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4年11月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11:档案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春日载阳鸣仓庚 (下)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春日载阳鸣仓庚 (下)
2014-11-02
  张载阳摩崖石刻“枕漱亭”,已在时光中模糊。
  张载阳书法“至性至情得天者厚,实心实政感人也深”。
  张载阳题《宋岳鄂王文集》。

  档案时空

  都市快报与浙江省档案馆合作栏目

  书家第四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张载阳从军政岗位上退下来之后,淡泊宁静,绝不恋栈。上马能征战,下马可牧羊。在“暄庐”寓所,他悉心读书,精研书法。在生命的最后二十年,成就了一代书法大家。

  “峰峦或再有飞来,坐山门老等;泉水已渐生暖意,放笑脸相迎。”这是灵隐寺一副著名的楹联,系民国时期杭州最早出现的三家照相馆之一的英华照相馆老板胡瑞甫所撰,书写者正是张载阳。他俩是好友,时间在1930年。楹联上的字雍容大度,笔力圆润,厚重稳妥,还真是志气和平、不激不厉、风规自远。

  将军出身的张载阳,字如其人,他是绝不会写那种“瘦金体”的。将军本色是诗人,张载阳“腹有诗书气自华”,笔到、意到、神到,横竖撇捺,温文尔雅。向晚时节,张载阳的书法已成法书,其炉火纯青之作,多为榜书楹联。经典如“至性至情得天者厚,实心实政感人也深”,宏深造诣,见诸每字,联句不仅富有哲理,而且道尽自己一生的品性与德政。

  杭州西湖、灵隐、天竺、岳坟、九溪等地,均有张载阳题额书联。西湖孤山中山公园内武亭西侧,有他“众善流芳”的题刻,这4字正是他自己的写照。在葛岭抱朴道院南墙外岩壁上,有他题写的“枕漱亭”三字,意即“枕流漱石”。他题岳王庙联:“皦日矢忠心,千古仰军人钜镬;栖霞新庙貌,万方拜中国英雄。”钜镬即规矩法度;他还以崇敬之心为《宋岳鄂王文集》题写书名。他应邀为绍兴稽山中学题写了校训“卧薪尝胆”匾额,曾高悬于府学礼堂正中,可惜“文革”时被毁。

  “壁上琴弦外奏,书中玉纸背磨。”张载阳取法晋唐,直溯商周书法之源。他襟怀超逸,识者敬服,别人请他写字,几可随求随得——获赠吉光片羽,当然珍同拱璧。浙江省档案馆所藏的张载阳为许屺求职写给金润泉的推荐信,工整小楷,一丝不苟,可视为习书字帖。无论小楷榜书,今见其字,皆可感叹:大哉,载阳!

  好看好玩有知有见。

  “鳗鱼君”是都市快报“漫阅读”周刊的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关注鳗鱼君,可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上接第10版)

  

  省宪第三

  上世纪20年代,有4人相继出任浙江省省长:沈金鉴,张载阳,夏超和陈仪。沈金鉴是浙江吴兴人,张载阳是浙江新昌人,夏超是浙江青田人,陈仪是浙江绍兴人,各人做了两年左右的省长。到了1927年7月张静江来浙江当“一把手”时,已改称为“省政府主席”。

  1921年,浙江省发生了宪政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中华民国浙江省宪法》,简称浙江省宪,于9月9日正式发布,习惯上则称之为“九九宪法”。这是中国境内最早公布的一部地方性的“根本大法”。今天来看,它的文本依然漂亮。它是“自治”运动的产物,反映了“浙人治浙”的梦想,是联邦思想的现实映射。

  那时,浙江武备学堂办了若干年,培养了一批军事人才,清政府本意是加强统治,结果却适得其反,他们大多成了脱离清政府、实现浙江自治的力量。“九九宪法”之后,各省掀起立宪潮流。半年后,浙江各县所起草的宪法竟达100部之多。不到一年时间,浙人又制定了《浙江省自治法》……激流澎湃,为浙江写下了一段色彩斑斓的宪政史。

  考察那时省长与省宪的关系,从沈金鉴、张载阳到夏超,走过了对抗、合作和纷争三部曲。沈金鉴是代表当时北京政府的,自然是反对省宪的出台与落实。到了张载阳手上,则从对抗转向了合作,他表示逐步实行自治的目标,并赞同“财政公开”。而同样毕业于浙江武备学堂的夏超,素有独立的野心,一心想自治,他军事对抗孙传芳,结果兵败被杀。

