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09年3月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47:独立书评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生养是只纸老虎
翻杂志
从加菲猫身上学习慢的艺术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从加菲猫身上学习慢的艺术
2009-03-04
  《世界是我的床:加菲猫的生活艺术》   加肥猫 著   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2009年1月版,21.80元

  读本书

  或许,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只加菲猫,只不过一直在沉睡,很少被唤醒。有一点加菲猫精神,或许比较容易获得快乐。

  文/李梦茹(青岛)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慢》里质疑:“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啊,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儿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儿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

  读完这本《世界是我的床》,我忍不住想告诉米兰·昆德拉:这种人没有消失,至少在美丽的青岛,慢的乐趣已经被一个叫加肥猫的人发扬光大了。

  他写了一本书,名字很特别:《世界是我的床》。在书里,以加菲猫和乔恩的故事做引子,加肥猫毫不掩饰甚至面有得色地告诉我们:他把在海边散步当成一件正经事;他可以利用蹲茅坑的时间让洁厕宝、水龙头和橄榄油谈一场缠绵悱恻的多角恋爱;他的秘密身份是城市公交车上的牧羊人,在一辆又一辆公交车之间流浪;童年时的他躺在松软的草垛上懒懒地看夕阳,立下要做二流子的伟大理想;他甚至在被人一脚踹进臭水沟里时,索性躺在污水里以砖为枕,欣赏头顶的点点星光。

  捷克有一句谚语用来比喻这种甜蜜的悠闲生活:他们凝望仁慈上帝的窗户。在步履匆匆、神色晦暗的行人中停歇下来,驻足、感受、想象、回忆、享受和领悟,在仁慈上帝的窗户里看出人世的光彩来,这样的人是不会对生活厌倦的,只会感受到慢的幸福。

  加肥猫在后记中坦诚地说:“这本书写得很慢。”慢,这就是他生活的调子,像一曲在夕阳里轻缓而温柔吹起的萨克斯风,有点蓝调的慵懒和松弛的味道。他的人如是,生活如是,文章亦如是。

  好的文章大致可以分成两种,一是雪中送炭,救人心灵于寒苦饥贫之中,如雷贯耳,响彻苍穹;二是锦上添花,就像暖饱安闲后的携手游园,细看那姹紫嫣红,才晓得春光原来这般美好,生命这块锦原来绣得如此明艳朗晴。加肥猫的文字属于后者,是能在现世安稳中看出人生飞扬轻盈的一面来。他就好似是沾染了《红楼梦》里所言的“清俊灵秀之气”,其洞察世事看透人情,似在万万人之上,而其懒惰嘴馋揶揄刻薄,又似在万万人之下。总而言之,他是个聪明的俗人。因为明白,所以自在,自在到世界都成了他的床,江河湖海成了他的洗脚盆,连这滚滚红尘也不过是他悠游的一个泳池而已。

  读他的文字,有一个“逸”字在里边。有趣、舒缓、松弛、轻盈,一个个奇思妙想像一连串迎着太阳飞起的小泡泡,折射出七彩的光芒,轻快地越过钢筋水泥的丛林,一直飞到天边去。“逸”也是一种令狐冲式的洒脱,自由自在不受羁绊,无招胜有招的彻悟与通透,一统江山终究也比不上一曲笑傲江湖。

  下午倚在窗边看完这本书的时候,玻璃杯里的草莓酸奶已经不知不觉见了底。抬头看天,连云朵都好像更加蓬松软和了。再低头看马路,想象着会有一个人,像一只可爱的肥猫,晃晃荡荡,穿着拖鞋行过人海,悠哉地吹着口哨,留给世界一个慵懒的背影。

  我的心突然好似一片橙色的羽毛飞扬起来,这就是加肥猫带来的好心情。他把生命唱成了一曲美妙灵动的慢歌。

上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