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4年11月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10:档案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春日载阳鸣仓庚 (上)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春日载阳鸣仓庚 (上)
2014-11-02
  晚年张载阳
  1937年11月1日张载阳写给金润泉的推荐信

  档案时空

  都市快报与浙江省档案馆合作栏目

  知往鉴今,意在未来。都市快报与浙江省档案馆合作,在快报“漫阅读”周刊开设“档案时空”新栏目,梳理珍贵的馆藏档案,寻找浙江大地上的历史印记,发掘档案背后风云际会的历史事实。古人云:“抚今追昔,究论兴衰治乱之由。”视历史为包袱,则举步维艰;视历史为镜鉴,则智慧生发,耳聪目明,可观照现实,以照亮前路。

  档案索引

  在“暄庐用笺”上,张载阳用非常工整的小楷,给杭州银行家金润泉写推荐信,为大学毕业生许屺求职。那是1937年11月1日,张载阳已从军政岗位上退隐多年,他正潜心于书法。许屺毕业上海持志大学(民国时期私立大学,后改建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政治经济系,是张载阳的亲戚。此前已有过推荐,因岗位没空,自然就耽搁了下来;如今抗战爆发,因战事离职者较多,张载阳再次写信,举贤不避亲。

  这一手札,现珍藏于浙江省档案馆,既是书法小品,亦是书法精品。记者 徐迅雷

  后来的戏剧性故事是,张载阳动员张啸林一起去报考武备学堂,结果双双考中,他俩自此成了同窗好友。1901年,张载阳以正科第二名毕业,开始了军事生涯,直至成为上将。张啸林则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武备学堂肄业后,他走上了江湖;上海沦陷,他一心想的是要与日本人“共存共荣”,还梦想坐上汪伪浙江省长的宝座,跟“大哥”张载阳一样,弄个省长当当;结果在1940年8月被锄奸,是充当他保镖的林怀部一枪送他上了西天。而张载阳被称为“一代廉吏”,他面对日本鬼子的诱惑,更是不为所动,铮铮铁骨力保民族气节。

  杭州于1937年12月24日沦陷,头天晚上,张载阳携全家星夜渡江返回新昌老家。他又一次踏上南星桥码头——这码头先前是胡雪岩在此设立了义渡;北伐胜利后,作为杭州知名人士的张载阳和金润泉等一批人,出面组织募捐,用善款添置了轮船、改建了引桥。由于码头过于繁忙,有识之士于是有了建造钱塘江大桥的设想,并很快付诸实施,邀请茅以升设计施工;然而,刚建成通车不久,大桥不得不在杭州沦陷前一天无奈炸断,以阻日寇。

  

  清廉第二

  

  牟山湖营房工程

  张载阳返回原籍新昌,开始住在县城下市街老宅,后来又迁居至家乡张家店。当时全家老幼三十多口,他量入为出,省吃俭用,生活相当拮据。“三十多口之家”与“三口之家”,负担迥然相异;一生廉洁的人跟一生忙于敛财的人,家境截然不同。

  张载阳的廉洁自持,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从浙江武备学堂毕业后,他长期从戎,勤学治军,带兵有方,升迁有序;民国元年,他就已经是旅长了。有的人至此已腰包鼓鼓,可张载阳一直公私分明、不染一尘。

  办事要“严正廉洁,非理不取,见利思义”,张载阳常以牟山湖营房工程为例,教诫子孙,如何做事为人。

  他负责该营房的建造,工程包价40余万元,没有任何水分。

  他对承包人和保证人明确交待:“官场作事,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事体是不是好办,只看‘礼物’送得多少。我则不然,工程包价如数付清,工程质量按规定验收;不能取巧,如有丝毫差错,必须限期拆建,那时,就不能怪我过于认真了。”

  他到工地去勘验工程,真当是一丝不苟,连伙食也是自己备带的。不免有人说他过于认真,甚至迂腐。

  施工接近尾声,因物价上涨等因素,预亏大约20万元。张载阳审核后,认为承包人即使破产也不能如数赔偿,诉诸法律同样也补救不了。他将实情禀告了上司,最后经核实无误,上司同意压缩工程,可减用13万余元,承包人感激非常,其余款项自愿认贴。

  

