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无法兑现惹得妻子生气,这会不会是道“送命题”? “罚跪”用的榴莲都送到单位门口了,要不要先去救“后院”的火?

不着家的社区民警: 城市能恢复生气才是最要紧的

2020-03-18

分享到:

报道图片由通讯员提供

通讯员 俞小薇 沈岳海 沈建平 记者 李维和

2月中旬从高速公路疫情防控站撤下来后,张敏就回到了社区的本职岗位上。这些天,他在辖区大街上巡逻时,发现年轻面孔越来越多,沿街的铺子也都开门营业了。“这才是我熟悉的味道。”他乐呵呵地说。

如今,同事们提起张敏,都会联想到一种热带水果——榴莲。一个多月前,妻子给张敏送的一份“春节大礼”成了不少人的谈资。结婚20年,张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夜爆红”居然是妻子送出的“神助攻”,而“榴莲事件”也被记入了他所在金沙湖派出所的“史册”。

和所有在一线抗击疫情的工作者一样,身为民警的张敏一面接受着疫情大考,一面还得接受亲情小考。只不过,妻子这位小考的“监考官”有点严……

阅读理解题

妻子的“问罪书”里包含了几层意思?

还是要先说“榴莲事件”。

1月30日下午,一个女人捧着一个纸箱来到金沙湖派出所的保安室。见到保安后,女人放下箱子,也没说给谁,扭头就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保安没能把送箱子来的女人追回来,只好把箱子交给所里的民警处理。几番倒手,这个神秘的箱子最后被摆到了所长的办公桌上。

所长打开箱子,发现里面装着一个榴莲、两盒护目镜,还有一封写给“某Sir”的信,开头的措辞还挺犀利:“我说了今天要来‘砸场子’,上门‘兴师问罪’的,绝对说到做到……榴莲给你备好了,自己看着办……”看完信,所长心里顿时跟明镜似的,知道送箱子的人是谁,也估摸着该把在休息室补觉的张敏叫起来“收货”了。

“张敏,你老婆给你送了个榴莲来!”同事一声喊,张敏从床上坐了起来。从下沙南高速疫情防控站执勤回来后,他眯了一会儿,妻子送榴莲的消息,让他彻底清醒了。“你老婆要你跪榴莲了……”同事和张敏开起了玩笑。

拿到箱子,张敏还有点蒙,可一看妻子的“问罪书”,他的眼眶红了。“说好天气好了,一起出去遛娃的,人呢?说好买菜回来一块儿做饭的,夜宵都没赶上吧?别再承诺什么啦,反正承诺了也都做不到,赚的工资都不够买榴莲给你罚跪的!”妻子的这些话句句“扎心”,可再往下,文风突变,“在视频里看到你和你的小伙伴出现在高速口,就简单戴了一个口罩,真的是又担心又生气……今天开始是返程高峰,我收集了一些护目镜,你们记得戴上!记得你们身后有一群警属等着你们平安回家!”

张敏红着眼睛,快步走出办公室,掏出手机就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同事们都不知道张敏在电话里和妻子说了哪些“告饶”的话,只知道这个电话打了挺长时间,打完电话回来时,张敏笑得很爽朗。

20年的老夫老妻,还玩这么一出,同事们纷纷来和张敏寻开心。“开玩笑的,真的是开玩笑的……”张敏大笑着跟同事们解释,“但关心是真的,她每天看新闻,肯定担心,给我发微信我也没时间回,所以才生气了。”

其实,即便张敏不解释,同事们也能理解。除夕夜,张敏在所里值班;正月初四,因为疫情严峻,他又被派到下沙南高速路口执勤。丈夫大过年的不着家,还要去有风险的岗位执勤,换谁家的媳妇都会不高兴。张敏自己也“不自觉”,下班晚了,就在单位里将就着洗洗睡了,也不回家陪陪妻子。“大半夜回家,打扰家里人,我心里过意不去。”这就是张敏不回家的理由。

虽然妻子已经明言“别再承诺”了,但张敏还是开了一张“期票”:“等忙完这段时间,一定赶紧回家,多花点时间陪陪家里人。”至于那个“罚跪”用的榴莲,张敏拿来做了一回人情,请一起坚守岗位的同事们饱了口福。

改错题 同事捉刀的“原谅计划”能不能“博得芳心”?

