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09年3月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14:宁波报道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全省首个夜宵城呼之欲出
所有有需要的市民都有一个私人心理医生
“那个天杀的终于被抓了”
为首的冯宝龙被判死刑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很多的哥的姐昨天长舒一口气他们打手机互相转告
“那个天杀的终于被抓了”
2009-03-04

  通讯员 粤梅 刘小哲

  本报驻宁波记者 尤畅

  

  昨天早上9点20分,高速公路宁波东出口,几辆出租车整齐地排成一排,一旁的几位的哥都伸长脖子往远处看。一辆警车驶出高速出口。

  “那天杀的被抓了!”“我看到了害老裘的人。”

  几位的哥不约而同拿出手机向同行报告情况。

  

  歹徒割断的哥手筋

  的哥们口中的老裘名叫裘朝林,是宁波明成出租汽车公司“浙BT2603”夜班司机。

  去年12月14日0点30分左右,裘朝林驾车从鄞州云龙返回宁波,途经宁横公路时,见到路边有人招手。

  招手的是个外地口音的男子,20来岁,说要到妙胜村去。

  年轻人上车后,坐在副驾驶座上,在他的指引下,出租车驶入郊区一个偏僻弄堂。

  正当裘朝林开顶灯准备找钱时,年轻人猛地用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右手拿出一把闪亮的弹簧刀朝他捅来。裘朝林一边拼命伸手挡刀,一边用膝盖顶下GPS报警装置。

  最后,年轻人抢去一只手机和450元现金。110警车很快将裘朝林送到宁波第六医院抢救。

  手术做了将近4小时,裘朝林左手缝了十针,右手缝了二十余针,右手虎口以下的血管、神经和肌肉大面积割开,刀口深至骨头。  

  

  每个电话都在说这件事

  昨天下午,得知歹徒被押解回宁波,32岁的裘朝林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手术后,裘朝林一直在家休养,医生说恢复要将近一年左右,日后能不能重拾司机饭碗还很难说。

  “我的电话几乎就没停过,不是别人打进来向我‘报喜’,就是我打出去向的哥们通报,几乎每个电话都是在说这件事。”昨天,宁波明成出租汽车公司的应总两块电板都打得没电了。

  “前段时间,我们开车出去都感到有些害怕,这下人抓住了,的哥的姐们可舒了一口气。”应总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