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4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07:文化·体育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范曾为名誉索赔540万
快男超女今何在?
得不到世界杯的世界 是酸的
郑武挂帅聘请外援稠州女篮今年动作比较大
皇帝赛季最高分屠旧主
张爱玲的文学视野狭窄?
“华数杯”钓鱼联赛收杆
体彩6+1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新中国成立以来画家以名誉权索赔的最高价码
范曾为名誉索赔540万
郭庆祥等三被告称:这属于正常的艺术批评
2010-12-04

  知名画家范曾近日在北京一纸诉状将知名收藏家郭庆祥和评论家谢春彦、孙逊告上法庭,认为郭庆祥等的文章侵犯其名誉权,要求道歉并赔偿名誉及精神损失费540万元。由于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画家以名誉权索赔的最高价码,而且所提出的诉讼理据牵涉到艺术批评的尺度,因此,此案尚未开庭,就成为传媒和文化界热议的话题。

  今年5月到6月,郭庆祥和谢春彦、孙逊等在一家报纸的争鸣栏目,先后发表了《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画家最终还是要凭作品说话》、《钱,可通神,亦可通笔墨耶》等署名文章。范曾认为,三篇文章主观武断,捕风捉影,随意攀比,不负责任,使用侮辱、诋毁、刻薄的语言,直接攻击原告。被告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地随意贬损原告名誉,侮辱原告人格,导致自己的社会评价降低,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已构成对自己名誉权的严重侵害,并给原告造成极大精神痛苦。

  郭庆祥、谢春彦回应:

  美术批评就是要说真话

  郭庆祥是有一定影响的收藏家,尤其以收藏吴冠中的绘画作品而称誉大陆收藏界,被称为“ 吴冠中作品在艺术品市场上的幕后推手”。范曾在诉状中引用了郭庆祥 《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一文中的话: “现在有一位经常在电视、报纸上大谈哲学国学、古典文学、书画艺术的所谓的大红大紫的书画名家,其实有过度包装之嫌。这位名家其实才能平平,他的中国画人物画,不过是‘连环画的放大’。他画来画去的老子、屈原、谢灵运、苏东坡、钟馗、李时珍等几个古人,都有如复印式的东西,人物造型大同小异,他的人物画虽然写实,但其中不少连人体比例、结构都有毛病。他的书法是有书无法,不足为式,装腔作势,颇为俗气。他的诗不但韵律平仄有毛病,而且在内容上,不少是为了自我吹嘘而故作姿态,不足挂齿……我认为,这位画家的这些大同小异、毫无艺术个性的礼品画,最多只值数百元,但事实上现在却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一幅。这既有辱艺术,也是对收藏家的不公平,伤了收藏家的心……”

  郭庆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发表的那篇文章中并没有提到 “范曾”,文章是针对艺术收藏界的不正常现象提出批评,并不存在对范曾进行名誉攻击。文章写的是自己二十多年的收藏经历和真实体验。范曾在诉讼中说,被告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地随意贬损原告名誉,这是不正确的。他文章中所写的“流水作画”有事实依据,如果范曾认为他写的是范曾本人,那么他也能拿出范曾“流水作画”的证据。

  据郭庆祥透露,“1995年,荣宝斋的业务经理米景阳找到我,称他的好友范曾在法国购买了一处房产,因没钱支付房款了,请我帮忙购买范曾的200张画,价格为人民币4000元/平方尺,每张为3平方尺,单价每张为人民币12000元。当时我就订购了范曾200幅中国画、100幅书法(书法每幅1000元)。事情定下后1个月左右,范曾就画完了100张作品,并已装裱完毕。我有些奇怪,一个画家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画完这么多作品并已装裱好?”

  结果到其画室一看,很多3平方尺的宣纸都用吸铁石整齐地吸在画墙上,“老子出关”、“钟馗”、“达摩”等都是这几个人物造型来回组合,题材几乎没有什么两样。工作现场就像是工厂车间的流水线,自己复制自己的作品,已和印刷品没有什么区别。

  郭庆祥表示,作为一名收藏家应该有对文艺作品和文化现象发表评论的责任和权利。

  谢春彦是上海中国画院的著名评论家,他表示,写此文完全是有感于美术圈子目前盛行向钱看的风气。文章所有的评论都是对作品的主观判断,根本没有针对个人品行和人格上的恶意攻击。美术批评就是要说真话。

  而对于郭庆祥和谢春彦的表态,范曾目前尚无任何回应。

  舆论:

  公众人物要有接受批评的雅量

  《北京日报》近日在其文化娱乐版发表了著名作家、评论家解玺璋的评论《范曾切莫对号入座》, “我看了范曾指控他(指郭庆祥)侵害名誉权的文章,以及相关的一些访谈,谈到当前书画界、收藏界的一些问题,并没有提到范曾的名字,不知范曾根据什么认定这里说的就是他,非要出来打这个官司。是他说的和自己太像了吗?莫名其妙!郭庆祥是否侵害了范曾的名誉权,自然有法律说了算,用不着我辈来多嘴。我想说的仅仅是,即使真如范曾所认定的,郭庆祥的那一番话是针对范曾的,那么,他(指郭庆祥)没有权利这么说吗?或者,他这么说,有什么不对吗?”。

  《法制周末报》发表的郭国松的文章说,“就绘画艺术而言,外行不便发言。即便是内行,对一个画家艺术手法乃至整个艺术成就的评价,多半也是见仁见智。对于“这位名家其实才能平平”的说法,只能是主观判断,很难举证将其变成法律事实。”“在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媒体发表针对‘公众人物’的批评性文章,乃寻常之事。媒体永远不会吹捧名人。没有海量的心胸和修养,是做不起名人的。”文章最后尖锐地说,“如何对待‘公众人物’范曾的名誉权,对中国的司法理念和法官的智慧又是一个考验。”

  上海《新闻晚报》发表了《真话能说到什么程度》的评论。评论认为, “长久以来,我们的美术评论都只听得到好话,听不到坏话,但事实上,美术作品真的如它的评论那样,只有如何精妙、如何突破、如何传承,而没有半点瑕疵吗?瑕疵当然是有的,再大的大师也难免,只是我们没有谈论瑕疵的氛围。”,“美术评论到底能批评到什么程度,之前大家心里都没有底,所以长期以来好话满天飞,而坏话付诸阙如,现在好了,发生了经典案例。艺术作品好坏以及艺术家的为人本来不是一个容易定性的话题,现在要法庭来判断,这件原本吵来吵去吵不出个所以然的事情,到底能让一潭池水清澈到什么程度。郭庆祥虽然是评论者,但他同时也是个消费者,对于文艺作品尤其艺术品,消费者的权益到底能得到什么样的保护,在文化产业开始被全社会高度重视的今天,我们更迫切地想得到一个答案。”

  据《文汇报》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