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古源,西溪源村

2018-08-03

分享到:

常言道:运河从来不只是一条河。在水系发达的江南,此话更易理解。以杭州为例,大运河、钱塘江、西湖、西溪,甚至不远处之海洋文化都因运河而勾连。五种水文化形态在杭州异质共生,哺育了这座东方名城。自然而然,自古以来,大运河在杭州便也有着多个水源。今天要讲的就是其中一个水源,就在午潮山下。

任轩

㊀ 寻访运河古源

今年春节过后,拱墅区大运河文化研究院顾问洪永跃先生告诉我,他在研读大运河专著时,发现灵项溪是大运河古源之一。这让我兴奋不已,于是主动请缨陪同调研。3月29日,阳光明媚,拱宸桥畔的红梅正开得灿烂。上午九点钟,我们出发了。

经过这次调研,不仅了解到灵项溪有着独特的文化意义,它与运河的关系也渐渐清晰起来。余杭方向的水,汇入运河的,自古以来有三注,即苕溪、余杭塘河、沿山河。今若打开卫星地图,仍可清晰看到这三者与运河的勾连关系。余杭塘河与苕溪共源,是连接苕溪与大运河的两条水道之一,另一为小河(西塘河)。沿山河之得名,源于此河之水沿着山往下流,流到西溪,流入大运河。所以,沿山河,又称西溪河,一路向东,除了在留下、西溪、古荡通过这三个地方密布的水网与余杭塘河有勾连关系,流到八字桥时折北至保俶北路浙江幼师幼儿园边时,又分两股,一股折西北与余杭塘河汇合,东流从信义坊入运河,另一股从文一街小学南侧东流与古新河汇合,再次兵分两路,一路由东北向流入运河,一路径折南下接西湖水。

西溪路,即因西溪河而得名。西溪路,一路向西,穿过留下古镇与天目山路交会,再往西,即为天目山西路,折向西南方向的岔道则为留和路,留和路过了小和山便是余杭区的里项村。沿山河在五常大道与荊长大道交叉处有一个三岔口,其中一股向西的水流仍叫沿山河,另一股通向西南山区、与留和路平行的水流便是上埠河。上埠河,古称上埠溪。《西溪梵隐志》载:“上埠溪,在西溪西南,水发源处,百货就估之所。”可见上埠当时商贸之兴盛。上埠河上溯五千米左右,进入余杭区闲林街道辖区始,现在称作灵项溪。简单来说,这条水路从山上而下,为“灵项溪(其上游已在闲林水库库区内)—上埠河—沿山河—西溪河”。

我们一路实地查勘了这条河流的几个转折点,水流有大有小,有丰有寡,但并未断流。灵项溪边有个小山村,叫洞山村,属里项村管辖。一说洞山村,是因后山上旧有“仙人洞”而得名;一说是因为山上旧时洞多而著名。洪先生,就出生在这个村中。二十多年前,洞山上仍有两个山洞,是洪先生与伙伴们童年的乐土,他们在里面捉迷藏、赶蝙蝠,打着火把探寻洞底……后来因为山上采石,打掉了半座山,洞也随之消失了。但地名仍在沿用。至今洪先生家门口仍有一条小溪,溪水,从不完整的洞山上流下来,也汇入西溪河。据洪先生说,当年他家门前的这条小溪里冒出的清泉,甘洌而带有丝丝寒意,三伏天睡觉还得盖棉被。

㊁ 洪先生的乡情

1979年,洪先生参加高考,走出了大山,进入浙江湘湖师范读书。2018年正月初一上午,他冒着细雨蒙蒙,站在闲林水库大坝上。他说:“站在坝上,向库区上游眺望,只见湖水清澈墨绿,微波涟漪,库区四周青山环绕,重峦叠嶂,竹翠松碧,薄云淡霭,小鸟欢叫,似有一种如入仙境之感。在坝顶,我转身向大坝下游东南方向凝望。那里高楼林立,淡黄色的墙体与万丈山的翠绿交相辉映,如一幅水墨山水画。只见小区门口人进人出、车进车出,而又格外恬静。这是闲林水库的安置房小区,叫源峰嘉苑。望着脚下巍峨的大坝,宽阔的库区,微风轻轻拂过,又牵起我长长的记忆。大坝上游的牛坞畈、新凉亭、下燕坞、上燕坞、环桥头、桦树村、洪家凉亭,大坝下游的夏家头、孙家头、严朝坞、朱田坞,这每一个村名,都有一个长长的故事,每一个村庄都有世代相传的神奇。而我,四十多年前在家时,因为劳动,因为当民办教师相互听课、开会或走访学生,因为当民兵排长参加训练,曾经到过这些村庄,喝过乡亲们烧的水,吃过老乡家里的饭。而如今,他们服从国家建设,也为了杭州人民这个大家庭,永远离开了脚下的热土,喜气洋洋地搬入了源峰嘉苑,开始了新时代新生活的新起点。我不禁感叹,我们的人民,永远是伟大的人民。他们的奉献,也永远值得人们记住。”

