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得牢的茶室老板: 有事体,呛一声,我24小时都在的

2020-03-29

分享到:

发小跟着自己做志愿者吃了“冤枉官司”,这事委不委屈 小区里的“麻友”熬不牢,都是老相识,要不要劝劝 ? ?

本图由通讯员提供

吴忠明

通讯员 刘文逸 记者 李维和 文

廉笑尘 摄

一向热闹的庆春路边有一条叫作六克巷的支小路,巷子西面便是青春坊小区。进小区一直走,便能看到左手边有一个红色的门面,门头上写着“喜乐茶室”4个字。名为茶室,实际上这是一家棋牌房,已经开了十来年。在小区居民眼里,这是不少“麻友”平时常去的游乐场。

谁都没有想到,上个月,因为有居民连着打了3次报警电话,喜乐茶室被弄得鸡飞狗跳。可民警几次上门发现,这哪里是违反疫情防控要求的“重灾区”,明明是协助社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志愿者大本营嘛。这里的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推理题

儿媳举报公公聚众打牌

乌龙警情牵出一个热心人

2月7日上午,长庆派出所接到青春坊小区居民黄女士的报警电话,电话里,黄女士的话里话外都是肝火。“这段时间疫情防控形势这么严峻,大家都不敢出门,偏偏我公公不听劝,每天一早就跑出去了。”黄女士又气又急,“他去棋牌室聚众搓麻将,每天都搞到晚上才回家,你说气不气人?”

黄女士的公公姓马,今年58岁,从小就生活在六克巷里,算是地地道道的“原住民”。黄女士说,马师傅每天去的棋牌房就是喜乐茶室,但民警沈宏听完却有点纳闷:“不对啊,茶室的吴老板明明已经跟社区通过气了,说是已经关门了,难道他说一套做一套?”

沈宏立即带人赶到喜乐茶室,发现茶室大门紧锁,敲门也没人应。过了没多久,茶室老板吴忠明听说民警找上门,匆匆忙忙赶过来。“啊?哪个在搓麻将?”吴忠明大喊冤枉,“不相信的话,你们到店里调监控好了。”

沈宏进店查看了监控,确实没人在店内打牌,连进出的人都没有,马师傅没有来过,吴忠明也没有说谎。没法子,这起警情被暂时搁着了。

过了没几天,黄女士的报警电话又打来了。“我公公可能还在搓麻将……”黄女士说,“我们问他在哪里搓,他说去人家家里了,叫我们不要管,连我们的电话都不接。我们全家都受不了了……”

沈宏觉得,马师傅的行踪的确有蹊跷。他给马师傅打电话,没人接,于是,他发动社工和志愿者一起找,终于把马师傅找到了。

“我没干吗,真没什么事……”马师傅支支吾吾。

“马师傅,现在疫情防控形势这么严峻,你要是偷偷搓麻将,后果蛮严重的。”沈宏劝道。

这下,马师傅终于说实话了。他其实根本没搓麻将,这些天,他一直在社区当志愿者。每天一早出门后,他就披上志愿者的工作服开始工作,多数时间是在卡口上为进出居民测体温,偶尔也会跟着社区上门查看隔离户的情况。小区人多事杂,马师傅一忙起来就没空接电话,加上他性格内向,不愿告诉家人自己在外做志愿者,怕家人担心,就随口编了一个搓麻将的理由。“我以为家里人会觉得搓麻将比做志愿者安全点,就这么说了。”马师傅说,他没想到家里人竟当了真,还报了警。

沈宏当着马师傅的面,向黄女士说明了情况。黄女士这才知道,家里人都错怪了公公。隔了几天,黄女士第三次打电话到派出所,表达感谢的同时,两次报警也就此撤销。

关联题 关掉茶室,带着发小当志愿者,这才是真兄弟

乌龙警情过去后几天,沈宏在路上偶遇了马师傅。“真当难为情。”马师傅有点不好意思,“前两天让你们跑了两趟。”

“这倒没什么关系。”沈宏说,“我就是奇怪,为什么你儿媳妇总觉得你会跑到喜乐茶室去?”

