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7月1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21:明星翻书党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他们也在读 主持 陈淑芝 韦嘉蓉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2016-07-10

快数数他写的歌里推销了多少本文学作品

文 陈淑芝

在前不久结束的第27届台湾金曲奖上,创作乐团苏打绿毫无意外地同时拿下最佳国语专辑、最佳乐团和最佳编曲人三大奖项。而在“苏打绿”这个团体之外,主唱吴青峰还凭借《他举起右手点名》一歌,夺得了最佳作词人奖。其实,这已经是吴青峰第8次因为作词在音乐奖项上获得认可。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的他,热爱在歌词里“舞文弄墨”、传达思想。他的歌迷说:“青峰的词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吸引我,因为他总是写得比较隐晦;不像小威(苏打绿另一位成员)的词,很直白”。但正是这种“讳莫如深”,让听吴青峰写的歌成了粉丝们的“考据游戏”:一个暗喻、一个指代、一个引经据典,似乎都能挖掘出偶像藏在文字背后的表情与想象。

这个善于“玩弄”文字的主唱,一定很爱读书吧?没想到,吴青峰却大剌剌地说:“我其实从小就很没耐性,很难看完一本书,只喜欢短篇的散文,我想这辈子看完的书,十只手指都数得完吧。”——这么不爱读书的人,又是如何在春、夏、秋、冬连续四张专辑里,让浮士德与堂吉诃德齐飞、让酒神的故事与西西弗斯的神话共舞呢?

爱翻字典爱读诗

虽然“看不完一本书”,但吴青峰认为自己对于文字有着偏执的喜爱和敏感,最常翻阅的就是中文字典。吴青峰说,“我很爱‘字’这个东西,我觉得看中文字典的习惯,是我填词的基础”。拿出一本中华词典,随意翻开一页,每次都能发现一点汉字的魅力——无论是陌生的汉字下拥有的优美涵义,还是熟悉的汉字原来有意外的来源,这些小发现都会像寻宝一样充满趣味和惊喜。

而在字典之外,吴青峰最爱的是夏宇和陈黎两位诗人的作品。

他早期的填词作品就颇受夏宇诗歌的影响,比如有不少随性、从直觉出发的字词,有时读起来并不通顺,却像抽象派画作一般,让听歌的人在歌词里捕捉到创作者的感受,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单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小宇宙》是苏打绿在2006年发行的专辑,其名字灵感就来源于陈黎的同名诗集。“我喜欢细腻、会令人感动的诗”,吴青峰毫不掩饰自己对陈黎的崇拜,“陈黎是我最喜欢的诗人”。今年62岁的陈黎在网络上搜索“小宇宙”时发现,出现的不只是自己的诗集,还有一个叫苏打绿的乐团。陈黎逗趣地说:“其实我要谢谢他们,因为好像很多人因为这首歌特地去念我的诗集,因为如此,我还特地把新版的小宇宙诗集封面印成‘苏打绿色’呢。”

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虽然陈黎本人并不了解苏打绿,也不熟悉吴青峰,但苏打绿的粉丝却因为吴青峰认识了这个诗人。他们还有一个围绕着吴青峰的长期话题,那就是“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以2009年发行的《春·日光》专辑为例来说,一首《各站停靠》,同时将庄子的《齐物论》、张爱玲以及夏宇等人不同时代、风格迥异的文学作品巧妙结合在一起。谁也没有想到,流行音乐与道家思想竟然能以这种方式对话。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歌曲《包围》里提到的堂吉诃德与那句“我就算死也要死于自己的信念”;歌曲《近未来》里有“迷路几遍”的浮士德;还有《蝉想》一曲中的“夏蝉猛把天地叫窄,容不下过去未来”,直接来源于简媜散文集《旧情复燃》中的一篇《迷走他日》……

作为一个歌手,能在收获一大批歌迷的同时,还能成功向他们“推销”一大堆文学作品,这就是吴青峰的本事了。他说:“生活中的感动,每个人的表现方式不同,我很高兴我可以用音乐、用文字,或用图像诉说。胡乱弹着琴,就忘记原来要录音的目的,心灵都跑到琴键和喉头。”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2016-07-10