2月18日,杭州警方宣布撤除包含下沙南在内的129个入城防疫检查站。这个消息意味着,张敏和同事们的连续执勤终于画上了句号。

那天,张敏回到家,先好好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开始争取“立功表现”。他亲自下厨,做了几道好菜,一家三口终于齐齐整整地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算是为张敏圆满完成执勤任务庆祝。

榴莲送了,丈夫回家了,妻子的气消了吗?“其实,我就是想给他一个小惊喜。”提起送榴莲的事,妻子张瑜噗嗤一声,笑了,“之前我在微信上和他闹脾气,偏偏他回复得慢,我就想,既然他不回家,那我就送东西去派出所。”那个榴莲是张瑜在小区门口的水果店买的,之后,她又去了药店,打算买点口罩。因为药店的口罩卖断货了,她就把店里最后两副护目镜买下来,和榴莲一起装进了箱子。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给丈夫的小惊喜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有点不好意思。”张瑜说。

张瑜生不生气是一码事,张敏赔不赔罪又是另一码事。那么,张敏说好的“多花时间陪家人”兑现了吗?

张瑜说,家里有一块木板,一直都是用来贴便利贴的。“榴莲事件”之后,张敏提出了一个“弥补方案”,要把妻子和孩子因为疫情没能实现的愿望写在便利贴上,然后贴到木板上,什么时候完成愿望,什么时候“摘牌”。据说,这个“原谅计划”还是同事给张敏出的主意。

就这样,那块木板就成为一家三口的微型心愿墙。在那上面,孩子的愿望最多,有“看电影”,有“吃海底捞”,还有“吃可乐鸡翅”……张瑜写了两张便利贴,一张上写的是年前就说好的旅游,但估计一时是实现不了的;还有一张上写着“平安”二字,这也是张瑜最想早日取下来的心愿便利贴。

时至今日,心愿墙上还留着好些便利贴。张瑜说,因为张敏从防疫检查站撤下来后,在家休息了没几天就又回所里上班了,根本没时间每天都为孩子实现愿望。“前段时间,这块板都贴满了,想到一点就贴一张。其实,这里面有怨气,也有期望。说到底,只要他平安就好。”

完形填空题 城市恢复生气,家人的愿望自会慢慢实现

张敏回归本职岗位后,责任也不轻。“高速执勤快结束那会儿,我就开始思考回来工作的事情了。”他说,“相对而言,我觉得守卫入城口的工作虽然辛苦,但也只是辛苦而已。”

张敏负责的辖区在钱塘新区的高沙社区,那是下沙板块最热闹的地方之一。就说学林街,道路两旁的餐饮店鳞次栉比,摆在平日里,霓虹灯常常彻夜不灭。对于社区民警而言,管理好辖区内的餐饮店、农居点、公寓等复杂环境是工作重头。疫情期间,高沙一带被划为6个区块,回归本职岗位后,张敏每天就在这些区块间来回跑。

刚回辖区那些天,张敏感觉看不到什么人,手头上也没太多事情。晚上,他在学林街上巡逻,路上行人寥寥,两边的店铺都没开,店里连一点光都没有——这是他来辖区工作两年来从没见过的景象。

到了2月底,情况就不一样了。辖区街头陆陆续续出现拖着行李箱的返杭人员,张敏也一下子忙了起来。就说餐饮店,堂食虽然暂不开放,但生意还是要做的。这么多商家咨询健康码使用问题、开业相关手续问题,就足够张敏忙上好几天了。还有辖区内的出租房,重点地区人员返杭后要对接和隔离,这又让他经常要忙到很晚才能下班回家。“还好,老婆之前给我买了一双新的黑皮鞋,多走点路也不累。”张敏说。

近些日子,张敏巡逻时看见,越来越多的店铺恢复营业,路上的年轻人也多了起来,特别是到了晚上,学林街的车位又像以前那样停得满满当当。虽然眼下还不像以前那样热热闹闹,但高沙的活力已经回来了。“我们的城市能恢复生气才是最要紧的。”张敏说,“真的,我就是这样觉得。”

至于家里的心愿墙,张敏说,这段日子,他趁休息日为孩子达成了几个心愿。“从简单的开始,吃可乐鸡翅、海底捞,这些都完成了。”他笑着说,“我让孩子先在家好好上网课、做作业,嘿嘿,其他的心愿,表现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