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8:文化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23套60场音乐会感受音乐好时光
浙歌《西湖寻梦》献声“中国民乐巡礼”
杭州爱乐希望用这些“规矩”  为杭城营造良好的音乐氛围
48年前,去塘栖听评弹
网友热议水北街开市大使标准
俄罗斯冰上芭蕾“冷酷”来袭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48年前,去塘栖听评弹
2010-09-17

  【我和塘栖的故事】

  见习记者 桂斌 姜雄

  

  从厂到塘栖的路有3公里,那时候路上还没有那么多的车,所以这段路大多是在同事的自行车后座上度过的。

  68岁的吴鑫发关于1962年的记忆大多和那条路有关。那一年,20岁的他迷上了塘栖的评弹书场——说来奇怪,虽然离杭州更近,但塘栖更流行苏州评弹——为了听评弹,在以后数年中,无数次往返于这条路上。

  “书的魔力没法讲。”已经数十年没走入过书场,但老人仍然没法忘记那时的塘栖,泡在柔软的苏州话里的时光。

  1962年的书场

  当时镇上有三家书场,最出名的一家叫工人书场,就在现在的三条半弄旁边。吴鑫发第一次听评弹就是在那。工人书场里摆设很简单,几排长凳,凳上摆一杯杯茶,就算划好了座位。进去买门票加茶,花费在两角钱之内。场子其实不大,吴鑫发的印象中,观众坐满也不超过百人。而因为评弹要求静雅,即使场里已经坐满,也不会加座。

  而在当时的小菜场附近(算是镇中心的位置),还有只隔一条街的和平书场和幸福书场。书场里摆设花费与工人书场大同小异,只是再小些。吴鑫发回忆,当时工人书场是属于公家的,而另两家书场则是私人老板。

  书场开始营业的时间一般是1点半或2点开始,一场2小时。说评弹的往往是上海、苏州来的评弹演员。如有名家来,一般提前半个月就在书场门口贴出预告,而票是排队都买不到的。吴鑫发有同事在塘栖镇上,往往能托人买到票,“也算是件感觉很好的事”。不过,当时三家书场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可能是因为即使某家书场请来了名家,另两家书场也会坐上不少买不到票的人。

  通向苏州的夜航船

  吴鑫发当时在超山耐火材料厂工作,厂在京杭大运河支流王家洋边。那时候业余时可做的事不多,就跟着宿舍中的评弹爱好者去听了一次,没想到就此迷上。

  “最多的一次我连听了半个月。”那次书场里坐着的是评弹名家蒋云仙,说的是她的代表作《啼笑姻缘》,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不过吴鑫发当时上的是三班倒的班,加上有时买不到票,很多书就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好在评弹的故事情节发展比较慢,中间错过一场,仍然听得津津有味。

  听评弹的时候,如果遇到听不懂的句子,问问身边的人,一般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在书场里,吴鑫发算是年轻的,身边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听众。这些人都听了几十年的评弹,对名家的名段最熟悉不过。吴鑫发说,厂里爱听评弹的同事中,有好几个以前在镇上开店的老板,他们曾经常去苏州听评弹。

  塘栖人爱评弹,早在江浙沪一带是出了名。听客众多,而且听众懂书,所以评弹名家也愿意来塘栖讲书,除去蒋云仙,吴鑫发还听过余红仙、徐丽仙的书。

  后来,为了评弹,吴鑫发还和同事去了趟苏州。坐的是夜航船,晚上八点上船,第二天天亮就到了——那时候杭州和苏州往返,也是靠着这艘夜航船。到了苏州,也没有去最大的场子,找了个中等的场子去听下,“其实就是体验一下那边的氛围”。

  重逢的招牌

  听评弹的日子大概结束在1965年。但听评弹是有瘾头的,“那时候就像戒烟一样。”

  据说,上世纪80年代,书场又曾在塘栖出现,但是已经不复当年的风光,最后一家书场工人俱乐部书场(也许就是吴鑫发记忆中的工人书场)只坚持到1991年。那段时间,吴鑫发调到了半山工作,书场已经成了遥远的记忆。

  现在,吴鑫发住在翠苑,只是周末回塘栖的家。他告诉记者,最近,又在运河边看到“评弹”的招牌。

  “有空,会去听听,也许还能遇到熟悉的老段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