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9:西湖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朱智与杭州六和塔
寻找元宝街1号主人始末
一封来信
广告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寻找元宝街1号主人始末
2010-02-04
  修复前,假山上的亭子里住着一户人家。摄于2007年
  修复后的假山小亭。

  元宝街1号,是一个深藏在古巷中的大墙门。原先的范围,东临金钗袋巷,西至牛羊司巷,北靠望江路,南依元宝街。2007年初春,一个细雨的日子,我在那一带寻旧访古,几乎所有的住户都说不清房子的历史,他们是1958年后陆续入住的。

  上海来信

  元宝街1号的青石门框宽有一尺,对接天衣无缝。右门框一手高处,有只剩下一半的石雕拴马缰绳孔,突出,拳头大小,缰绳孔内锃光溜滑。83岁的戴江海说:拴马孔下,以前有一块高约一尺,四方锃亮的上马石。墙角有一块“朱界振宜堂”界碑;门口市文保碑上写“源丰祥茶号旧址”。

  元宝街1号以前的东庭院,现在是金钗袋巷79号与87号,院内有长廊、假山、小楼;西庭院是现在的牛羊司巷25号,有“凹”形的成片厢房。看得出,当年的主人还是很显赫的。

  唯一的线索是“朱界振宜堂”界碑,朱振宜是谁?查史书,跑省、市档案馆,都无记录。有一天,我问杭州老房子专家仲向平,他也不知底细,但他突然想起:听说前几天市园林文物局收到一封信,寄信人自称是元宝街1号的后人。在市园文局文物处,我见到了这封上海来信:元宝街1号的主人,原来是《枢垣记略》的作者朱智。

  据此我见到了朱智的曾孙、上海音乐学院退休教授朱建。朱建一直生活在上海,对曾祖父朱智的了解不多,但童年记忆中的老宅则印象深刻。东庭园有高高的假山,假山上有六角翘檐亭子,幼时的朱建,常常上假山看墙外的市卖。朱建说,前几年他去过老宅,尚存的假山只是原来的小半,假山旁原有的池塘已经夷平。斑斓的锦鲤,弯曲的小桥,长长的走廊,五彩的窗屏,空剩记忆。 

  老宅往事

  朱智在京城任职期间,其父母及原配朱陈氏仍居住杭州老宅。1860年3月,太平军占据杭州,朱家老小死于刀斧之下,包括朱陈氏所生一子,朱宅大半被毁。1881年,朱智与夫人朱李氏从北京返回杭州,重修老宅。

  朱建记得,曾祖父去世后的朱宅大院,只有清明和过年最热闹。子孙们从各地回来,满院的大红灯笼,正厅挂了先祖的画像,上三牲蔬果,朱李氏带领儿孙三叩九拜。朱建的四兄朱正回忆,正厅二楼摆放着整箱的朱智遗物,其中一木匣,有朝廷的旨书,及朱智与曾国藩、左宗棠、曾国荃等的来往信件。可惜,后来全毁了。

  朱建说得最多的是他的曾祖母朱李氏,有一张老照片:一位清癯慈祥的老太,笑容如饴,膝下是曾孙朱正、朱建。抗战前一年,朱李氏去世,丧事隆重。出丧那日,前面的送葬人拐过了下羊市街(现江城路),后面的人还没出朱宅。

  朱智与朱李氏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朱曰慈,小女儿朱道初。朱智的大女婿应德闳是民国初期的风云人物,浙江永康人,首任江苏省民政长。因陷入了宋教仁被刺调查案,得罪了总统袁世凯。应德闳与朱曰慈有六子一女,大儿子承继朱氏香火,取名朱应鹏(朱建、朱正的父亲)。民国前期,朱应鹏与史量才一起,创建了上海《申报》,并任总编。朱应鹏用过一个笔名,就是老宅墙界的“朱振宜”。抗战前一年,朱建13岁时登六和塔,无意中看到塔内的香案上有“朱振宜堂”几个字。祖宅的堂号怎么会在塔内出现?主持说,是清末一个大施主重修六和塔后置办的。其时,朱建并不知道其中的关系。

  朱智次女朱道初许配的也是官宦之家,没等过门,夫君故世,朱道初束发敬佛,矢志不嫁,在西面清净小院设起佛堂,做了居士。平日只在大宅内走动,极少出门,青灯黄卷,明烛香火。

  1937年冬天,淞沪炮声响起,大户们纷纷渡江南奔,朱道初没有走。这一日,寒风凛冽,日本兵举了膏药旗,从望江门的旧城墙上列队走进望仙桥直街。一时,家家遭劫,连胡雪岩的宅子也住进了日军马队。朱宅也未幸免,一阵枪托砸门,穷凶极恶的日本兵闯了进来,从前厅到后院,一路搜掠。进入经堂,昏暗中,见到一手敲磬、闭目颂经、静如止水的朱道初,日本兵被镇得目瞪口呆。说不清是生死置之度外的朱道初,还是神秘的煌煌佛堂,杀人不眨眼的强盗突然感到了恐惧,带兵的军官直直跪了下去,起来,朝朱道初深鞠一躬,马刺砰响,领兵退出。从此以后,日本人再也没有进过朱宅。

  一直以来,打理朱宅内外田租买卖的是几个管家,朱家在外的子孙们极少顾问老宅。1947年,难以维持的朱宅将正厅租给了安徽茶叶商张志云,成了一家茶叶代理行,取名“源丰祥茶行”。1951年,由该茶行等三家茶叶商合并成“企新茶叶股份有限公司”,后来公私合营,该宅一直为杭州土特产公司所属。

  1964年朱道初去世,没了主人的朱宅难逃“文革”浩劫,恪守道义的使女姜杏花当了替罪羊,反复批斗,不堪羞辱,投了竹椅子巷口的井中;最后的管家夏照发被扫地出门。2007年的初夏,我在望江路金狮苑找到了夏照发的儿子夏培庆。夏照发老人逝世于1980年,享年84岁。文章见报后,朱智的后人先后从北京、上海、深圳来杭,与夏培庆相见。

  2008年,在各方的努力下,朱智故居开始修复。2009年4月,杭州市政府下文:市文保单位“源丰祥茶号旧址”改为“朱智故居”。东庭园也已恢复原状,修葺一新,现为“中国社区建设展示中心”,有“朱智故居”说明。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