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报集团主办
2016年4月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B07:体育·健康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棋坛“外星人”王天一: “我把业余爱好下成了全国第一”
四、三十岁,他和自己的一场约定
免费做心脏手术,病人喊他“白求恩”
年轻姑娘美容下巴后严重感染
拱墅区签约首家健康促进企业
体彩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城报 萧山日报
余杭晨报 富阳日报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棋坛“外星人”王天一: “我把业余爱好下成了全国第一”
2016-04-08

记者 廖旭钢

王天一,北京人,1989年生人。他从7岁开始学习中国象棋,23岁成为象棋特级大师,目前的全国象棋等级分第一,象甲联赛战力第一!

从踏足职业棋坛的2009年开始,他就像一颗闯入寂寥夜空的彗星一样,发出极为璀璨的光芒。他的犀利棋风,超高胜率成为棋迷追捧的对象,而同时,由他引发的非议也不少——化名参加业余级棋赛,被怀疑在比赛中使用软件……棋界中,这个把业余爱好下成全国第一的十足异类,总能吸引到最多的目光。

从两天前开始,王天一坐进中国棋院杭州分院三楼的训练室,开始了他签约杭州后的第一次合队集训,他身边有十多位杭州棋迷始终围观。至此,他的身上又多了一个标签:杭州棋手。

一、懵懂的全国第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天一都把自己看做是象棋界的一位过客,他自己也承认,自己在棋上花的功夫太少,正式打象甲联赛之前,他每周的练棋时间,只不过一两个小时。

杭州日报(以下简称杭报):能简单介绍下你学棋的经历吗?

王天一:我是在父亲的教授下,了解了棋的基本下法。大约六七岁的时候,父亲带我去宣武区少年宫参加了象棋培训班,当时也只是抱着开发智力的想法吧,每周上一两次课,课外也不怎么碰棋。

差不多两年以后,我参加了北京市的少年赛,成绩不错,因此进了北京棋院少年班。我的父母都是工程师,在我成长阶段,一直要求我以学业为主,象棋只是一种业余爱好吧。

杭报: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确实有下棋的天赋?

王天一:应该是1998年的全国少年锦标赛。我第一次接触到来自全国的同年龄高手,我发现自己用在棋上的时间远比别人少,但是比赛下完成绩蛮不错的。

杭报:谈一下进入职业棋界的经历吧。

王天一:那是2009年,我还在北京大学读书,沈阳那边的象甲队经历了一次很大的阵容变化,走了不少人,然后那边通过在北京的赞助商找到了我,问我愿不愿意去试试,我想,大学的课业没以前那么重了,能和全国的顶尖高手较量一下也不错,于是就来了。

二、奇迹崛起带来的异样注视

进入职业棋坛,王天一迅速崛起,而同时,经历了“化名参加农运会”,被指控在赛中用电脑软件作弊等风波,王天一的反应很直接:我在这里,不服来战!

杭报:很少有棋手,像你这样在短短几年中经历过这么多事情。

王天一:(笑)确实是这样。我想,在很多人眼里我确实是个异类吧——下棋那么少,比赛那么少,居然可以成绩进步那么快。不过我觉得,棋类运动和其他竞技项目还是不太一样的吧,如果是田径比赛,你必须用大量汗水去累积,而脑力运动,我觉得理解的方式、程度的不同,都能带来很多变化。我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我只是觉得我对象棋的思考方式不一样。

杭报:哪些不同?

王天一:我在大学里学的是信息管理,平时也更愿意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喜好很多的普通人而不是单纯的棋手。就好像前不久阿尔法和李世石的“人机大战”,很多围棋爱好者都在感慨,原来机器对围棋的思维方式是这样的,是可以突破人类思维狭隘性的。我和其他棋手的思维差别具体在哪里,我很难去说出来,但我感觉到了,这种差别确实是存在的。

杭报:外界对你的质疑,有产生过困惑吗?

王天一:一开始确实是有的,感觉自己很冤枉很委屈,现在好了很多。我开始明白,很多的质疑,是因为对我下棋能力的不理解,甚至是惧怕造成的。

三、杭州的棋,也是一场奇迹

从北京到成都再到杭州,从内蒙古象甲队到广西队,很少有棋手像王天一那样,快速更换着自己的棋队和注册所在地,而每一次更换,都能引来关注。

杭报:很少有棋手像你这样进行着频繁地更换。

王天一: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身份比较自由,所以在这件事上的自主性比较大。另一方面,我始终在寻找让自己更快乐的下棋方式。我选择更换时始终都不是为了钱,当我在一个团体中感觉不那么舒适的时候,我就会选择离开,到另一个让我更舒适的地方。

杭报:为什么选择杭州?

王天一:我第一次来杭州比赛是在2011年的象甲。我亲眼看到了杭州一流的硬件设施和非常棒的赛训条件,我也知道了杭州的领导非常支持发展棋类。近几年,杭州棋类运动的发展堪称一场奇迹,这包括在青少年赛事中的各种包揽,还有前不久象甲预选赛上的成功(两支杭州队晋级,三支棋队同时征战象甲。作者注),我开始相信,在这里发展会非常不错。

杭报:因为合约的关系,你目前只能代表杭州出战团体锦标赛,之后代表杭州参加联赛的机会大吗?