实际上,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从2018年大年三十到凌霄花开的夏天,洪先生先后多次实地了解灵项溪上游的闲林水库和溪边的学校、山坞、村村落落。他在《西溪古源——灵项溪的变迁》中写道:“我又开车来到闲林水库的最上游,也就是洪家凉亭的村址。这里,千岛湖引水工程正在紧张进行,工程车轰鸣着,不断地从引水隧道里拉出石料。正在建设的千岛湖配水工程闲林水库取水口就像是一个“大口碗”。从2019年6月开始,这个“大口碗”将成为杭州主城区的“饮水碗”。“饮水碗”的一头连着隧洞,用来引入千岛湖水;另一个接口则连着一水厂(闲林水厂)三线——用来把水运输到千家万户的水管中……向东望去,童家头、丁家头、洞山村、杨公坞、大毛坞、小竹坞,这一个个从远古走来的村落,如颗颗绿玉镶嵌在两岸的山坞里;浪漫和山、翰墨香林、泊林漫谷、云山秀水、绿野春天、安邦大厦、里项校区、峰源嘉苑,听着这些小区的名字,就个个如诗如画;南面,是挺拔的午潮山,我八岁时就跟着老师上过东麓的龙门岭,这大山,曾经给我无数的信念和希望;西面,是闲林水库……小小的千岛湖,北面,是一脉绿色苍翠的山冈,从天目山逶迤而来,真是太美了。我们的祖国,走过了改革开放的40年,党带领人民正在为美好生活、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奋进。看着眼前这三位水库、水厂、振兴乡村的朝气蓬勃的年轻建设者,我脑海里涌现出许多小小的憧憬和梦想。”

㊂ 灵项溪的变迁

查阅地方古志,并不见灵项溪之记载。我将这一结果向洪先生说明。洪先生告诉我,灵项溪过去并无此名。几十年前,在村人的口中,都叫这条溪为“大溪”。“大溪过里山桥到石板潭后,在宽不过300多米的山谷中呈‘S’形流淌,既养育了两岸众生,又时常淹没田地村庄。当时我家所在的连增大队,人均不到3分田,人均产粮250斤,还有近千村民住的是茅草房。1970年初冬,大队党支部一班人带领全村1000多人,老老小小全上阵,完全靠人扛肩挑,奋战一个冬季,从石板潭到骆家田头,建起一条长近1000米、高2.5米、宽3米的沿山大堤,将大溪拉直。当时,筑大堤连水泥也用不起。那时,我才13岁,一放学就往工地跑,挑泥抬石头打炮眼,样样学着干。1977年,大队又将陈家村迁移,从里山畈、后头畈、骆家田到项家畈,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山谷平原。”

打开卫星地图,闲林水库的上游,仍可见一条细细的河流,名叫灵溪。溪边的村子,便叫灵溪村。南宋董嗣杲《庐山集》(文渊阁版)卷一有五言古诗一首,题为《予辛酉春哭钟松岩于余杭灵溪,壬戌春于江州马头渡得家问知田耕月亦为古人,因述长句》。或者南宋此地已叫灵溪,亦有可能。1984年1月,灵溪下游的新建大队更名为项家畈村,原连增大队更名为里山桥村,1997年,里山桥村更名为里山村。2003年9月,里山村与项家畈村合并,取名里项村。洪先生认为:“灵项溪的溪名,应是灵溪与下游项家畈各取一个字而成名,使用这个名称可能还不到20年。”

灵项溪,自古以来就是西溪的主要源头。《西溪的水》一书论及“弯弯曲曲的西溪源头”时说:“历史上的西溪有两个源头。一为位于余杭区闲林镇与富阳受降镇交界的东天目山板照山麓分金岭、鸭坞岭、长岭一带的灵项溪。灵项溪与其他溪流在金竹岭、淡竹岭汇为上埠河,所以古代文献上一般记上埠河为西溪的源头。上埠河自云栖、桦树、里项、石马等地,与午潮山溪水汇合,又经小和山流入西湖区留下一带。”2006年,西溪文化研究会成员曾专门寻找过西溪源,并在板照山半腰找到一个蓄水池。当地村民告知,此蓄水池建于1990年,高3米、直径4米,为云栖村村民用水处,是灵溪大坞的水源,也就是西溪的发源地。另据余杭区有关水利资料显示,灵项溪自板照山大坞至下游宝龙桥,长度12.4公里。闲林水库大坝于2015年建成后,灵项溪上游7.14公里溪道均进入湖区。其中分金岭水流直接进入闲林水库,鸭坞岭、长岭小溪流均进入了闲林水库上游的长溪水库。现在灵项溪均在里项村范围,长度为5.26公里。就此而言,里项村或当称之为西溪源村更加合适。

