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5月3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15:18创业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只给一个命题 让大学生创客开脑洞
找资金 找项目 求报道
中国有近2000个农产品地标 却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品牌
锵锵四人堂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有近2000个农产品地标 却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品牌
2016-05-31
新农堂堂主 钟文彬

当下的中国农业,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城里人每天在喊食品安全问题,说农产品没有原来的味道了;中国的市场太大,引得国际大佬垂涎不已;农产品却天天在滞销,从烟台的苹果到广东的菠萝再到新疆的红枣……消费者很痛苦,企业很痛苦,政府也很痛苦。

在这个二元结构矛盾底下,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

过去三十多年,政府一直在鼓励——区域公用品牌,简言之,就是地理标志。据不完全统计,区域公用品牌至今接近2000多家,是中国农业的一大笔无形财富,主要以县为单位申报,中国有2000多个县域,平均每个县1个。

它在中国农业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公用品牌的背后是一个地方产业以及产业中的农民,而通过一定的宣传之后,消费者产生了对该公用品牌的稳定预期,销售溢价最后惠泽到农民。

运作得非常成功的例子,莫过于新疆了:在全国人民心中,新疆已是农产品的一块价值高地,一旦农产品贴上新疆标签,价格也必须更高一些。

但这一发展模式近些年开始暴露出短板。因为缺乏有效的控制机制,农民的产品良莠不齐,无法形成统一的标准,或者被掺假,最后伤害到了消费者的利益,而消费者把责任归咎到公共品牌身上。

也就是说,享受权利的时候大家都来了,但等到必须担起责任义务的时候大家都逃了。

例如,这几年诟病很多的莫过于阳澄湖大闸蟹的造假,许多外地蟹被运到阳澄湖“洗澡”,甚至直接从蟹农手上买标签,据说买卖标签的蟹农都能发财。

以农民为主体的产业是不可能有追溯机制的,所以消费者要怪就只能怪公用品牌,时间久了,消费者误以为这就是该地标产品的味道,抛弃它是自然而然的事。

在烟台时,我咨询山东省果蔬老专家杨杰老师:“你觉得烟台苹果还有救吗?药方是什么?”

他送了我四个字——企业品牌。

猕猴桃本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水果,却被新西兰发扬光大,成为世界响当当的一个农产品品牌,在中国市场上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这家行销公司是由几十家新西兰奇异果农场共同组建起来的,统一品牌,统一标准,协调发展。“中国有很多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却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品牌”,百果园董事长余惠勇在中国优质果品联合会成立仪式上曾痛心疾首地说,当时我在现场心情五味陈杂。

这句话的压力不亚于“中国有上万家茶企,却敌不过人家一个立顿。”

以农民为主体的地方产业已经到了低谷,小农经济退出并不代表农民就会饿肚子;相反我看到,很多农民变成企业的产业工人之后,生活变得比以前更好,因为只要勤劳肯干就有企业为其挡风遮雨。地方产业需要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市场。

如果说,数码行业最重要的是技术,农业行业最重要的莫过于标准。标准的前面是供应链端的有效整合,标准的后面才有品牌,品牌之后才有溢价,溢价才能把产生的价值传到产业链的所有环节,让每个人都受益。这里拥有最大的财富空间,也是每个想做产业的农业企业家最大的机会。

中国有近2000个农产品地标,就有至少2000个企业品牌的机会。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中国有近2000个农产品地标 却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品牌
2016-05-31
新农堂堂主 钟文彬

当下的中国农业,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城里人每天在喊食品安全问题,说农产品没有原来的味道了;中国的市场太大,引得国际大佬垂涎不已;农产品却天天在滞销,从烟台的苹果到广东的菠萝再到新疆的红枣……消费者很痛苦,企业很痛苦,政府也很痛苦。

在这个二元结构矛盾底下,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

过去三十多年,政府一直在鼓励——区域公用品牌,简言之,就是地理标志。据不完全统计,区域公用品牌至今接近2000多家,是中国农业的一大笔无形财富,主要以县为单位申报,中国有2000多个县域,平均每个县1个。

它在中国农业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公用品牌的背后是一个地方产业以及产业中的农民,而通过一定的宣传之后,消费者产生了对该公用品牌的稳定预期,销售溢价最后惠泽到农民。

运作得非常成功的例子,莫过于新疆了:在全国人民心中,新疆已是农产品的一块价值高地,一旦农产品贴上新疆标签,价格也必须更高一些。

但这一发展模式近些年开始暴露出短板。因为缺乏有效的控制机制,农民的产品良莠不齐,无法形成统一的标准,或者被掺假,最后伤害到了消费者的利益,而消费者把责任归咎到公共品牌身上。

也就是说,享受权利的时候大家都来了,但等到必须担起责任义务的时候大家都逃了。

例如,这几年诟病很多的莫过于阳澄湖大闸蟹的造假,许多外地蟹被运到阳澄湖“洗澡”,甚至直接从蟹农手上买标签,据说买卖标签的蟹农都能发财。

以农民为主体的产业是不可能有追溯机制的,所以消费者要怪就只能怪公用品牌,时间久了,消费者误以为这就是该地标产品的味道,抛弃它是自然而然的事。

在烟台时,我咨询山东省果蔬老专家杨杰老师:“你觉得烟台苹果还有救吗?药方是什么?”

他送了我四个字——企业品牌。

猕猴桃本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水果,却被新西兰发扬光大,成为世界响当当的一个农产品品牌,在中国市场上也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这家行销公司是由几十家新西兰奇异果农场共同组建起来的,统一品牌,统一标准,协调发展。“中国有很多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却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品牌”,百果园董事长余惠勇在中国优质果品联合会成立仪式上曾痛心疾首地说,当时我在现场心情五味陈杂。

这句话的压力不亚于“中国有上万家茶企,却敌不过人家一个立顿。”

以农民为主体的地方产业已经到了低谷,小农经济退出并不代表农民就会饿肚子;相反我看到,很多农民变成企业的产业工人之后,生活变得比以前更好,因为只要勤劳肯干就有企业为其挡风遮雨。地方产业需要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良性市场。

如果说,数码行业最重要的是技术,农业行业最重要的莫过于标准。标准的前面是供应链端的有效整合,标准的后面才有品牌,品牌之后才有溢价,溢价才能把产生的价值传到产业链的所有环节,让每个人都受益。这里拥有最大的财富空间,也是每个想做产业的农业企业家最大的机会。

中国有近2000个农产品地标,就有至少2000个企业品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