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山宝·东坑野茶昨天开茶

众人直呼:最野开茶节没有之一 专家点评:好野好喝

2021-04-02

分享到:

山野之巅的开茶节现场

山涧云雾缭绕,四周野茶丛生,微风拂面中,品一杯高山野茶,坐在这样的“云端茶园”品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野!够野!非常野!

昨天上午,天目山宝·东坑野茶2021开茶节,在临安太湖源镇东坑村海拔700余米的梅树湾启幕。

记者 王斐帆 通讯员 吴洁 马晓璐 摄影 陈林森

最野开茶节,没有之一

赶赴海拔700余米的东坑村梅树湾参加这个开茶节,也让众人直呼,这是参加过的“最野开茶节,没有之一”——

从武林广场驱车出发,大约一个半小时到达临安太湖源镇,到东坑村,还要在“山路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上爬坡半个小时,到了村里,要继续徒步爬山。

沿古道拾级而上,路过亚洲最大木榧林,各种野花随风摇曳。“急行军”约15分钟后,抵达一片国家级金钱松保护区,眼前豁然开朗,主会场到了。

山顶的百年巨木足有十五六米高,和周遭低矮的野茶群相映成趣,山雀、松鼠穿梭其中。登高远眺,远处云雾缭绕,近处峰峦叠嶂。目之所及,野茶就生长在山坡上、山坳中、石崖下。

“真是够野!我参加过那么多次开茶节,还是头一回在高山之巅的。”问山茶友会负责人陈列一登顶,就为眼前群山起伏、云卷云舒的山野风光所折服,感叹如此山野必出好茶。

三五成群的茶农正在山上采茶,缓坡上,他们步履平地,陡坡上,借助绳索固定“缚绳采摘”。

“好茶不怕晚,好茶也怕晚。”开茶节上,东坑村党总支书记(主任)朱淼春说,现在不少茶已进入采摘末期,但东坑野茶清明前后才大量开采,有点迟,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优秀,如今东坑有机茶还远销德国、新西兰、加拿大等国。东坑村以党建引领,把美丽山乡的风景和高山有机茶转化为经济发展优势和农村农民增收致富的优势,助力乡村振兴。

专家点赞:东坑野茶,好野

高山流水,山顶凉亭里古筝声声,“云端茶园”里青年党员志愿者直播团倾情代言,在琴瑟野趣中,几位茶叶专家在品评东坑野茶。

原中国茶叶博物馆馆长王建荣:我这杯茶已经泡了第四茬了,茶香依旧,真是非常耐泡。东坑野茶口感鲜爽、生津、回甘明显,还伴着淡淡的花香味。

浙江大学茶学系副教授汤一:喝完这杯茶,真是唇齿留香,鲜爽、回甘,适口性很棒。东坑野茶在绿茶中非常有特色,是独具魅力的一个产品。它是有机茶基地,荒野茶,非常符合我们杭州消费者对“绿色纯天然”的关切度,喝了让人放心。当然,它的自然品质也不一样,山野芬芳、气韵悠长,所含的自然物质非常丰富,未来如果在茶叶加工上更上一个台阶,相信一定能打开更广阔的市场。

问山茶友会负责人陈列:东坑野茶的底子非常好,喝着口中生津,而在这样风光秀丽的山顶品茗,更平添了一份野趣、野味。事实上,许多茶友很喜欢在山顶风景曼妙处,做雅集、茶会,东坑村的山野风光是很稀缺的资源,非常适合茶文旅融合,是都市人向往的山野远方。

临安农业农村局茶叶首席专家丁洁平:东坑野茶形状粗壮,喝起来清香持久、滋味持久、回甘比较好,具有明显的高山茶特征。它不是独立的品种,而是本地群体种,“野”只是对它的一个形容,很生态。它的高品质主要取决于优良的生长环境、气候、土壤,特别是它的混交林模式,野茶和山核桃、竹林、杉树等植被混合生长,对野茶而言,是非常好的生态环境,守护有机茶,守护水源地,加之当地农民保持了有机农业生产方式,让东坑野茶有了“全国第一个有机茶”的美誉。

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临安天目云雾茶制作技艺”的传承人郎利方:东坑野茶喝起来鲜爽、甘醇、清香、持久。这得益于东坑村600米到800米的最佳野茶生长海拔,加上早晚温差大,使得野茶的生长期拉长,沉淀的养分更多。同时,东坑村的土壤是香灰土,土壤透气性比较好,生产出的茶叶,喝起来还有淡淡的兰花香。

“茶香深山里,也要有人闻。前期镇‘三服务’工作专班多次到村里实地调研东坑茶的生产和销售,举办这次品茶会,初衷就是想让茶友实地来到东坑野茶的原产地,品尝这好山好水好空气下孕育出来的东坑好茶。”朱淼春说,东坑野茶目前青叶价格110元左右一斤,按四五斤青叶炒制一斤干茶计算,加上炒制人工,成本价在600-700元。

好茶有点迟,好茶却不贵,想喝东坑野茶,直接找村里的茶农,电话帮你要来了,识别二维码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