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认得的守村人: 万一出意外,那就倒霉我一个吧……

2020-04-03

分享到:

本图由通讯员提供

通讯员 蔡尤嘉 黄蓉

记者 李维和 文 王翔 摄

这些天,查悦每天起床洗漱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又老了不少,两鬓的白头发越来越明显,老婆都说他好几次了。“大概是从2月份开始的吧,白头发往外冒了不少。”查悦略带尴尬地笑笑——其实,他才40岁出头。

查悦是双浦派出所的副所长。听到“双浦”这个地名,杭州人差不多都能反应过来——2月中下旬,双浦镇湖埠村发现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由于情况较为严重,双浦镇决定采取紧急疫情防控措施,湖埠村全村进入封闭管理状态。

整整14天,查悦守在湖埠村里。他感觉自己像一块夹板,面前是不可预知的感染风险,而背后还有来自家里的怒吼。“没办法,谁让我们派出所的位置太好了呢……”他这样自我解嘲。

抽考题 重任砸在肩上,怎么向老婆交代?算了,说谎吧……

双浦派出所辖区位于杭州主城区的西南角,疫情防控形势最严峻的时候,派出所辖区内设有杭州南防疫检查站以及3个绕城高速防疫卡口,再加上各社区、行政村的防疫检查点,全所20余位民警忙得不可开交。2月份一共29天,拉出所里的考勤表看看,全员全勤,无一人休息过一天。查悦当然不会例外,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多,隔几天才回家一次,这成了他在疫情防控初期的工作常态。

2月中旬,已经和疫情抗争了20多天的杭州人逐渐适应了特殊时期的生活节奏,加上本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人们的情绪渐渐不再紧绷。“防控最严格的时候,相邻的村子都不允许车辆借道通行。”查悦说,当疫情防控成效显现,村民外出买菜这样的生活常事便开始慢慢放开。

然而,2月19日,重大变故出现了。当天,查悦接到通知,要参加一个紧急会议。这个会一直开到晚上10点多,会议内容主要有3点:其一,湖埠村发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二,由于情况较为严重,双浦镇决定对湖埠村实行封闭管理;其三,查悦成为此次封闭管理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开完会,查悦已经来不及回家了,只好打电话向老婆“汇报工作”。之前,他已经连着几天没有回家了,电话里,他不敢说得太多,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个谎:“我就在村子外头守着,放心,我不进去。”

那晚,查悦躺在派出所的休息室里,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他的脑子里不断回响着老婆在电话里的那句话:“你就算守门口,也给我离得远一点!”天一亮就要进驻湖埠村,老婆的“命令”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吗?查悦心里有些矛盾。

再说湖埠村,查悦平时去那里的次数其实不算多。湖埠村下辖3个自然村,由于靠近灵山风景区,闹中取静,村里开着十几家民宿。当地村民很热情,邻里之间喜欢聚在一块,最常见的休闲娱乐活动就是打牌。“为什么组织上要派我去湖埠村呢?”查悦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1999年,查悦从警校毕业,先当巡特警,后来又转为社区民警,一干就是十多年。跟群众打成一片,能看场合说适当的话,这是社区民警的看家本事,在这方面,查悦自然是一把好手。还有,抗击“非典”的时候,查悦被安排去隔离居民楼把守,严防无关人员进出,在疫情防控方面,他也算有一些实战经验。“我去倒真是挺合适的。”想到这里,查悦觉得也不用再多顾虑什么,谎话都对老婆说了,先进村再说。

应变题 不同情况需要不同应对方法,软的硬的都得用上

到了湖埠村,查悦发现眼前的情况要比当年抗击“非典”时复杂得多。湖埠村原先设有2个防疫检查点,实行封闭管理后减为1个,所有村民只进不出。派出所派出3辆巡逻车支援,每个自然村配备一辆,实行全天候巡逻。上级领导到现场检查时,担心执勤民警有被感染的风险,特地叮嘱查悦:“千万注意安全,没有特殊情况,尽量待在巡逻车里。”

面对未知的情况,民警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查悦更把自己安排在地理位置居中的张余村,万一其他自然村有情况,能以最快速度赶去支援。同时,他还主动承担了下车劝说的任务,入村巡逻第一天,查悦在出发前对同事们说:“万一出意外,那就倒霉我一个吧……”

