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4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A06:国际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美国国会山前爆发“民主之春” 1200多人被捕
特朗普、希拉里、桑德斯 争相当“纽约人”
悉尼大学华人助教辞职
公告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美国国会山前爆发“民主之春” 1200多人被捕
大选捐款无上限,实在危险!
2016-04-20

18日,在华盛顿国会山,一批示威者被捕后,排队跟着警察上路(上图)。

在美国国会山前举行的反对“金钱政治”的示威集会于当地时间18日结束。在为期8天的抗议活动中,被拘的示威者人数累计超过1200人。

2016美国大选目前正如火如荼地举行。参加示威的民权人士表示,没有上限限制的政治捐款,正使美国陷入危险境地。

“被拘留”是示威策略

演员、教授带头“进去”

当地时间18日,在美国国会大厦前,警方又拘留了约300名抗议“金钱政治”的示威者。

当天,在国会大厦东面台阶前,抗议者在示威集会后举行静坐活动,警方发出三次警告后将他们围住并带走。示威活动组织者上周曾说,“被拘留”是他们的一个策略,希望借此唤起舆论关注和公众重视。

绝大多数被拘者当天晚些时候获释,包括15日加入静坐抗议的美国知名女演员罗萨丽奥·道森和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莱西格。

8天来,每天中午时分,国会大厦前就会聚集数百乃至上千名来自全美各地抗议“金钱政治”的民众。他们肤色各异,职业不一,有坐轮椅的退休老人,也有大学生。这些示威者喊着“金钱出去,人民进来”的口号,手举“金钱+权力=腐败”“打败大亨帝国”“一人一票”“不要收买选举”等标语牌,抗议利益集团和富人阶层利用财富操纵美国政治,要求国会通过立法来改变日趋严重的“金钱政治”状况。部分美国媒体在报道中将此次集会活动冠以“民主之春”之名。

千里迢迢前来示威

民权人士护国心切

据活动组织方介绍,此次示威活动自本月11日持续至18日,得到约100个民间组织支持,有超过4000人报名参与。18日是这次抗议活动的最后一天。今后他们将继续展开抵制“金钱政治”、争取和保障普通民众平等投票权利的抗争。

从科罗拉多州丹佛市连夜赶到华盛顿参加示威的丹佛大学行政人员戴维·塞拉诺告诉记者,要解决权势阶层利用巨额献金绑架政治,就必须依靠巨大的社会动员力量,而这也是他千里迢迢前来示威的原因。

塞拉诺说,政府需要提高教育投入、进一步完善医疗体系,然而政客们选择忽视这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对他们立法决策有着极大影响的特殊利益集团正从现状中获利。如果不能解决政治献金问题,这些政客将难以做到真正代表普通民众。

民间组织“代表我们”弗吉尼亚州分支负责人安杰拉·亚伯勒指着手中写有“美国国会待售”字样的标语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意识到,国会议员就像待售商品一样,立法决定很多时候取决于政客“金主”的利益需求。

亚伯勒坦承,要改变“金钱政治”的这一现状十分困难,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或将有利于现状的改变。综合新华社、央视消息

● 解读

5000美元捐款极限被取消

金钱政治“闸门”打开?

有分析估计,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费用或突破50亿美元,将轻松打破2012年创下的20亿美元纪录,成为美国史上“最贵选举”。

包括总统选举在内的美国各层联邦选举竞选经费有4个来源:一是小于200美元的个人小额捐款;二是200至2599美元的个人大额捐款;三是在竞选周期接收捐款额度或花费经费额度超过2600美元的组织,即各类“政治行动委员会”;四是候选人自掏腰包。

政治行动委员会是由一些组织或由相关行业的企业或工会组成联盟,或由任何团体因某项问题的立场一致而结盟成立。

美国联邦法律此前规定,企业和工会不得向候选人的竞选活动直接捐款,只能向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政治行动委员会可向每位候选人提供不超过5000美元的捐款。

由于种种限制,“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类组织出现了。“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是“政治行动委员会”的一种“创新”形式。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1月裁定,企业和工会有权无限制地在大选周期向支持且独立于候选人竞选团队的组织,即“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进行捐款。随后,个人也被允许可以无限制地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这意味着,特殊利益集团无限制提供政治捐款的闸门已被打开。

《华盛顿邮报》本月1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美国大企业和富人阶层在2016大选年已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6亿美元,其中41%的款项来自50个超级富豪家族,这种政治捐款的集中程度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美国民间组织“共同事业组织”公关总监艾斯曼表示,大企业和个人向大选候选人提供巨额政治捐款,就好比是在股市或房地产业进行投资,背后都存在着今后需要政客兑现的附加条件。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美国国会山前爆发“民主之春” 1200多人被捕
大选捐款无上限,实在危险!
2016-04-20

