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非遗“活”在当下 用全形拓技艺展现良渚文明

2019-07-18

分享到:

记者 陈友望

7月7日,获知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的喜讯,杭州职业技术学院非遗基地的“传拓学堂”完成了一幅南宋青釉琮式瓷瓶全形拓,取名《曙光颂》,借以赞美良渚、赞美杭州、赞美时值七十华诞之中国。

这幅全形拓作品,拓制的器物是一件琮式瓷瓶。它在构图上,纹饰简洁、线条明快、黑白相间、伸收有度,颇具现代创意。而考其造型,却是取材于四五千年前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良渚玉琮,原创系出自良渚先民之手。

南宋时,杭州修内司官窑曾取形玉琮烧造琮式瓷瓶,这件官窑瓷器的原物,现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1991年,四川又出土一件南宋龙泉窑烧制的多节琮式瓷瓶。崇尚高雅素美而风行一时的南宋官宦、文人雅士及工匠艺人,无不为良渚人的创意和奇特的玉琮造型所折服。当时无论位于乌龟山的官窑,还是在龙泉的民窑,都把玉琮选为烧造瓷器的独特造型。当然,那时未必能把玉琮跟良渚联系起来。但也说明南宋时期人们已经发现良渚玉琮,杭州对良渚文化的认知,着实走过了800年。

关于玉琮,有文献记录,始见于周朝的《周礼·考工记·玉人》;商周至战国,仍有玉琮制作,但是工艺纹饰已大为退化,成了素面。汉唐时,玉琮虽受到一些文人关注,却难以确知究竟为何用物。而到清代,乾隆皇帝还把良渚玉琮错当成是汉玉。直至光绪十五年(1889年),著名金石学家吴大澂在《古玉图考》一书中,引述嘉庆年间文字学家钱坫的说法,玉琮实物才被正式定名。

1937年,浙江西湖博物馆的施昕更,在良渚镇发现新石器时代陶器和石器。1959年,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将良渚新石器时代遗址作为良渚文化命名地。从此,玉琮有了正式的地域名:“良渚”。

1986年,良渚反山贵族墓地发现重达6.5公斤的玉琮王。刻有高浮雕及阴线地张的神人兽面塑像。浮雕呈多层次半圆雕状,一毫米内有阴线多至五六条。在没有金属工具的情况下,良渚人究竟是采用何种方法,在坚硬的玉石上完成这项工艺,至今仍是一个被困扰的未解之谜。

在创制玉琮的时代,良渚已经有古城;也有专家称它为“古杭州”(的确在古荡、老和山都曾发现良渚文化遗址)。早期古城,是人类文明三大特征(古城、文字、炼铜)之首。今天,良渚古城遗址已成为中国具有5000年文明史的有力证据。方圆100公里的良渚古城区域,莫角山宫殿遗址、外围大型复杂而具有多种功能的水利设施、反山贵族墓葬群和瑶山高台祭坛,在这片中华大地圣土上,无不释放出人类文明的熠熠曙光。

近些时日,各大媒体不断报道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相关消息,极大地激励了杭州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他们在西湖区全形拓技艺传承人、兼职教授屠燕治指导下,大胆实践,亲手制作琮式瓷瓶全形拓,用自己的行动宣扬良渚文明,为支持良渚申遗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