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7月6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2:热线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惶惶十载,人生如“幻”般被贱卖了……
救助站里的“听风者”
自称有抑郁症就能万事大吉了?
19年的老保安上演“逆火而行”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2006年少女铜像被盗案最后一名嫌疑人终落网 害怕同伙让他“背锅”,他选择了无尽的逃亡
惶惶十载,人生如“幻”般被贱卖了……
2016-07-06

通讯员 沈田静 记者 徐夏欣

从河北被押解回杭州的路上,韩某一直平静、沉默。

10年前,韩某从杭州仓皇出逃;10年后,面对押解他的刑警,他给自己这10年的逃亡生涯作了一句话总结:“终归有一天,你们会抓到我的……”

2006年2月27日,城东公园的少女铜像“幻”被人锯断双腿后盗走。江干警方专案组在13天内将参与盗窃、运赃、销赃的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案件告破,3人后被判刑。2012年的“清网行动”,另2名犯罪嫌疑人也相继落网。

仍在逃的只有他——韩某。10年中,由原设计师重新操刀的少女铜像“幻”早已回到了原址,而韩某却惶惶不可终日,始终不敢面对自己犯下的过错。

被贱卖的铜像 造价10万元,销赃白菜价

10年前的那个冬天,20岁出头的韩某还在杭州靠打零工、捡废品为生。

盗窃铜像这事是谁的主意?韩某摇摇头,时间过去太久,他也想不起来了。

2006年2月27日凌晨零点多,韩某等3人准备了20多根小锯条,骑着自行车赶往城东公园。凌晨1点左右,3人来到城东公园内。不一会儿,另一名同伙龙某骑着三轮车赶到。4人迅速分工,2个人负责把风,2个人负责切割铜像脚踝部,将其锯断。

铜像被锯下后,当天凌晨就被送往建德市乾潭镇销赃。由于铜像太大,不便称重,负责销赃的犯罪嫌疑人吴某从家里取来了切割瓷砖用的便携式切割机,将铜像切成五六块。一过磅,铜像重125千克。

少女铜像“幻”当时的造价为10万元,而到了这伙人手里,这件艺术品就是一堆废铜,每千克18元,这就是他们销赃时的价码。

不敢回的家乡 用着假身份,四处打零工

少女铜像被盗后,杭州市民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从案发到新的铜像归位,本地媒体进行了跟踪报道,引发了市民的高度关注。

和杭州市民一样,韩某也时刻关注着案件的进展。

韩某和同伙其实并不熟,坐地分赃后,他们便作鸟兽散。

案发后,韩某从几名老乡那里听说事情闹得有点大,完全不是他和同伙之前想象的“小偷小摸”。他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通过非法渠道搞来一张假身份证后,仓皇逃离了杭州。

韩某本是云南人,但过去10年中,他从未踏上过家乡的土地。因为怕被抓,他用着假身份,四处打零工。江干警方多次到韩家,希望通过家人劝说韩某自首,但家人也很无奈,他们也找不着韩某。

10年间,韩某就这样在广东、河北等省份的县城“漂”着,同伙的下场,他也都看在了眼里。

歧路上的人生 不敢去自首,不敢娶女友

韩某最终落网,还是他那张假身份证露出了马脚。

随着二代身份证的普及,拿着假身份证活在阴影里的韩某感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了。近几年,酒店宾馆他住不了,银行卡他也办不来,甚至交往多年的女友,他也始终无法和她登记结婚,给她一个名分。

6月下旬,韩某和哥哥驾车前往河北磁县找工作。在高速公路上,他们遇到了卡口检查,设卡民警当场发现韩某的身份证系伪造。

韩某起初拒绝交代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同行的哥哥说出他的姓名,他才松口,并交代了10年前在杭州作下的盗窃案。

韩某说,他不是没想过自首,看着同伙一个个落网、被判刑,他一次次地将自首的念头按了下去,“害怕他们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不敢去自首。”