快数数他写的歌里推销了多少本文学作品

文 陈淑芝

在前不久结束的第27届台湾金曲奖上,创作乐团苏打绿毫无意外地同时拿下最佳国语专辑、最佳乐团和最佳编曲人三大奖项。而在“苏打绿”这个团体之外,主唱吴青峰还凭借《他举起右手点名》一歌,夺得了最佳作词人奖。其实,这已经是吴青峰第8次因为作词在音乐奖项上获得认可。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的他,热爱在歌词里“舞文弄墨”、传达思想。他的歌迷说:“青峰的词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吸引我,因为他总是写得比较隐晦;不像小威(苏打绿另一位成员)的词,很直白”。但正是这种“讳莫如深”,让听吴青峰写的歌成了粉丝们的“考据游戏”:一个暗喻、一个指代、一个引经据典,似乎都能挖掘出偶像藏在文字背后的表情与想象。

这个善于“玩弄”文字的主唱,一定很爱读书吧?没想到,吴青峰却大剌剌地说:“我其实从小就很没耐性,很难看完一本书,只喜欢短篇的散文,我想这辈子看完的书,十只手指都数得完吧。”——这么不爱读书的人,又是如何在春、夏、秋、冬连续四张专辑里,让浮士德与堂吉诃德齐飞、让酒神的故事与西西弗斯的神话共舞呢?

爱翻字典爱读诗

虽然“看不完一本书”,但吴青峰认为自己对于文字有着偏执的喜爱和敏感,最常翻阅的就是中文字典。吴青峰说,“我很爱‘字’这个东西,我觉得看中文字典的习惯,是我填词的基础”。拿出一本中华词典,随意翻开一页,每次都能发现一点汉字的魅力——无论是陌生的汉字下拥有的优美涵义,还是熟悉的汉字原来有意外的来源,这些小发现都会像寻宝一样充满趣味和惊喜。

而在字典之外,吴青峰最爱的是夏宇和陈黎两位诗人的作品。

他早期的填词作品就颇受夏宇诗歌的影响,比如有不少随性、从直觉出发的字词,有时读起来并不通顺,却像抽象派画作一般,让听歌的人在歌词里捕捉到创作者的感受,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单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小宇宙》是苏打绿在2006年发行的专辑,其名字灵感就来源于陈黎的同名诗集。“我喜欢细腻、会令人感动的诗”,吴青峰毫不掩饰自己对陈黎的崇拜,“陈黎是我最喜欢的诗人”。今年62岁的陈黎在网络上搜索“小宇宙”时发现,出现的不只是自己的诗集,还有一个叫苏打绿的乐团。陈黎逗趣地说:“其实我要谢谢他们,因为好像很多人因为这首歌特地去念我的诗集,因为如此,我还特地把新版的小宇宙诗集封面印成‘苏打绿色’呢。”

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虽然陈黎本人并不了解苏打绿,也不熟悉吴青峰,但苏打绿的粉丝却因为吴青峰认识了这个诗人。他们还有一个围绕着吴青峰的长期话题,那就是“不读书不懂吴青峰”。

以2009年发行的《春·日光》专辑为例来说,一首《各站停靠》,同时将庄子的《齐物论》、张爱玲以及夏宇等人不同时代、风格迥异的文学作品巧妙结合在一起。谁也没有想到,流行音乐与道家思想竟然能以这种方式对话。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歌曲《包围》里提到的堂吉诃德与那句“我就算死也要死于自己的信念”;歌曲《近未来》里有“迷路几遍”的浮士德;还有《蝉想》一曲中的“夏蝉猛把天地叫窄,容不下过去未来”,直接来源于简媜散文集《旧情复燃》中的一篇《迷走他日》……

作为一个歌手,能在收获一大批歌迷的同时,还能成功向他们“推销”一大堆文学作品,这就是吴青峰的本事了。他说:“生活中的感动,每个人的表现方式不同,我很高兴我可以用音乐、用文字,或用图像诉说。胡乱弹着琴,就忘记原来要录音的目的,心灵都跑到琴键和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