太庙祭拜祖先,如果不去,就会被大臣们“说三道四”。就拿孝宗来说,即位后不久,就去太庙祭祀了,得到了大臣们的交口称赞。而宁宗登位时没有及时举行祭祀仪式,结果就有大臣上书,说他不合礼数,应该赶紧去祭祀。

  看来,做天子,也有很多的不情愿和身不由己。

  为什么史官可以那么牛?

  南宋国务院三省六部

  发掘时间:上世纪90年代—2004年

  发掘地点:杭州卷烟厂

  南宋的三省六部,现在只剩下当年院子对面的那座六部桥的地名了。也正是这座百年石桥,才让人对南宋执政机构有了大致的方位概念。

  1994年—1995年,配合杭州卷烟厂建设,考古人员发现三省六部的一些建筑基址。1993年,因为卷烟厂主厂房改造,在六部桥西侧发现了南宋三省六部相关的大型官衙房基、水沟、暗井和砖砌道路等遗迹,出土的方砖上还印着“官”的字样。2003年年底—2004年夏天,严官巷的中段南侧,首次发现了东西走向的三省六部北围墙遗迹。可惜,三省六部因为在厂房下,很多遗址没法发掘或已经被破坏了。

  三省六部就是当时的南宋中央政府行政机关,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宋朝在政府机构上沿袭唐朝的制度,三省,指的是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下面又有6个部: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除了三省六部,宋代最高军事机构枢密院也在这里。

  三省六部大院里有一个“谏院”,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专门给皇帝提意见的部门。不过,这也得看皇帝心情行事。高宗刚到杭州时,还是很有励精图治的想法,很注重听取大臣们的意见。不过,后来这个部门的作用似乎就不大了。

  在南宋的国务院里,有一个官挺牛气的,而且你还想不到,它就是史官。别看史官在皇帝面前毕恭毕敬,但是心里很有原则,一五一十记录皇帝一天都干了什么,连皇帝都要惧怕他们三分。比方说,连皇帝就寝,也一一写明。今晚是上了某某妃子的床,多少时间。而且,写完了,直接就卷起来了,皇帝是不许看的,免得看了生气,下令损毁。据说有个史官,把理宗从外面召妓的事也写进了史册里。理宗求情,说照直记录放进史馆没问题,就是别把副本散出去。

  看来,散副本有点像现在的舆论监督,对皇帝有一定约束力,可以帮助皇帝认识错误。这也算是南宋朝廷进步的一面。

  杭州的中轴线,800年一直没有变

  南宋商业中心御街

  发掘时间:1988年—2008年

  发掘地点:杭州卷烟厂、严官巷、中山南路

  南宋御街,恐怕是大家最熟悉的南宋遗址了。

  1988年,在杭州卷烟厂的抽丝分厂地下,发现了15.3米宽的御街遗址,全部都用香糕砖整齐铺砌,十分考究。很可惜,后来因为建设打桩,这块遗址被破坏了。2003年—2004年,发现了御街、桥基、还有石质的窨井盖,这次发掘入选2004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有意思的是2008年对御街中段的考古,考古人员发现了密密麻麻叠压的路面。最上面的是民国时期的,然后下一层是明清时期的路面,再往下,是元代的石板路。接下来,才发现了南宋时期的路面。而且,南宋时期的路面,明显是经过了“翻修”的,因为上面一层是石板,下面是砖头。这说明,这条御街800年来,一直就是杭州城市的中轴线。

  每3年,皇帝都要进行一次为期3天的祭天仪式。他沿着御街到景灵宫吃斋祭祖,住一晚后,再返回太庙。住一晚,再到城外的郊坛祭天,再住一晚后返回皇宫。据说,皇帝车队走过时因为怕压坏石板,每次都要把石板拿掉,并铺上沙子。

  当时的御街对百姓来说也很重要,因为它两旁集中了数万家商铺,临安城一半的百姓都住在附近。“十里”御街可分三段:首段从万松岭到鼓楼,是临安的政治中心,靠近皇宫、朝廷中枢机关都在附近,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也大都住在附近,所以,这一带人们消费与购买力最强,因此,这里的店铺大多经营金银珍宝等高档奢侈品。第二段从鼓楼到众安桥,以羊坝头、官巷口为中心,是当时的商业中心,经营日常生活用品,据《梦粱录》载,这里名店、老店云集,有名可查的多达120多家;最后一段从众安桥至武林路、凤起路口结束,形成了商贸与文化娱乐相结合的街段,这里有都城最大的娱乐中心——北瓦,日夜表演杂剧、傀儡戏、杂技、影戏、说书等多种戏艺,每天有数千市民在这里游乐休闲。

