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3年10月1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D07:专栏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桃姐》之后又一讲述香港妈姐的故事
好声音第二季让我记住了啥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桃姐》之后又一讲述香港妈姐的故事
2013-10-11

  【热戏快评】

  文 丁思諓

  

  今年北京青戏节上演的《暗示》,颇让人回味。这部香港浪人剧场出品的戏,极具香港文化特色——取材香港独特的社会现象、用粤语演出,还特别呈现出香港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紧张生活中人们迷离与孤寂的精神状态。

  故事以香港一个曾经存在的独特行业“妈姐”(终身不嫁当女佣)为主线展开,全剧只有两个演员:摄影师马仔和从外乡来港当“妈姐”的唐若冰。马仔幼时曾被“妈姐”抚养,按推算,唐若冰比马仔大约四五十岁,简直可以做这小少爷的外婆。但导演巧妙地将不同时空中两颗心灵的历程,编排在同一个舞台之上。与《暗恋桃花源》的跳进跳出不同,《暗示》的两个故事,既可谓“各说各话”,又可谓“遥相呼应”,原本是两个独角戏,却仿佛有种宿命般的悲怆——因为这两个人的处境是如此的相似。

  为了将两人故事中的相似性呈现,导演使用了几件道具作为两个故事的连接点。第一件是红色高跟鞋,它是女性魅力的象征。对于一个终日穿白布衫黑裤裙,出入菜市场,扎着大辫子立誓终身不嫁的女子而言,妈姐永远没有机会穿上它,但她的工作又只能使她对主人的奢华生活抱有小心翼翼的仰视。

  在马仔的故事里,这双红鞋属于他迷恋的女孩子,当年的校花变成职场得意的女强人,而马仔自己,仍是一个落魄边缘人,他未曾会想到有一天能与她再续前缘,亦不知这段感情会走向何方。

  但好景不长,马仔的情人告诉他,这段露水情缘终将没有结果,她要嫁给别人。她请求马仔帮她拍摄婚纱照。这一次镜头要拍摄的虽然是如花美眷,却是更残酷的真相——情感被扼杀,被撕裂,被迫向现实妥协。这时,马仔戴上舞台上那个白色的马头(第二件重要道具),拖着长长的破碎纱衣走过,他的背影如此伤痛,像一个被放逐的君王。这个马头,在上一场戏里是他小时候的玩具,而此刻,却变成了掩盖他破碎内心的面具。

  这时的唐若冰,也在经历着“失去”。收到来信,得知父亲病逝的噩耗,她木然呆坐,心如死灰,连最后的挂念也失去了,她已是一个没有家的人。如果说马仔的孤独是源自“女神”爱情理想的破灭,那么唐若冰的孤独则来自对自己漂泊无根命运的折服。她与代写信人之间那刚刚萌芽的情愫,也随着她将辫子挽起梳成发髻的仪式,而终止了。此后,她便慢慢老去,像一朵还未盛开就已枯萎的花,年轻时的心动,回首看去,颜色也已经淡得看不见了。谁又会知道几十年后长大成人的“马仔”,有一天也会体味到这马里亚纳海沟般深邃的孤独呢?

  像取暖的刺猬,太远怕冷,太近怕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香港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里,似乎特别难以把握。人们平行地生活着,虽不相交,生活的轨迹却如此相似。都为情所伤,为孤独所困。相比马仔的困惑,“妈姐”那从一而终的纯真与忠诚就显得特别可贵。

  (丁思諓:戏剧发烧友,书评人,现居北京。)

  故事以香港一个曾经存在的独特行业“妈姐”(终身不嫁当女佣)为主线,透过她的生活来观照现代人的心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