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侠女心的“冻龄姐姐”: 有能力就帮帮大家,这是妈妈教我的

2020-03-28

分享到:

红姐和朋友为环卫工人送口罩。

身边有不少人缺口罩,要不要管这件“闲事”? 两家店都没了进账,“亏本”的好事做还是不做?

红姐的妈妈给口罩分袋包装。

记者 邱泽楷 钟玮 文 王翔 钟玮 摄

在小区里住了十七八年,红姐感觉和邻居的关系从没像现在这般熟络。如今,只要提起红姐,小区里很少有人会说不认识。

红姐的真名叫申屠妮娜,今年52岁,外表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她是桐庐人,19岁时便跟着舅舅去了香港,学做服装生意,后来回到杭州,在主城区定居。她的小名叫小红,因为性格大气,为人豪爽,“红姐”这个昵称被圈里的朋友越喊越响。

红姐和朋友合作经营着一家进口食品店和一间酒吧。今年春节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红姐的生意都停了。没生意可做的红姐倒没有让自己闲下来,连续一个多月,她和闺蜜们四处为有需要的人免费送口罩,被网友们称为有侠女心的“冻龄姐姐”。

应用题 听妈妈的话,半个月内,她送出了2000余个口罩

春节前,红姐留意到,手机里不断弹出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再看看眼前,自家店铺的客流比往年同期少了很多,街上也冷清了不少,人们开始戴着口罩出门。

有一天,红姐在小区里走着,发现好多老人并没有戴口罩。“口罩要戴起来了,大家最好少出门。”一名志愿者正在劝说一位大伯。

大伯不以为然:“没有口罩,你要我戴什么?你送给我吗?”就是这句话,把志愿者呛得哑口无言。

那几天,全国不少地方的确诊病例数都在快速增多,多个省份已经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一时间,口罩成了抢手货,药店存货清空。可不少老人的疫情防控意识还没跟上,并不把出门戴口罩当回事。另一方面,社区一下子也筹措不到足够的口罩,红姐问过那名劝说老人的志愿者,志愿者自己也只有两个口罩,而小区保安的口罩已经重复使用了几天。在口罩问题上,大家都有困难。

回到家里,红姐和妈妈提起了这件事,她觉得,口罩紧缺是一件眼面前的麻烦事。“人家买不到,你看看你有没有地方好买,有就多买一点。”红姐的妈妈说。正巧,红姐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在卖口罩,就立即与对方联系,想要200个。对方要价每个14元,红姐觉得贵点就贵点,直接下了单。口罩到货后,她按每人5个的量分给了小区保安,余下的口罩就放在保安室里,让小区里有需要的人自取。她哪里想得到,这些口罩两天工夫就被取完了。

又过了几天,红姐发现了新的问题:社区周边有大量的环卫工人缺口罩,有的环卫工人一个口罩要用近一个星期。“他们每天要处理这么多垃圾,口罩一定要换得勤,几天一换怎么行?”红姐急了。

她再次找人采购口罩,这次,她要买2000个。对方起初报价每个2.8元,后来又推说缺货,加价到每个3.5元,最后,红姐以每个4元的价格才拿下这批口罩。“缺货?八成是为了加价的鬼话。”做生意多年,红姐对这些套路清楚得很,但这批口罩她必须买。

2000个口罩送到家里,75岁的老母亲每天一早就开始逐袋分装口罩,一边装一边唠叨:“环卫工人在搞卫生,还是要包好了再给人家,这样就不会弄脏了……年纪大的人你要多送一点,生活困难的人你也要多送一点……你自己出门也要注意安全……”

那些天,窗外德胜高架上的车少,妈妈的唠叨,红姐听得格外清楚。看着妈妈戴着袖套低头分装口罩的样子,红姐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家里的生活条件不太好,但是看到乞讨者,妈妈总会盛一碗饭,夹上菜再拿出去,有时会给几分钱或一些粮票。妈妈总是和红姐说:“我们的日子过得比他们好,能帮就帮吧。你以后也要多做好事。”

2000只口罩,红姐只用一个多星期就送完了,大多数口罩给了环卫工人,也有一部分送给了路上没戴口罩的老人。“环卫工人很朴实,拿到口罩会把袋子折好,塞进口袋里,嘴里直说谢谢。”红姐说,也有人以为她是卖口罩的,“我得解释一番,才能让对方安心收下口罩。”

连线题 利用可以出门的日子继续送口罩,她拉了一支爱心小分队

随着疫情防控知识的普及和防控措施的不断完善,人们的防控意识明显提高了。家里的亲戚见红姐隔几天就会出门送口罩,都来劝她不要出去了,毕竟外出是有风险的。“反正那时候规定每两天可以出门采购一次的,我本来也喜欢走路健身,出去送一圈口罩,回来路上买点菜,不是蛮好的吗?”红姐说。

其实,红姐当时已经追加了2000个口罩的订单,打算继续免费送给一线环卫工人,多做一些好事。考虑到一个人送口罩有些冷清,她就在微信群、朋友圈里拉人:“一起来送口罩啊,钱我出,就当健身了!”

