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工作时间延长,有没有办法让同事们保持士气?疫情阻断了信息渠道,该怎么让“里外”的人都安心?

新官上任的女副所长:出身警察家庭,我得更站得定、守得住

2020-04-01

分享到:

封闭执勤期间,民警之间互相理发。

丰晓莹在监区消毒。

通讯员 周德峰 记者 钟玮

3月27日,丰晓莹获得了一个新的荣誉称号——她被公安部、全国妇联评为“公安抗疫巾帼先锋”。回顾春节之后的一个多月,丰晓莹觉得,是不是每天多出了几个小时,那段日子似乎显得格外漫长。朝八晚五的节奏全乱了,计划中的旅行取消了,待在外婆家的两个娃成天问“妈妈去哪儿了”……

去年9月,39岁的丰晓莹从余杭区拘留所调到余杭区看守所任副所长。就在她逐渐适应新岗位的时候,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考来了,而她所处的考场更为特殊,因为她的工作地点在高墙之内。

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处理的都是细碎的事务,她明明很忙,却总觉得自己“没干什么大事”……

心理题 在押人员担心家人,不安的情绪该如何抚平?

拘留所和看守所有啥区别?丰晓莹的体会是:拘留所里多为接受行政处罚的人员,他们的心理压力没那么大,更服从管理;而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往往情绪波动较大,管理相对困难。“遇到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在押人员的情绪波动更应引起我们的重视,民警的压力更大了。”她说。

正月初三,丰晓莹回到所里值班。刚到监区,一名女监室的在押人员就向她反映,那些天,另一名在押人员艾某已经偷偷哭了好几次,却怎么也不肯说是什么原因。

艾某是个20岁出头的湖北籍姑娘,因为涉嫌电信诈骗而被羁押,疫情发生时,她的案子已经进入移送起诉阶段。丰晓莹对艾某是有印象的,艾某性格比较内向,但在监区的表现一直比较积极。于是,她将艾某带到管教办公室,想和艾某好好谈一谈。

谈话开始时,艾某一直低着头,没有出声。沉默了一阵,艾某突然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我很担心我的家人,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染上这个病,不知道能不能治得好?”艾某压抑的情绪完全释放了,“我现在特别后悔,我要是好好找份工作,不去参与那种事,现在起码能和家里人待在一起。可是,现在我连他们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你不要急。”丰晓莹劝慰道,“你知道‘非典’吧?那时候,我刚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人还在北京,我看到全国上下都在为抗击‘非典’而尽全力。现在的情况也一样,全国各地都在支援湖北,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已经封闭进出城通道,人口流动性已经很小了。”其实,当时丰晓莹还不太清楚除武汉外湖北其他城市的具体情况,她也无法预测疫情发展的态势,她能做的就是用全国各地积极援鄂的事实给艾某吃一颗“定心丸”,免得艾某因为过度担心而出现情绪反复波动。

信息题 被延长的暂停期里,该怎样沟通“里头”和“外头”?

正月初五,所里开会,宣布2月1日起实行封闭轮替勤务模式。包括后勤人员在内,全所共180余人,有一半人要留所封闭执勤14天。第一批执勤名单里,丰晓莹的名字毫无意外地列于其中。

按照规定,春节期间,家属寄件、律师会见等都是暂停的。由于春节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这个暂停期被延长了,疫情一定程度上阻断了在押人员了解外界和被家属了解的渠道。“那些天,总值班室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来电,都是家属打来的。有年纪大的家属会问自家的孩子听不听话,什么时候可以送一些生活用品。还有家属来问,什么时候可以安排律师会见。”丰晓莹记得很清楚,有一天,她接到一位母亲打来的电话,“老人的儿子在我们所里羁押,她拜托我们一定要严格管教,因为她的孙子刚刚出生,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好好表现、改邪归正。老人说得很恳切,我让她一定放心,最后还特地叮嘱她尽量少出门,保重身体。”

那些天,丰晓莹每次出现在监区,在押人员都会向她提问:外面的疫情怎么样了?杭州的情况严不严重?丰晓莹想了个办法,每天给在押人员分发当日的报纸,然后耐心地向他们介绍各地的疫情形势。有的在押人员担心自己案子的办理进程会因疫情而耽搁,变得郁郁寡欢。丰晓莹就为他们释法,无论疫情如何发展,刑事诉讼程序是不会变的,让他们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然而,有些事情是真的需要担心的。有一天,监区里收押了一名从防疫卡点抓获的逃犯,而这名逃犯刚到所里几天就出现了发热症状。丰晓莹赶紧安排医生为他验血,初步检查结果为细菌感染。本着对在押人员负责的态度,丰晓莹向上级汇报后,安排这名在押人员去医院做了进一步检查。送医当天,丰晓莹和同事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与医护人员进行了交接。万幸,医院检查后排除了这名在押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丰晓莹记得,这名在押人员刚被收押时非常抗拒管教,没想到,当他被案件管辖地警方带走时,特意鞠躬感谢管教民警。“他说我们真的太辛苦了,他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尽心地为他治病。”

统筹题 封闭执勤时间延长,“新兵”领导怎样带好“老兵”团队?

