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09年3月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08:热线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德清有很多人在找他 夺命马六司机大起底
浙江都市快报传媒有限公司成立
酒吧为两位女孩请了律师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德清有很多人在找他 夺命马六司机大起底
2009-03-04
  两位姑娘生前工作的酒吧,是目前西湖边最火爆的夜店。 记者 韩丹 摄

  ■《德清醉酒马六 西湖边夺走两位姑娘性命》报道追踪

  昨日9:35,王先生来电:你们报上登的肇事的马六司机,他现在被哪里刑拘了?我们也在找他。他欠了银行很多债,就连他按揭贷款买的房子也被查封了。前几天开庭他都没到,现在一直在找他。我看报上登的车牌也对、地方也对、年纪也对,应该就是他。法院让我们自己找人,你们告诉我吧。

  

  记者严静核实报道:昨天下午,打通了王先生的电话。

  王先生开门见山:“你能不能帮我核实一下,那个肇事的叶飞是不是借我们钱的人?我是帮一个朋友问的。”

  电话里传来翻资料的声音。很快,王先生报出一个身份证号码:“你记一下,3305211××××80012,23岁。”后经证实,这就是保俶路肇事马六司机叶飞的身份证号码。

  王先生说,查封是财产保全的一种手段,查封的车辆还是可以开的,只是不能交易买卖。

  “其实看到车牌号,我心里已经有底了。”他说。

  据王先生说,叶母在德清是开厂的,做外贸生意。2008年下半年,他和朋友曾去叶母厂里,想找叶飞商量还债的事,叶飞闻风而逃。“当时厂里有人指着一个走远的背影告诉我,呶呶,那个黑黑胖胖的人就是叶飞……但他一转身就没影了,之后一直不露面。”德清还有很多人在找叶飞,他们也是看到昨天的快报后,才知道叶躲在杭州。

  叶飞欠了很多钱,被人追债、房子被查封……这些情况,王先生说他也是听朋友说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从2008年下半年起,就很难找到叶飞了,他的手机总是在关机状态。

  “就这个号码137382×××××,一直打不通的。”王说。

  关于借款的很多细节,比如:叶飞是什么时候借的钱,为什么借钱,借了多少,利息多少,在哪个法院起诉的?王一概说不知道。

  “我不是律师。”他说。

  “你对法律条文很熟悉,随手能拿出叶飞的身份证号,说话间习惯性使用法律名词,你为什么要否认自己不是律师?”记者问。

  王没有回答,不愿再说,匆匆挂了电话。

  

  叶飞的这辆马六轿车购于2008年6月,按揭买的,委托康达信贷中心办理了按揭手续,抵押贷款的银行是工商银行半山支行。2008年7月9日,按揭手续办好。

  从工商银行半山支行了解到,叶飞的诚信记录并不好,2009年1月、2月,叶连续两个月没有还贷,3月份的还款时间还没到,如果再不还钱,银行就会采取措施。半山支行工作人员说,按照银行规定,超过三个月不还贷款,银行将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也就是查封这辆车。

  湖州市车管所资料显示,2008年9月,叶飞的这辆马六轿车就被德清县人民法院查封了。此时,距他办好抵押贷款才两个月。

  那次申请查封的并不是工商银行半山支行,而是叶飞的其他债主。

  另据了解,银行车贷的首付通常为三成,按揭期限为3年。按2008年6月叶飞买车时的银行贷款利率推算,三年期应为7.56%、三至五年(含)为7.74%。

  叶飞的马六是2.3自动挡,2008年6月份的价格是21万元左右。由此推算,如果叶飞首付三成,按揭三年,他每月应偿还银行本息大约4500多元。 

  两位遇难姑娘生前工作的酒吧

  距出事地点约800米

  两个遇难女孩都在保俶路上的一家酒吧工作,分别做收银和会计。出车祸的地方(保俶路和宝石一弄交叉口),距她们工作的酒吧800米左右。

  昨天下午4点,酒吧里正在为晚上的营业做准备,几个二十多岁的男女在打扫卫生。向一名女员工打听,她说听说过梁海燕、王金秀,但不了解。

  边上一个年轻的男员工接过话,说酒吧有很多部门,大家都不太熟。

  几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员工,也都摇头说不认识两个遇难的姑娘。

  办公区域,一间办公室的门开着,问工作人员是否认识梁海燕、王金秀,一位工作人员说:“我刚来了没多久,不认识。”请工作人员查看一下员工名册,被婉拒。

  昨晚9:20,再次去酒吧。一进门就感觉到强烈音乐的声音。酒吧内人头攒动,不断有打扮时尚的男女进来。

  两位姑娘送走了

  昨天下午3点,殡仪馆的车从医院接走了两位遇难姑娘的遗体。亲属们都没来,女孩工作单位的同事匆匆签了字。

  市中医院一位工作人员说,前天傍晚,两位遇难女孩的家属,一前一后到医院,见了女儿最后一面。

  四川成都姑娘王金秀(23岁)是家里独女。医院工作人员说,先到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倚靠在太平间门口,低头,也不走进去,只是小声哭,哭了很久。后来,两个女孩工作的酒吧员工搀扶着一个中年女人到了。她就是王金秀的妈妈。刚才站在门口哭的男人是王金秀爸爸。爸妈一起走进太平间,妈妈抚摸了一遍女儿的眼睛、鼻子、嘴巴……

  广东茂名姑娘梁海燕(24岁)的父母最终没能见上女儿一面。

  陪同梁海燕爸妈来医院的有五六个人,除了哭声,没人说话。他们在遗体旁站了很久,谁也没去掀开白布。妈妈想去掀,越靠近,手抖得越厉害。突然,妈妈瘫倒在地……姑娘爸爸急忙从衣兜里摸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塞进她嘴里。大家把妈妈抬到急诊室抢救去了。之后,殡仪馆的车就来了。(记者 张姝 通讯员 徐尤佳)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