  现在的中山南路,大概也就这般热闹了吧。

  皇帝佬儿脚下的官不好当

  地方最高行政机关临安府治

  发掘时间:2000年5-8月

  发掘地点:河坊街荷花池头

  据史料,全盛时期的临安府治,西面包括荷花池头至西城边,东面临西河至凌家桥,南到流福沟的宣化桥,北与州学相邻,方圆三四里。

  时隔800余年,方圆三四里南宋临安府治掀起了一小片“衣角”。就这个“衣角”,惊动了数名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原临安城考古队队长徐萍芳赶到杭州考察后评价:“临安府治遗址规模宏大,其反映的官府建筑式样目前在全国无其他遗址可与之相比,对宋代建筑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作为全国第一次大规模的府衙遗址考古发掘,南宋临安府的重要性绝不亚于1995年发现的南宋太庙遗址。”遗址入选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这个当时京师的最高行政机关,统一管理着一府九县的民政、司法、财税、治安等事务。值得回味的是,南宋临安府治人事变动的重要特点是“任期短、调换多”, 任期不满月的名录有长长一单,著名的文天祥也在名单之中,任职天数为“约20天”。皇帝佬儿脚下的官不好当,临安是皇亲贵戚集中的地方,欺压百姓之事频频发生,成为临安知府最棘手的问题。

  历史上有名的知府老爷中,有口碑颇好的“富二代”,宋太祖的十世孙赵与 ,他倡导“救老慈幼”,雇佣贫妇专门收养抛在街头巷尾的婴儿,并鼓励民间领养,官府补助至3岁为止,注重市政和社会救济的他在位达11年;也有无耻下流的“富二代”,宋太祖长子燕懿王德昭的后代赵师 ,极尽“拍马功夫”,因送北珠冠十顶给韩侂胄的十个宠妾而升为工部侍郎,又在涌金门外五龙王庙塑五像,其中一像是韩侂胄,一像为当时的右相陈自强,临安百姓称他为“陷事权贵”的知府。

  那些为官不正的,已化作尘埃。老百姓记住的“青天大老爷”,是“专一浚湖”的张澄,是为民平反的袁韶,是逼官放粮的马光祖……他们的才能与智慧依旧闪烁在南宋的史志之中。

  南宋史上最有故事的后宫之主

  南宋恭圣仁烈皇后宅遗址

  发掘时间:2001年5—9月

  发掘地点:中大吴庄基建工地

  都知道苏州园林名满天下,其实早在南宋,杭州已被冠为全国园林最精致发达的城市。

  吴山脚下的恭圣仁烈皇后宅遗址因房产基建露出尊容。这是杭州首家显山露水的南宋园林,保存完好,为历年宋代园林考古所未见。该遗址入选2001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说它显山露水,是真有“山”有“水”。“山”是指庭院里太湖石垒彻的假山。遗址北侧有大片倒伏的太湖石,俨然一幅“洞室相连,曲折离奇,玲珑剔透”的石景,曾经上可观景,入可纳凉。

  “水”指的是庭院里石砌的水池,考究得很。池底有方砖铺地,有假山破水而立,池外的土层中有精致得雪花般的贝类散落。

  宅院的考究,和它的主人身份有关。这个杨姓皇后,是南宋史上最有故事的两位后宫之主之一,另一位是她的“婆婆”,光宗的刁蛮皇后李凤娘。

  这位皇后,干过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是将当时操纵朝廷军政大权的宰相韩侂胄刺死于现中河之上的六部桥,并扶持史弥远为相。据说韩侂胄死后近半个月,宋宁宗还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韩侂胄何许人也?凭一纸御批扶赵扩坐上龙椅的“功臣”,权倾朝野,是位争议很大的人物。抛开官场腐败不说,他是坚定的主战派,执着于“北伐”。

  然而,韩侂胄成也御批败也御批。批准执行韩侂胄死刑的御批,据称便是杨皇后的杰作。韩 侂胄哪得罪她了?听说是立后的时候没挺她。

  另一件事是与史弥远一道,扶宋理宗继位,并垂帘听政一年。南宋史读多了,会觉得当皇帝完全就是儿戏,一不留神就宫廷政变了,一不留神就披上龙袍了,一不留神就鸡犬升天了。反正别以为垂帘听政就女中豪杰了,最后杨女士也成了又一代权相史弥远的一颗“棋”,用完就丢。因果循环,屡试不爽。