封闭执勤的日子里,在岗的民警都是三班倒。2月10日,所里接到了新的指令,根据公安部监管局通知,看守所警力后续要分为三批轮替执勤,而封闭执勤时间要延长为25天。这意味着,在岗的警力还要撤出一部分,为后续轮替执勤做准备。指令下达后,有民警开起了玩笑:“本以为14天快熬到头了,这么一来,又没有盼头啦……”

玩笑归玩笑,丰晓莹很清楚,所里都是比自己更有看守所工作经验的“老兵”,他们都有遇到困难顽强克服的精神品质。“有位同事的妻子是医护人员,为了支持丈夫工作,特地申请到2月中旬再进入隔离病区工作,为的就是和丈夫错开工作时间,夫妻俩可以有一个人抽出时间照顾孩子。”丰晓莹说,由于封闭执勤的时间延长,那位同事没法去接妻子的班,最后,他们只能把孩子的外婆搬来当了“救兵”。

令丰晓莹最为感动的是民警老姚。老姚是所里的老民警了,参加封闭执勤时,距离退休仅一个月左右,但他仍然向丰晓莹提出申请,要求留所多值几天班。老姚是个细心人,每当有在押人员释放,他对于防护工作总是一丝不苟,看到对方口罩没戴好,他会上前纠正,然后亲手为对方戴好,临了还不忘提醒:“释放证明千万不要弄丢了,这可以证明你这段时间在哪里,丢了的话,你回家都有麻烦。”

后来,所里派人到老姚家慰问,听到老姚妻子的一番话,丰晓莹更加心头一热。“我是比老姚党龄还要长的老党员。”老姚妻子说,“我们家没有困难,就算有什么困难,我们也能克服。只要组织需要,可以让他在岗位上坚持到疫情结束。”

“老兵”们的奉献精神感染着丰晓莹这位“新兵”领导,她也像所有同事一样,有活主动上:办案单位到所送达文书,她去交接;提讯太多,同事忙不过来,她去带人;分局送来补给物资,她去搬运;新到人员收押和在押人员外出就医这些重点环节,她全程参与……

封闭执勤任务执行到一半时,丰晓莹发现,由于没有休息,与外界也缺少接触,同事们开始露出疲态。有一天,丰晓莹偶然看到了一位医生录制的手语舞,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做内勤工作时,曾自拍视频为一线同事打气。于是,她找了几个同事,花了一晚时间商量剧本、确定演出人选、发送手语教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段手语舞视频顺利摄制完成。“虽然不太完美,但工作之余能让大家看看视频轻松一下也挺好。”丰晓莹觉得很满足,“又不是去比赛,给大家打打气就好。”

如今,第一轮为期25天的封闭执勤任务已经结束,稍作休整的丰晓莹已经投入第二轮为期40天的新任务。她记得,离家那天,老爸烧了一锅喷香的炖肉,老妈送了她一箩筐的唠叨,老公却只留给她4个字:“放心,加油!”谁都没有提起两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但丰晓莹知道,这个担子,老爸老妈已经默默挑了起来。

“我爸以前也是警察,他说,工作上有需要,我就尽管去,他们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把我丢给爷爷奶奶带的。我们是警察家庭,习惯了这样的特殊情况。”丰晓莹说,小时候,她也经常看不到爸爸的身影,“当警察就要比普通人更加站得定、守得住,这是我爸教会我的。”

图片由通讯员及受访者提供

阅卷人评语

丰晓莹

网友“苏二强”:管教民警确实挺难的,毕竟工作场所和工作性质都是那么特殊,他们的压力肯定比普通防控人员要大,能在封闭的情况下坚守这么长时间,不容易,值得敬佩。

网友“black J”:在特殊时期,能尽心负责、以心换心地对待在押人员,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教育和挽救,挽回灵魂比约束行为更加难得。

网友“纸飞机2019”:看到最后才知道,原来这位女民警有位警察父亲。忠诚履职的精神代代相传,这是一个可以永远讲下去的好故事。

阅读更多故事,查看更多评论,请关注杭州日报官方微信和“杭+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