洪先生在《西溪古源:灵项溪的变迁》中就表达了这种期望,并展望里项村更名后将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他写道:“灵项溪既是西溪的古源头,也将是杭州和嘉兴的饮水之源。如今,灵项溪有着博宏雄阔的姿态,将把千岛秀水送入千家万户,为人民送去幸福。她的清泉,继续无私、慷慨地流入上埠河,流入西溪,流向大运河,流向长江,汇入大海。研读大运河有关专著而得以进一步了解到灵项溪的历史和今天,生于斯、长于斯的我,情不自禁地为她的明天感到自豪:如果,灵项溪边的里项村叫西溪源村;如果,把闲林水库叫闲林湖,连同将建的千岛湖配水工程展示馆,成为青少年教育基地;如果,贯通沿山河到大坝的沿河、沿溪绿道,从大运河、西湖、西溪湿地沿这条绿脉来到西溪源,来到西溪源大景区……”

㊃ 岂止是西溪源!

1928年4月24日至5月11日,太湖流域水利工程处有关人员曾对东西苕溪、南北湖及余杭塘河进行了实地调研,并将所调撰成《调查浙西水道报告书》刊发于当年的《太湖流域水利季刊》上。该报告之“余杭塘河”条目写道:“其功用,除灌溉、通航而外,并资以洩泻东苕之盛涨。其水源平时为西溪诸山之水,南来入河(按:即运河)。……东南二支水源,均属西湖、西溪来水。北为江涨桥,水北流。此与《浙西水利备考·钱塘县水道图》中所表余杭塘合西溪、西湖三水入运河之情形相同。”

《浙西水利备考·杭嘉湖三府水道总说》:“西溪,自小和诸山来源,凡七支汇注为河,出八字桥与西湖及余杭塘河水会,出北新关入运河。”又同书《杭郡治五州县通贯浙西水道总说》:“府境内水之来源有三大支。一为临安之苕溪,一为钱塘之西溪,一为钱塘之西湖,皆自西南而注东北。……西溪自小和诸山发源,凡七支汇注为河,北通余杭塘及南湖滚水坝,水至八字桥与西湖水汇,出北新关又与会安桥之水合流下注嘉郡,分趋湖州,此西溪之水道源流也。”又《钱塘县水道图说》:“境内水道来源有四,……一由西溪诸山发源之水,凡七支,汇而成河,分金岭其一,……至左家桥折而北达江涨桥以入下河。”下河,即下塘河,也就是今之大运河杭州段主道。分金岭,宋已有载。淳祐《临安志》卷九:“分金岭,在钱塘县旧治西南到县六十里。”清人张道的《定乡小识》卷六载:“分金岭,可达西溪、闲林埠,有集福寺。康熙《钱塘县志》《郡志》在县治西南六十五里,平坦不高,长十五里,近富阳界,北达余杭路,水东北行,直达西溪。”分金岭,又称分金山,《民国浙江通志稿》第六册《地理考》:“天目山脉东干,自筱岭仍东走两县界上,曰石珰山。东南入杭县,曰分金山。”又“天目山脉东干,自分金山而东,曰石老婆山。逶东北曰午潮山,曰天马山。”至此,西溪之水道为运河的主要水源之一,已不需赘述。

《调查浙西水道报告书》是江苏人所作,是从整个太湖流域的角度,对浙西水道进行调研和溯源。《浙西水利备考》成书于道光四年,婺源人王凤生纂修。该书是站在整个浙西大水利的角度系统介绍各水道源流。从两项关于浙西水道的著作成果来看,西溪之水为运河水源之一,是水利专家由来已久的共识,证据也足。与此相比,倒是杭州本地人在撰写时,显得保守了些。例如光绪《钱塘县志》引明代洪瞻祖《西溪志》载:“钱塘之西,表里溪湖,其东南则控江海。江出三天子都,湖出两山溪,薄余杭界。自分金岭挟上埠诸涧细流,划原田,穿市镇,而又逆受余杭南湖之浸,并山三十六里,过朱桥,会干江,注古荡,与湖合。”不过,这种“保守”,未必是洪瞻祖之本意,也很可能是《钱塘县志》编者引用文字不全之故,因为《西溪志》原本并未流传下来。例如《西溪秋雪庵志·形胜》即有“西溪……水自松木场水口沿山十八里,汇余杭塘河,合新开运河”之语。

因为与运河连通,作为西溪之源头的灵项溪,其意义自然比仅仅作为西溪源头要大得多,尤其是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已为国家战略的当今,这一意义如果得到充分认识,并加以挖掘和推广,其身价之提升不知将有多少倍!因此,里项村不仅改称西溪源村十分恰当和必要,就是称之为运河源村,亦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