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07:西湖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军统飞贼段云鹏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军统飞贼段云鹏
2010-02-20
  段云鹏
  何思源
  1946年戴笠
  “谍海枭雄”谷正文
  天桥
  段云鹏
  全家福
  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臂章

  1950年6月14日下午,北京的市民还沉浸在刚刚建国的喜悦祥和气氛中。北京东部的闹市区突然传出两声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震动了整个北京城区。

  就在爆炸发生时,全国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正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召开,毛主席刚刚宣读完开幕词仅仅一个多小时。这两声巨响使得与会人员面露惊疑之色,当时毛主席平静地说了句:“请同志们继续发言。”

  细心的周恩来迅速向工作人员询问,很快就得知,位于朝阳门外大街17号的辅华合记矿药厂突然发生了爆炸。

  在新中国成立不到一年,举国上下欢庆政协会议召开的特殊时刻,这两声爆炸尤其显得神秘,对首都北京的安全是极大的威胁。中央和北京市的领导对这次爆炸事件十分重视。当晚,公安部长罗瑞卿和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市长聂荣臻就分别指示北京市公安局迅速查明原因,如系敌特分子破坏,则必须迅即立案侦查,缉拿严惩。

  段云鹏是个什么样的人

  主持破案工作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基平。就在公安人员紧锣密鼓对爆炸案进行调查时,台湾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毛人凤接到一封报告,有一个叫段云鹏的军统潜伏特务自称指挥了这起爆炸案。而后台湾的报纸、广播就开始大肆渲染、吹嘘。中统局则宣称是它派遣的特务干的。最后官司打到总统室资料室,由蒋经国认定是段云鹏干的。

  真是段云鹏干的吗?事实上,我公安人员已经把案件调查清楚了:这是一起因违规操作而引起的火药库爆炸。不过,这个主动蹦出来的段云鹏,倒引起了公安部的特别注意。

  1950年7月的一天,冯基平接到公安部的通报,这个叫段云鹏的人近期要来北京执行破坏及暗杀毛泽东等新中国领导人的任务。 

  段云鹏1904年生于河北省冀县徐家庄。1920年离家出走,跑到保定投直鲁联军当兵。在连年军阀混战中,他不断升迁,1927年在直军当上上尉副官。

  他个子不高,但是力气很大,性情粗野,在军队中学了一些武艺,后来与人交手就很少有对手,尤其是他身轻如燕,善于爬高越沟。

  1927年部队被打散后,他就去北京闲住。他拜了一个名叫李玉山的惯盗为师,学会了很多盗窃术和销赃的方法。还有一个说法,他是拜了著名的飞贼燕子李三为师,苦练轻功和盗窃术。

  当时有两个关于他的传说。一天,有个老拳师在天桥卖艺糊口。段云鹏闲来无事,手里端个酒杯进场子,腾空而起,踩着围观人的肩膀、头顶,围着场子窜了一圈,落地后杯子里的酒一滴未洒。老拳师见此惭愧而去,而段云鹏却颇为得意。另一个传说是讲他在一家饭店吃了两斤牛肉一斤酒,吃完不给钱就要走。老板拽住他。段云鹏说我没有三斤重,怎么会吃你两斤肉?老板立即拿来大秤,一称,果然只有两斤四两重。老板立即傻眼了。

  当然这只是传说,不过从另一个侧面也能看出这是个以技压人,性格狂妄而又狡猾的心术不正的习武之人。

  从1927年开始,京城就多了个在夜里窜来窜去的飞贼,这个段云鹏无所不偷,不管是军阀吴佩孚的高墙府邸,戒备森严的日本宪兵队,还是各种阔豪富商的住宅,从裘皮大衣,到各种珠宝首饰。

  1932年,平津著名的飞贼燕子李三在北京天桥被枪毙。这件事对段云鹏震动很大,他唯恐自己步了李三的后尘,就决定洗手不干了。

  1933年春,段云鹏通过在军队的老关系,在四十七路义勇军第六大队当上了一名少校中队长。后来在河北喜峰口对日军作战中被打散,他们的队伍溃退到三河县境内,被宋哲元的部队收编。由于宋哲元只要兵不要官,当官的均被遣散。段云鹏只好再回北平,又操起了他的窃贼勾当。

