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0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按日期查找
C07:西湖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本版主要新闻
中山南路:沿八百年御道,步入南宋大内
技术支持 : 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日报 都市快报 每日商报 都市周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高级搜索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返回主页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中山南路:沿八百年御道,步入南宋大内
2009-04-10
中山南路与立交桥在这里交汇;曾经的御道,是否还会响起八百年前的马蹄声
中山南路347号,在这间小院落里,住着11户人家,女人在太阳底下打瞌睡,是否会梦见高楼
每逢大祭之时,皇帝和百官,浩浩荡荡地从太庙巷出入
城隍牌楼巷,一杯酒的午后时光
南宋御街遗址博物馆
井弄里到底有几口井?

  二月二十一日,晴,我打马穿过鼓楼。

  前方人来人往,车流交错。我探身下马,向一位穿着粗褐麻衣的卖鱼翁打听,大内皇宫怎么走?

  他疑惑地朝我看看,然后用手一指:一直往南。走到进不去的地方,就是皇宫了。

  是的,我是一个外乡人。时隔八百年,这座都城的一切都变了。原来的御道,现在叫做中山路。原来的香糕砖铺陈的地面,现在改成了柏油路面。所有的人面容模糊,衣着光鲜,四个轮子的马车早已升级换代,高楼大厦平地起,我的马儿也踌躇不前,它和我一样迷失了回家的方向。

  如果可以掘地三尺,让我的双脚重新踏在熟悉的十里天街;如果御道两侧重新挂上密密的黄色酒旗,大红灯笼上书“李宅”、“王府”;如果南宋皇宫依然红墙高耸,胯下这匹老马一定能一眼望见金碧辉煌的琉璃屋顶,我便可以轻而易举地一直打马往南,得得马蹄声伴着一路扬尘,直奔大内而去。

  “出了鼓楼,一路往南,沿着中山南路,走到尽头的凤凰山脚,便是皇宫了。”我于是谢过卖鱼翁,策马往南。

  梧桐树掩映,一条皇家的街

  前面这条路,就是当年的御街吗?

  它不宽,只有十来米,黑色的柏油路面被高大的梧桐树掩映,让它看起来更安静。

  穿过鼓楼——南宋时进入皇宫朝见天子要经过的第一重大门,然后我就步入了中山南路。这是一条身世显赫的道路。八百年前这条街的两侧都是皇亲权贵的府第宅院。在13世纪,马可·波罗说杭州是“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城市”,而这条路是这座城市的动脉。作为皇帝的专用之道,它处于临安城的中轴线,连接着南宋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八百多年过去,皇家的色彩在今天已经荡然无存,中山南路看起来多少有些落寞。

  我沿路南行,在我的右手边是两层的木结构老屋,沿街店面墙门整齐,一间连一间的商铺,为附近百姓提供着所有的日常生活用具。一溜儿数过去,箍桶店、理发店、炊具店、鞋店、米店、百货店、药店……这些杂货铺挤挤挨挨,像不修边幅的里巷人家,货架上堆满了物品,店的主人们不是坐着板凳在门前打牌,就是斜靠在墙上看电视,有的人还把小小的煤气灶也搬到门前台阶上来,伴着生动的炒菜声香味就飘了一路。

  在我的左手边,原来的老房子已经被改造成了绿化带和公园,在这些绿色植物的那一边就是中河。中河高架如庞然大物飞架南北。此刻,如我处在一个更高的位置就可以发现,高架上快速穿行的车流彰显了一个城市的日新月异,在高架的那一面,几十层的高楼矗立;在中山南路的这一侧,成片的老房子则显示了一种老派,在这里,时光像是中河下缓慢流淌的水,你甚至都难以看出它的昨天和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十五奎巷的老房子,庭院深深

  沿御道一直往南,许多巷弄就是这条动脉的毛细血管,伸入到尘世烟火的核心。每一条巷子里,都有同样古朴的大木门、带水井的院子、白墙黑瓦的老房子和木栅窗户,有着同样的世俗生活……

  十五奎巷有很多老房子,老街、矮房、斑驳的白墙,以及在墙边晒太阳的老人。这样的弄堂里老人居多,随便找一个人问问,都能讲出许多老底子的事来。而在这些老房子里,天井里摆满花草,由于疏于侍弄,藤枝芜蔓,春天还没有到来,爬墙虎攀爬一壁,却依然守着一墙的枯藤败叶。