好友们本来就宅在家里无所事事,看到红姐的召唤后,纷纷响应,运河爱心小分队就这样成立了。这支队伍里,有红姐相交十余年的好姐妹,也有新认识的邻居志愿者。

“环卫工人太辛苦了,我们很愿意为他们做一些事情。”好友郑女士说,“那天,红姐带我走了十公里,我腿都酸了,但她好像习惯了,稳得很。”

一个多月里,小分队的成员总是两三人结伴送口罩,从米市巷送到拱宸桥,后来有反向送到了武林门。运河一线送得差不多了,大家索性走得再远一些,徒步来到西湖边,环湖送口罩。

送口罩时,红姐总会和环卫工人聊聊天。“都是五六十岁的大哥大姐,他们的子女多数在外面赚钱,家里还有孙辈要他们带,想想真的不容易。”红姐说,有时候,除了口罩,她还会买酸奶、小蛋糕给环卫工人,“师傅们很感动,一直说谢谢,说得我们都有点难为情了。”

送口罩的日子里,红姐的朋友圈总是被忙碌和快乐占据——

“运河边走走,给环卫工人发发口罩,日子过得快,心情又好!”

“下午运河10000步,米市巷走到拱宸桥,边走路边给环卫工人送爱心口罩,晚上家里小酒喝起,心情超级好!”

“我们的爱心小分队,西湖边走起!”

红姐说,她其实只付出了一点点,但每天都会觉得很开心,“我天天盼望着疫情能早点过去,大家可以正常上班,朋友可以聚会。”

拓展题 她敬佩社区志愿者,并愿再捐一批食品给福利机构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日益稳定,杭州有序推动复工复产,社会经济逐渐恢复,城市重新焕发生机。最近,红姐已经没有出门送口罩了,她给妈妈过了个生日,带着妈妈去西湖走走,又去西溪湿地踏青,还和亲戚小聚了一次。“有种久违的幸福感。”她说。

回想起之前一个多月发生的事情,红姐说,她看到很多人都在这场抗击疫情的硬仗中主动站了出来,成为“战士”,“尤其是社区志愿者,我很敬佩他们。”

红姐记得,在实施封闭式管理期间,小区里有一位大妈前一天刚出过门,第二天又说要出去买创可贴,被志愿者拦了下来。那名志愿者是小区里一名28岁的姑娘,她说可以为大妈代买。大妈说还要买3箱牛奶,姑娘也答应了。红姐正巧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她觉得姑娘一个人肯定提不动这么多东西,就陪着姑娘去超市、药店采购。路上,红姐发现姑娘手上有一道红印子,便询问是怎么回事。姑娘说,那是之前阻止一个不听劝的住户时弄伤的。

“我不知道那个小姑娘遇到这些事是怎么想的,但她始终没有抱怨,居民的需求,她都会尽量去满足。”红姐说,“看到这么多人一直在为他人而努力,作为一个有点能力的人,我更加觉得自己做的只是一点点小事。”

红姐在春节前就想着结束进口食品店的生意,半个月前,店铺重开了。上周,她去看了一眼,还是决定把店面转让掉。店里还有近20万元的库存,朋友建议她折价卖掉算数,但她觉得犯不着,不如捐给福利机构,也算是一桩好事。“都是些零食,送敬老院可能不太合适吧。”红姐盘算着,“感觉还是送给儿童福利院比较好,你觉得呢?”

阅卷人评语

申屠妮娜

网友“30过后”:有一定经济条件后,去做些能力范围内的事,尤其是帮助有需要的人,特别好,既愉悦身心,又传播正能量!

网友“零散之人”:作为一个商人,红姐的生意肯定是亏的,但值得敬佩的是,她没有计较这笔经济账,而是不计成本地坚持付出,并时时自省做得还不够,这份热心价值万金。

网友“清凉油拌面”:这段时间看到了很多像红姐这样的善心人,在特殊条件下,他们利用自身的资源,尽可能地帮助身边的人共渡难关,我想,这就是回报社会最好的方式。

网友“3142”:善意是能够发散并影响更多人的,你看,在红姐的带动下,周围的人也行动了起来,这样的感染力肯定能战胜病毒。

网友“西湖游吟诗人”:我相信,美是由内而外的。红姐能够保持年轻的外貌,和她有着美丽的心灵密不可分。所谓年轻态,应该是先有一颗常怀善意的心吧。

阅读更多故事,查看更多评论,请关注杭州日报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