  加入军统继续做贼

  就在这个时期,段云鹏开始广交京津两地的三教九流,惯匪流氓,奠定了他日后加入军统,在北京发展特务组织,大搞破坏的人脉基础。

  段云鹏作案后也屡次被抓。军统特务头子谷正文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谷正文本名郭同震,时任军统华北工作区北平特种工作组组长。此人后来是继戴笠、毛人凤之后的又一大军统特务头子,一生杀害过超过200名共产党员。谷正文后来在回忆录中说起段云鹏:“……听他描述行窃过程的妙处,我心中不禁窃喜遇到了一个出色的小偷,案子告一段落后,我便将段云鹏放了,从此之后,段云鹏曾多次为我盗取共产党地下工作嫌疑分子的资料。”

  飞贼段云鹏,就这样开始了他的军统特务生涯,时任军统局北平站第四组中尉通讯员。

  1946年,蒋介石为了争取时间部署全面内战,表面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停止内战的要求,于1月10日和中国共产党签订了停战协定,并组成了有美国代表参加的三人小组和“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以监督停战协定的执行。参加军调部的中国共产党首席代表是叶剑英,蒋介石则派军统局副局长郑介民为国民党的首席代表。

  蒋介石命令郑介民严密监视各地“三人小组”中的中共代表。北平的军统特务不仅对进出“军调部”的中共代表团人员进行监视、跟踪,还组成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伺机暗杀叶剑英和滕代远。

  这个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就是段云鹏。对于暗杀叶剑英的计划,段云鹏夸下海口: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屋内,用枪、炸弹、纵火……办法有的是。不过,目前的资料里只记录他有一次夜探叶剑英住宅,就没再去第二次。很简单,他虽然会上房翻墙,但中共代表团的警卫恪尽职守,非常严密。他甚至连正房都没能靠近,在偏房上一直趴到凌晨,最后只能悻悻地溜回去。

  几天后,他又奉命伺机对中共代表滕代远进行暗杀行动。滕代远当时的住宅位于西城区,那里曲巷幽深,地形复杂。滕宅的后邻是国民党宪兵十九团的一个队和空军第六大队。

  段云鹏既不能惊动这些驻军,又不能被共产党抓住。连续几天把周围的环境详细摸清之后,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深夜,段云鹏动手了。

  段云鹏独自一人,施展蹿房越脊功夫,在滕宅正院天棚上悄悄隐藏下来,观察院内各处。只见正房北屋住着滕代远夫妇,南屋办公桌上有人睡觉。南跨院的人正围着一锅汤面在吃夜宵。由于整个院内灯火通明,他在天棚上观察了近三个小时,始终不敢下到院里。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天将亮时,他由滕宅向东撤回,正准备从一条小胡同下来时,下边突然一声断喝:“谁?干什么的?”段云鹏吓得扭头就跑,随即“啪”的一声枪响,子弹呼啸着从他头顶掠过。他迅速跳到一条南北胡同里,才得以脱身。

  1946年6月底,国共和谈彻底破裂。中共驻北平军调部人员全部撤离返回延安。撤离前,留下了一个五人组成的情报小组,开展对国民党的军事情报工作,并配备了两部电台直接和延安总部联系。当时这个情报小组因提供的情报准确、及时、机密性高而经常受到中央表扬。

  1947年7、8月间,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想找共产党的地下关系和解放军联系,将此事委托给闲居北平的国民党进步将领鹿钟麟。鹿钟麟找到与中共地下党关系密切的余心清商议此事,余心清未经请示便一口答应下来。

  余心清直接找到我党地下工作者——潜伏在孙连仲部队中任交际处处长的陈融生。陈融生通过报务员向延安发出电报。周恩来对这起暴露地下组织和电台的严重泄密行为非常生气,下令陈融生立即撤退,并严令北平地下电台作出检查。

  当时国民党保密局每天有十余部吉普车带着侦测电台昼夜巡逻。正是因为这次事件,使得国民党北平警备司令部电检科很快发现了地下电台,并且测出地下电台就在顺天府夹道方圆六百米至一千米之间,但一时无法确定电台的具体位置。