“喜乐茶室的老板吴忠明是我小兄弟呀,我们从小在这里一起长大的,关系特别好。我平时在外头做生意,回来就去他那里搓几把麻将,喝喝茶,聊聊天。”马师傅说,“年前我就在他那里了,有时候帮忙烧烧开水、泡泡茶。后来,茶室关门了,我就去做志愿者。说起来,我还是受老吴的影响,他做志愿者比我还早。”

对于吴忠明,小区里的人其实都不陌生。他比马师傅小6岁,中等偏瘦的身材,留着赭红色短刘海发型。他原先是吴牙社区的保安,后来才和妻子经营起了喜乐茶室。虽说是发小,吴忠明和马师傅的性格截然相反,他是外向热情的那款,爱交朋友,因此,茶室的生意一直都蛮不错的。

令人意外的是,疫情发生之初,吴忠明就主动关停了茶室的生意。不仅如此,他还跑去游说小区里其他几家小棋牌室的老板,让“麻友”别再聚集打牌,尽量待在家里。“那段时间,我听茶室里两个做旅游的朋友说,他们本来要去湖北黄冈,但到了江西就过不去了,只能回来。”吴忠明说,这件事让他觉得不对劲,“所以我决定早点关门歇业。”

更令人意外的是,春节刚过,吴忠明居然跑去做志愿者了。当时,吴牙社区的居家隔离人员较多,社工人手不足,难以兼顾,吴忠明听说后,主动接手了服务隔离户的工作。从此,吴牙社区就多了一个穿着志愿者马甲的身影。

“我这个人啊,闲不住的,叫我整天守在卡口上,估计是受不了的,还不如到处走走来得舒服。”吴忠明说。然而,为隔离户服务并不是轻松的工作。隔离户要采购数天的肉菜,一买就是四五袋,吴忠明吭哧吭哧地拎到人家门口;隔离户家的孩子要上网课,他就代跑腿,四处找还开着的文印店,帮人家把作业打印好送过去;最辛苦的一次是他代人家收快递,跑到卡口外的快递点才知道,这件快递居然是一台滚筒洗衣机——当天,他和保安轮着背,才把这件大家伙背上了七楼,结果,脖子上连贴了几天的膏药。

“你说怪不怪,我们小区居家隔离的人不是住在六楼,就是住在七楼。”吴忠明似乎很喜欢把别人会抱怨的事情当成段子来自娱自乐,“有一天晚上,我上上下下跑了十多趟,这么小的小区,我一天居然走了近20000步。”

扩写题 有很多人和他一样“变身”,也一样靠得牢

实话实说,喜乐茶室之前因麻将声扰民被人投诉过,居民对吴忠明也是评价不一。但是从2月初到3月23日喜乐茶室重新开张,吴忠明默默做了一个多月的志愿者,还带动马师傅这样的发小一起为社区防疫工作做贡献,大家都看在眼里。很多人对吴忠明的印象有了改观,他们发现,这个看上去“不正经”的茶室老板,原来是一个能在要紧关头站出来的热心肠,而这个热心肠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有事体,呛一声,我24小时都在的”。

对吴忠明来说,这一个多月中,唯一让他感到“委屈”的,应该就是黄女士打电话报警的事情了。不过,沈宏送他的一句话,让他感觉“落胃”:“吴师傅,你真当靠得牢的。”

还有一件事,让吴忠明觉得蛮感动的。元宵节那天,有居民想给他送一碗汤圆,可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他,只好把汤圆放在了喜乐茶室的门口。“其实我做的事都不算什么,社区还有比我做得更多的邻居,有的人年纪比我还大。”吴忠明说,“像老马,快60岁的人了,也一直在做志愿者。前段时间复工了,他马上跑回临安,继续去做修复老旧道路的工程,我也要向他学习。”

吴忠明的话还真不是过分谦虚,和他一样为防控疫情而“变身”为志愿者的人的确不少:有物业主任“变身”为消杀辅导员,有保安队长“变身”为政策咨询师,有饭店老板夫妇“变身”为炊事班班长,还有70岁大妈“变身”为流动广播员……每一个“变身”的人,都为社区居民生活和商家经营的早日恢复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喜乐茶室重新开张那天,马师傅等老朋友都赶来给吴忠明捧场。吴忠明特地去买了一桶红漆,仔仔细细地把门面刷了一遍,茶室显得更喜庆了。“经历了这次疫情,我觉得我和喜乐茶室都要焕然一新才对。”吴忠明说。

阅卷人评语

网友“仙凡”:人不可貌相,有时候就是那些看上去不靠谱的人,在关键时刻成了顶梁柱。所以说,突如其来的事情往往能击碎人们的刻板印象,让美好的人和事显露出来。

网友“Zippo不限量”:这就是杭州独有的市井味道,充满了烟火气。一个小区、一条小巷,都有自己的江湖,那些江湖人平时身份不同、性格各异,但在关键时刻,他们都知道何为大义。

网友“楼外楼2002”:这些社区志愿者真的很可爱,马师傅做好事就是闷着不说,吴老板再辛苦也能苦中作乐,这样的发小才互补,在一起能干成大事。

网友“calendar”:都是平平凡凡的人,做着力所能及的事,当所有人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疫情在我们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阅读更多故事,查看更多评论,请关注杭州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