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到1的“造梦师”

1、下载并打开“杭+新闻”APP,老用户请将软件更新至最新版本。 2、点击页面下方“服务”功能。 3、使用“AR”模式扫描本版AR图片。

2019-04-10

分享到:

国际技术转移中心配备的高级实验室。(扫描AR图片,观看精彩视频)

文/记者 孙钥 通讯员 李凌婧 摄/记者 李忠

陈诚经常是忙得脚不沾地。

2009年,浙江加州国际纳米技术研究院成立国际技术转移中心,她是第一批“项目经理”。转眼10年过去,她还是觉得,“做这份工作,永远不会无聊,每一天都是崭新的……”

既然是国际技术转移中心,说白了,就是把海外优秀的生物医疗项目和人才,汇聚到杭州,到江干来。

不过,陈诚的理解更为简单直接,“不仅要了解技术前沿,与‘学霸大拿’反复沟通,还要帮助他们处理一些‘脏活累活’,甚至是手把手教科学家创业。”

他们就是江干创业路上,那些从0到1的“造梦师”。

1

从技术转让到团队引进

“成立‘纳米院’的初衷,就是鼓励交叉学科,鼓励教授之间的合作,鼓励技术转化。”陈诚毕业于浙江大学,是生物化工硕士。

而国际技术转移中心,最早的使命,就是把海外先进技术,通过这个平台,授权给中国的企业,就是专利转让。

慢慢地,陈诚也发现,“光有技术,没有人,中国企业也转化不了,或者说,转化率非常低,原因很简单,你不懂嘛,后续开发更是无从谈起了。”

比如,2011年,她遇到一个专利项目,是做治疗性癌症疫苗的,非常有前景。

“当时我们有一家上市公司,对这个技术很感兴趣,投钱、组建团队,做了5年,但是失败了……”

陈诚跟了5年,花了不少心血。

“那项专利是比较早期的,在当年那个阶段,大家都很看好这个项目,包括一些学科知名教授。但是通过逐步逐步实验,科学证实是行不通的……如果当年他们的团队也一并引进,那么可能我们只需要两年就可以止损,不会走这么多弯路。”陈诚说,转让这项技术的母公司,现在已经是肿瘤免疫领域内一家非常著名的公司了。

2

让科学家做该做的事

在陈诚看来,从最早的技术转让到现在的整个团队引进,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转变。

来看一组数据——

10年来,国际技术转移中心评估海外项目超过1000个,成功创办100余家企业,60%以上是生命健康项目。此外,协助完成融资超过5亿元,帮助获得政府资助逾3亿元。

“我们不是简单的孵化器,我们是‘联合创业中心’。”她说,“客户都是科学家,你让这些技术很牛的科学家,去‘捣鼓’一家公司,仅仅是注册这一项,可能就耗费好几个月;再加上,回国创业,有各种各样的文化冲突……”

为此,纳米院专门成立一个平台,“把生物医疗领域所需要的厂房、资质、人员、实验室都备好,让科学家做他该做的事情,缺的我们来补。”

可千万别小看这些“从0到1”。

陈诚说,尤其是医疗行业,最麻烦是你还得找医院做临床验证,“找哪家医院,即便是找到了,怎么跟医院谈合作……我们这个‘联合创业中心’,不仅仅是桥梁,更得手把手教会创业者们,最终促成合作。”

3

汇聚优质项目与人才

落户江干,陈诚坦言,“不仅仅是因为主城区区位优势,更多的是我们被他们的积极态度所打动。”

比方说,作为钱塘智慧城内比较稀缺的高端楼宇资源,纳米院拿了绿谷1000多平方米场地,且三年免房租,“为了我们这种小而美的项目,真的是非常支持了。”

而纳米院给江干带来的,自然是更多优质的项目与人才。

比如拿下2017年创新中国总决赛大健康行业组冠军的张扬“Rebecca神经元诊疗”项目,便出自纳米院。

“人体内一共有1000多亿个的神经元,每个都各司其职。位于膀胱三角区的神经元告诉我们,每天正常8次去洗手间,及时清除血液里的毒素。但对膀胱过度活动症患者来说,他们的三角区神经过度敏感,每天可能要去16趟洗手间。而全球这样的患者人群多达6000万人,直接治疗费用超过120亿美元,这是个非常低调的千亿级市场……”

这一番路演,带来的是真格基金徐小平和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的融资,1000万元。这背后,少不了陈诚团队的辛劳——不仅帮助创业者联系动物活体实验,还找到省级三甲医院做临床研究——“目前项目正在申报二类医疗器械证,与此同时,我们还请来药监局专家开了好几次评审会,帮他申请到‘浙江省创新医疗器械绿色通道’……”

吸引“海归”回流,需要更为精准的服务,随着杭州创新创业氛围的日益浓厚,像纳米院这样专业的平台协助,将为江干乃至整个杭州打造创新创业“新一级”起到有力的助推。

创业者说

“生命科技发展太快了,我们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每一天都在学习……接下来,我们会做得越来越细分,围绕每一个细分领域打造学科中心或者创业平台,就是更好地服务项目。”

——浙江加州国际纳米技术研究院国际技术转移中心主任 陈诚

观看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