  这样的老房子都有着同样的格局,相似的面貌。我随意走进一座老屋,没有人,只有横空胡乱牵扯的电线上,挂满了晾晒的衣服,在空中晃晃悠悠,发出单调的声响。

  

  【十五奎巷,长约500米,宽8米左右。宋代名竹竿巷,也称长庆坊。命名十五奎巷有两说:一说巷内徽州会馆有一大石龟,俗名石乌龟巷,因嫌其不雅,改称十五奎巷。另一说,明嘉靖年间,巷人多习骑射,科举考试时一举得十人,故称十武魁巷,谐音读成十五奎巷。据传南宋僧人宝宁在巷内尝建百法寺,明隆庆年间,总督胡宗宪平倭有功,此寺改为祠堂祭祀他。巷内原来还有施公祠,祭祀行刺秦桧的殿前小校施全,已毁。巷东口之四眼井,为千年古井。】

  中山南路347号,杭城最后的马桶

  我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一位双鬓斑白的阿姨正拎着一个马桶慌里慌张地步出中山南路347号,那道条石砌成的“石库门”。

  推开暗红厚重的木门,里头是一个院落,几个人无所事事地坐着。两面围合的双层木楼,空间看起来很是逼仄。问了问,就是这样一个小院落,居住了11户人家。刚刚进门时那一家,底下是大门走道,兼客厅,楼上一间十个平方,是卧房,住着一家三口。

  “80多岁的老人,这里还住着4个,还有一个,前些天刚刚没了。”热心的主人向我介绍。这些老人,多数是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而这所房子,自然比他们还要老。

  老房子生活的不便是显而易见的,厨房是好几家人共用的,挤在一起连转身拿个东西都困难;隔壁人家常常生煤炉,刺鼻的煤烟味从墙的缝隙中透过来,很是呛人;最恼人的,是没有卫生间,家家只能和几十年前一样,每天一只马桶拎进拎出。

  一位蒋先生出来说,老房子还怕火灾,过年那几天,大家半夜都不敢睡,一直要等到别人把烟花都放完了,他们才敢安心上床。他邀请我上楼去看,于是二人踩着阴暗的、悬直的、咯吱作响的木楼梯,走上二楼木廊。

  在令人恍惚的旧楼里,住在这里的人们并不知晓脚下这片土地的辉煌历史,或者对他们来说,那些往事都太遥远而虚缈了。就算几百年前,这里曾经住着一位皇亲,他们都不会在意。

  在中山南路,这样的场景是相似的。我一直走到390号,那些鳞次栉比的商铺都以同样的面目出现:暗色的木门,楼上的格子窗或掩或闭,朝外挑出的竹竿上晾晒着衣服。街边时常出现一块刻着“公墙”字样的界碑,陈姓、钟姓、邵姓,或者张三李四,几家人共倚着一堵墙。老人们坐在“公墙”边目光游移,波澜不惊地打量着奔忙的人们,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再度撩动他们的记忆。

  城隍牌楼巷,一杯酒的午后时光

  他从高脚酒杯里抬起迷离的双眼,告诉我这里是吴山脚下。一张小方桌,几张椅子,一条狗,穿着棉睡衣的男人和女人。他两根手指拈起高脚杯,杯里是白酒,晃两晃,“吱”一声喝了一口。

  桌上有三碗菜,一个卤牛肉,一个蒸黄鱼,另一个呈酱色,看不清是什么。半天咪一口酒,脸红了,眼睛也红了。于是从硬中华烟盒里拔出一根,把烟续上。

  “这一条城隍牌楼巷,走上来,这里叫元宝心,那里叫四牌楼。一条路,这么多地名,有趣吧?”他说,每条弄堂,都是有故事的,每个地名都有出典。

  “上面是吴山,我们习惯叫城隍山。这里的山很多,连片。你有空上去爬一下,有十二生肖石头,看什么像什么……元宝心后面是祠堂,石头雕的好多菩萨。那是印度请来的菩萨。”

  “水井,木佬佬多。下面最有名的,叫大井巷。光这条巷子里,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哦这边还有一个,五个井。”

  “我等他们来打老K。还不来啊——” 一点半了,还有半杯酒没有喝完,他又续上一根烟,醉意地看着眼前上山的游人。“我们是穷人,小日子过过,有杯酒喝喝,就知足了……不能比的。”他把自己有点破的衣服展示给我看。我不同意他的说法,我觉得他过的生活完全是富人的生活。

