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巨人: 细分领域做到最好你就是冠军

【综述】

2019-05-14

分享到:

记者 敖煜华

在杭州滨江区,从地铁1号线西兴站出来骑行约10分钟的江淑路旁,有一处不起眼的旧厂房院落,门口杂草丛生,挂着“杭州长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牌子。

如果稍不注意,你可能就会错过这家曾经被评为全省23家“隐形冠军”企业之一、如今的创业板上市公司。类似的“隐形冠军”在杭州也不鲜见。

在当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主题下,一批极富创新精神的年轻人勇立潮头,一批颇具成长性的中小企业孕育而生、蓬勃生长。对于众多彷徨于“做大,还是做强”之间的中小企业而言,杭州一些“隐形冠军”企业的成功之道,或许意味着一种成长战略的全新抉择。

杭州亿恒科技有限公司是另一家不显山露水的“隐形冠军”企业。其主打产品——振动控制器,用于航空航天、汽车、船舶、电子等领域,占据了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并远销日韩、中东等国家和地区。70多人的企业,研发人员占了三分之一;一年销售额的十分之一用作研发经费;企业还挂牌了院士工作站,拥有一支高水平专家顾问团……在技术创新上,亿恒科技不遗余力。

往东看下沙,钱江弹簧有限公司综合实力位居全国弹簧行业第一,通用、福特、大众以及法拉利、保时捷等国际大牌轿车上均有“钱江弹簧”产品;

向西看余杭,科汀光学是业内首屈一指的光学薄膜产业综合供应商,研发的各类薄膜滤光片广泛应用于生物医疗、新材料新能源以及航空航天领域;

而在拱墅,海久电池从几年前出口额只有一两百万美元,到如今摩托车用电池系列产品的产量稳居全国第一。

放眼整个杭州,向来不乏知名度高、产品与大众生活相关度高的明星企业,阿里巴巴、万向、娃哈哈……它们在杭州的经济版图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与此同时,一些名不见经传、在各自领域里占有极高市场份额的“隐形冠军”,却容易被人忽视。这些企业,并不倾慕大企业的荣耀,却自得于自己的“小而强”,通过斥巨资引进高端人才、大设备,提升高科技含量,筑高行业标杆,让其他企业难以复制,在细分领域保持领头羊的位置。

从最初盲目铺展的“粗放式发展”,到如今钻之弥坚的“专精特新”之路,中小微企业竞逐“隐形冠军”的背后,是面对新形势的主动“变阵”,同时也是对自身发展的路径探索。

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浙商博物馆馆长杨轶清表示“隐形冠军”为杭州乃至全国诸多中小微企业提供一个发展样本,有助于中小微企业在转型升级的浪潮中,跳脱出激烈的“价格战”,向高附加值的领域纵深前行。

【一个创客】

余玲兵:“宋小菜”是一个从田间地头走出来的商业模式

每天晚上10点起床,骑电动车去勾庄进货,凌晨回到菜场整理菜,一直要弄到三四点,每天起早摸黑就只能赚几百块钱。这是过去菜贩子的日常,曾经执掌阿里农业电商的余玲兵想改变这样的状况。

在余玲兵的设想中,他要为菜贩子们构建起生鲜农产品配送体系,让他们提前订购,第二天早上直接到最近的冷链仓提货就行,每天能多睡上几个小时;另外还要讲菜贩的需求用数字化来指导上游生产。举个例子,杭州某农贸市场里一家商户一年需要多少土豆能提前向内蒙古土豆农户订购,而农户通过平台的订购统计来提前规划一年的产值,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生产浪费。

“农业应该是以销售带动生产,先重资产后轻资产,并且创业前期我们只做蔬菜,不做其他,而在这个模型中,菜农和菜商是核心要素。”余玲兵表示。

“起初,大家都不理解‘反向供应链’,开拓市场的时候,无论是农贸市场还是产地,大家都觉得我们是骗子,我们只能软磨硬泡,死缠烂打。”余玲兵说。

“在创业过程中,菜贩什么时候上班,我们就什么时候上班,时间长了就建立了情感上的连接,勾庄市场的四个女老板最先尝试,买了一个品类的蔬菜,发现还不错。”余玲兵说。“后来,我们平台慢慢积累了一批种子用户。”

于是从勾庄市场出发,余玲兵和“宋小菜”逐步走向全国。

创业进入正轨之后,余玲兵发现商业模式中还有不少问题尚待解决,在实践中他始终践行一句四字箴言:“入土为安”,并以此来要求团队所有人。他让员工们每天扎根在菜地和农贸市场,一点点学习。“不在‘现场’,就不知道‘真相’。如果你不进农贸市场,你就不了解用户的需求;如果你腿上不沾泥,就不知道蔬菜的供应体系是怎么回事。”