王天一:与广西队的合约完成之后,杭州的象甲队会是我优先考虑的选项。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棋坛“外星人”王天一: “我把业余爱好下成了全国第一”
2016-04-08

记者 廖旭钢

王天一,北京人,1989年生人。他从7岁开始学习中国象棋,23岁成为象棋特级大师,目前的全国象棋等级分第一,象甲联赛战力第一!

从踏足职业棋坛的2009年开始,他就像一颗闯入寂寥夜空的彗星一样,发出极为璀璨的光芒。他的犀利棋风,超高胜率成为棋迷追捧的对象,而同时,由他引发的非议也不少——化名参加业余级棋赛,被怀疑在比赛中使用软件……棋界中,这个把业余爱好下成全国第一的十足异类,总能吸引到最多的目光。

从两天前开始,王天一坐进中国棋院杭州分院三楼的训练室,开始了他签约杭州后的第一次合队集训,他身边有十多位杭州棋迷始终围观。至此,他的身上又多了一个标签:杭州棋手。

一、懵懂的全国第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天一都把自己看做是象棋界的一位过客,他自己也承认,自己在棋上花的功夫太少,正式打象甲联赛之前,他每周的练棋时间,只不过一两个小时。

杭州日报(以下简称杭报):能简单介绍下你学棋的经历吗?

王天一:我是在父亲的教授下,了解了棋的基本下法。大约六七岁的时候,父亲带我去宣武区少年宫参加了象棋培训班,当时也只是抱着开发智力的想法吧,每周上一两次课,课外也不怎么碰棋。

差不多两年以后,我参加了北京市的少年赛,成绩不错,因此进了北京棋院少年班。我的父母都是工程师,在我成长阶段,一直要求我以学业为主,象棋只是一种业余爱好吧。

杭报: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确实有下棋的天赋?

王天一:应该是1998年的全国少年锦标赛。我第一次接触到来自全国的同年龄高手,我发现自己用在棋上的时间远比别人少,但是比赛下完成绩蛮不错的。

杭报:谈一下进入职业棋界的经历吧。

王天一:那是2009年,我还在北京大学读书,沈阳那边的象甲队经历了一次很大的阵容变化,走了不少人,然后那边通过在北京的赞助商找到了我,问我愿不愿意去试试,我想,大学的课业没以前那么重了,能和全国的顶尖高手较量一下也不错,于是就来了。

二、奇迹崛起带来的异样注视

进入职业棋坛,王天一迅速崛起,而同时,经历了“化名参加农运会”,被指控在赛中用电脑软件作弊等风波,王天一的反应很直接:我在这里,不服来战!

杭报:很少有棋手,像你这样在短短几年中经历过这么多事情。

王天一:(笑)确实是这样。我想,在很多人眼里我确实是个异类吧——下棋那么少,比赛那么少,居然可以成绩进步那么快。不过我觉得,棋类运动和其他竞技项目还是不太一样的吧,如果是田径比赛,你必须用大量汗水去累积,而脑力运动,我觉得理解的方式、程度的不同,都能带来很多变化。我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我只是觉得我对象棋的思考方式不一样。

杭报:哪些不同?

王天一:我在大学里学的是信息管理,平时也更愿意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喜好很多的普通人而不是单纯的棋手。就好像前不久阿尔法和李世石的“人机大战”,很多围棋爱好者都在感慨,原来机器对围棋的思维方式是这样的,是可以突破人类思维狭隘性的。我和其他棋手的思维差别具体在哪里,我很难去说出来,但我感觉到了,这种差别确实是存在的。

杭报:外界对你的质疑,有产生过困惑吗?

王天一:一开始确实是有的,感觉自己很冤枉很委屈,现在好了很多。我开始明白,很多的质疑,是因为对我下棋能力的不理解,甚至是惧怕造成的。

三、杭州的棋,也是一场奇迹

从北京到成都再到杭州,从内蒙古象甲队到广西队,很少有棋手像王天一那样,快速更换着自己的棋队和注册所在地,而每一次更换,都能引来关注。

杭报:很少有棋手像你这样进行着频繁地更换。

王天一: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身份比较自由,所以在这件事上的自主性比较大。另一方面,我始终在寻找让自己更快乐的下棋方式。我选择更换时始终都不是为了钱,当我在一个团体中感觉不那么舒适的时候,我就会选择离开,到另一个让我更舒适的地方。

杭报:为什么选择杭州?

王天一:我第一次来杭州比赛是在2011年的象甲。我亲眼看到了杭州一流的硬件设施和非常棒的赛训条件,我也知道了杭州的领导非常支持发展棋类。近几年,杭州棋类运动的发展堪称一场奇迹,这包括在青少年赛事中的各种包揽,还有前不久象甲预选赛上的成功(两支杭州队晋级,三支棋队同时征战象甲。作者注),我开始相信,在这里发展会非常不错。

杭报:因为合约的关系,你目前只能代表杭州出战团体锦标赛,之后代表杭州参加联赛的机会大吗?

王天一:与广西队的合约完成之后,杭州的象甲队会是我优先考虑的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