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兰二小进行学科融合的校本化课程探索

观察 临摹 写作 生态园串起多个学科

2019-01-04

分享到:

商报记者 严斐

在丁兰二小校园的南面,有一个自然的生态园,师生们称它为“呦呦园”。

目前,“呦呦园”内部分区块有了初步的划分:蔬果、中草药、植物……

本学期,陆续有一、二、三年级的学生在“呦呦园”内上课,科学、语文、美术、德育,甚至是两三门学科的融合性课程。

校长陈卫群说,“呦呦园”是开放性学习的一个空间,之所以选择在学生教室前开辟呦呦园,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让学生在课间也能零距离接触、观察,这是学生综合实践的基地,将开展多学科和跨学科项目学习。

“呦呦园”里的语文课和科学课

“这个佛手的花瓣有20瓣,整体看上去像一个倒立着的扫把……”近日,“呦呦园”内中草药基地,一个小姑娘拿着笔记本记录,口中念念有词。

凑近看她的笔记本,除了文字记录外,上面还画有一个佛手,“要把观察到的记录下来,等下小组内整理完成后,班级小组之间要相互分享。”

小姑娘是306班的学生,她与身旁另外四个正低头观察佛手的同学是同一个小组的,问她上的是什么课,小姑娘歪头想了半天:“恩,是科学课,也是语文课……喏,那个是科学的陈老师,另外一个邢老师是语文老师。”

顺着小姑娘手指的方向,两名老师各自置身在不同学生当中,“观察的方式可以有多种,除了用眼睛看之外,还可以用手摸,感受一下……”小姑娘口中的语文老师邢老师说。

正说着,一个小男孩凑在她面前,苦着脸说:“老师,这个薄荷,刚开始感觉凉凉的,现在变苦了……”在他的舌尖上,还留着一片薄荷叶。

两个学科间相同内容的整合

正如小姑娘所说,这是一堂科学课,也是语文课,两名不同学科的老师,在同一时间轮流给学生上课。

“这学期语文课中有一个单元涉及到观察的内容,而科学的一二两个单元,也是以观察探究为主,因此,我们就将内容进行了整合,在‘呦呦园’内一起给学生上课。”科学老师陈洁茹说。

如何整合?

语文老师邢锐说,在语文课中,通过对文章的剖析,逐步引导学生,让他们总结如何观察,比如动植物都可以观察它们的样子;小动物还可以观察习性、动作;植物还可以观察它们四季的变化等等。

在学生了解观察的方法之后,就是科学的实践探究了,在呦呦园中观察佛手、金桔、薄荷、铁皮枫斗、红豆杉等,“学生观察的过程中,我们会要求记录观察到的内容,并整理进行科学方面的描述。”陈洁茹说。

“三年级语文开始要求写作,从科学的描述开始,再引导他们进行基础的写作。”邢锐补充。

“呦呦园”将是原始生态园 串起多个学科

除了语文与科学外,“呦呦园”以科学为主,还融合了其他多门基础性的学科,如科学与美术;科学与传统文化;科学与品德课中的劳动课程、道德与法制等。例如科学与美术学科的融合,就可以让学生在“呦呦园”内观察中草药,并进行临摹。美术老师梅小霞在教学一年级的美术课时,便带孩子们亲身走入“呦呦园”,支起画板现场作画。佛手、茄子、胡萝卜、石榴等都可以作为静物描摹中的主题,她说:“美术教给孩子们的是如何发现和记录生活中的美,现在,美就在身边,在充分观察后创作出来的作品,画面更灵动了,孩子们对美术课也更感兴趣了。”

同时,“呦呦园”还“物化”出了一些产品,比如美术老师用国画画了佛手、金银花、迷迭香等,并做成了书签;成熟的蔬果,学生采摘后爱心义卖,培养经营、理财能力,并将义卖所得作为爱心基金,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据悉,“呦呦园”占地1100亩,除了现有果蔬、植物、中草药等区块外,还将陆续规划其他区块,“呦呦园会是个原始的生态园,计划园内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链。”陈卫群提到,之后园内还将挖一个小水塘,里面种一些水生植物、动物,如水葫芦、菱角、鱼等。

目前,陈洁茹正在整理小学科学教材中所涉及到的一些中草药、动植物等,与陈卫群商量,计划将这些安置在“呦呦园”内,让学生能真正接触到,而且从低年级就接触到高年级课本中所要讲的内容,“五年级的科学课中有中草药的内容,三年级的学生从现在慢慢接触,到五年级学的时候就会轻松很多。前段时间科学课上我们学习了树瘤这个概念,对孩子们来说是很陌生的,但有这片园地后,每个课间他们都能走近植物看一看,摸一摸,对孩子们提升科学兴趣作用很大。作为科学老师,学校里有这样一个原生态的园,让我也感到非常幸福。”陈洁茹说。

在陈卫群心里,“呦呦园”的确是学生教室之外的又一个学习空间,而且就在教学楼前,学生能随时接触到一些鲜活的内容,激发学生的兴趣,比如夏天时,有蚯蚓从泥里爬出来,学生会好奇,自发地去观察,当中还会有一些思考与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