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2:第一事件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男学生被判刑十二年一个月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点燃打火机油将女同学毁容
男学生被判刑十二年一个月
受害少女:可能我还没从医院出去,他已经出狱了
2012-05-11
  周岩在家人和医护人员陪同下,从北京坐火车来到合肥,4月23日出庭。
  母亲公布的周岩治疗后的照片,拍摄于2月24日。
  被毁容前的周岩

  昨天下午3时,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对备受社会关注的“花季少女周岩被毁容”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陶汝坤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一个月。

  宣判后,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当庭表示,考虑后再决定是否上诉。

  此次宣判只涉及刑事部分,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原告方将会择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 

  此案因为涉及学生早恋,以及被告父母的公务员背景而广受关注。

  公诉机关对陶汝坤提出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建议量刑在10年至12年,并认为陶汝坤属于未成年人(系1995年出生),符合“从轻处罚”条件。

  周岩的律师李智贤说,在庭审过程中,双方在刑事和民事方面的争议都很大。陶的辩护人认为是故意轻伤、过失重伤;原告一方及李智贤认为陶已经涉嫌“故意杀人”。

  一审宣判后,周岩的父亲在法院门口表示,对判决结果非常不满,认为被告人应该被判无期徒刑。

  昨天,受害人周岩由于在北京接受治疗没能出现在庭审现场。知道一审结果后,她发出一条微博:“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此时我只能说我无语了。想说的那些话在此刻仅化作苦笑。”

  

  

  法院公布案情:

  同学交往产生矛盾 残忍报复

  昨天,被告人陶汝坤在被法警带入法庭以后,除了不时向辩护席上瞟几眼以外,表情一直很平静。

  陶汝坤的QQ微博最后更新于2011年9月13日,内容是视频《琼瑶金庸古龙不得不说的故事》。4天后,他对周岩作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

  法院经审理查明,陶汝坤与被害人周岩系同学关系,两人在交往过程中产生矛盾,陶遂产生报复心理。

  2011年9月17日18时许,陶汝坤携带打火机及装有打火机油的雪碧瓶,来到周岩家中,在周的卧室内双方发生争执。陶打开雪碧瓶,将打火机油泼洒在周的面颈部等处,并用打火机点燃。

  周的姨娘李某听见周的叫喊声,从客厅进入卧室,用被子将周身上的火扑灭,并拨打120护送周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救治,被告人陶汝坤也随同前往。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周岩面颈部及左耳烧伤,所致损伤后果构成重伤,颈部及左手功能障碍构成重伤。根据《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之规定,被害人周某伤残等级综合评定为五级。

  法院审理认为,陶汝坤不能正确处理与周岩在交往中产生的矛盾,采取极端方式,以特别残忍手段毁人容貌,伤害被害人身体,导致被害人重伤并造成严重残疾,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故作出上述判决。

  

  

  民事赔偿:

  法庭调解双方没能达成一致

  此案在刑事方面已有一审结果,但在民事赔偿方面,施害方与受害方仍存在很大的争议。

  对于此案附带民事部分的精神损害赔偿,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说已于5月4日撤诉。因为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受理精神损害赔偿,受害方将另行提起民事诉讼。

  法院曾主持过民事赔偿调解,受害方提出一次性赔偿200万元,包括医疗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等全部费用,陶家答应最多赔偿120万元,最终双方未能达成一致,调解终结。

  李智贤说,陶汝坤一方及辩护律师对周岩去北京治疗有异议。他们认为在安徽就可以治疗。这样一来,周岩看病的所有票据他们都认为在证据上有问题。“另外,他们认为我们的伤残鉴定是单方面委托的,不是共同指定法院来委托的,对于鉴定结论的合法性和真实性都有异议”。

  有关周家提出的具体赔偿数额,网上一度也传得沸沸扬扬,就此问题,李智贤说,具体的数额现在还没有确定,“因为周岩后期治疗费用需要多少,法庭还没有做出结论”。

  李智贤说,到目前为止,实际发生的治疗费用是39.63万元,“我们还提出了27万元的伤残补偿金及5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这样加起来的话就是差不多110万元,这里面肯定是不包括后期治疗费。”

  公诉机关目前没有对原告方提出的民事索赔发表意见。

  据新华社、法制晚报

  受害人律师:

  事实还没查清就判决了

  很难接受 将提起抗诉

  昨天,合肥少女毁容案一审判决结束后,都市快报记者连线了受害者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

  对于十二年一个月的量刑,李智贤说,现在不是量刑轻重的问题,案件很多基本事实还没查清楚,就做了判决,结果肯定值得商榷。李智贤认为,没查清的案件事实主要有两个方面。

  首先是陶汝坤当时拿的打火机油到底有多少数量,一直没有查明。“通过油量的多少这个客观证据,可以推断出他当时作案动机,到底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作案时陶汝坤说要烧死周岩。”

  此前,陶曾说带了100毫升,陶父说顶多70毫升。李智贤认为不止100毫升。

  “如果只有100毫升油,怎么可能在短短两三分钟里,将周岩头部、面部、背部、大腿等烧伤,甚至连周岩房间里的书包、被褥也一起点燃?”李智贤说,法院最终判决时,并没有提及油量的因素。

  同时,李智贤认为公安部门的鉴定不客观。“我们在北京做的鉴定结果是有5处伤残,他们鉴定有两处(5级和8级伤残),因为两边用的鉴定标准不一样,我们的鉴定标准更严格一些。所以申请重新鉴定周岩的伤残等级,法院没有答复。”

  李智贤认为,刑事诉讼两个要件就是犯罪动机和犯罪结果,现在动机和结果都不明晰,法院就根据故意伤害罪和公安部门的伤残鉴定,以及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伤残5至8级判10至12年,最终判了12年1个月。“我和受害者都很难接受这个结果,正在准备向包河区检察院申请抗诉。”

  周岩的另一位代理律师王亚林说:“我们认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量刑,并向法院提供了安徽高院类似案件判故意杀人的两份判决书。民事赔偿已经撤回,会在年底另行起诉。”

  昨晚,都市快报记者两次拨打陶汝坤父亲和母亲的手机号码,分别提示已关机和转移到来电提醒业务。 见习记者 刘彦朋

  

  受害少女微博上与网友交流:

  本来想从事文字工作现在想学医

  2012年2月,从周岩受害事件广为人知到现在,周岩得到各界好心人的帮助。3月1日,周岩的妈妈李聪在微博上公布:截至2月29日,共通过银行账户收到捐款61.6万元,收到上门捐助21万元。

  昨天,周岩在微博上回答了多位网友的提问,她担心陶汝坤也许会被减刑。

  网友:既然是官二代,他是否真的会服刑12年零1个月?我在这里请问法官,他是否真的会服刑12年零1个月吗?

  周岩: 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也是我们家都想问的问题。对于法律方面我并不清楚他以后的境遇,不过基于我们对于他家的了解,可能我还没从医院出去,他就已经出狱了!当然这是没有确切证据的言论,不过我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直关注下去。

  网友:他(指陶汝坤)有悔过吗?对于他的悔过或没有悔过你们家人怎么看?”

  周岩:他以及他的家人没有悔过。在法庭上,他带着一种讥讽看着我。陶的那种态度,(让)我最终还是败在了他的手里,我无话可说。法官问他,愿意道歉吗?他只回答,“我愿意”。他是为了减刑。

  网友:你会不会搬离现有的家? 你会害怕他们家或者以后他出来之后报复你吗?

  周岩: 我会害怕,他放火烧我之后,还警告过我,不要报警,否则,他从监狱出来会继续报复我和我的家人,千真万确是他说的。

  网友:你的学习耽误这么久,怎么办呢?后续治疗还要很长时间,会不会影响学习和生活?

  周岩: 我一直很想去学习。现在伊美尔医院帮我联系了老师,我现在一周上三节课,有时头晕,身体不好,但尽量坚持。

  网友:希望你可以和正常的同学一样学习生活,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周岩: 院方(北京伊美尔爱康医院)的周教授说,至少要两年的时间。想回复到以前的样子,不可能了。

  网友: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周岩: 以后我希望能像正常的女孩子那样生活,希望自己还能有美好的青春,不知是否能求得,我会努力。按照我原来的兴趣,想从事文字方面的工作。但目前我想学医。

  即便我遇到了这种事情,可我依然希望自己可以有个很好的未来,在几年后可以回复正常的生活。我希望自己可以得到公正的对待!再次谢谢帮助我的人,因为你们的爱我才得以重生!谢谢!记者 陆晨阳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