  他大概50多岁,姓张。

  

  【城隍牌楼巷,东起中山南路北段,西接四牌楼,南通大马弄,北接十五奎巷。长330米,宽5米。宋时称该巷为吴山庙巷,明代称城隍庙街,清称城隍牌楼,民国称城隍牌楼巷。《西湖游览地》卷十三:“保民坊,即城隍庙街,西通金地山。宋有司农寺,太府寺,将作监、军器监,诸司、诸军审计司。”】

  【元宝心,北起四牌楼西端,南塞。长10米,宽2米。地处瑞石山东麓山坳中,以形得名。其地势高高拱起,如元宝“心”,也是为讨口彩。这条路古代是皇帝上山的路,康熙、乾隆几次上吴山都经由此路,从元宝心连接的登山道有宽阔、整齐的石砌台阶,可见当年皇家气派。元宝心60号有阮公祠,祀浙江巡抚阮元,湖中阮公墩以他命名。】

  【宝成寺,位于紫阳山东麓,五代后晋天福年间吴越王妃仰氏建,崖壁上有麻曷葛剌像,是元至治二年(1322)左卫亲军都指挥使伯嘉努所凿。现寺旧址仍在,“麻曷葛剌”为梵语“大黑天”,佛教中的“战神”。造像高1.38米,容相威怒,脚踩魔女。麻曷葛剌佛像现在全国仅此一处。】

  空旷的太庙遗址公园,以及被惊动的鸽群

  再走过去,是察院前巷。再走过去,是旷大的广场,没有大树,没有虚张声势的人造景观,就是做了一小段围墙,上书太庙遗址的过去与现在。

  太庙是帝王祭祀祖先的庙室,是仅次于皇城的另一处重要场所。在太庙巷的长廊上,写着:“南宋在杭建都,于凤凰山营造皇宫。1134年起,花了20年时间在瑞石山下构建宗庙,计有正殿七楹,分设十三室。”“在这条巷子里,先后建过不少衙署、府第、庵观、寺院及园林。”“每逢大祭之时,皇帝率百官进礼,辇道由太庙巷出入。”

  这一天阳光温暖,情侣在太庙遗址上漫步,捧起对方的脸庞私语。孩子们抓着气球奔跑。老人们拄着拐杖,聊天或读报。那些老人的对话,仿佛是一个秘密。每当有旁人走近,他们就警惕地闭上了嘴。他们讲的可是前朝那些事吗?外人无法猜测。

  此时,南宋皇帝赵构率领百官前来太庙祭祀先祖了,排场浩大,脚步纷繁,一里外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不敢言语……只有一群鸽子被惊飞起来,鸽群从察院前巷的老房子阁楼上起飞,掠过遗址公园上空,掠过中河高架,穿越时空飞远了。

  孩子们依然在地上奔跑,情侣依然在亲昵,老人依然在讲述关于太庙的秘密,而前身是紫阳书院的紫阳小学,此时传来朗朗书声。地下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干扰他们的节奏。

  皇帝在龙椅上坐下,玉冕颤动,他把手一挥,道:你们忙你们的吧,我也有我的事。

  宁静的白马庙巷,飘着烟丝味儿的高士坊巷

  白马庙巷是一个长长的,安静得出奇的巷道。上世纪80年代的楼房,依山而建,高低错落,树枝茂盛,炊烟袅袅。再往巷子深处走,一条狗跟上来,吓了我一跳。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每个人走到这样的地方,都一定会惊讶于如此纯朴的乡野味道。

  还有一条高士坊巷。为什么叫高士坊巷?一定是住着高士了。一个折角,又一个折角,依然是高士坊巷……几张椅子随意地踞在巷中,一位老妪坐在那里。我上前,向她打听高士的住所。她咿咿呜呜半天,发出奇怪的声音,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和喉咙。我只好走开了,走开很远,咿咿呜呜的声音还在身后传来。

  走在巷中,鼻子中常有好闻的烟丝味儿,这种味儿是你拿着包装好的成品烟所闻不到的。附近就是杭州卷烟厂了。

  

  【白马庙巷,长256米,宽2.5米。宋称粮料院巷。南宋时,建白马庙,故名。传说宋高宗赵构未当皇帝时为康王,被金兵追杀至江边,有白马渡他过江,原来此马乃彼岸庙中泥马,故临安建都后修白马庙以祭。现庙已不存,巷名依旧。 】