  这一范围少说也有数百户人家,如果挨家挨户搜查,一定会惊动电台,于是谷正文想到了飞贼段云鹏的本领。谷正文给段云鹏布置了任务:每日清晨五点登上可疑地区内的制高点,仔细观察,凡是六点钟准时开灯的住户,便前往窥探屋内的活动情形。

  就这样,每天凌晨,段云鹏就悄悄蹿上房,谁家一亮灯,他就用倒挂金钩的办法在窗外窥视。这一带有收音机的人家很多,房上的天线林立。段云鹏发现,顺天府东街24号院的天线与众不同,别家的天线都是竖着木棍或竹竿,唯独这家天线杆又粗又高,由东南到西北竖着两根杆子,距离很宽。凌晨五点,段云鹏发现院子东屋的电灯突然亮了。一个男子洗漱完毕后,从桌下拿出一个箱子打开,取出耳机戴上。

  第二天清晨,段云鹏领着谷正文等19名特务,前往这家院子,逮捕了我地下情报人员。中国共产党北平地下电台在飞贼段云鹏的帮助下,遭到了彻底破坏。随后,国民党军警宪特在北平全市进行大搜捕,致使十多名地下党员被捕。接着,西安、天津、上海等各地地下电台相继被破坏,各处被捕地下党员达数百人之多。

  夹着尾巴逃往台湾

  1946年12月24日晚上,北平发生了美军强奸女大学生事件,北京、天津、上海乃至全国各地爆发了共有50万学生相继参加的抗议活动,15个民主团体强烈要求立即驱逐美军出境。时任国民党北平市长的何思源对学生们的爱国行动抱以极大的同情。与此同时,大批因东北战事而逃到北平的学生饥寒交迫,举行了“反饥饿、反内战”游行。何思源给学生增加食粮,并让学生在医院免费看病。何思源甚至亲自带领学生代表闯进北平警备司令部,要求释放示威中被抓捕的学生。这些举动惹怒了蒋介石,蒋介石通过广播撤了何思源的北平市长职务。

  何思源被撤职后,看到国民党日薄西山,蒋家王朝即将覆灭,他开始积极为北平的和平解放而奔走。1948年12月中旬,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包围北平之后,何思源力劝傅作义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停止内战,和平统一的主张,早日与人民解放军接头谈判。1949年1月17日,傅作义召集华北七省市参议会,讨论北平问题。参议会上何思源等11人被推举为和平代表,定于1月18日出城和解放军接洽。

  蒋介石得知消息后,恼羞成怒,当即命令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尽快暗杀何思源。

  保密局北平站的谷正文接到命令,把暗杀何思源的任务交给段云鹏。段云鹏毫不推辞,当即拟定了暗杀方案:全体特务化装成散兵游勇,夜间段云鹏翻墙入院,打开何家的后门放特务们进去。先捆绑门房女佣等人,然后段云鹏带人将何思源一家人捆绑起来,就说由此路过,向何市长借钱。将金银财宝弄到手后就开枪将何思源打死。谷正文等人听到枪声就撤退到后院和段云鹏会合,由后门一同撤走。谷正文对这个计划很赞赏,他给特务们打气说:完成任务后由空军派专机接全组人员和家属到南京。

  深夜,段云鹏按计划翻墙趴在何思源住宅的屋顶,特务们身穿没有番号的棉军装在胡同口等候。午夜时分,段云鹏正要纵身跳入院中,突然有辆小轿车停在何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人进了何思源的屋里。来人是中共地下党派来的,传达地下党的嘱咐:让何思源提高警惕,明早就要出城,要严防今夜出事。

  段云鹏不知虚实,他怕时间长了事情有变,就悄悄离开何宅,迅速返回军统北平站。刚一进门,就见北平警备司令部技术总队的人和谷正文正在一起装配地雷定时装置。

  事情确实有了变化。谷正文在段云鹏走后,思前想后,觉得不妥,此次行动一旦暴露,傅作义扣留北平站的人的话,就会破坏他们的南逃计划。

  随后,段云鹏带着地雷返回何思源的住宅屋顶。凌晨二时许,何思源送走客人后,全家人为北平即将和平解放激动不已,他们怀着喜悦的心情进入梦境。凌晨4点50分,何思源家的住宅屋顶发出了几声巨响,何思源的二女儿被当场炸死,其余五人全部受伤。何思源被瓦木轻微砸伤。

