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11:浙江慈善榜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父母放弃她9个月了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不肯放弃
甜甜父亲的QQ日记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曾经一听到音乐就喜欢跳舞的大眼睛女孩再过10天就是3岁生日
父母放弃她9个月了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不肯放弃
2011-05-02
  通讯员 闫立锋 记者 黄君   微公益·红名单   1.宝贝回家组织:宝贝回家寻子网是隶属于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的公益网站,主要宗旨是帮助失踪儿童及一些流浪乞讨的孩子找家。志愿者遍布全国,在浙江,已有548个志愿者。   2.摇篮网:一个中文育儿网站,很多母亲注册成为会员,并自发成为志愿者,帮助儿童。

  对于每个孩子来说,能在父母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

  再过10天,就是甜甜3岁的生日。可她已整整9个月没有见到父母了。

  这个曾经一听到音乐就喜欢转圈跳舞的大眼睛女孩,此时躺在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毫无意识。

  2010年7月28日,咳嗽不止的甜甜被送进医院,诊断为结核性脑膜炎,病情严重。几天后,甜甜的父母留下18000元现金,悄悄离开医院,再也没有出现过。

  之后,一群志愿者来到甜甜身边,他们来自省内甚至全国的不同地方,有人拿着甜甜的病历四处求医,有人寻找孩子的父母,还有人发动了捐款。

  昨天下午1点30分,志愿者“宝贝战斗机”(在很多公益组织中,志愿者都不用真名,选择用称呼来代替身份)拨通了重症监护室的电话,医生说甜甜仍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体温39℃左右,脑部积水更多,头都大了一圈,动手术风险很大,暂时先观察治疗。”

  “甜甜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了,我们不知道她能支撑多久。”“宝贝战斗机”在爱心群里通报了甜甜的最新情况,他说,5月12日是甜甜的生日,希望能让甜甜再见到父母。

  这一天,对于这群志愿者来说,只是9个月中的又一天。他们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奔波、忙碌,为的是一个共同的心愿,孩子能健健康康,回到父母身边,一家团圆。

  

  甜甜的病是被奶奶传染的

  口述者:志愿者“宝贝战斗机”

  (1米85的高个男孩,帮助过不少孩子回到父母身边)

  去年7月,甜甜患上了结核病,孩子的父母说,甜甜是被奶奶传染的。

  一位医生说,甜甜入院时浑身抽搐,体温有40℃。从发病到确诊,耽搁了两个星期,导致病情严重。

  送她来治疗的是她的爸爸、妈妈和外公,爸爸、妈妈的年龄大概20多岁,一开始,甜甜的父母每天陪伴治疗,还经常买好吃的、好玩的。

  可是,甜甜的病情很严重,要治愈是很难的事情。即使治愈,也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几天后,她的父母不见了,留下18000多元的医疗费。

  根据甜甜入院时登记的信息,他们家住安徽省临泉县陈集镇,父亲叫范校宇,孩子叫范佳楠,小名甜甜。医院与警方几次查找,没能找到甜甜家人的任何信息。

  

  为甜甜建了一个爱心QQ群

  口述者:志愿者“8月的海风”

  (2岁女孩的母亲,舟山人,来过杭州2次,每次都握着甜甜的手流泪不止,甜甜的父母消失后,她是最早参与帮甜甜的一个志愿者)

  甜甜的父母选择放弃孩子,一想到这点,我们觉得很心痛。原本一个健康漂亮的女孩,被传染得了重病,父母又抛下她,真的很可怜。我去看她的时候,我摸她的手,她就抓住我的手。医生和我说,这是她的本能举动,其实,孩子已经听不见感应不到周围事物了。

  因为担心没有医疗费,医院会终止对孩子的治疗。我们摇篮网的10多个志愿者募捐了1万多元现金。

  还有一个绍兴的志愿者,到医院询问甜甜的病情,问得很详细。最后拿着病历,跑到上海的大医院去问。

  我们为甜甜建立了爱心QQ群,一方面,发动社会的力量,给甜甜以精神和物力支持;另一方面为了寻找甜甜的家人。大家都很关心甜甜,本来想定期捐款当作甜甜的医药费,后来杭州福利院成为甜甜的监护人,我们就开始尝试寻找甜甜的父母。

  

  多年来浙江慈善捐款全国第一的地位早已做出证明。善无大小,愿您能提供给我们身边的善事、善人,在这里,我们愿意为需要帮助的你提供帮助,也愿意为希望帮助他人的你提供平台。

  医护人员担起照顾任务

  口述者:志愿者“墨墨妈”

  一开始,我们担心,甜甜父母不见了,医院是否会停止对孩子的治疗。后来,我们发现,医护人员担负起照顾甜甜的任务。喂奶、换尿布、洗澡、穿衣等等,全部包了下来。

  有时候甜甜的奶粉吃完了,大家出钱去买,床位不够,有医生特意从家里搬来婴儿床;天冷了,有人就把家里孩子穿的衣服拿来。一些病人家属了解甜甜的情况后,也会过来陪她玩,或给她送来吃的、玩的。

  甜甜长得白白净净,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女孩。她经常发热、抽搐,因为怕她不小心误吸,引起肺部感染,甜甜一日三餐暂时只能喝奶。

  

  多地志愿者联合寻找甜甜父母

  口述者:志愿者“沫沫”

  孩子的父母一走了之,一开始,我们很气愤,觉得这是遗弃,甚至想过要用司法途径。

  我们曾经联合安徽、新疆(有志愿者得知消息甜甜父母可能去了新疆)的志愿者共同寻找。

  4月16日,通过我们浙江志愿者提供的资料,安徽阜阳志愿者几次打听,终于得知甜甜家住处,但是家中只有甜甜的爷爷奶奶在。甜甜的奶奶说,只知道孙女治病要很大一笔钱,家里无法承担,可能还会留下后遗症,决定不要了。

  奶奶还和志愿者说了一些话,触动了我们志愿者。原来,甜甜的父亲从小日子就过得很苦,因此给女儿取名佳楠,就是为了告诉女儿,家里很难,很苦。

  甜甜的父亲很疼女儿,他们在浙江打工的时候,租200元一个月的房子,给甜甜买玩具也很舍得,奶奶告诉我们,甜甜父亲今年偷偷跑到杭州3次,想见女儿。

  他们说,实在是因为没钱,真的没办法了。

  听到这些,我们很多志愿者流泪了。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