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艺乐宝贝早教中心武林店负责人及品牌创始人

能否退费?后续如何处理?什么时候能有结果?

2018-10-30

分享到:

商报记者 严斐

上周,艺乐宝贝早教中心武林店传出倒闭的消息,上百位家长怒而维权。随后,市场监管局接手处理相关情况。

当时,面对众多媒体,作为中心负责人的孟先生保持了沉默。

昨天,商报记者单独对话了孟先生,就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后续问题的处理,孟先生给出了自己的回应和态度。

陆续有家长上门维权

昨天上午10:30左右,越都商务大厦裙楼三楼的艺乐宝贝早教中心,大门敞开着,但是却冷冷清清,前台连个工作人员都没有,各个教室也是空无一人。

径直走到走廊尽头,看到一间办公室,放着十几台电脑,电脑桌上十分凌乱,一小姑娘正在打印东西,问她负责人在不在,小姑娘指了指其中一个房间,说孟先生正在跟人谈事情。

顺着小姑娘手指的方向,一个贴着接待室的房间内,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正关门谈事情,从里面断断续续传出的声音推测,谈的是维权事宜。隔着玻璃,小姑娘说,戴黑色鸭舌帽的就是孟先生。

在接待室外的长凳上,还坐着一位家长,是个双胞胎妈妈,家就住在附近,“我们花了14400元报了98节课,目前还有50多节课没有上,现在机构倒了,钱也不肯退……”这位妈妈说,除了她,她熟悉的还有4位妈妈,都是孩子幼儿园的同班同学,“我们昨天也来过了,今天我再来看看情况,过会还要去接孩子放学。”

为了维权,这些妈妈建立了专门的微信群,事情爆发之后,每天都在微信群里讨论如何把钱拿回来,“我们有两个微信群,目前两个微信群人数都满了,一个微信群人数上限是500人,但也不排除有人重复加……”

两年前作为投资人加盟

大约半小时后,接待室门终于打开,送走维权的家长后,孟先生与记者单独聊起了所有的事情。

孟先生叫孟庆元,本身是做酒店的,大约两年前,投资加盟了艺乐宝贝,“五六年前,我儿子也在艺乐宝贝上过早教课,感觉还蛮好的,正是因为认可这个品牌,所以我才会投资。”

投资时,正是艺乐宝贝准备扩张的时候,“这个品牌有两个创始人,一个姓王,一个姓俞,后来说是两人因为理念不同,拆伙了,我所接触的是姓王的投资人,叫王蓉。”

当时,艺乐宝贝有两家直营店,分别位于太平门直街、红石中央大厦,当时分别叫艺乐宝贝早教中心钱江店,艺乐宝贝早教中心红石店。当然,据孟先生说,这两家直营店,目前已经不在了,现在的钱江店位于凤起东路上,与当年太平门直街的钱江店并不是同一家。

孟先生回忆,2016年,品牌扩张后的第一家店位于古墩路印象城,之后才是下沙店与武林店,其中武林店就是这次出事的店,“下沙店与武林店都是我投资的,也就是扩张后的第二家、第三家店,我当时投入的资金有近500万。”

确认投资后,孟先生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加盟合同,也就是品牌授权合同,另外一份是委托经营管理合同,“委托经营管理合同是强制签的,也就是,我作为投资人,并不直接参与运营,只是每月拿财务报表和分红。”

这两份合同,孟先生签的是5年。

7月初强制收回运营权

在孟先生之后,陆续有人投资加盟,分别在滨江、萧山,以及上海都开有门店。

“其实是我后知后觉,早就应该有所警觉,在上海店出事之后……”说这话时,孟先生神情有些懊恼,“去年9月,上海门店开张,一周之后就被迫关门,因为消防的问题,现在纠纷还没结束。”

在上海门店关门的一个月后,也就是去年10月,孟先生和其他门店的投资人接到了艺乐宝贝总部的电话,“召集我们开会,在会上跟我们说,因为经营问题,所有店面都亏损,不能再保证分红了。”

突然停止分红,众多投资人当时就提出交涉,“我们要求看财务报表,也不肯给我们看,经过多次交涉,又几次改口,说三个月后恢复分红、半年恢复分红、一年恢复分红,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拿到过分红。”孟先生说。

春节过后,也就是今年的2月份,孟先生察觉到是运营方面出了问题,以公函的形式,向艺乐宝贝总部提出诉讼,“当时总部有人与我接洽,说有转机,让我先缓一缓。”

用孟先生自己的话说,所谓的转机,终究是没有出现。

7月初,孟先生强行收回了武林店的运营权,“收回之后,我找人查账,收集证据,发现他们的账目很乱,有些钱甚至不是打到公司账户,而是打到王蓉的私人账户。”

7月底,孟先生以违反合同为由,对艺乐宝贝提出诉讼。

下月会给家长出处理方案

10月初,孟先生将武林店的全部股权,出售给了另外一个人。

“我们原本真的只是想停课一个月,进行整顿,因为新的老板,有自己的想法,谁想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现在中心肯定是不会再开了。”孟先生说。

既然确定不会再开了,那么,问题就来了。

按照孟先生所说,今年7月1日,他强制收回了武林店的运营权,也就是说,7月1日开始,武林门店所收的学生,家长所交的课时费,是直接打到孟先生自己公司账户的,因此,记者也替这些家长问了一句,能否退费?

“我们会给7月1日之后报名的家长几个处理办法,其中一个就是退费,按照报名缴费时间的先后顺序退费。”孟先生说。

那么,7月之前报名的家长呢?孟先生说,这些家长的费用,肯定是退不了的,但目前正在想办法,联系一些机构,希望能让学生继续上课,但不是艺乐宝贝其他的门店。

“最晚不会超过11月底,我们一定会给家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孟先生再三强调。

谁拿走了家长交的课时费?

随后,记者联系艺乐宝贝创始人王蓉,对于孟先生说的加盟、运营下滑等情况,王蓉都表示大致如此,两人所说的分歧是,对于孟先生所说,7月之前,家长所交的费用,是打到艺乐宝贝品牌所注册的账户,或王蓉的个人账户,王蓉进行了否认。

“武林门店,从成立之后,家长所交的课时费,都是打到孟先生所注册的公司账户,或者是孟先生的个人账户,这个打款都是有记录的,银行是可以去查的。”王蓉再三强调。

此外,对于孟先生强行收回运营权,王蓉表示很费解,“今年5月份,运营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但孟先生却一定要收回运营权,还把我们团队强行赶走,如果由我们的团队继续经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王蓉说,这些天,有家长找到她那,她也有出面在跟家长洽谈,但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其他门店暂时没办法接收武林门店的学生。

事实到底如何?后续如何处理?记者将继续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