  【高士坊巷,杭州卷烟厂北,有高士坊巷,曾名清平山巷、晏公庙巷和凤鸣巷,宋称仁孝坊。高士坊巷,因北宋高士徐复(冲晦处士)居山南岭上而得名。】

  御街遗址,

  被光阴湮没八百年

  从车水马龙的中河路,拐到万松岭隧道的路旁,两座如同城墙式的建筑,把我从繁华的都市,拉到寂静的八百年前。

  在三米多深的地下,我看见了南宋的天街,这从泥土和光阴深处打捞出来的陈迹。宋朝特有的香糕砖,青黛色的路面,散发着故土的熟稔气息。

  “路上铺着的香糕砖,因方方长长形似香糕而得名,把它们上下铺成两层,相交约45度,就可以增加下层砖的受力面,防止上层砖下陷。不过香糕砖不太耐磨。所以到南宋后期,曾经过大幅翻修,调换了2万多块石板。逐渐用青石板取代香糕砖,这些从水路运来的石板都是精挑细选的上等石料,耐磨防裂,很适合铺设地面。而这样大规模的修路也可见南宋的财力还是相对雄厚的。”

  陈列馆中电子设备的解说词让我得知,“天街”南起南宋皇宫北门和宁门外(今万松岭南侧的凤凰山脚路口),经由朝天门(今鼓楼),往北到达今武林门一带,是南宋临安城的中轴线。御街的两侧,特别是中山南路这一段,分布着许多南宋朝廷的重要机构,如中枢机关——三省六部官署、南宋赵氏宗庙——太庙、五府(又称五寺,包括太常寺、宗正寺、大理寺、司农寺、太府寺)以及玉牒所等。

  “一代繁华如昨日,御街灯火月纷纷”,南宋以降,中山南路一直是杭州最主要的道路,也是最繁华的街道。而今,昔日御街沉睡于地下,世人的脚步已比八百多年前匆忙了许多,而唯有在这御街遗址,人们才会放轻脚步,慢慢行走,生怕惊醒一个尘封的旧梦。

  六部桥,

  凤山门外跑马儿

  再往南,穿过万松岭路,我就不知往哪里走了。向一位路人打听,路人说,这附近就是凤山门,中山南路在这里到头了。

  那么,皇宫便是这凤凰山一带了。

  我想起刚刚在御街遗址陈列馆内看到的南宋大内的地形图,清晰地标着六部桥这个名字。我在中河上找到了它,那是一座单孔的拱桥。当年,朝廷的六部要员上早朝,都要经过这座桥。我站在桥边,好像能看到那些大臣纷乱的脚步,在“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江南,他们会不会因为春困迟起,而差点误了上朝的时间呢?

  走在万松岭一带,有美院的艺术基地,也有起名“鸟屋”的房子,想来这地方风光绮丽,是值得长久逗留的地方,不然皇帝老儿也不会在此建造自己的皇宫的。岭上有人走来,问到凤山门,他也不知确切的地点,但他知道“凤山门外跑马儿”的说法——那是说,春天到了,好出凤山门去踏春了呢。

  

  【六部桥,因桥西正对南宋中央官署六部所在地而得名。桥东有南宋政府接待北方来使的都亭驿馆,故六部桥又名都亭驿桥。元时改名通惠桥,明称云锦桥,清复称六部桥沿袭至今。】

  【外乡人的杭州城】

  

  我沿中山南路策马行来,半天里已然看遍旧临安。而事实上,八百年前的临安是今人如何也看不透的,我只是作为一个过路者,试图在这一段御道上寻觅历史遗留的蛛丝马迹。

  在这座城市,和我一样的外乡人有很多。大家忙于生计,没有时间,或许也是没有闲情,可以慢慢走进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细细品味它在美丽容颜背后的厚重积淀,品味它耐人寻味的生活细节。其实,有着2200多年悠久历史的杭州,人文景观是如此丰富,正如我在吴山脚下遇到的那位张姓大叔所说,杭州的每一条弄堂,每一个大街,都是有故事、有来历的。而只有深入这些故事,你才能改变自己与这座城市的疏离关系,真正进入它、喜欢它,使杭州成为你的城。

  只要细细品味,你就能发现,这座城市有着无限风情、无边美丽。

  所以不妨从中山南路开始吧——它似乎是一条密道,沿着它,你就能侧身而入,走进这座城市流经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

  周华诚 文并图

下一篇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