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替老头子缴最后的一笔党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这是我们民间档案征集活动的首发篇 这也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人记忆的珍贵合集

2021-04-13

分享到:

百年 百姓 百档

家庭记忆见证钱塘潮涌

民间档案征集

主办单位

杭州市档案馆 杭州日报

记者 潘宁 黄颖

“百年 百姓 百档——家庭记忆见证钱塘潮涌”征集活动自上周五启动以来,我们接到不少读者的电话报料,临安读者宓国贤是第一个打电话来的。

宓国贤说,我想说说我的父亲母亲。

他同时还通过微信发来三张照片,一张是鲜红的党费收据,一张是党费收据的内页。一张是他用手机拍摄的老母亲的照片。照片上,老人笑得十分开心。

宓国贤说,于我而言,我是这段珍贵的记忆的旁观者,也是参与者。这段记忆的主角之一,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但他对母亲说的一段话,我们是无法忘却的。母亲说,“我不是党员,但老头子是,也担任过多年的党委书记,一生就是党的人。我要替老头子缴最后的一笔党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这是我们民间档案征集活动的首发篇。

我们期待更多读者的加入。我们不希望遗漏那些弥足珍贵的细节。我们愿意从更多人的亲历与回忆中感受到时代前进的清晰的轨迹,它们虽说是静物,沉默无言,但我们能听见跌宕起伏的时代的声音。

这将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人记忆的珍贵合集。

我家有张中组部的 特殊党费收据

宓国贤

2017年,临安旧城改造全面启动,父母亲地处临天乡政府的集资房也在征迁范围。其时,父亲已经去世,87岁的老母亲住在福利院。57平方米的房子,是父母留下唯一的财产。八十年代末,身为临天乡党委副书记的父亲,在政府驻地取得了一套集资房,他们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才算安定下来。拆迁前,母亲从福利院到旧宅替父亲看了最后一眼,故土难离啊!

征迁补偿款下来,有七十多万,母亲傻了眼,我们当初集资款才一万左右,政府补偿款翻了近七十倍。母亲辗转反侧,拿到钱就像拿着烫手的番薯。

没多久,母亲把我和妻子召到福利院,向我们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

母亲说,房子本身是值不了那么多钱的,取之于国家,应该报答国家。我决定从拆迁款中拿出10万元, 5万元给老头子缴党费,还有5万元捐献给残联。老头子去年去世时,身边没有什么积蓄,今天有钱了,我要替老头子完成一个心愿。我不是党员,但老头子是,也担任过多年的党委书记,一生就是党的人。我要替老头子缴最后的一笔党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接着,母亲又把话题转向我。为什么要捐献5万给临安残联,因为我们家有两个残疾人,一个是你,一个是你外甥女。你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生活都不能自理,能有今天,全靠读书,知识改变命运,我希望这笔钱对残疾人贫困学子的读书和教育有所帮助,虽然你外甥女也很贫困,但我们也要关心更困难的群体。母亲说到的外甥女是我姐姐的女儿,特困家庭,住廉租房,从小脑瘤开刀,父母双亡,平素生活都需要我和母亲接济。

说实话,听了母亲的话,一开始有点反应不过来,我只是忍不住想哭。母亲一生节俭,这是她生命中最奢华的决定和举措。在蝇头微利锱铢必较的当下,像母亲这样活得明白活得高尚的人,真是难得啊,我深感自豪和骄傲,她的人格和境界让我仰视,让我泪流满面。

我不敢怠慢,马上和妻子分头行动,落实母亲的心愿。

我们和组织部门取得了联系,因为父亲已经去世,组织关系已经没有了, 8月14日,临安市委组织部以宓家绥同志特殊党费通道向中央组织部缴纳了党费,收到组织部鲜红收据和证书,母亲很淡定,你们收着吧,缴了就好。

残联的领导听后很感动,虽然现在作为行政组织,也不接受捐赠,但他们将纳入残疾人工作之一,爱心款项暂时由我保管,他们每年代为寻找5名残疾人学子或残疾人困难家庭学子,每人捐助2000元,一年1万,分五年完成捐助。

我在替母亲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心灵是平和而充实的。母亲的境界和精神,是这辈子上苍留给我的最大财富,她让我相信,卑微的人生照样可以有高贵的灵魂。母亲是快乐的,我就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