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3年11月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6:热线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61岁大伯骑三轮车苦寻20多个城市寻找走失的小儿子
萧山进化镇有一辆群众喜爱的“警务直通车”
浙江省暨杭州市“119”消防宣传月活动在杭州举行
当心有犯罪团伙专卖废品轮胎!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露宿街头,靠捡破烂和乞讨为生
61岁大伯骑三轮车苦寻20多个城市寻找走失的小儿子
2013-11-08
  记者 韩丹 摄

  ■警讯

  11月4日15:33,林女士来电:有个老人的儿子智商有点问题,儿子在江苏走失,有人提供消息说杭州看到过儿子,他于是从江苏骑车到杭州,能不能给他登个报?我是一年多前认识这个老人的,在江苏老家的路边就看到过他。他骑一辆三轮车,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工作也辞了,家里就只有这个小儿子,老伴也去世了。

  

  记者董吕平核实报道:当天傍晚6点,天色渐暗,钱塘江边昏黄的路灯下,一位大伯拖着疲惫的身体,推着一辆三轮车。

  大伯姓向,61岁,面黄肌瘦,衣着邋遢,湖南人,17天前,他骑三轮车从江苏常州赶到杭州。

  大伯的三轮车前挂着一幅寻人启示(事),上面写着:寻找向飞,男,26岁,身高1米65左右,嘴右上角有一颗黑痣(注:痣上有根毛)。因从小弱智,文盲,于2011年6月14日上午,从常州客运中心站走失。讨(祈)求各位好心人救救他!

  走失的向飞,就是向大伯的小儿子。

  向大伯说起了他的故事——

  18年前,我老伴去世了,留下两个儿子。

  我又当爹又当妈,大儿子很懂事,13岁就外出打工,但2000年底,突然没了音讯,后来才知道,他夜班回家的路上被人抢劫,他反抗,结果被人打死了,别人跑了,至今没有结果。

  小儿子向飞4岁时得了脑膜炎,留下了后遗症,人在长个子,脑子却坏了,到了20岁时生活才能自理,但跟正常孩子不一样,有点傻。

  2010年,我给向飞找了个媳妇,虽然媳妇智力也有点问题,但我很开心,毕竟他成家了。

  2011年,我堂弟带向飞去常州一家塑料厂打工,6月14日,向飞失踪了。

  我找当地派出所报警,监控上看到他坐了255路公交车,去了常州客运中心,但他后来去了哪里,怎么也找不到。

  他说话很快,不会讲普通话,口音含糊,走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分钱。

  

  11月4日下午,从湖南永顺县新闻办证实:这事情是真的。两年来,向大伯一直在找儿子,走过20多个城市。

  常州、无锡、张家港、常熟、太仓、昆山、苏州、丹阳、镇江、南京、扬州、江阴、溧阳、启东、南昌……每到一座城市,他先找当地派出所或救助站,然后开始印寻人启事,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为了找儿子,他变卖了老家的木屋,加上小儿子向飞打工的2000多元工资,一共11000元。

  11000元耗尽后,向大伯基本露宿街头,靠捡破烂为生。

  累了,他就走到哪睡到哪,有时在大树下,有时在涵洞里;饿了,就用随身带的电饭锅,在偏僻的地方找几块石头和木柴生火,用卖破烂的钱买最便宜的面条,用别人送的辣椒下着吃,有时候吃捡到的饼干。

  向大伯一开始时是徒步寻子,磨破了4双解放鞋,脚上的皮肤溃烂,后来就花了110块钱,买了辆三轮车代步,把寻子启事挂在三轮车前。

  我问向大伯,两年怎么坚持下来的?

  他说,自己也想过放弃,但这两年里,遇到了太多的好心人,有的给他钱,有的给他食物。“有这么多人帮我,我觉得应该找下去。”有一次,向大伯累了,趴在地上,有个大姐以为他在乞讨,掏了10块钱给他,他死活不要,大姐把钱塞回给他。那一刻,向大伯哭了,他说这是两年来自己第一次当着别人面前哭,把心里的苦全都哭出来了。

  上个月,有人打电话告诉向大伯,说在杭州城站火车站,看到过他儿子……

  

  大伯就赶到了杭州,在滨江滨盛路江汉路口,临时找了个露宿的“家”。

  那是一所面临拆迁的房子,里面黑漆漆一片,某个角落里堆满了向大伯捡到的废旧箱子、塑料瓶等垃圾。

  地上铺了一张棉被,棉被上有几只塑料袋,里头装了些衣服。“床”边上有很多红辣椒,向大伯指着辣椒,难得地笑笑,“湖南人,喜欢辣。”

  塑料袋里有几本小册子,密密麻麻写着很多字。这是向大伯写的日记。向大伯说,自己读到小学四年级,会写字。

  大伯的日记,我摘抄了一些(部分有删节)——

  

  10月11日,晴。

  睡在街上,风吹蚊咬。加上思念儿子,通宵难睡,度夜如年,泪水流了一脸。

  11号5点多,收拾好简单的行李,骑上三轮车,怀着希望,赶往炼油厂。在路上,一个姓蔡的给我电话,说看到有个人很像我儿子,等我赶到后,人找不到了,再问姓蔡的,像我儿子的人的特征,很多不像,想哭。

  回来路上,看到一个30岁左右捡破烂的女人,穿着破烂的衣服,提着大包小包的破东西,艰难地走着,还有一些人在乞讨,自己的内心真不是滋味。

  

  10月27日,晴,夜晚。

  27日4时,我起来寻子,到了长河路顺昌大酒店对面,看到一个流浪汉,年龄30岁左右,身背一个黑色小包,身穿一件破了的黑棉衣,面黄鸡(肌)瘦,看到后真可怜,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想带着他一起走,可我要找我儿子,是(四)处漂流,整(怎)么可能。

  我只好给他一套衣裤,5个苹果,一包方便面,念(含)着眼泪和悲痛的心情离开。

  这可怜的流浪人,让我想到儿子,是否和他一样,没人过问。大脑一片空白,无有目的(漫无目的)骑着破三轮,到处去找……

  遇到一个好心人,和我说了她村里一个老太婆,精神病走失四年后又找到了,此刻对人生重新鼓起了勇气,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就是要我好好地活下去……

  

  如果有向大伯儿子信息或者线索,请和向大伯(电话:15961257379,13915842245)联系,也可以致电快报85100000热线,谢谢!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