18日,在华盛顿国会山,一批示威者被捕后,排队跟着警察上路(上图)。

在美国国会山前举行的反对“金钱政治”的示威集会于当地时间18日结束。在为期8天的抗议活动中,被拘的示威者人数累计超过1200人。

2016美国大选目前正如火如荼地举行。参加示威的民权人士表示,没有上限限制的政治捐款,正使美国陷入危险境地。

“被拘留”是示威策略

演员、教授带头“进去”

当地时间18日,在美国国会大厦前,警方又拘留了约300名抗议“金钱政治”的示威者。

当天,在国会大厦东面台阶前,抗议者在示威集会后举行静坐活动,警方发出三次警告后将他们围住并带走。示威活动组织者上周曾说,“被拘留”是他们的一个策略,希望借此唤起舆论关注和公众重视。

绝大多数被拘者当天晚些时候获释,包括15日加入静坐抗议的美国知名女演员罗萨丽奥·道森和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莱西格。

8天来,每天中午时分,国会大厦前就会聚集数百乃至上千名来自全美各地抗议“金钱政治”的民众。他们肤色各异,职业不一,有坐轮椅的退休老人,也有大学生。这些示威者喊着“金钱出去,人民进来”的口号,手举“金钱+权力=腐败”“打败大亨帝国”“一人一票”“不要收买选举”等标语牌,抗议利益集团和富人阶层利用财富操纵美国政治,要求国会通过立法来改变日趋严重的“金钱政治”状况。部分美国媒体在报道中将此次集会活动冠以“民主之春”之名。

千里迢迢前来示威

民权人士护国心切

据活动组织方介绍,此次示威活动自本月11日持续至18日,得到约100个民间组织支持,有超过4000人报名参与。18日是这次抗议活动的最后一天。今后他们将继续展开抵制“金钱政治”、争取和保障普通民众平等投票权利的抗争。

从科罗拉多州丹佛市连夜赶到华盛顿参加示威的丹佛大学行政人员戴维·塞拉诺告诉记者,要解决权势阶层利用巨额献金绑架政治,就必须依靠巨大的社会动员力量,而这也是他千里迢迢前来示威的原因。

塞拉诺说,政府需要提高教育投入、进一步完善医疗体系,然而政客们选择忽视这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对他们立法决策有着极大影响的特殊利益集团正从现状中获利。如果不能解决政治献金问题,这些政客将难以做到真正代表普通民众。

民间组织“代表我们”弗吉尼亚州分支负责人安杰拉·亚伯勒指着手中写有“美国国会待售”字样的标语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意识到,国会议员就像待售商品一样,立法决定很多时候取决于政客“金主”的利益需求。

亚伯勒坦承,要改变“金钱政治”的这一现状十分困难,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或将有利于现状的改变。综合新华社、央视消息

● 解读

5000美元捐款极限被取消

金钱政治“闸门”打开?

有分析估计,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费用或突破50亿美元,将轻松打破2012年创下的20亿美元纪录,成为美国史上“最贵选举”。

包括总统选举在内的美国各层联邦选举竞选经费有4个来源:一是小于200美元的个人小额捐款;二是200至2599美元的个人大额捐款;三是在竞选周期接收捐款额度或花费经费额度超过2600美元的组织,即各类“政治行动委员会”;四是候选人自掏腰包。

政治行动委员会是由一些组织或由相关行业的企业或工会组成联盟,或由任何团体因某项问题的立场一致而结盟成立。

美国联邦法律此前规定,企业和工会不得向候选人的竞选活动直接捐款,只能向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政治行动委员会可向每位候选人提供不超过5000美元的捐款。

由于种种限制,“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这类组织出现了。“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是“政治行动委员会”的一种“创新”形式。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1月裁定,企业和工会有权无限制地在大选周期向支持且独立于候选人竞选团队的组织,即“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进行捐款。随后,个人也被允许可以无限制地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这意味着,特殊利益集团无限制提供政治捐款的闸门已被打开。

《华盛顿邮报》本月1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美国大企业和富人阶层在2016大选年已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6亿美元,其中41%的款项来自50个超级富豪家族,这种政治捐款的集中程度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美国民间组织“共同事业组织”公关总监艾斯曼表示,大企业和个人向大选候选人提供巨额政治捐款,就好比是在股市或房地产业进行投资,背后都存在着今后需要政客兑现的附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