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科研:掘进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2020-11-10

分享到:

本报首席评论员 徐迅雷

数学,定义了他们的人生。

对于一个潜心学术的人来说,发现一个新领域、出现一个新成果,是如此激动人心。

不承想,我国数学家成功证明微分几何学两大核心猜想的新闻,也会刷屏,激动了无数国人的心。11月8日,人民日报新媒体转发新华社电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陈秀雄、王兵,在微分几何学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成功证明了“哈密尔顿-田”和“偏零阶估计”这两个国际数学界20多年悬而未决的核心猜想。日前,国际顶级数学期刊《微分几何学杂志》发表了这一成果,论文篇幅超过120页,从写作到发表历时11年。

陈秀雄教授恰是我高中时的同学,我们都是在1982年从浙江青田中学毕业考上大学的。陈秀雄对笔者说:“这个成果是2014年做出来的,背后的故事可以拍电影。当然是呕心沥血之作,几经磨难,几度绝望……”这个篇幅浩繁的论文,从投稿到如今正式发表,历时6年多时间。它太顶尖了,这世界上看得懂的人大约也没几个,审稿人也需要足够多的时间去弄明白其中的新概念、新方法。

陈秀雄是从浙江走出去的世界顶尖数学家。当年他以青田市第一名的成绩被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录取,1987年就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1989年赴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博士,是著名几何学家卡拉比教授的最后一位博士生。2010至今任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教授,被授予最高学术头衔——首席教授。他亦是中国科技大学“吴文俊讲席教授”、长江讲座教授、中科大几何与物理研究中心创始主任、上海科技大学数学科学研究所创始所长。

陈秀雄先后获得了世界级的一系列数学奖。他带领弟子孙崧和唐纳森,证明了著名的“丘成桐猜想”,由此共同获得维布伦奖;他还获得了西蒙斯学者奖,入选了美国数学学会会士。

王兵来自安徽巢湖一中,先在中科大少年班学院学习,后赴美成为陈秀雄教授的首位博士生。在导师的引领下,他被数学的优美所倾倒,沉浸于数学难题的研究之中。师徒之间,相互信任、相互合作。王兵由此能够一心一意集中精力于数学研究,孜孜矻矻,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王兵与妻子经济学教授王潇一起,于2018携手回国,加入中国科大任教授。陈秀雄常常说自己是热爱数学的“老顽童”,他也有很多时间回国教学,培养弟子。

“最优秀的人学习数学。”数学是人类大脑进化和智力发展进程的反映;数学不靠实验,不是实验室里做出来的,它是人类大脑的智慧比拼。数学世界实在太宏阔,无论是已知的还是未知的。研究世界最顶尖的数学难题,需要天赋,更需要忘我的投入,所以注定是无比孤独的。陈秀雄带领的研究团队,掘进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从事最基础的数学研究;不为名利,纯粹为了兴趣,为了研究,为了贡献。

正如希腊哲人普罗克洛斯所说的:“哪里有数,哪里就有美。”也只有在那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有如此独一无二的精彩风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个“足下”就是基础研究、原创科研。像数学这样的基础研究,最具魅力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不可预测的,而且一旦把天窗打开,那就是无边美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