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3年6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D01:艺术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大黄鸭之父昨天考察了西湖和湘湖“情不自禁想在这里放上自己的作品”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大黄鸭的屁股应该朝哪一边?
大黄鸭之父昨天考察了西湖和湘湖“情不自禁想在这里放上自己的作品”
2013-06-27

  大黄鸭漂在西湖上的时候,屁股应该朝着哪一边?

  带着这样的问题,大黄鸭之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昨天在西湖边走来走去,来回摆弄着手上的小鸭子。

  这个身高一米九六的荷兰帅哥现在是个红人——当他创作的“大黄鸭”在中国香港维多利亚港出现时,超过百万的观众赶去欣赏了它,连看鸭子角度好的餐厅酒店都日日爆满。香港之后,今年9月,北京将成为获得“大黄鸭”正版授权的第二座中国城市。前天,霍夫曼出现在杭州,他的目标是湘湖、西湖两块水域,很多人都期待着杭州成为“大黄鸭”的下一个玩耍的“浴缸”。

  文 朱春杭 余夕雯 图 朱春杭

  大黄鸭要放在拍得到落日的地方

  昨天,在出发考察水域之前,下起小雨,霍夫曼在酒店里即兴画了一只小黄鸭,然后停了一下,又随手在右上角画上了一个微笑着的太阳。到了西湖边,霍夫曼脑子里一直在思考的是,“如果把大黄鸭放到西湖,屁股应该朝哪一边。”

  因为他已经考虑到了白堤上每天如织的人流,怎样才能呈现最佳拍摄角度,他从草地上随手捡起一条柳枝,一端示意为鸭子的头部,来回摆弄。霍夫曼对自己的作品十分珍爱,对每一个细节都很严谨,看到西湖里的隔网,“这个会影响视觉效果。”他从白堤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在不同的地点比划着大黄鸭出现时会造成的效果:“嗯,这里不合适,人多的话会很挤……这里拍照的话,拍不到日落的景象……”

  对于霍夫曼来说,最重要的并不是将自己的作品简单地放在什么地方,他考虑的层次非常多。“吸引我的是每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以及这些和我作品发生关联之后所产生的效果。”霍夫曼说:“很多的文人墨客曾经在杭州留下自己的足迹,这里的自然景观不仅美丽,更有着丰富的历史。我喜欢白堤上游人如织的环境,大家在这里都非常放松,你情不自禁就想在这里放上自己的作品。”

  昨天现场,平湖秋月是让霍夫曼最为心动的地方,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可以把西湖标志性景观与小黄鸭一起摄入镜头,不过,鸭子屁股朝哪里呢?霍夫曼还是想不好……

  包里的小黄鸭已经放了15年

  霍夫曼的行程排得很满,来杭州那天上午他还在深圳讲座,而当你看到今天这篇报道的时候,霍夫曼已经为自己孩子的学校演讲赶回荷兰:“嗯,我得凑好时间,一定要赶上他的这个重要约会。”除了用大黄鸭给全世界的观众带来“治愈”之外,霍夫曼还是个很有爱心的父亲——除了为儿子两地奔波之外,他的手机屏保用的也是小女儿的照片:“他们对于我的作品基本无感,因为这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而不像其他人一样,正因为我的作品能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大家才会喜欢。”

  霍夫曼的背包里随身带着一只小黄鸭,就像憨豆先生离不开他的小熊一样。餐桌上、睡床边,他总是把小黄鸭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这只看起来已经有些黑黢黢的黄色充气橡皮鸭,跟了霍夫曼整整十三年。“2001年前后我开始进行大黄鸭的构思,当时我搜集了100多个不同的鸭子,最终选择了现在这个。原版的鸭子是香港的一家玩具厂制作的,虽然我没有见过它的设计师,但是我很想能够和他聊聊,因为他有着很好的美感!这个鸭子的脑袋很像小孩,脖子也不长,和真实自然界的动物不一样,有着抽象的美感。”霍夫曼说,“这是中国制造的,然后以商品的方式去往欧洲,进入我们的生活,算上来回运输的时间,它应该已经15岁了,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霍夫曼说话时的神态,像是一个大孩子。“为了这个创作,我自己到生产这个玩具的工厂去了好几次,而且我也和他们有着合约,就是我的纪念品生产都由这个原版的玩具厂来完成,这也是对于知识产权和最初设计者的尊重。”也许只有提起艺术的原创性时,霍夫曼才显得有些严肃。

  我们需要像小黄鸭一样

  友善的志愿者

  虽然香港的大黄鸭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但霍夫曼看到了更多应该改进的地方。在西湖边考察场地的时候,除了考虑作品摆放地点之外,他考虑更多的是与观众有关的问题:“我们应该有一些志愿者,穿着我们的制服给大家做引导。最重要的是,他们应该面带笑容,就像小黄鸭一样友善,而不是板着脸。”霍夫曼摆了一个严肃的表情,说:“这本应该是个很快乐的事情,传递快乐是第一要素。”

  当然,他还考虑了很多人关于限量纪念品的问题:“香港展览的时候,因为玩具厂搬家,导致生产的纪念品数量不足,很多人没能买到纪念品,所以我收到了很多愤怒的邮件!这次我们要提早考虑这些问题。”

  大黄鸭最终能否在杭州亮相,还要经过一系列的协商才能最终落实。但一个确定的好消息是,霍夫曼已经答应出任今年下半年在杭州举办的首届西湖国际艺术衍生品产业博览会艺术顾问:“我很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在杭州西湖亮相,这无疑是能与这个黄色的大家伙产生最有趣的的化学反应的环境!”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