全村严格封闭管理,查悦没经历过,村民更没经历过。虽然村里有确诊病例令人不安,但还是有不少村民觉得“封闭”就是指不许进出村子,在村里走动走动,问题应该不大。实行封闭管理后的5天里,防控人员遇到了各种情况,村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们神经紧张。有村民跑到地里割菜,有老太太跑到河边洗碗,还有小年轻悄悄出门,以为村里的小卖部还开着,想买点零食吃。

发现有村民出门走动,村里的工作人员都会赶去劝说,但没什么效果,工作人员只能联系查悦,向巡逻民警求助。查悦总能化解这些突发情况,但村民并不知道,这个从巡逻车上下来、语气严肃的民警,其实心里也有点哆嗦。“每次下车,我都觉得已经把自己豁出去了。”查悦说。

不过,刚性执行封闭管理规定的同时,查悦也破例开过一次“后门”。有一天早上,查悦和同事巡逻时发现,有一位老太太颤颤巍巍地走出家门,到屋外的地里给作物浇水。查悦先是在车里向老人喊话,但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只好下了车,走到距离老人五六步的地方再次劝说,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回应。查悦终于意识到,老太太的听力有问题,根本听不到他说话。可是,该拿她怎么办呢?

从那天起,每天早上7点半,巡逻车都会准时停在老太太家门前,查悦和同事坐在车里看着老太太出门、浇水,然后回家、关门。“这个习惯我们一直坚持到村子解除封闭为止。”查悦说,“老太太发现我们每天都去,后来还会跟我们挥手打招呼。”

风险题 谎言被戳穿,老婆大发雷霆,他该如何化解?

查悦和同事们最初的紧张情绪,在逐渐适应工作节奏的过程中消失。入村一周左右,查悦发现村道上几乎看不见村民走动了,日常巡逻也变得枯燥起来。坐在巡逻车里,他偶尔会想起自己当巡特警的日子,当年,他也是这样坐在巡逻车里,一有警情便热血向前,不是救援群众,就是抓捕不法分子。而在眼前的湖埠村,路上见不到人,那才是最好的事情。

就在查悦觉得防控工作渐入佳境的时候,一个“滚滚天雷”正在赶往他头顶的路上。一天中午,他的微信连珠炮似的跳出消息,每条信息都让他心惊肉跳——他对老婆说的谎话已经被戳穿了。

原来,有朋友在新闻上看到了查悦在湖埠村巡逻的内容,就随手转发给查悦的老婆,并致以慰问,没想到,“炸雷”了。“不是说好只在外头不进村的吗?”看到消息,查悦能想象老婆愤怒的表情,顿时感觉头皮直发麻。

“刚和她认识那会儿,得约好几次才能有空见面。结婚之后,我也老是加班。这些她都忍了,偏偏这次对我大发脾气。”查悦说,他实在不知道当时说些什么才能把老婆哄好,想了许久,只憋出一句话,“任务在身,我回家时一定是安全的,你放心。”其实,入村巡逻的日子,查悦过得挺委屈。每天穿着防护服,站得稍远一些别人就认不出他是谁,而且除了一日三餐,他几乎不喝水不进食。白天在村里巡逻,晚上回到派出所,他还得躲着在所里值班的同事,连个招呼都不敢打,只能径直走进休息室。可是,这些委屈,他没法对别人说,尤其是对老婆。

湖埠村解除封闭前一天,查悦和同事照常巡逻。半路上,同事突然大喊:“你看,那几户人家的玻璃窗上是什么?”查悦和其他同事远远望去,有几户村民在自家窗户上贴出了手绘的画作,像是孩子的手笔,作品上还写着感谢的话,感谢辛苦的守村人。“我的心被那个场景击中了,那是我在14天中感觉最温馨的时刻,我们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查悦说。

14天任务结束前,查悦和入村巡逻的同事都接受了核酸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大家都是阴性。他第一时间发消息给老婆,老婆回了他一句:“你回家的通行证拿到了。”

上周,查悦因为要开会,又去了一趟湖埠村。有村民正忙着做家务,有村民在闲聊,更多的村民则在张罗着采茶。走在路上,查悦四处张望,却没人认出他就是一个月前天天在村子里巡逻的守村人。但查悦觉得很轻松,因为一路走来,他看见了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