  春日载阳鸣仓庚——相比于他的前任沈金鉴,张载阳面对宪政新潮流,终归是开明很多。妥协与合作,是他的政治选择。

  在省长任上,张载阳重实业、重文教,身处军阀混战、政局动荡的乱世,他致力于保境安民。他组织建设了杭临公路、绍曹嵊公路(绍兴-曹娥-嵊县)等;成立了杭州大学校董会,筹建浙江艺术专科学校;募款重修杭州岳坟、钱王祠、绍兴禹陵;倡议建设百姓文化娱乐设施,建成杭州大世界游艺场,并扩建多家剧院;他还在家乡新昌兴建先贤祠、大佛寺新社等等,政绩斐然。张载阳看到,省宪与他的省政,本质上是相同的。

  在“九九宪法”中,对教育、实业、交通等等都有分章规定,而更重要的是规定了事权、各部门权力、省长等领导人选举产生的程序方式,其中具体规定了省议院可以质问(即质询)省政院,可以弹劾省长等等。但是,由于种种历史条件的限制,非同一般的浙江省宪法并没有真正逐一实施、化为现实。它只是蓝天上划过的一声响亮的鸽哨。

  气节第五

  载阳之大,尤在大节。1937年“八一三事变”爆发后,日军从杭州湾金山卫登陆,大肆入侵江南地带;在杭的浙江省级机关纷纷后撤,亲日派忙着筹备设立维持会,希望张载阳这位老省长“出山”来领导,被张载阳一口拒绝。

  年逾六旬的张载阳率全家迁回家乡新昌,八年抗战时间,日军屡屡进犯新昌,县城先后三度沦陷。有一天,日本鬼子在汉奸的带领下,亲赴张家店“访问”乡居艰难、生活清苦的张载阳,诱邀他参加县里的维持会,当个理事,过个好日子。

  这天,张载阳老先生正坐在村中更楼下与乡邻们聊天,快到中午时分,鬼子进村了,说是专程来“拜访”将军的。兹事体大!在《新昌文史资料》第六辑中,“老底子”新昌人葛岳焕先生所撰的《铁骨铮铮的张载阳》一文有生动的描述:

  张老听了,便起身回家,并令打开中门(平时只开侧门),自己在中堂的最上方正襟危坐,傲然不动。他早有成竹在胸,万一日人对村中父老实行掳掠残杀,或者对自己实施强迫、非礼,则拚一死以报国。

  几个日本人见了这副模样,以为目的可以达到了,便在张老面前,满脸堆笑,磕头打躬。可张老不要说还礼,甚至连头都不点一下。日本人行礼毕,用手势比划着,意思是叫他返县城“日中亲善,理事共荣”。一个日本军官,还在纸上画了一顶轿子,意味着要用轿子抬他走,并保证日后荣耀发财。可张老二话没说,便拂袖而起,拄着拐杖,转身入室,严肃地拒绝了他们包藏祸心的“好意”。这伙日本佬,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张老将军会耍出这一手,便面面相觑,灰溜溜地退出张宅,并令部属不得扰乱张的家乡。

  “岂能为汉奸,一死何足惧!”事后乡亲们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张载阳说,“总不能绝子孙后路,永远受人唾骂!”1943年8月,国民政府行政院给张载阳发了荣誉奖状。

  抗日胜利后,1945年秋,身体日差的张载阳携全家返杭,然而井亭桥的“暄庐”旧居已毁坏不堪,家中旧物也被洗劫一空。国民党接收部队住在里头,拒不撤离,无一日得清静。国军当然不会睡到大街上,张载阳对此只能慨叹:“我领兵数十载,哪想到劫后余生,却鸠占鹊巢,为兵所窘,窘困若此!”

  这一年的11月17日,张载阳溘然长逝于杭州,享年72岁。因家无恒产,最后得靠亲友乡绅资助,才了结丧事——见此情景,有人感叹:“廉吏之可为而又不可为矣!”春华秋实,求仁得仁,斯人之死,不说重于泰山,那也一定不会轻于鸿毛。

  春曦载阳!张载阳留给后人的有形遗产,是他如椽之笔写就的书法。张载阳留给后人的无形遗产,是他正直一生铸就的清廉。少陵翰墨无形画,杜甫有名句“两个黄鹂鸣翠柳”——载阳之春日,黄鹂之鸣声,那正是春天的“呼吸”。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