  由于爆炸事件,出城日期推迟了一天。19日清晨,怀着丧女之痛的何思源在中共地下党员的保护下和其他代表出西直门,毅然前往解放军前线指挥部洽谈北平的和平解放事宜。

  何思源住宅被炸之后,保密局的特务们乘坐专机逃离北平。谷正文则通过华北剿总一处买了飞机票,带着家眷转道青岛逃往上海。段云鹏却成了丧家之犬,无人理睬。幸亏他的未婚女婿在国民党空军第四大队,段云鹏顶替女婿父亲之名,携妻女乘飞机逃往上海。1949年5月,段云鹏随保密局从上海乘船撤逃台湾。

  潜入大陆终遭覆灭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

  就在全国人民沉浸在当家做主的喜悦时刻,军统飞贼段云鹏已经从台湾悄悄地潜入了天津,奉毛人凤之命准备在十月一日开国大典的时刻进行破坏,并且伺机对毛主席、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一大批领导同志进行暗杀活动。

  新中国的开国大典如期顺利举行。段云鹏在天津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甚至连武器都没弄到。10月底,他取道广州、香港,返回台湾。

  1950年上半年,段云鹏再次潜入大陆。当他到达香港时,听说了北京辅华合记矿药厂的爆炸事件,就迅速给毛人凤写了报告邀功,随后就潜入大陆。

  1950年10中旬,段云鹏到达天津后设法与北京的特务接上了头,搞到了刘少奇与周恩来的办公地点的位置。11月下旬,段云鹏回到台湾,受到蒋介石的召见,并被提升为上校组长,负责京津一带的行动情报工作。

  段云鹏的再次露头,公安部对此非常重视,要求北京市公安局搜集线索,一旦出现,立即抓捕。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基平迅速部署,从段云鹏历史上有关系的曾有过罪恶的人入手,会同天津市公安局,逐步挖出了段云鹏在京津两地发展的十几名特务。

  1951年,段云鹏第三次潜回大陆。这次他在北京建立了一个所谓北平行动组,并指挥特务们在京郊通县自制了炸弹,预谋在1951年的五一劳动节暗杀国家领导人。

  但在1951年4月30日,这个组织被京津两地公安局一网打尽,宣告破产。而此时,狡猾的段云鹏已经返回了香港驻地。

  从1950年开始至1953年上半年,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了历时两年多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潜伏的国民党特务几乎被彻底消灭。京津两地的公安局不但控制了段云鹏的主要联系人,还逮捕了他联系发展的60多个特务。

  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看到有关段云鹏的材料时,指示北京市、天津市公安局:此人对首都和中央领导人的安全威胁极大,要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他。

  1954年6月底,我公安机关得知段云鹏准备在两个月内由香港偷渡入境潜回京津。7月2日,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京津两市公安局组织了专案组,由广州市公安局协同配合,在深圳、广州严密部署。只等着他自投罗网。

  1954年9月14日上午9时,觉得镇反风头已过的段云鹏化名张仁,拿着港澳通行证,以港商洽商投资的名义,进入广州,当天即被我公安人员逮捕归案。

  段云鹏被成功抓捕后,广州空军派专机将其押到天津,于9月24日押解进京,关押在北京公安局草岚子看守所。

  军统飞贼段云鹏的案子涉及京、津、沪、穗、鲁等五省市,同案犯多达100余人。破获了段云鹏的四个潜伏组、四个联络点,共捕获148名案犯,其骨干分子全部落网。

  段云鹏被逮捕后,公安部门利用段云鹏与毛人凤进行周旋,让他们拱手送来了不少先进的特工器材和大量的经费。由于段云鹏认罪态度较好,遵照毛主席的“可杀可不杀的就不要杀”的指示,一直关在狱中。1967年10月11日,时年65岁的段云鹏被处决,结束了他军统特务的一生。

  来源:北京电视台《档案》

  整理:莫罗松

  《档案》播出时间:每周三21:35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