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多位浪里白条畅游钱塘江

还真有人抓到一条白鲢

2019-08-26

分享到:

摄影 陈孔鸿 李广宇 殷佩琴

昨日上午,2019横渡钱塘江活动在钱江新城城市阳台江面举行。2000+横渡好手从钱塘江南岸跃入水中,畅游母亲河。活动分公开水域竞赛组和群众横渡组,参加者年纪最大的88岁,最小仅6岁。

上午7点多,选手们在各大测试场馆集合,坐大巴统一前往江南的奥体中心码头等候检录下水。此时太阳很大,江堤上滚滚热浪。9点多竞赛组选手下水后天空云层增厚,还时不时飘几片雨花,吹着江风又没太阳,舒服极了。横渡组大部队在江面上形成一道风景,满眼橙色浮球蔚为壮观。

今年的横渡钱塘江活动由杭州市体育局主办,杭州市水上救生协会承办,省游泳协会、省救生协会、杭州市地方海事局、仁泽公益基金会等单位协办。工作人员回忆这十多年来,只有一次横渡当天下过一点可忽略不计的毛毛雨,其他都是暴晒天,地面烫到根本无法光脚踩,“今天这天气真给力,大家游得尽兴。”记者 殷佩琴

快报横渡团的阿根廷帅哥明年还想来

本次横渡共吸引了6位外国友人,20位读者组成的“快报横渡团”中来自阿根廷的罗嘉柏便是其中之一。他来杭州一年左右,是位老师,最早在六公园英语角听人说起横渡钱塘江活动,爱运动的他就动心了,入选快报横渡团相当兴奋。亲友团专门带了彩色颜料,在他脸上画上了阿根廷国旗图案,检录处,罗老师也成了明星,小伙伴们纷纷找他合影。

“杭州人也太喜欢游泳了吧!”罗嘉柏说,他在阿根廷也经常游泳,家乡冬天太冷还跑去巴西游,“我从很早就开始准备测试。我知道钱塘江是浙江的母亲河,对杭州人意味着很多。这是我第一次游,好长、好宽,大家都很热情,感觉很好,可以的话,我明年还要来。”

游完上岸有“泥浆浴”福利

今年活动后援保障依旧到位:江面安排有结合救助功能的78艘水上摩托、快艇、皮划艇,配备专业水上救护人员130人。9点下水,9点20分不到竞赛组的头几名就快到岸了。有趣的是,最后二三十米,前三名拼的不是游泳,而是泥地爬行。

由于水位低,江边淤泥形成浅滩,踩下去深陷其中,走路都难。24岁的郑桐第一次参加横渡就获得男子青年组第一,他说没想到竞争如此激烈,更没想到冲刺到边的比拼是这种方式:“最后几十米根本没法游,上岸太累了,走也走不动。”随后抵达的横渡组选手则想站起来都很难,不少人四肢着地爬行,颇有斯巴达勇士赛泥地障碍前行赛的即视感,好几个小朋友陷进泥里成了“泥娃娃”,靠边上的大人帮忙拎出来。

有选手开玩笑,一年一次横渡机会,特意慢悠悠地游。游完洗个泥浆浴,敷个海藻泥面膜,也是特殊经历,“上岸上了半小时,哈哈,太难了。”“这大概不是横渡,是铁人三项吧,就差自行车了。”

徒手抓鱼“陪”着一起横渡

钱塘江杭州段是全省8大流域中第一条率先全线达到III类的河流,今年钱塘江水质继续稳定保持在III类以上。绿色浙江钱塘江护水者队还组织60余人的队伍,身上画了“我爱杭州”、“保护母亲河”等图案,呼吁公众关心、关注钱塘江河流保护。

钱塘江水质到底如何,刚下水没多久就抓到一条鱼的周先生最有发言权。参加了多次横渡活动的他下水游了才两三百米,就抓了一条鱼,他用“跟屁虫”(救生圈)的绳子穿鱼鳃绑手腕上,一路游到终点,这手绝活使周先生成了这次横渡的“网红”。

记者请教了垂钓专家九拍和一竿一线,两人一眼就看出是条白鲢。“四大家鱼之一,钱塘江里数量非常多,适合红烧。”一竿一线说。九拍则分析,正常情况下,鱼游动的速度要远快于人,徒手是抓不住的,这次遇上特殊情况了,“鱼胆子很小的,遭遇突然事件会‘傻掉’。白鲢一般在水的上层活动,我猜这条鱼多半是误闯进了游泳人群被‘包了饺子’,其他鱼会向水底窜,像鲢鱼和包头鱼这类上层水域活动的鱼,遇到大面积人群失去判断力,也就被抓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