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片儿警”眼中的40年

2018-10-10

分享到:

文/记者 孙钥 通讯员 李凌婧 许雷阳

摄影/记者 许卓恒 视频/记者 刘乃武

老茅明年就要退休了。

他可不服老——“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在九堡派出所,他愣是要把宣家埠社区这个最典型的城中村变成江干最平安的地方。

干了一辈子片儿警,老茅从一身橄榄绿穿到藏青蓝。

这位大家眼中的“老师傅”,见证了江干基层警务工作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感受到生活在江干踏踏实实的安全感。

1

从“大盖帽”到“八大件”

老茅叫茅玉龙,1985年从部队退伍后,他被分配到闸口派出所。

“那个时候还没有区划调整,从玉皇山到望江门,都属于江干。”当时,他担任泔水巷、杭州机务段一带也就是今天白塔公园附近的外勤民警,俗称“片儿警”,负责大约800余户居民的治安、户籍、民事纠纷等相关工作。

办公环境不太好,民警没有休息室,遇上案子,几个民警只能吃住都在一个房间,晚上累了就在办公桌上睡。民警出警由自行车到摩托车,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派出所才有了第一辆警车。

那时候的警服是橄榄绿、红领章,“也没有什么警用设备,一顶大盖帽,就走街串户去了……大家常年扎在自己的片里,与住户老百姓打成一片,大妈大婶叫着,像是一家人。”

这样做,当然有好处。

虽然刑事侦查技术没现在这么发达,“好人缘”的老茅一到辖区,大家都会围过来主动跟他反映情况,“谁家来了什么人”“住了多久”他都门清,“当时破获的许多起案件,都多亏有了居民提供的线索。”老茅说。

如今茅玉龙这一身,从上到下可配备了标准的单警设备“八大件”——对讲机、警用工作包、枪支、手铐、强光手电、伸缩警棍、催泪喷射器、警用执法记录仪等。“我胸前佩戴的,就是警用执法记录仪,可以录像、拍照、录音,出警时我们都开着,可以现场取证。”

从单枪匹马到“大脑”作战

2

有困难找警察。

简单一句话,不知道温暖过多少人。可头顶警徽的基层民警,身上背负的却是一次又一次单枪匹马、身陷险境——邻居俩因为公共空间吵架了,夜排挡里的醉汉手机被偷了……接警、出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茅已经习惯了如此奔波又忙碌的工作。

“现在因为在线警务,我们办案底气也更足了。换句话说,给坏分子布下了天罗地网,逃都逃不掉。”他说。

在九堡派出所,有五大中心,其中的综合勤务指挥中心,正是整个派出所的“大脑”——主要承担指挥调度、分析研判、视频巡逻工作。

老茅说,这样一来,警情发生10秒内,视频就同步到了指挥中心,根据现场情况,“大脑”又会第一时间通知路面警力进行处置,实现快侦快破。

如此高效的背后,是江干“五圈五防”社会治理体系发挥的重要作用——将全域划分为公共场所、小区村庄、企事业单位、校园、互联网五个重点防控圈,全面落实人防、物防、技防、心防、责任防,努力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前两天,有一个姑娘报警说手机被偷了,我们马上帮她破了案,喏,她还专门送来一面锦旗。”说到这,老茅喜滋滋的。

3

不变的是

责任感和使命感

3年前,老茅接手分管宣家埠社区。

什么是典型的城中村?“外来人口多、出租房多,治安情况很是复杂。”他张口报出一串数据,“常住人口2000余人,流动人口高达1.8万人,300多家小作坊,535户出租户……”

怎么管?

当时为了尽快熟悉情况,他联动社区干部,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走访辖区。他一边深入宣传社区警务重要性,争取社区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一边广泛走访群众,征求治安防范意见和建议,“就和自己刚参加工作时候一样,走街串巷、入户走访。”

老茅是个细心的人,他有十几本厚厚的笔记本,里面记录着辖区居民的基本情况、联络方式和管辖社区的治安状况、每次检查情况等等。与此同时,他还给宣家埠建了十多个微信群,“时代在发展,如今的联系群众,不仅要面对面,还要依靠互联网,实时联系群众。”

如何搞好辖区的治安管理工作,提升群众的满意度,这是一个难题。

有着多年社区工作经验的老茅觉得,只有真正把辖区的警情案情压降下来,才能保证辖区社会治安面稳定,才能提升群众的满意度。

时代在变,不变的是初心,是责任感与使命感。“可别小瞧我们‘片儿警’,不仅是维护社会安定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服务群众的第一平台。”

如今的宣家埠,社区盗窃案件从2016年的126件下降到76件,同比下降39.7%,治安环境得到了有效改善。

做这些,老茅挺有成就感的。

1、下载并打开“杭+新闻”APP,老用户请将软件更新至最新版本。

2、点击页面下方“服务”功能。

3、使用“AR”模式扫描本版AR图片。

制图 王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