  吴山脚下的宅院是杨后的“娘家”,她得权得势之时,应该担得起这番风光。

  传奇宫殿的经典笑话

  南宋德寿宫遗址

  发掘时间:2001年-2010年

  发掘地点:望江路北侧,南与胡雪岩故居一街之隔

  皇宫是“南内”,德寿宫被称为“北内”。

  面积极广的德寿宫具体坐标如何,至今没有定论,专家只能根据史料地图推算个大概:南至望仙桥直街,北至佑圣观路,西临监桥大河,东至吉祥巷。

  这个传奇的宫殿原来是秦桧的旧第。贪污受贿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能做到像秦桧那样壮观的并不多见。秦府门前的那条路必须足够扎实,史料记载,来往送礼的车辆船只连成长龙,奇珍异宝昼夜连轴转地往府里进。秦桧死后,估计是那些珠宝的异光被当成了“王气”,引得退休后的宋高宗赵构相中了此地,乔迁至此改筑新宫。

  历史上有人评价,赵构没有雄才大略,但不乏精明,治理江南这一亩三分地还是头头是道的。赵构最绝的“无形之手”是暗增民税,什么醋息钱、曲引钱,“诉讼赢者欢喜钱”,好不精彩纷呈。辛弃疾曾说过“曾见粪船,亦插德寿宫旗。”这也算是德寿宫一个经典的笑话了,臭气熏天的粪船上飘扬着太上皇的旗帜,这种奇观只为免税。

  南宋遗存的名号个个风雅,但最恨“德寿”两字。

  “恐金症”对赵构来说是致命的顽疾,每当大是大非之时,这个皇帝就会犯病,往往能做出一些好事变坏事,坏事变成骂上千年都不过瘾的破烂事。那些破烂事中最烂的就是岳飞的冤案。岳飞背上那“精忠报国”四字,被当作文化遗产传了千年,小学生起就个个耳熟能详。可现实是,就因为赵构的“恐金症”,这四个字变成了千古笑话:想“精忠”就无法“报国”,想“报国”就无法“精忠”,最后悲愤冤屈的枉死。这种恨得能让人把牙都磨光的破皇帝,何德之有?

  最可恨的,他居然还“寿”了。在德寿宫,他做了25年太上皇,活到了80多岁。

  雨过天青云破处,瓷器如诗

  老虎洞南宋窑址

  发掘时间:1996年后进行了3次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

  发掘地点:凤凰山与九华山之间一条长约700米的狭长溪沟的西端

  瓷器身,玉器质!

  南宋官窑薄胎厚釉的工艺,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瓷器神话。

  它有两大珍稀之处:一、产量有限,传世甚少。只要现身,便是文物界最大的焦点。二、史料记载近乎零星,因此南宋官窑的研究,也一直是中国考古界一项令人瞩目的课题。

  南宋官窑,如一个深邃的千年之谜,引人入胜。宋人叶寘的《坦斋笔衡》曾记载了这么一段史实:南迁的宋朝统治者在紧靠凤凰山皇城的修内司(当时一个负责维修制造业的管理机构)置官窑烧造碧玉般的瓷器,“极其精致,油色莹彻,为世所珍”,后在郊坛下另立新窑,但与旧窑相比工艺已及不上了。

  记载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南宋官窑有两座,又以“修内司窑”为上品。因此,从明清直至现代,无数爱瓷者踏破青山,欲寻“修内司窑”所在。

  1996年一场暴雨,冲出了满山遍野的碎瓷片,冲出了深锁在凤凰山山坳坳里近千年的秘密——老虎洞窑址,浓缩在泥土层尺寸之间的辉煌眩花了人们的眼睛。老虎洞窑址发掘面积近2200平方米,发现了龙窑、素烧炉、采矿坑、练泥池、釉料缸、辘轳坑、房基等一大批制瓷遗迹。特别是“修内司窑”铭文荡箍的发现,证实老虎洞南宋窑址正是文献记载的南宋修内司官窑。2001年,该窑址入选该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郊坛下窑”出土的碎瓷片有万片之多,但仅拼出了4件完整器,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而老虎洞窑址南宋出土的瓷片,目前已复原数千件瓷品,有碗、盘、洗、套盒、盆罐壶瓶及各式炉、尊、觚等20余品种。釉面的裂纹掩映在“雨过天青云破处”的青釉里,瓷器如诗。快去南宋官窑博物馆欣赏吧,那些不花哨,却有着玉般庄重、典雅、神秘特质的珍品。

  天青山青水亦青,如此风景孕育的瓷,大美于世。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