去年起,“宋小菜”还运用大数据,和多家金融机构达成合作,推出农业供应链金融服务,运用大数据,帮助农户解决贷款难、融资难等问题。

而创新形式的农业供应链金融服务的灵感就来源于一次实地调研,当时余玲兵来到安徽太和县,当地的土豆种植大户胡宗龙告诉余玲兵,“宋小菜”的订单在成倍增长,他的备货规模也要相应扩大,但是手上资金不够,因无信用记录很难在银行获得信贷服务,只能通过较高的民间借贷获得少量流动资金。

余玲兵发现,许多供应商都存在这样的需求,于是他和团队推出了农业供应链金融服务,通过“宋小菜”平台,农户的农产品可以作为抵押贷款的依据,由“宋小菜”提供估值信息和仓储监管服务,切实解决了农户“钱紧”的大问题。

“宋小菜”从实践中完善,从细节里出发,不断帮助农户和商户解决痛点痒点,构建的骨干分销网络上游覆盖山东、云南、甘肃等10大蔬菜核心产区,下游触及华北、华中、华东的50余个城市。平台交易量连年飞速增长,蔬菜损耗率仅为0.2%,远低于行业10%的平均水平,成为农产品流通领域不折不扣的“小巨人”。

【一个平台】

杭州湾信息港:为行业“小巨人”提供一个港湾

穿越钱塘江,沿着博奥路向南,在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核心区有块面积不足30万平方米的地方,5年前这里人烟稀少、杂草丛生,5年后已经成为杭州乃至浙江创业创新的策源地,1500余家小微企业集聚于此,去年更是创造了13.27亿元的税收。

这个名为杭州湾信息港的大平台真正为里面入驻的企业提供了一个“港湾”,作为国家级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浙江省十大小微企业集聚发展优秀平台,信息港如今的成就可以说是杭州创业创新中小微企业与信息经济发展的奇迹。

“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主抓产业集聚,尤其是各个行业的头部企业,充分发挥头部企业对创新资源的撬动作用。”杭州湾信息港办公室主任朱春波告诉记者。特色产业集聚,是杭州湾信息港的主要特色之一,据介绍,园区以“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产业定位,已引进微医集团、数联中国、网盛数新等新型互联网企业,科大讯飞、云集网络、华网信息等知名人工智能企业,以及微软创新中心、网易创新中心等知名创业创新孵化器。

简单物理堆积并不能将产业集聚的优势最大化,信息港的高明之处是发挥行业龙头标杆企业带动作用,吸引上下游全产业链的初创企业,这便是信息港有名的“智汇港”+X个“智慧谷”发展模式。比如,以微医集团为龙头的“中国智慧健康谷”、以科大讯飞为龙头的“中国人工智能谷”、以数联中国为龙头的“中国场景科”等智慧谷,不仅自身实力强大,且均因行业影响力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每个智慧谷的目标都是打造规模上千亿乃至万亿产值的完整产业链,发展培养一批产业链上的“隐形冠军”。

据悉,截至今年3月,信息港引进资金已累计到位近50亿元,其中市外内资40.44亿元,外资9.46亿美元。在行业“小巨人”培育上更是不遗余力,从微贷网到云集,这里走出了12家上市企业。

杭州湾信息港走出的这条清晰路径,不仅让其在短时间内快速崛起,也让杭州创业创新往纵深拓展找到了转型升级的着力点,源源不断的创新因素集聚为杭州双创大潮注入了鲜活的动力。

[札记]

专注、专业范围内做到最好,你就是隐形冠军

德国管理学教授赫尔曼·西蒙曾在其经典之作《来自德国“隐形冠军”的启示》中,首次提出“隐形冠军”这一概念。

所谓“隐形冠军”,是指那些规模不算大,但在自己的细分领域做到了全国前茅,甚至是全球首屈一指的企业。他们身处公众视线范围之外,知名度非常低,但一直在“闷声发大财”。

“隐形冠军”也许是双创浪潮中很多中小企业的理想状态。

有些产品,很多大企业没有兴趣做,小企业却能做到最好。现在,国外大企业来中国寻求新的发展机遇,但与之配套的小企业没有能力到中国投资,所以国内企业就有为这些大企业做配套的机会了,这个机会就是成为隐形冠军的机会。他们可能暂时不在大众的视野之内,只要在专业、专注的范围内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杭州隐形冠军的出现,有些是和世界制造产业的梯度转移有关,这些行业隐形冠军企业,或是大企业的配套工厂或卫星工厂,或是大企业的零配件供应商,而且客户、销路和利润都相对稳定,风险比较小。

综观发达国家中小企业的发展,各国实际情况不同,发展条件有别,但都具有相似的发展路径,即能够专注于某一行业领域,做专做精核心产品,坚持持续快速创新,建立起独具特色的企业品牌,成长为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