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烟监督需要“武林大妈”

本报首席评论员 徐迅雷

2018-10-10

分享到:

控烟控烟!杭州、湖州等地纷纷出台更严“控烟令”。批准修订后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扩大到全市范围。明确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部分场所室外区域也要禁止吸烟。对吸烟区(室)的设置,规定了期限,期限届满后即禁止。

吸烟危害健康、公共场所“二手烟”危害他人健康,这是常识。一个人吸不吸烟,意味着文明不文明;一个地方是不是从严控烟,意味着进步不进步。我国现有烟民3亿多,占了全世界近三分之一的吸烟人口。吸烟与肺癌密切相关,肺癌被称为癌症中的第一大杀手,咱们国家的肺癌患者群体又极为庞大。美国肺癌死亡率的曲线图表明,从1920年到1990年几乎是直线上升,之后突然就往下走,大幅度减少,锐减的原因就是全国性的控烟成功了。

我国是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缔约国,然而从全国来看,控烟的难度实际上非常大。面对3亿多汪洋大海般的吸烟群体,如果缺乏“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那么,偶发的控烟监督检查几乎就成为“大海捞针”。当然,无论控烟多么难,也要一步步认真地去做。那么,如何真正落实好“控烟令”,这个问题务必严肃对待。

一个大前提是,各种条例、规定要进化、细化。条例该修订就修订,规定该改进就改进。特别重要的是,像杭州修订后的条例,改变了原来卫生行政部门一家负责控烟监管的模式,以增强执法力量。有时可根据具体情况出台特别规定,比如国庆黄金周期间,黄山风景区就规定:游客要遵循11条“上山须知”,其中第一条就是“黄山风景区实行全山室外禁烟、定点吸烟”。无论在哪里,出台新条例要及时向全体公众发布,要广泛宣传,让每一个吸烟者知而行之,而不能只挂在墙上,变成立法者和执法者的“自娱自乐”。

全社会都知道,加上全方位去执行,那么,条例法规才会有法律效力。如果缺乏专门监管、执法力度不够,必然会使“控烟令”失去威慑力。不久前,绍兴卫生执法人员在控烟执法中,遇到一烟民未配合劝阻停止吸烟,结果是处罚50元;深圳也一样,查到有人在写字楼楼梯间违法抽烟,结果也是处罚50元——一包烟的价钱,这力道未免也太小了。

事实上,仅仅依靠控烟执法队伍是远远不够的,控烟监督需要全民化、全面化,控烟需要“朝阳群众”和“武林大妈”——也就是广大老百姓监督的眼睛。调查显示,目前公众对于公共场所吸烟的容忍度很高,大部分人会选择默默离开而不会上前劝阻。这种情况需要扭转、改变,需要处处有人站出来管,处处有“控烟员”,处处有“武林大妈”。第一步就是给所有志愿者都“赋能”“赋责”,赋予志愿者监督控烟的责任,带头进行控烟监督,成为公众监督的示范力量。

烟民3亿多,也就意味着差不多10亿人不抽烟,如果全员动员,力量还是挺大的,大家都行动起来!