然而,韩某的同伙早已交代,从锯断少女铜像、运赃,到销赃,韩某全程参与。

6月23日,江干警方赶往河北,将韩某押解回杭。目前,韩某已被刑事拘留。

资料图片:少女铜像被锯得只剩双脚。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2006年少女铜像被盗案最后一名嫌疑人终落网 害怕同伙让他“背锅”,他选择了无尽的逃亡
惶惶十载,人生如“幻”般被贱卖了……
2016-07-06

通讯员 沈田静 记者 徐夏欣

从河北被押解回杭州的路上,韩某一直平静、沉默。

10年前,韩某从杭州仓皇出逃;10年后,面对押解他的刑警,他给自己这10年的逃亡生涯作了一句话总结:“终归有一天,你们会抓到我的……”

2006年2月27日,城东公园的少女铜像“幻”被人锯断双腿后盗走。江干警方专案组在13天内将参与盗窃、运赃、销赃的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案件告破,3人后被判刑。2012年的“清网行动”,另2名犯罪嫌疑人也相继落网。

仍在逃的只有他——韩某。10年中,由原设计师重新操刀的少女铜像“幻”早已回到了原址,而韩某却惶惶不可终日,始终不敢面对自己犯下的过错。

被贱卖的铜像 造价10万元,销赃白菜价

10年前的那个冬天,20岁出头的韩某还在杭州靠打零工、捡废品为生。

盗窃铜像这事是谁的主意?韩某摇摇头,时间过去太久,他也想不起来了。

2006年2月27日凌晨零点多,韩某等3人准备了20多根小锯条,骑着自行车赶往城东公园。凌晨1点左右,3人来到城东公园内。不一会儿,另一名同伙龙某骑着三轮车赶到。4人迅速分工,2个人负责把风,2个人负责切割铜像脚踝部,将其锯断。

铜像被锯下后,当天凌晨就被送往建德市乾潭镇销赃。由于铜像太大,不便称重,负责销赃的犯罪嫌疑人吴某从家里取来了切割瓷砖用的便携式切割机,将铜像切成五六块。一过磅,铜像重125千克。

少女铜像“幻”当时的造价为10万元,而到了这伙人手里,这件艺术品就是一堆废铜,每千克18元,这就是他们销赃时的价码。

不敢回的家乡 用着假身份,四处打零工

少女铜像被盗后,杭州市民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从案发到新的铜像归位,本地媒体进行了跟踪报道,引发了市民的高度关注。

和杭州市民一样,韩某也时刻关注着案件的进展。

韩某和同伙其实并不熟,坐地分赃后,他们便作鸟兽散。

案发后,韩某从几名老乡那里听说事情闹得有点大,完全不是他和同伙之前想象的“小偷小摸”。他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通过非法渠道搞来一张假身份证后,仓皇逃离了杭州。

韩某本是云南人,但过去10年中,他从未踏上过家乡的土地。因为怕被抓,他用着假身份,四处打零工。江干警方多次到韩家,希望通过家人劝说韩某自首,但家人也很无奈,他们也找不着韩某。

10年间,韩某就这样在广东、河北等省份的县城“漂”着,同伙的下场,他也都看在了眼里。

歧路上的人生 不敢去自首,不敢娶女友

韩某最终落网,还是他那张假身份证露出了马脚。

随着二代身份证的普及,拿着假身份证活在阴影里的韩某感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了。近几年,酒店宾馆他住不了,银行卡他也办不来,甚至交往多年的女友,他也始终无法和她登记结婚,给她一个名分。

6月下旬,韩某和哥哥驾车前往河北磁县找工作。在高速公路上,他们遇到了卡口检查,设卡民警当场发现韩某的身份证系伪造。

韩某起初拒绝交代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同行的哥哥说出他的姓名,他才松口,并交代了10年前在杭州作下的盗窃案。

韩某说,他不是没想过自首,看着同伙一个个落网、被判刑,他一次次地将自首的念头按了下去,“害怕他们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不敢去自首。”

然而,韩某的同伙早已交代,从锯断少女铜像、运赃,到销赃,韩某全程参与。

6月23日,江干警方赶往河北,将韩某押解回杭。目前,韩某已被刑事拘留。

资料图片:少女铜像被锯得只剩双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