  暄庐家训

  张载阳在1922年10月被北京政府任命为浙江省省长。上任伊始,他就致函省议会,表明“载阳以浙人服务民政,力图治理,决不稍图私利”。

  决不稍图私利——他最终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而每遇公益事业,他都是慷慨解囊。补抄文澜阁《四库全书》,向浙江籍人士劝募,张载阳捐赠500元。1923年9月1日,日本发生了死亡14万人的关东大地震,这正是张载阳当省长的时候,他带头捐款,江浙沪成了中国募款救灾的主力。

  张载阳的父亲叫张德怀,诚厚为人,勤俭持家,并以此教育子女,使张载阳从小养成“敦穆诚敏”、“勤劳俭朴”的品质,此可谓“童年影响一生”。

  在六十寿辰时,张载阳写就告诫子孙的著作《暄庐家训》。“暄庐”是张载阳在杭州浣纱路井亭桥的寓所。家训分序言、教诫两大部分,约万余字,由新昌张九如堂藏版——今见旧书网上有售,售价高达3000元,不知是否正宗古本。

  《暄庐家训》中的教诫部分,分为四十三篇,多为严格的自律:第一篇谈伦常,提出伦常之道,束身贵严,而后一家大小知所爱敬;第二篇谈修身,约言一个“正”字,以正存心则身修,揭示这是“心地上”的功夫,“余生平不敢稍用欺诈手段”;第十四篇谈洁身,直言“不洁之行,每起于贪”;第十六篇谈恤贫,倡言“应以人民饥渴为怀”,“恤贫之道,尤当本敬爱之心,不可稍存骄矜之色”;第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篇,分别说的是戒色、戒赌、戒嗜好、戒奢侈;尤其是第三十二篇,谈“不取非义之财”,叮嘱“临财莫苟得”,直斥“清末政府腐败,陋规成例”……

  由《暄庐家训》可知张载阳的清廉是深入骨髓、融入灵魂的,这是一本廉洁从政的历史好教材。今日多少“大老虎”,远不如九十年前的省长张载阳。

  张载阳返回新昌老家后,时任浙江省政府主席的黄绍竑得知他家境穷困,想直接给钱资助一把,被张载阳谢绝;又想给一个“议员”之类的轻松职务干干,以取报酬补贴家用,张载阳亦不受。

  (下转第11版)

  “春日载阳,有鸣仓庚。”

  《诗经》名句,恰是张载阳的写照。仓庚即黄鹂鸟,寄托着整个春天的灵性——仓庚知春而鸣,应节而趋时,尤为喜人。

  张载阳(1874-1945),字春曦,号暄初,是光复会会员——光复会宗旨是“光复汉族,还我山河,以身许国,功成身退”。1922年10月至1924年10月,张载阳出任浙江省省长,兼浙军第二师师长,授陆军上将军衔。

  综观张载阳的一生,在位时,他是著名的廉政典范;退隐后,他更以书法大家名世。

  武备第一

  张载阳与张啸林这“二张”,在杭州南星桥码头相遇之前,谁也不认识谁。

  清光绪二十四年,即1898年的春天,24岁的张载阳打南边来,北渡钱塘江,在后来成为“浙江第一码头”的南星桥上岸,他到杭州是为了考学。张载阳是浙江新昌人,1874年生于诚爱乡张家店村——从村名可知,张姓在那儿是大姓。

  另一位姓张的年轻人,那时还叫张小林,后来才改为张啸林。“虎啸山林”的张啸林,比“春日载阳”的张载阳小3岁,生于1877年,他是浙江宁波人,地域都属钱塘江南边。20岁上,张小林和哥哥张大林离乡背井,来到杭州,在拱宸桥一带谋生存之机。张小林不愿正经干活,游手好闲,成为地痞。后来的“张啸林”众所周知——他变成了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青帮头子,与黄金荣、杜月笙并称“青帮三大亨”。

  张载阳来杭,考的是浙江武备学堂。清王朝的武备学堂,主要是为培养下级士官的。出身农家的张载阳,仪容修伟,膂力过人;他不爱科举,立志从戎。从南星桥码头上岸,张载阳刚从一大群人中挤出来,放下行李喘口气,几个混混儿就用脚踩住了他的箱子,要他“放两块龙洋出来”,给你搬运行李。年轻气壮的张载阳哪里理他这一茬,可对方仗着人多,就动起手来。正当张载阳寡不敌众时,有“江湖义气”的张啸林正巧出现,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帮了张载阳一把,是另一种意义的“不打不相识”。

  好看好玩有知有见。

  “鳗鱼君”是都市快报“漫阅读”周刊的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关注鳗鱼君,可收看更多精彩文章。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